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重慶日報頭版全文刊登溫家寶答中外記者問(2)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7:50   鳳凰衛視

圖為重慶日報頭版全文刊登溫家寶答中外記者問

圖為重慶日報頭版全文刊登溫家寶答中外記者問

  我知道,人們不僅看我說什麼、我的理想和信念,更看我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實現什麼樣的目標。我可以對大家講,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人民日報》記者:最近一輪房地産市場調控,大家都非常關注,中央的決心很大,力度也很大,一些城市的房價已經開始回落。請問總理,住房價格回落到什麼程度才算是達到了調控目標?另外,面對經濟增速放緩和地方財政壓力,樓市調控會不會半途而廢?

  溫家寶:出於一種責任感,我最近把從2003年開始的房地産調控認真地回顧了一下。其實我們在2003年已經提出了6條調控措施,2005年又制定了“國八條”,2006年又制定了“國六條”。但是,為什麼調控不見成效?群衆也在責怪我們,說房價越調越高,政策不出中南海。我聽了感到十分痛心。我覺得房地産市場關係到財政、金融、土地等各項政策,涉及到中央和地方的利益關係,涉及到金融企業和房地産企業的利益,調控的阻力相當之大。

  為什麼這兩年房地産調控在艱難中看到一點曙光,有所進展,首先是我們調控的決心堅定而不動搖;其次,我們抓住了抑制投機和投資性需求這個要害問題,採取了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

  對於房地産市場,我有個基本看法,那就是:中國有13億人口,又處在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對住房的需求是剛性的,而且將會是持續的。當然,我們說住有其居,並不意味着住者有其屋。從方向上看,應該鼓勵更多的人租房。

  關於房地産市場發展,我有幾個觀點:第一,要保持房地産業長期平穩健康發展。如果盲目發展,出現泡沫,一旦破滅,不僅影響房地産市場,而且會拖累整個經濟。 第二,什麼叫房價合理回歸?我以為合理的房價,應該是使房價與居民的收入相適應,房價與成本和合理的利潤相匹配。現在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一些地方房價還遠遠沒有回到合理價位。因此,調控不能放鬆。如果放鬆,將前功盡棄,而且會造成房地産市場的混亂,不利於房地産長期、健康和穩定發展。第三,房地産市場的發展,毫無疑問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就是說要充分利用市場这隻手。但是政府这隻手也不可缺少,因為它能保證穩定和促進公平。

  如果說在本屆政府最後一年,在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特別是在加強經貿關係方面再做一些實事。我首先考慮的是,要加快ECFA的後續談判。在加強兩岸經貿交往當中特別要照顧台灣中小企業、弱勢産業和基層群衆的利益,尤其是中南部群衆的利益。兩岸的金融合作會有進一步的發展,包括推進銀行貨幣結算體系的合作,鼓勵兩岸銀行相互參股,為支持經貿合作發揮金融的作用。對於台資在大陸的企業,我們要給予特別的關心,創造條件幫助他們轉型升級、擴大內銷市場。

  我2010年在這裏講了《富春山居圖》的故事。“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高興地得知,這幅分離很久的《富春山居圖》終於在台北合璧展出,這反映出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向心力和震撼力。我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我常想,難道幾千年的文化恩澤就不能消弭幾十年的政治恩怨?我真誠希望兩岸進一步加強文化交流和人員往來。

  至於我在退休以後能不能到台灣去自由行,坦誠地講,我願意去,但是還得看條件。不過請你轉達對台灣人民的問候。我想起了清代台灣割讓後,台中一位詩人林朝崧的一句詩,叫“情天再補雖無術,缺月重圓會有時”。我相信,只要全體中華兒女共同努力,祖國統一和民族振興的大業一定能夠實現,這是整個中國人的驕傲。

  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我的問題是,最近幾年您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到了政治體制改革,引起了很大的關注。請問您多次反復提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原因在哪裏?中國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難度又在什麼地方?

  溫家寶:是的,這些年我多次談到政治體制改革,應該說已經比較全面和具體了。如果問我為什麼關注這件事情,我是出於責任感。粉碎“四人幫”以後,我們黨作出了關於建國以來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是“文革”錯誤的遺毒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隨着經濟的發展,又産生了分配不公、誠信缺失、 貪污腐敗等問題。我深知解決這些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現在改革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改革和建設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産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當然,我深知改革的難度,主要是任何一項改革必須有人民的覺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積極性和創造精神。在中國這樣有13億人口的大國,又必須從國情出發,循序漸進地建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這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進,不能停滯,更不能倒退,停滯和倒退都沒有出路。

  我知道,人們不僅看我說什麼、我的理想和信念,更看我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實現什麼樣的目標。我可以對大家講,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人民日報》記者:最近一輪房地産市場調控,大家都非常關注,中央的決心很大,力度也很大,一些城市的房價已經開始回落。請問總理,住房價格回落到什麼程度才算是達到了調控目標?另外,面對經濟增速放緩和地方財政壓力,樓市調控會不會半途而廢?

  溫家寶:出於一種責任感,我最近把從2003年開始的房地産調控認真地回顧了一下。其實我們在2003年已經提出了6條調控措施,2005年又制定了“國八條”,2006年又制定了“國六條”。但是,為什麼調控不見成效?群衆也在責怪我們,說房價越調越高,政策不出中南海。我聽了感到十分痛心。我覺得房地産市場關係到財政、金融、土地等各項政策,涉及到中央和地方的利益關係,涉及到金融企業和房地産企業的利益,調控的阻力相當之大。

  為什麼這兩年房地産調控在艱難中看到一點曙光,有所進展,首先是我們調控的決心堅定而不動搖;其次,我們抓住了抑制投機和投資性需求這個要害問題,採取了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

  對於房地産市場,我有個基本看法,那就是:中國有13億人口,又處在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對住房的需求是剛性的,而且將會是持續的。當然,我們說住有其居,並不意味着住者有其屋。從方向上看,應該鼓勵更多的人租房。

  關於房地産市場發展,我有幾個觀點:第一,要保持房地産業長期平穩健康發展。如果盲目發展,出現泡沫,一旦破滅,不僅影響房地産市場,而且會拖累整個經濟。 第二,什麼叫房價合理回歸?我以為合理的房價,應該是使房價與居民的收入相適應,房價與成本和合理的利潤相匹配。現在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一些地方房價還遠遠沒有回到合理價位。因此,調控不能放鬆。如果放鬆,將前功盡棄,而且會造成房地産市場的混亂,不利於房地産長期、健康和穩定發展。第三,房地産市場的發展,毫無疑問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就是說要充分利用市場这隻手。但是政府这隻手也不可缺少,因為它能保證穩定和促進公平。

  香港無線電視記者:總理您2003年曾經訪問過香港,九年過去了,香港發生了很多的變化,而我們也將迎來新的變化。對於現在進行的香港特首選舉,請問總理您有什麼看法?另外除了政府換屆和歐債危機等挑戰外,您認為香港還面臨着哪些深層次的問題有待解決?最後對於香港未來的發展您有什麼祝願?

  溫家寶:我是愛香港的。2003年我曾經去過一次香港,我在那裏用了黃遵憲先生的一句詩來形容:“寸寸河山寸寸金”。香港回歸15年了,15年香港發展的變化證明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