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湖北仙桃黑口罩借甲型流感卷土重來(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1月28日 20:03   荊楚網-楚天都市報

仙桃“黑口罩”
圖為:口罩包裝盒上是全英文說明
圖為:用蛇皮袋子包裝的半成品口罩沾滿了灰塵

  荊楚網消息 (楚天都市報) 本報記者蔣綬 特約記者路鳴 攝影:記者劉中燦

  黑作坊在這裏隨處可見

  光鮮的包裝下是臟口罩

  前晚及昨日,中央電視台連續播出仙桃市部分鄉鎮的多家黑作坊,趁着甲型流感爆發之機,大量生産劣質口罩的新聞。昨晚,記者再次來到仙桃進行暗訪。

  昨晚7時許,記者首先來到仙桃城郊的黃荊村。在路邊看到,一幢幢看上去很漂亮的三四層樓的私房門口,有的堆着口罩原料,有的還在忙着裝貨。這些所謂的口罩工廠,其實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的作坊。

  記者進入一家作坊。兩名婦女正坐在屋子的一角數口罩。她們都穿着家常衣服,其中一名婦女把大串口罩拿在手上數來數去,根本沒有進行任何無菌操作。她告訴記者,要把口罩分成50個一摞,再裝進印有洋文的小紙盒裡,然後再裝箱。每個小紙盆裡有口罩50個,而每個大紙箱裡有口罩2000個。

  記者看了看,小紙盒上印滿了洋文字,有英文、俄文等,但沒有一個中文字。紙盒上還印有女模特戴着口罩的圖案。屋子裡,已擺滿裝箱的口罩。但有的口罩就直接放在大紙箱裡,並沒有進行分袋包裝。兩名婦女稱,這些口罩在“出廠”前,都要進行分裝。但是,她們也不知道這些看上去十分漂亮精緻的包裝盒是哪裏生産的。

  晚上還在加班生産

  一個小作坊月産量超百萬

  晚7時40分許,記者又走進另一家作坊。由於這家作坊的門口堆積着大量口罩原料,記者便順着燈光走了進去。這幢私房的一樓空無一人,有嘈雜人聲從二樓傳下來。記者來到二樓,只見二樓大廳裡同樣空無一人,大廳兩邊有三個門,每個門前都垂着門帘。大廳裡一張大桌子,零亂地堆放着部分口罩。

  記者掀開一張門帘,只見一間大房子裡,坐着六七名工人,每人面前有一台類似縫紉機一樣的機器,正在嘀嘀嗒嗒縫製口罩。

  記者後來得知,這種專門做口罩的機器叫點焊機,是從沿海一帶買進的。還在今年9月時,生産口罩的作坊比較少,那時這樣的機器比較便宜,兩三個月後價格就翻了兩三倍。

  “怎麼還沒有下班呢?”記者對屋子裡喊。見來了一個生面孔,一名中年婦女立即起來問:“做什麼的?”

  “我們想來進點貨。”記者佯稱。

  “我們這裏的貨都是有訂單的。”另一名工作人員說。

  不久,中年婦女就對大家喊:“算了,算了,不做了。下班了。”緊接着,她又掀開另一張門帘,對門內同樣喊道。記者見另一間屋子裡,同樣有好幾名工人在縫製口罩。堆積在兩間屋子裡的口罩,數以萬計。

  兩名女工從屋子裡起身,准備下班了。她們告訴記者:“我們只是打工的。”

  “工資高嗎?一天是不是可以做10000多個口罩?”記者問。

  “哪裏哦。只能做5000來個。”一名婦女嘆道:“每月工資1000多元。”

  她接着補充:“做得好的,一個月也可以拿到2000來元。”

  “是不是計件工資?”記者又問。

  “是的。做1000個十來元錢。”

  記者算了算,按每人每天生産5000個口罩計,一個月下來就是15萬個口罩。一家10個人的作坊,每個月的口罩生産量就是150萬個。

  生産口罩只是小兒科

  晚8時30分許,記者又趕至仙桃市彭場鎮。據稱,這裏是全國最大的無紡布生産基地。就在街面上,記者見一幢大樓的一樓和二樓燈火通明。走近一看,一樓的一間大屋子裡,一邊用塑料箱裝滿整箱整箱紫色的薄口罩,塑料箱是敞口的,一箱緊摞着一箱。口罩全部裸放在箱子裡。

  屋子的中間部位,放置着大量的原材料。有的成卷地豎著,有的就地堆放。而就在這間大屋子的另一邊,則擺有兩台打片機。一名工人坐在機器邊,正把一塊塊口罩大小的布片放在機器的流水線上。

  附近店面的職員告訴記者,彭場也是一個生産口罩的大鎮。有的廠傢具有一定規模,也有不少是家庭作坊式生産。由於具有無紡布生産的基礎,生産這些小小的口罩簡直就是小兒科。

  記者了解到,在仙桃,類似城郊黃荊村及彭場鎮的作坊式口罩生産,在很多鄉鎮都可見到。

  仙桃召開緊急會議

  要“一拳打死”黑作坊

  中央電視台播出仙桃“黑口罩”後,該市於昨日召開緊急會議,部署“重拳打擊行動”,並擬建立整治黑作坊的長效機制。

  據了解,昨日上午,仙桃市市委書記周霽主持召開緊急會議,市委相關領導參加,對打擊黑作坊進行部署。當日下午,仙桃市市長劉新池召集有工商、質監、衛生、藥監等部門負責人及所有鄉鎮一把手參加的專題會議,成立了“仙桃市無紡布口罩市場整治領導小組”,劉新池任組長。會上提出口號:“嚴格依法整治,凈化市場秩序,打造誠信仙桃,建設優勢産業”,並成立了5個工作組,分別為城區片,彭場、沙湖和沙原片,漢江沿線,西南片;還有一個機動組,用於打擊流動收購劣質口罩的商販。

  會議還決定,集中一個月時間來打擊和整治劣質口罩生産市場,以建立長效機制。其具體辦法就是:“全民動員,各方配合,聯合執法,重拳出擊,一拳打死,從重從嚴,不留後患。”在整治和打擊過程中,要做到“八查”:一查執照、二查衛生許可證、三查生産場所的衛生條件、四查生産綫的管理、五查稅費、六查消防設施、七查是否有幹部參與、八查假冒僞劣。

  網民質疑“長效機制”

  相關負責人分析“四點原因”

  記者了解到,2003年非典期間,同樣是在仙桃,當地一些黑作坊借非典大量生産劣質口罩牟利。仙桃市委、市政府對不法業主展開“斬首行動”,一次銷毀了5萬多隻問題口罩,並表示要建立健全查處假冒僞劣的長效機制。

  據2003年4月25日《仙桃日報》“湖北仙桃清剿問題口罩,嚴厲打擊借非典生産不法行為”一文報道:“仙桃市將以此為契機,舉一反三,建立健全查處假冒僞劣的長效機制,在全市開展‘我看仙桃人’大討論,進一步打造‘信用仙桃’,優化發展環境。”

  有網友質疑,為什麼同樣一幕時隔六年後再度上演,只不過時間從2003年換成了2009年,背景從非典換成了甲流?為什麼當地承諾的打假長效機制遲遲沒有發揮出實效呢?

  對此,記者採訪了仙桃市委市政府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分析,造成這一局面主要有四個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少數作坊主受利益的驅使,因為一台點焊機一天可以生産5000個以上的口罩,利潤十分可觀,少數小作坊業主唯利是圖,不惜鋌而走險;另一方面,生産投入門檻低,且不擇場地;第三,執法監管不力:今年9月以來,該市工商、質監、醫監和稅務等部門多次聯合執法,打擊黑口罩,但點多面廣,增加了執法難度;第四,小作坊業主與執法人員“打游擊”,逃避打擊。另外,部分正規生産企業安全意識薄弱,安全管理制度寫在紙上,貼在牆上,沒有落在行動上。

  這位負責人還說,不容置疑,黑口罩問題,已嚴重損壞仙桃公共形象。建立完善的生産安全監管機制,成為當前該市安全生産監督管理方面亟待解決的問題。他表示,將在最短的時間內,公開有關調查結果和整治情況,消除影響,以紮實有效的鐵腕行動,維護無紡布口罩市場秩序,打造誠信仙桃,確保無紡布産業健康有序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暱稱:
國家或地區:
內容:
 
參與評論請注意遵守以下原則:
不得發表違反法律法規的言論;不得發表淫穢賭博暴力兇殺恐怖迷信或者教唆犯罪的言論;不得發表漫駡侮辱或者誹謗暴露他人隱私、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言論;不得發垃圾資訊;不得發表廣告及任何未經許可的商業資訊;不得發表與題無關的言論;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您在北美新浪新聞評論發表的作品,新浪網有權在網站內保留、轉載、引用或者刪除。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閲讀並接受上述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