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出國留學作弊成風 簽證處針對中國學生各出高招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0月21日 19:40   南方周末

老外苦鬥中國式作弊 向春/圖

老外苦鬥中國式作弊 向春/圖

  負責GRE、托福等出國考試的ETS,為對付中國考生作弊,用上了暗訪、便衣檢查、讓工作人員僞造成考生暗中監控等手段。他們還收集考生的照片、個人信息、字跡樣本,以供核查。有的外國機構還僱用經驗豐富的中國監考老師來反作弊。

  南方周末記者 方可成 實習生 殷晴

  外國考試機構與一些作弊的中國學生已苦戰多年。

  這些作弊者為了出國,在托福、雅思、德福等出國資格考試中不惜僱用替考“槍手”,假造文憑履歷等。外國考試機構則被迫用上了最先進的反作弊技術和極其繁瑣的審核程序,但中國網站上的“出國替考”業務仍生意興隆。

  普通的誠信學生,也不得不為少數不誠信的同胞承擔代價。最近,准備赴德留學的陳寶雅,被要求提供從小學開始的所有文憑和大學成績單,作公證後再寄給德國使館審核,並接受德國考官調查履歷真實性的面談。

  據了解,這類程序只針對中國大陸留學生。

  “槍手”的絶活

  同濟大學研究生杜某是一名英語出國考試的替考“槍手”。尋找這類“槍手”只要在搜索網站輸入“托福代考”,上百家中介便會列隊效勞,頁頁都是滿屏的代考網站。

  林安想僱用杜某替考,最後商定的價格是兩萬元,杜保證成績為4個7分。而且,杜某還包辦了代考的准備工作。杜還有製作假身份證的一手絶活。

  根據雅思考試的要求,考生入場前需要出示身份證、准考證,並提交一張護照尺寸的六個月內彩照,考官將比對身份證照片、彩照和考生相貌。這看起來是安全性很高的檢驗方法,但杜某自有應對之法,他用自己的照片和林安的照片電腦合成了一張新的照片,使其看起來既像考生,又像“槍手”,再根據這張照片製作假身份證。

  林安也曾擔心會被查出作假。對此,杜某的解釋是:他製作的是一代身份證,而雅思考試只對二代身份證進行機器掃描。

  杜某最終選擇了到武漢參加考試,而非林安戶口所在的廣州,原因是“武漢的考場更安全”。然而,林安的擔憂應驗了——由於身份證被查出為僞造,杜某被擋在了考場之外。

  林安的“雇槍”失敗證明了雅思考試監考力量的加強。實際上,自1990年代中國的留學熱潮不斷升溫開始,作弊和反作弊的戰爭就沒有停歇過。

  起初,托福、雅思、GRE等外語考試的替考廣告以“牛皮癬”的形式出現在高校的佈告欄上。現在,隨意點開一家代考網站,詳細的價目表與代考流程一應俱全。諸多替考網站廣告語也甚強悍,比如“十年品牌,鑄就輝煌”,語氣堪比世界五百強。

  此外不少獨立“槍手”,他們中的一些人會逐漸做大,發展“下線”。杜某即利用了本校同學的資源,迅速發展“槍手庫”——實際上,“槍手”的工作性質決定了從事該職業的往往是名牌大學優等生,或外語培訓機構教師。

  杜某還曾在上外、復旦等高校的校內論壇發帖,以招聘英語水平優秀的兼職翻譯人員為名,騙取大量簡歷。在招聘啟事中,他通常要求申請者附上照片,以便他發現與客戶相貌相似的人,並說服其擔任“槍手”。

  圍剿作弊者

  戰場的另一邊,則是被作弊的中國學生“訓練”得越來越精明的外國人。“起初,ETS對作弊的想象力是有限的,他們甚至認為使用舊題進行複習也是作弊。”一位外語培訓機構的資深教師說。ETS是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的簡稱,該機構在全球組織GRE、托福、托業等考試。2000年底,ETS曾與新東方打了一場官司,原因之一是新東方派教師靠記憶或其他手段獲取了正在使用的題庫中的題目,並印刷出版。

  在西方人看來,考試是對智慧和能力的檢驗,而不應淪為對出題人心理的琢磨和考試技巧的比拼。然而在中國,對考題規律的解析,是每一位教師的必備功課。

  隨着在華考試的不斷舉辦,外國人逐漸掌握了中國人應對考試的思路,也發現了各種舞弊行為,並通過多種方式進行“圍剿”。

  “我們始終堅持利用最新尖端技術手段來落實各項新的安全措施,運用行業領先的保密協定密切關注考生報名、考試中的各個方面。”ETS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介紹。該機構在反作弊中用上了暗訪、便衣檢查和派出人員假扮考生參加考試進行考試現場監控。他們還收集考生的個人信息和字跡樣本,以供核查。此外,ETS還拍下考生照片,並在發送給成績使用單位的打印成績單中附上考生的數碼相片。

  二代身份證在中國推廣後,也被考試組織機構迅速利用,杜某僞造一代身份證正是為了避開這一點。“我們與衆多安全方面的專家以及移民局的官員合作,發展出一套嚴格的身份認證系統來判定考生身份,同時也充分利用了中國先進的身份證系統。”在華舉辦雅思考試的英國總領事館文化教育處答覆南方周末記者。

  此外,這些機構在考前以及考後還會進行一部分的身份查驗工作,以便辨別出潛在的欺詐行為。在南方周末記者得到的一封ETS發給某位“雇槍”的中國考生的信函中可以看到,ETS對考生兩次參加托福口語考試的聲音進行了比對,判斷出音色不一致,由此識破了替考行為,取消了他的成績。

  外國機構的另一招是僱用鬥爭經驗豐富的中國監考老師。“據我所知,廣州的德福考試監考很嚴。考場中有德國考官,又專門聘請了一些廣外的老師來監考。”長期在內地從事德語培訓的香港外國語學院教師陳小飛說,“中國學生會怎麼作弊,他們都很清楚,也是監考方面的‘老專家’了,雖然他們可能不懂德語,但是從考生的動作、眼神都可以看出作弊行為。”

  在一篇網帖中,一名曾經的槍手則列舉了考官們的檢查手法。比如,如果發現身份證發證日期很近,考官便會詢問考生的身份證號碼、籍貫,甚至盤問“為何沒有當地口音”。而她本人,由於頻繁在同一個考場參加考試,使考官對她的相貌有了印象。一次考試中,考官問了她幾個問題後,一個電話打給了考生本人,隨着電話那端“啊”的一聲回答,她的“槍手”身份也被識破了。

  陳小飛還注意到一個現象:在德語A1、A2考試(中低級的語言水平考試)中,近兩年考場開始對考生拍照,並將成績和照片一起寄給領事館,供領事館與申請人面談時核對。“這很明顯是防範槍手。”陳小飛說。

  比起英國人和美國人,以嚴謹著稱的德國人確實更難容忍中國人的作假。

  2001年7月,德國大使館文化處留德人員審核部(APS)成立,其職責是對預備赴德留學的中國申請人入學資格和學歷的真實性進行審核,這種審核是赴德留學的必要條件,其審核費用是人民幣2500元。如果審核不通過,補審還需另外交費。並且,還需要像陳寶雅那樣接受從小學到大學的全部文憑與成績單的書面審核、面談審核。

  在全世界範圍內,需要接受這種審核的,只有中國大陸學生。

  “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盡管幾家留學考試組織機構均以“商業秘密”為由,拒絶透露中國學生的作弊比例,並稱中國大陸考場的安全措施與國際標準保持一致。但英國總領事館文化教育處也表示:“鑒於中國龐大的運營規模與複雜性,我們在安全系統方面投入很多資源來保證其完善與嚴格。”

  事實上,一些中國學生的不佳誠信早已成為各方關注的問題。本世紀初,ETS曾經致函美國各大學,建議在入學評審時對所有來自中國內地考生的GRE和托福成績持小心態度。

  如今,ETS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學生是世界上最有天賦、最努力且最專注的學生群體之一。就像世界上其他學生一樣,大部分中國學生公平且誠實地參加考試。”

  但正是那些不誠實的小部分學生,令考生和考試組織機構均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陳小飛用“一兩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來形容這種現狀。

  出國考試對作弊者的懲罸是嚴厲的。在“雇槍”失敗後,林安發現他的雅思考試賬戶已經無法登陸——他被永久禁考了。以後他若出國,其簽注、誠信記錄都會碰上困難或受質詢。

  但對於“槍手”,外國考試機構則顯得無能為力。如果將“槍手”的真實信息通報使館,可能會導致其終身拒簽。但外國考試機構無權在考場要求“槍手”提供身份信息,除非公安機關介入。因此,“槍手”通常只會被考官擋在門外而已。最嚴重的,也只是被拍照“通緝”,照片被貼在全國各考場,導致他再也不能從事代考這一行。

  在這場雙輸游戲中,惟一的贏家也許只是替考“槍手”們。為林安替考失敗後,“槍手”杜某並不死心,他不斷給林安發來短信,勸他再試一次,報名在越南舉辦的雅思考試,因為“那裏根本不查”,且“有槍手常駐河內”。

  (應受訪者本人要求,陳寶雅、林安為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