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2010年我國軍事演習頻繁 抱團聯演已成常規路數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2月12日 22:10   北京新浪網

  2010中國軍演權威報告

  實兵、實裝、實彈、實爆等,可以說是解放軍軍事演習追求的一種境界。不要說軍區、軍種和兵種系統舉行的演習演練活動,就是一個軍事院校畢業學員的綜合演練,也是“火藥味”十足

  《瞭望東方周刊》特約撰稿劉逢安| 北京報道

  2010年,中國軍隊最引人矚目者,無疑是頻密的軍事演習。權威消息指出,如此頻密的軍事演練,旨在全力提升中國的核心軍事能力。

  一如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所指出,“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進程中,實現富國和強軍的統一。”

  7月,中央軍委委員、總參謀長陳炳德在觀摩解放軍南海艦隊組織的實彈演習時曾強調:要紮實做好軍事鬥爭准備,而軍事訓練,就是軍事鬥爭准備中最大量、最基礎的工作。

  頻密軍演錘煉核心作戰能力

  每年的7、8、9月是中國軍隊戰區年度演練的高峰期。今年的高峰期恰逢韓美高調宣佈將聯合軍演,中方演習更被外界高度關注並詳細解讀。

  “解放軍今年公開的軍演沒有一次具有針對性,都是例行的年度演習。”總參軍訓和兵種部人士告訴本刊記者。

  7月初,東海艦隊一個師級規模的部隊進行了實彈演習。7月18日,代號為“交戰─2010”的解放軍海上應急保障演練在黃海海域舉行,這是解放軍首次進行多科目戰時軍事交通應急保障綜合演練。

  僅一周多後,南京軍區炮兵部隊在黃海附近進行了大規模實兵實彈演習,這種大規模遠程火箭炮火力打擊演習也屬首次。參演的國産某新型火箭炮,軍事科技水平不遜於美俄。

  兩天后,濟南軍區成功舉行了一次帶有實戰背景的航空實兵實裝遠程輸送演練,某裝甲旅前沿指揮所攜帶裝備器材從中原腹地被空運到膠東半島。

  南海多兵種合同實兵實彈演練也在此期間進行,解放軍北海、東海和南海艦隊的主力驅逐艦都有出現,總參謀長陳炳德、海軍司令吳勝利等軍方要員現地觀摩。

  8、9月間,代號為“前衛—2010”的濟南軍區防空部隊單元合成演習和北京軍區“防護—2010”核化生防護演練漸次展開。

  各類涉外軍演也佔據今年演習中的相當比重,開放程度之高前所未有。9月22日,代號“和諧使命—2010”海軍醫院船首次跨出國門赴遠海執行訪問任務;同月,北京軍區、南空、廣空、蘭空等多個中方戰鬥群參與的第七次“和平使命—2010”上合組織軍演取得圓滿成功。

  而在10月中下旬的18天內,就有四次各具特色的軍演在不同方向登場。

  10月10日,隨着模擬“藍軍”發動的首輪電磁攻擊,解放軍“使命行動—2010A”集團軍-跨區-機動-實兵檢驗性演習,在北京軍區某合同戰術訓練基地拉開序幕。參加此次演習的有北京軍區、蘭州軍區、成都軍區所屬三個集團軍,總兵力3萬餘人,機動總里程1萬餘公里。解放軍空軍和陸軍航空兵也協同出動運輸機、戰鬥機、武裝直升機,參加空中力量投送和實兵實戰演練。

  10月15日中午,從華北基地起飛、千里機動到東北某機場的空軍航空兵某師飛行員,駕駛兩架殲擊機,在綿延的峰谷間開闢空中走廊,為地面開進的北京軍區某部實施空中掩護,奪取和保持在陌生區域的制空權⋯⋯與此同時,扮演“藍軍”的某部航空部隊,則對北京軍區的聯合戰役軍團實施空中偵察、監視和模擬空中打擊。

  空司作戰部有關領導對《解放軍報》記者說:實踐證明,中國空軍能夠同時參加多個方向的集團軍規模戰役聯合演習,在一定程度上凸顯出空軍全疆域、多方向的體系作戰能力。

  10月28日,川西高原一片寂靜。突然,大地顫抖,炮聲轟隆。某參演集團軍各部隊剛剛隱蔽進入演練地域,就被“敵軍”打了個措手不及:指揮網遭“敵”電磁干擾,雷達陣地遭“敵”空地火力打擊,戰役戰術指揮所遭“敵”滲透破壞⋯⋯面對突然襲擊,該參演集團軍指揮員鎮定自若,組織信息作戰力量對“敵”縱深進行偵察預警、實施信息反制攻擊,構築起一條攻防自如的“信息安全網”。

  這邊信息戰場的較量尚未停息,那邊聯合火力反擊的戰鬥已然打響。榴彈炮、坦克炮、航空炮、車載導彈、步戰車、殲擊機、強擊機⋯⋯在信息化偵察手段引導下,各種火力呼嘯着向“敵軍”的指揮所、機場、雷達陣地、通信樞紐等目標實施立體打擊。與此同時,多支特戰分隊通過機降方式,秘密潛入“敵”後方陣地,對“敵”指揮樞紐進行特種破襲。

  几乎與上一軍演同時,解放軍在西藏高原舉行了首次真槍實彈的陸空聯合軍演。據《解放軍畫報》報道,此次軍演在海拔超過4700米的地區舉行,投入了戰鬥機、武裝直升機、火炮、坦克和電子戰設備,對“敵軍”指揮所、炮兵陣地和其他目標展開了“點穴”式打擊。參加演習的官兵成功克服了高海拔、缺氧和嚴寒造成的困難⋯⋯

  今年以來,中國軍隊軍事演習安排較為頻密。解放軍的全疆域作戰能力、聯合作戰能力、複雜電磁環境條件下的反擊能力、精確打擊能力等核心作戰能力,均在演習演練中得到全面錘煉。

  “仿真作戰”與“全程實彈”

  2010年,全球各國軍演都很頻繁。據外電統計,僅今年1至6月,各國軍隊在高技術條件下舉行的聯合軍演高達240余起—— 美國、俄羅斯、印度、法國等國競相舉行的“卡拉特2010”、“2010環太平洋軍演”、“東方-2010”、“2010霹靂天使”、“高標2010”、“金色眼鏡蛇-2010”等具有實戰演練特徵的聯合軍演就有57起,而美日、美韓等國家在中國附近海域舉行的軍演,早已引起中國軍方和民衆的廣泛關注。

  在全球新軍事變革舞台上,運用高新技術手段,驅動多兵種聯合軍演已成為各軍事強國的重要戰略戰備手段。從演習籌劃、作戰設定、兵力部署、戰法運用到參演裝備等,早已愈來愈接近“實戰”。簡言之,軍事演練的真諦就是“仗怎麼打,兵就怎麼演”。

  網絡上流傳着美國“2005-紅旗”軍演的高清視頻,受到中國軍迷的極大關注,因為模擬的“人工戰場”几乎可以實現虛擬條件下的“仿真作戰”。這一景況不只出現在美國。

  在2010年,中國軍隊通過一系列高技術驅動,也逐步實現了演習形式向實戰形態的高效轉變,透過央視新聞,許多中國軍迷也能看到解放軍參演部隊在電腦屏幕上的“仿真作戰”,從而達成演習演練與未來實戰的有機對接。

  早在2010年初,解放軍總參謀部在發布年度軍事訓練指示時,即一改往年綱目式的發布消息的簡單做法,在高調宣佈解放軍在新的一年軍事訓練要點的同時,負責全軍軍事訓練的總參軍訓和兵種部部長陳照海少將,詳細闡釋了本年度解放軍軍事訓練的總體規劃,對軍事訓練要幹些什麼、怎麼干、達到什麼標準以及陸軍、海軍、空軍和第二炮兵的訓練重點都作了全面介紹。

  陳照海強調:2010年,各軍兵種將結合使命任務,大力加強核心軍事能力訓練,增強訓練的針對性和實戰化水平,全面提高部隊打贏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的能力。

  “使命行動—2010A”執行導演、北京軍區副參謀長高建國介紹說:一體化指揮平台的運用,使中國2010軍演中所有的指揮文書、命令、指示等的下達,省略了中間環節;綜合情報信息的共享,使得集團軍、師旅的指揮員“足不出戶”,就能實時掌握“藍軍”部隊和“紅軍”部隊的態勢。

  換言之,2010軍演戰場上的監視系統,實現了指揮可視化。下級指揮員的動作、下級部隊的演練情況等,在指揮平台上可一目了然;面對面指揮、命令直接下達、戰場信息共享⋯⋯使解放軍指揮更快捷、更高效,實現了異地同步、分佈交互、網絡一體的高度協同指揮。

  信息化的影子在中國軍隊的戰略轉型期舉頭可見。2010以來,上萬人次參與的多次戰區以上規模聯合演習都在複雜電磁環境下作戰能力上加大了比重。各軍兵種、戰區首長機關臨時組成的聯合指揮機構,開始對導調部信息化一體化指揮平台不再生疏,演習常常設置險局、危局、難局,以實戰化考驗軍隊的戰鬥生成力。

  7月間南京軍區某炮兵部隊在黃海海域展開的聯合作戰演習,綜合利用炮兵偵校雷達、無人機等裝備進行戰場情報偵察,有效提升了戰場透明度和信息交換能力,使國産某新型遠程火箭炮遠程打擊能力更加精準。

  針對2010年中國軍演,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中國軍事部隊紀律素質調查報告》稱:目前,中國軍事委員會提出的訓練要求與以往的“游戲演習”截然不同,中國自2004年以後開始的几乎全部軍事演習,都使用了“全程實彈”。

  當然,也有部分美國媒體趁機再次渲染“中國威脅論”,如《基督教科學箴言報》10月28日就在報道中稱,中國正走向“太空軍事化”的道路。

  抱團聯演成常規路數

  不同於傳統意義上的班排對抗操練,早已摩托化的中國陸軍,軍演場面大、氣勢足。

  解放軍軍演兵力部署動輒上萬人,數萬輛車炮裝甲出動,少則兩三個、多則十數個軍兵種參與,兵力投送採取空中、鐵路輸送和摩托化機動相結合,全程進行聯合戰役指揮、多個兵種遠程機動,檢驗聯合火力打擊、綜合防護和精確保障等課目,都成了軍演的常規路數。

  綜觀2010年中國舉行的歷次軍演,各大戰區、軍兵種組成的聯合訓練實兵聯演層出不窮,有陸、海空軍三大軍種和二炮體系部隊屬下數十個軍兵種參與,在複雜電磁環境和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火力打擊、軍事對抗實踐,滲透在多個大型軍演的始終。

  今年8月,解放軍組織代號為“礪劍—2010”的信息化條件下軍事訓練研討觀摩活動,採取現地和網上視頻傳輸的方式,觀摩了海軍南海艦隊、成都軍區空軍、第二炮兵某基地和南京軍區、廣州軍區某集團軍組織的信息化條件下師旅級首長機關指揮對抗訓練、空軍地面防空作戰單元整合訓練、摩托化步兵師要素整合訓練和兩棲機械化步兵師作戰單元合成訓練等課目。

  多兵種、大兵團參與的信息化條件下聯合整合訓練,被認為是解放軍最新採納的一種作戰訓練模式,意在拋棄過去條塊分割,各自為戰思想,引領各軍兵種、各層次訓練,提高戰區基於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

  作為蘭州軍區年度重大演訓活動之一,9月下旬,在賀蘭山麓某地域,蘭州軍區也舉行了聯合戰術兵團聯合火力打擊研討觀摩活動。演習中,聯合戰術兵團綜合運用了空軍、第二炮兵、陸軍防空兵等力量建立聯合防空體系,抗擊“敵”巡航導彈、固定翼飛機和武裝直升機,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甚至打破蘭州軍區歷史,動用了兩個以上軍種火力單元聯合實施戰術層次火力打擊行動。

  而就在該月初,濟空首長機關下達了將在10月份進行的戰區“空降機動—2010”諸兵種聯合演習任務的動員令,空軍部隊牽頭駐濟南戰區的陸、海、空軍和二炮首長機關和參演部隊,以及魯豫兩省政府機關人員,協調了聯合作戰行動方案。

  無論是檢驗陸軍全疆域機動能力的“使命行動—2010”,檢驗首都防空作戰能力的“前衛-2010”防空部隊大規模演習,還是近乎實戰環境下核化生防護演練的“防護—2010”、 “礪劍—2010”,都是諸軍兵種參與的實兵實裝聯合演習。

  在“使命行動—2010”演習中,聯合作戰成為“靈魂”。由陸軍、空軍和民兵預備役部隊指揮員組成的聯合指揮部,通過一體化指揮平台,下達作戰命令到聯合戰役軍團、聯合戰術兵團;聯合戰術兵團指揮員對由空軍航空兵、陸軍航空兵、通信兵、工兵、偵察兵、炮兵、坦克兵、裝甲兵和特種兵等軍兵種組成的聯合兵團下達作戰命令;實兵實彈對抗演練中,空中和地面火力聯合突擊,立體突破,有效制“敵”;綜合保障“無微不至”,長途機動中,地方加油站和醫院等機構組成的軍地聯合保障,使部隊“日行千里無油患”;偵察手段更是動用航天、航空、無人機、特種偵察和遙感等多種手段聯合實施,確保情報信息準確、不中斷。

  軍事觀察家認為,這些演練體現了解放軍按照單元合成、要素集中、體系融合的聯合戰術兵團指揮戰役、淬煉核心軍事能力的新思維。軍方開始注重作戰火力單元內部各種力量的有機融合,在戰役戰術演習中突出聯合火力打擊行動研練,提高聯合火力打擊能力,生成戰區基於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

  實兵、實裝、實彈、實爆,“火藥味”十足

  基於信息系統的聯合兵團整合式軍演,可上溯至2006年。是年6月,在全軍軍事訓練會議上,胡錦濤首次提出軍訓要從機械化向信息化條件轉變。

  這次會議後的10月份,解放軍四總部機關在濟南軍區直接組織了一場代號為“確山—2006”的實兵檢驗性演習考核。次年又舉行了“確山—2007”。這兩次軍演都把發現、查找、正視、解決問題作為出發點。

  有媒體把“確山—2006”軍演稱為中國軍隊軍事訓練改革的“拐點”。隨後,中國軍演曝光頻頻,訓練水平也逐漸與發達國家軍隊的訓練水平對接。

  上世紀中國軍隊曾因開支費用、人員安全考慮在演訓領域有消極保守做法,包括軍演慣於腳本推演、練為看演為看、擺練擺演、“演習像做戲”。

  在確山“拐點”之後,檢驗性演習成為解放軍訓練演習的常態。檢驗性演習亦稱考核性演習,目的是檢查、考核訓練水平和戰備情況,全面評估部隊整體作戰能力。其特點是情況複雜,晝夜連續實施;事先不透露原案,不擺練;進入情況突然,比較接近實戰;容易暴露問題,利於改進部隊軍事訓練和戰備工作。

  近年來,解放軍在演習過程中突出真打實抗、真演真練,作戰指揮實地開通、部隊部署展開到位、戰鬥動作演練紮實、實彈實投實爆嚴格落實。

  綜觀2010年解放軍的演習演練活動,檢驗性特點更加突出。“使命行動—2010”集團軍跨區機動演習,參加演習的成都軍區部隊臨機導調頻設危局,部隊出動不到兩天,就先後遭遇“敵”空中偵察、地面襲擾、網絡攻擊、空襲等近10個意外情況,考驗了導調機構和人員的能力素質,檢驗和錘煉了部隊的快速反應能力。

  實兵、實裝、實彈、實爆等,可以說是解放軍軍事演習追求的一種境界。不要說軍區、軍種和兵種系統舉行的演習演練活動,就是一個軍事院校畢業學員的綜合演練,也是“火藥味”十足。

  今年6月,解放軍工程兵指揮學院組織代號為“先鋒—2010”的畢業學員綜合演練中,實兵、實彈、實爆、實投、實炸貫穿演練全程。期間,在組織手榴彈實投演練中,有名學員不慎將拉開導火索的手榴彈扔在了掩體內,還上演了教官臨危不懼、化險為夷的驚心動魄一幕。

  細數中國軍隊的“戰力看點”

  中國陸軍戰力一向受到各國陸軍的好評和尊敬,而中國海軍歷經60多年的建設發展,也成為一支由水面艦艇部隊、潛艇部隊、航空兵部隊、岸防部隊和陸戰部隊五大兵種組成的戰略性、綜合性、國際性軍種。

  這其中,中國海軍潛艇部隊目前已發展成為包括常規動力潛艇和核動力潛艇在內的強大水下突擊力量,其潛艇數量和總噸位比創建初期增長了數十倍。

  2010年,海軍潛艇的水下高速、長航、突防、大深度佈雷等訓法(戰法),進一步經受檢驗。新型潛艇裝備了超長波通信系統、數據鏈系統、戰術軟件和指揮自動化系統以及智能魚雷和精確制導導彈,新一代潛艇的靜音性、水下自持力和生存力提高,水下突防能力增強。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海軍水面艦艇部隊飛速發展,第二、三代導彈驅逐艦、護衛艦、新型導彈快艇、大型登陸艦、掃雷艦、遠洋綜合補給艦相繼裝備部隊。目前,中國海軍的三個艦隊已擁有數十支驅護艦支隊、快艇支隊、登陸艦支隊和作戰支援艦支隊。三級以上戰鬥艦艇達數百艘,噸位是上世紀80年代的5倍以上。

  值得一提的還有,海軍岸防部隊全面實現導彈化。隨着突防能力更強、智能化程度更高、射程更遠、抗干擾能力更強的新一代岸艦導彈全面裝備一綫海軍部隊,岸防部隊逐步成為既具備要地防空、近海防空能力,又能有效支援其他軍兵種實施進攻的新型兵種。

  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空軍最新戰略思路,中國空軍已逐步形成高性能、適應現代戰爭需要的、以三代戰機為骨幹的新型武器裝備體系,空中進攻作戰能力已實現全天候、全疆域、超視距和體系作戰能力。

  而中國空軍的戰略投送能力,逐步實現了萬里大機動、萬人大空運以及快速立體化。不論是聯合演習、對抗作戰,還是抗洪搶險、抗震救災,空軍都能遠距離、大範圍地實現快速空投、空運人員和物資。

  近年來,第二炮兵武器裝備充分展示了“核常兼備、固液並存、射程銜接、戰鬥部種類配套”的武器裝備體系發展成就。依托這些新型主戰武器,中國戰略導彈部隊的核心軍事能力有了質的飛躍,實現了從“擇機發射”到“隨機發射”、從“固定發射”到“機動發射”、從“和平環境”到“戰場環境”的大轉變和大跨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