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調查發現俄特警粗暴抓捕中國人照片與事實不符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2月12日 22:37   北京新浪網

媒體曝光的照片

媒體曝光的照片

  “俄特警抓捕中國人”事件真相追蹤

  “俄羅斯1”電視頻道播出了專題報道《可疑的舒適》。但畫面展現的只有擁擠的宿舍、零亂的廚房,以及表情嚴肅的警察和工作細心的移民局官員。至於新聞主角---來自中國和越南的移民,大都一問三不知,只曉得披上外衣,服從地走出房門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趙嘉麟 | 莫斯科報道

  近日見諸國內媒體的報道《俄媒曝特警抓捕中國人照片引強烈爭議》,令輿論持續關注。尤其是一組俄羅斯警察荷槍實彈、叼煙踹門的照片,經網絡公佈後,引起不少中國網民的憤怒,跟帖評論數以千計。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深入調查後卻發現,事件真相與上述報道有一定出入。此外,與國內網民義憤填膺形成強烈對比的是,被抓華人談及此事卻輕描淡寫。

  “俄羅斯權威媒體報道”的說法有誤

  在俄羅斯,檢查非法移民聚居區的行動早已不是新聞。所以,發生在莫斯科時間11月29日凌晨4點的突擊檢查,並沒有被當地媒體大肆報道。

  經本刊記者查證,所謂“俄羅斯《消息報》、《真理報》和俄新社等權威媒體報道”的說法有誤:《消息報》只在其網站刊登了援引俄新社的報道;《真理報》根本未加報道。轉載俄新社上述消息的是2003年才注冊的“真理.ru”網站---它與原蘇共、現俄共機關報《真理報》毫無瓜葛。而且,每篇報道譯成漢語才500字左右,且上述媒體均未發布照片。

  倒是“俄羅斯1”電視頻道播出了專題報道《可疑的舒適》。但配合解說詞,畫面展現的只有擁擠的宿舍、凌亂的廚房,以及表情嚴肅的警察和工作細心的移民局官員。至於新聞主角---來自中國和越南的移民,大都一問三不知,只曉得披上外衣,服從地走出房門。

  需要指出的,反映警察粗暴執法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在電視報道中。攝像機鏡頭前的俄方執法者,“最粗魯”的舉動也只是大力敲門而已。

  這則時長約2分50秒的報道,除了有關中國和越南非法移民的內容之外,還涉及了獨聯體其他國家非法移民在莫斯科的居住情況。報道稱,一年來,市內已有2000個這樣的宿舍受到檢查。

  照片來源追蹤

  那麼,那組反映“俄羅斯警察粗暴對待華人”的照片,究竟從何而來?本刊記者經過多方查找,最終鎖定了網名為Zyalt的攝影師的博客。

  Zyalt,真實姓名伊利亞·瓦爾拉莫夫,1984年出生,是位留着爆炸式髮型的自由攝影師,足跡遍佈40多個國家。在莫斯科地鐵爆炸案等突發事件報道中,他的攝影作品得到了圈內同行的認可。

  據法新社攝影僱員瓦西裡·馬克西莫夫的介紹,11月29日,他同伊利亞·瓦爾拉莫夫一起報道了俄聯邦移民局的檢查行動。兩人隨後都在個人博客中發表了相關照片。

  在個人博客中,伊利亞·瓦爾拉莫夫一共上傳了59張照片,這組攝影報道取名為《警察!開門!》。他表示,網友可以在自己博客中免費轉貼所有照片,但條件是要注明Zyalt的博客連結;而如用於其他途徑,則需和他本人聯繫並獲得許可。從這點來看,照片的公佈只是伊利亞·瓦爾拉莫夫的個人行為,並談不上俄媒曝光。

  在為攝影報道配發的文字解說中,伊利亞·瓦爾拉莫夫就警察破門進入中國和越南移民宿舍,做了如此說明:警察是和那些不想自願開門的人打交道;“警察!開門!我數三下!開門!一!開門!二!開門!三!”隨後,門上或牆上就出現了窟窿。在門被破壞後,所有(屋子裡的)人都假裝睡得很熟,什麼也沒聽到。

  這位攝影師還寫道,移民局工作人員的工作方式與警察截然不同,他們試圖有禮貌地向幾百名住戶說明,需要穿上衣服、拿上證件並下樓。移民局工作人員中,有些還懂漢語,試圖解釋點什麼。

  俄方檢查人員“沒有碰帶孩子的女人”

  據伊利亞·瓦爾拉莫夫介紹,宿舍內的人曾試圖逃跑,但他們在院子裡被逮到,並被送進餐廳。在一組警察將一名亞裔女性抬到床上並向她臉上淋水的照片的下方,這位攝影師寫道,一個躲在廁所裡的姑娘,在門被撞破後倒地裝死。警察一度想叫救護車,並試圖讓她恢復知覺。而當警察一走,女孩馬上就活過來了。

  此外,伊利亞·瓦爾拉莫夫還記錄了一些細節,包括俄方檢查人員“沒有碰帶孩子的女人”,以及雖然受到驚嚇,但所有中國人都刷了牙、洗了臉後,才和移民局的工作人員交涉。

  而同在現場報道的瓦西裡·馬克西莫夫則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檢查一開始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幾百名亞洲人很快被叫醒,並被驅趕到一家中國餐館的大廳裡。後來開始有困難了。其他樓層的住戶被樓下聲音吵醒後,假裝屋裏沒人。警察開始破門,回應只有死一般的寂靜。但每扇被打破的門內,都發現了幾個人,他們被穿着制服、拿着自動步槍的人嚇壞了。不過,個別人還假裝熟睡。其中一些還睡在床鋪底下。

  伊利亞·瓦爾拉莫夫的這組攝影報道,引發了網民800多個跟帖。內容大都從關注弱者的立場出發,對被嚇壞了的移民們表示同情。個別網民對於俄警察在公衆場所抽煙表示不滿。還有人指出,如果自己在家裏遇到凌晨4點鐘有人敲門檢查,也同樣不會開門。

  一些發帖者對於中國移民沒有什麼好印象,認為他們“吵鬧、粗野,甚至不要臉”。不過,也有人表示,“如果不是中國人和越南人,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的八成地區早就挨餓了”。

  集體宿舍探訪記

  為了進一步調查真相,特別是了解被俄方帶走的50位中國同胞的命運,本刊記者12月6日夜間暗訪了事發地點。

  上述所說的集體宿舍位於莫斯科東南的柳布利諾區,距目前當地華商最為集中的“莫斯科商貿中心”僅兩分鐘車程。

  摁門鈴進入院子最外一層的大鐵門後,迎面是一個放行裝置。牆上張貼了用中文和越南文寫的告示:憑出入證進入。記者同看門的兩個俄羅斯人磨了片刻後,掏50盧布(1美元約合31盧布)付了“進門費”。

  這是一棟由一座主樓和兩座配樓構成的建築,整體四層,一側配樓的屋頂還帶有一間閣樓。主樓一樓有餐廳、桑拿房、游戲廳等。

  進入餐廳後,記者點了一碗麵條,並藉口想租房,向女服務員了解情況。她在回憶起檢查那天的情形時語氣平和,對俄羅斯警察沒有絲毫抱怨。

  “不是說警察把門都踹壞了嗎?”

  “現在已經全都換新的了。”

  “那你們這裏安全嗎?不會再有人來檢查吧?”

  “應該不會,剛檢查完,短時間不會再來了。”

  “那被抓的50個中國人怎麼樣了?”

  “我就是被抓的一個!”姑娘說完後笑了笑,說道,“交一兩萬盧布就放出來了,多數交了錢都出來了。這件事國內都報了,使館也幫了忙。”

  聽說記者想當晚看房,她打電話叫來了一個中年男子。這位陳先生領着記者上了四樓。樓裡彷彿迷宮一樣,七拐八拐的走廊串連起一間間鴿子籠似的屋子。整體格局如同國內共用廚房和衛生間的筒子樓。

  不少屋子敞着門。是一家人單住的就放一張大床,是幾人合住的就用木頭搭了上下鋪,然後拉起帘子來分割所謂私人空間。

  在四樓,和中國人數量相仿的是身材瘦小、鼻子扁平的越南人。大家彼此用漢語和手勢交流,這讓人聯想到被稱作“一隻螞蟻”的莫斯科切爾基佐夫斯基大市場。

  身處現場,伊利亞·瓦爾拉莫夫在博客中的那段話引起了記者的共鳴:一間間新房只是用木頭架子和塑料板隔成的。如果發生火災,住戶未必有機會從這些迷宮中逃生。

  “要是事先知道,出去躲一躲就行”

  陳先生打開了一間被鎖上的空房。屋內大約5平方米,層高也就2米左右。“你要是四五個人住,這房就行。來前我給你做床。”他說話時露出了東北口音。

  這間房月租金2.5萬盧布,每月20日交下月房租。“條件肯定比不上外面的公寓房,但咱不是便宜嘛!而且水費、電費都不用單交。”陳先生對記者說。在看到記者對價格還不滿意時,他補充道,配樓第五層的閣樓月租金可以降到2萬盧布,因為那裏窗戶是斜坡形的。

  在談到被檢查那天的經歷時,陳先生對自己的判斷很是自信:“莫斯科市長不是換人了嘛,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多外國人住的地方都被查了。以後要是事先知道,出去躲一躲就行。”

  有意思的是,自從俄政府原副總理兼政府辦公廳主任索比亞寧就任莫斯科市長後,的確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治理堵車,以及拆除違章建築。算起來,清查非法移民倒正好是第三把火了。

  說起警察踹門一事,陳先生頗不以為然。“那些被踹的都是沒開門的,開門的都沒事。有的當場給個兩三千盧布的也就沒事了。那些身份有問題的,又不願意掏錢的,就被帶走了。”

  據俄新社此前報道,被拘捕的非法移民將被追究行政責任,或驅逐出俄羅斯;違反俄羅斯移民法律的外國勞工本人,可能被處以5000盧布的罸款。而雇主每雇一名非法勞工就要繳納80萬盧布的罸款。

  陳先生介紹說,目前,這個宿舍大院內共有160多間房,20~30間空着,“還有不少人馬上要走,因為身份快到期了”。

  高費用、短時間的打工卡中介公司

  陳先生所說的身份,主要指的是被俗稱為“打工卡”的外國人工作許可證。外國人想在俄羅斯工作,需要俄方單位獲得相應勞動配額後,向外國僱員發放邀請函,隨後辦理在俄打工卡,多數為期一年。

  然而,即便這名外國人掌握俄語,了解辦事程序,但受到俄羅斯相關部門官僚作風的影響,也需要大約一個半月的時間才能拿到打工卡。

  俄聯邦移民局官方網站近日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超過六成受訪者認為,俄移民局為外國公民提供的服務質量出現惡化。

  在此背景下,一些收取高額費用、縮短辦證時間的中介公司大行其道。隨着俄方收緊勞動移民政策,打工卡辦理費用也水漲船高。在莫斯科,已由三四年前的1000美元左右升至目前的3500美元以上。

  俄羅斯中國總商會會長蔡桂茹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說,實際上不少在俄華人華商因為沒有注冊公司,所以沒有邀請單位,只能通過中介拿到所謂的打工卡。“但是打工卡(上的邀請單位地址)和他用工單位(地址)、(實際)工作的場所,三個是分離的。這在俄羅斯也是不合法的。”

  另據不願透露姓名的華人表示,一些公司在俄獲得勞動配額後,並不真正從國外引進人員,而是將配額高價出售,“還有道行深的,直接花錢從俄方移民局裡買配額,然後賣給中國人。”

  此外,莫斯科一家中餐館的格魯吉亞籍老闆對《瞭望東方周刊》透露,之所以從沒有警察或移民局工作人員來檢查自己飯店內中國僱員的身份,在於“我每個月都要給一些人塞錢,而且還不是小數目”。

  非法移民被列入俄“經濟領域主要戰略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長年人口負增長,俄羅斯對於外來勞動力可謂既擔心又歡迎。擔心外國人來搶俄羅斯人的飯碗,或者蠶食俄羅斯的市場、領土,甚至文化;但同時又歡迎外國人來彌補俄羅斯勞動力不足,降低用工成本。

  如此兩難境地,令官員們大傷腦筋。俄羅斯聯邦移民局局長康斯坦丁·羅莫達諾夫斯基12月1日說,如果俄羅斯不引進外國勞工,將嚴重影響國家經濟。他同時說,目前,俄羅斯有700萬外國勞工,但其中450萬沒有得到工作許可。他表示,俄羅斯每年必須引進500萬外國勞工。其中,4萬到6萬應是高素質人才,而目前只有這個數字的50%。

  而本月2日,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在出席一個會議時,則要求下屬“嚴格監督”移民政策,取消不合理的引進外國勞動力。索比亞寧說,莫斯科有200萬移民,大多是非法的,“非法勞工不納稅,也不受監督”。他表示,應當在透明,而且在官方登記的條件下引進外國勞工,並且這些人應當受護法機關和移民機構的監督。

  莫斯科市勞動和居民就業局局長奧列格·涅捷列布斯基此前表示,莫斯科的外國勞工配額正在不斷壓縮:2009年為39.2萬人,2010年為25萬人,2011年計劃降到20萬人。

  需要指出的是,非法移民問題還被寫入了國家綱領性檔案中。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2009年5月批准的《俄羅斯聯邦2020年前國家安全戰略》中指出,未來長期,經濟領域的主要戰略風險和對國家安全的威脅表現之一就是非法移民;而在邊界方面對安全的威脅則包括安排非法移民渠道。

  不過,僅壓縮配額等俄方現行措施,對於打擊非法移民現象恐難奏效。伊利亞·瓦爾拉莫夫在《警察!開門!》這則攝影報道中寫道,證件有問題的人,將在10年內不得入境俄羅斯。但這並不能阻止非法移民,在自己祖國,他們用別的名字給自己辦理新護照,然後重新來到莫斯科賺錢。勞工身份不合法,往往錯在那些把廉價勞動力帶來俄羅斯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