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花樣滑冰年齡造假事件再添3名隊員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2月17日 17:32   揚子晚報

  繼張丹、張昊“年齡門”後,昨日早上,網友再翻出閆涵、臧文博、徐做人在國際滑聯登記的出生日期,結果發現,他們的出生日期也與國內注冊資料有出入。 

  再有三名運動員牽涉進來 

  張丹/張昊的“年齡門”最早是由外國一個花樣滑冰的論壇(www.fsuniverse.net/forum)曝出的,因為有網友發帖詢問中國花樣滑冰選手誰年齡最小,在搜集資料過程中,網友發現有多名中國花滑選手的國內登記資料與國際滑聯不符。這個事情前天被美國媒體報道後,才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雖然中國滑冰協會主動承認錯誤,表示網站部分信息出錯,是基層在遞送資料時候就出現錯誤,但是這個解釋並不能得到網友的認同,一位熱心的網友更找出2009年《文匯報》的一篇名為《張丹、張昊起起伏伏才是人生》的新聞。當年記者專訪了張丹、張昊兩人,其中文章提到“1982年出生的張昊比張丹足足大了5歲,兩人的身高相差16厘米,張丹的體重只有張昊的一半。”有意思的是,這篇新聞透露的信息與之前冰協登記的“錯誤出生日期”是一致的。 

  昨日早上,網友再翻出閆涵、臧文博、徐做人在國際滑聯登記的出生日期也與國內注冊資料有出入。閆涵是花樣滑冰男子單人滑運動員,他在去年曾獲得花樣滑冰青年組大奬賽總決賽的亞軍。此前在冰協登記資料裡,閆涵出生於1994年3月,比國際滑聯的數據“大”了兩年。 

  網友:別自欺欺人了 

  “花滑年齡門”一出,網上紛紛熱議,在1800多條微博中,大部分網友都不接受冰協的解釋,更有網友指稱冰協的“主動承認錯誤”是自欺欺人。 

  @狼遛羊:針對“中國花滑選手被曝年齡造假張丹張昊等9人在列”的新聞。有人說:“在中國體壇,除了假牙和假髮是真的,再也沒有什麼是真。” 

  @張朝陽欠我10元話費:中國滑冰協會正在調查國外媒體報道的關雩都靈冬奧會雙人滑亞軍張丹/張昊年齡存疑的問題。呵呵,年齡問題,一直都存在,已經不是新聞了,看看那些足球隊員吧。 

  @思君視線:相關方面辯稱張丹/張昊錯誤的年齡是被“基層誤報”,就好像一個人在飯店吃出了地溝油,老闆辯稱“下面的人買錯油了”一樣。 

  體育局領導直接參與造假 命令公安篡改球員年齡 

  年齡造假竟有“政府行為” 

  中國青少年運動員“以大打小”已經習以為常,圈內改年齡已成行規,利益驅使招致相關人員不擇手段地篡改年齡,造成了很多惡劣的社會影響,這已經不單單是足球的事情。體育總局足管中心副主任薛立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是一個綜合性的大問題,並非只是足球範疇。” 

  作弊居然有“政府行為” 

  青少年身體發育的差異成了各省市體育局看中的“優勢”,現在中國的體育體制不完善,很多體育局的一把手都是以全運會和城運會作為政績的考核目標,體育局領導因為下轄運動隊成績不好導致“下課”在體育圈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只“唯金牌論”,為了出成績而不計後果,是製造惡果的根源。 

  在這次梧州,由於一名體育局領導下轄的球隊被查出了高達78%的隊員超骨齡,他在整個會議期間眉頭緊鎖一言不發,這個結果意味着他的球隊難以在全運會和城運會上交出滿意的成績,接下來就是他在這個位置上還能呆幾天的問題了。就在16日,中國足協也接到了家長的舉報,反映有會員協會向家長承諾將讓他們都通過骨齡測試,但是今年的嚴格和透明骨齡測試制度,讓體育局官員的承諾落了空,而體育局官員又慫恿家長們到足協“要說法”,給骨齡測試添亂。足協本來只打算按骨齡分組,現在看來還要調查家長的舉報了,這也看得出地方那個體育局領導在骨齡測試中起到了很壞的作用。 

  據介紹,過去曾有省市體育局領導為了讓全隊能夠參加下一個年齡組的比賽,通過市政府給公安機關下了行政命令,為球隊的超齡球員更改年齡,最後做出來的手續都是合法的,連身份證都是真的,這讓足協也無可奈何,足協管這種身份證叫“真的假身份證”。記者看到這次檢測中,就有來自某省一個村的派出所開出的身份證,有大約10余個隊員都拿着“某村某組”的身份證,身份證都通過了驗證器,問題出在哪裏就一目了然了。 

  在場的足協相關人員,都不約而同地說:“要讓超齡的隊員徹底絶跡,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取消青少年足球隊對金牌的追求。”只有淡化體育局的競賽指標,把青少年的培養回歸到“出人才”的軌道上,才能健康有序地做到發展青少年足球。 

  除了體育局領導為保住“烏紗帽”而更改年齡的行徑外,教練和家長也是更改年齡的推手。目前中超的一家冠軍俱樂部,還跟梯隊教練簽署“必須進入全國比賽前三名”才能續約的合同。為了拿到繼續執教的合同,教練員只能寄望那些“大齡青年”把年齡改小,才能在球場上占得優勢。 

  記者在梧州採訪了一名南方的教練,他的隊伍這次有10名隊員未達到相應骨齡,他說:“我們只是管得松一些,出示五證我們就給他們注冊,但是至少我們沒給球員改年齡,我們聽說其他隊教練還幫着改年齡。” 

  另外球員的家長在望子成龍的心理驅使下也親自參與改年齡,甚至拿自己孩子未來發展做賭注。現在几乎所有家庭都是獨生子女,家長恨不得讓孩子一夜之間“一球成名”,主動將孩子的身份證明改小,不惜為此花費巨資。足協方面講了一件事,有一年查處了一名擅改年齡的球員,球員的家長並沒有覺得慚愧,而是理直氣壯地說:“我不想讓自己家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讓足協工作人員哭笑不得。 

  造假手段變化多端 

  在“合力造假”的過程中,帶有普遍性的手段有以下幾種方式,這也是鑽了足協勢單力薄的空子。 

  首先是篡改球員身份證明,除了公安機關修改外,在各地現在有很多專門製作假出生證、假身份證和假戶口本的個人,只要花費一些費用,一些假的身份證明就流入了球員家長手裏,但是經過多年的骨齡測試,足協也積累了經驗,發現了其中的假證。2007年1月,足協從原來所在的偉圖大廈搬到夕照寺東玖大廈辦公樓時,那些被收繳的假戶口本,竟然有滿滿一紙箱。 

  其次是骨齡測試冒名頂替作假,利用更換照片偷換受檢測人員。足協往年也查處過參加骨齡測試的隊員並非本人的情況,但是屢禁不止。薛立介紹,曾有一個隊員幫好幾個隊員測骨齡的情況,這也太囂張了,足協最後都一一查處,絶不留情。 

  第三個作假環節就是拍出骨齡照片後,沖洗過程中偷換底片。2010年拍骨齡還是使用老式的膠片拍攝和沖洗,尚未啟用數碼照相,因此在拍片和沖洗的過程中,有會員協會和家長就跟隨沖洗底片的人員到沖印店,利用已經排好的骨齡片偷換骨齡,這也被足協調查發現過。 

  第四個環節就是使用合格骨齡的隊員參賽證參賽,然後改回原名。那些無法通過骨齡測試的隊員利用過關隊員的參賽證,換了照片參加比賽,在一兩年後,再通過改名等“合理”的方式將名字改回原名,這樣作假的方式也層出不窮。足協發現後,但凡是修改姓名的一律嚴查。但是改名的手續合理合法,足協有時也無可奈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