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刑訴法修改存四大期待 死刑覆核案件將更加透明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29日 09:46   法制周報

  本報記者 曹曉波

  時隔15年之後,與公民權利息息相關的刑事訴訟法迎來第二次大修。8月24日上午,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正式提交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審議。

  對於刑訴法再次修改的內容,全程參與刑訴法修改論證的著名刑事訴訟法專家陳光中認為,“對司法實踐中刑訊逼供、長期羈押、辯護失靈、辯護效力差、辯護率低、程序不公、實體不公等比較突出的問題,有相當程度的解決。”

  1.不得強迫嫌疑人自證其罪

  《刑訴法》草案明確規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採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採用暴力、威脅等非法方式收集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應當予以排除。

  一般認為,我國不承認不得強迫自證其罪的特權源自刑訴法第93條規定,“犯罪嫌疑人對偵查人員的提問,應當如實回答”。

  刑訴法專家、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鄭旭表示,如修正後的刑訴法規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意味着控方不能強迫犯罪嫌疑人提供不利於他自己的證據,這種要求控方獨立收集證據,不依賴被追訴人配合的做法,對我國長期依賴口供的習慣是個挑戰。

  2.近親可不出庭指證

  證人出庭作證對查明案情、核實證據、正確判決有重要意義。但在實踐中,證人、鑒定人應出庭作證而不出庭的問題突出,影響審判公正性。《刑訴法》草案為破解“證人出庭難”增加專門條款,設計了證人強制出庭的制度。

  對於證人作證方面較大的突破,是擬規定除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社會公共利益的案件外,一般案件中近親屬有拒絶作證的權利。但近親屬只限於父母、子女和配偶。如果此條得以通過,長期以來在我國大力提倡的“大義滅親”司法政策將被顛覆,這與世界部分國家的法律理念相契合。

  “強制近親屬在法庭上對被告人進行指證,不利於家庭關係的維繫。可以說是比較人性化的一個規定。但這與人們平時所講的‘大義滅親’不是一個概念,因為有些案件比如家庭暴力等,只要願意,近親屬也是可以出庭指證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汪建成說。

  3. 律師自由會見嫌疑人不被干涉

  2009年重慶開始“打黑除惡”專項整治運動,龔剛模因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被重慶警方刑拘,其辯護人李莊接案後,第一次會見之初,重慶方面並不允許律師會見其當事人。為此,李莊與江北區看守所以及看守所通知前來的專案組警察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最終得以見到龔剛模。

  2008年新律師法頒行後,包括會見、閱卷、不被監聽等明文規定的權利在實務中仍然難以得到落實,許多實務部門以律師法位階低於刑訴法為由拒絶律師行使上述權利。

  除涉及國家安全和重大利益的案件外,《刑訴法》草案將明確律師在偵查階段的辯護人身份、明確會見不受監聽既包括不受技術監聽也包括偵查人員不在場,除例外情況下,律師可憑“三證”會見當事人等。

  “這次修訂將使律師法規定的權利基本得到落實。”陳光中透露。

  4.死刑覆核靠近“三審”

  作為避免死刑冤錯案的最後一道關口,死刑覆核的作用可見一斑。而從立法規定上看,死刑覆核程序過去沒有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訴訟程序,帶有一定行政化色彩。

  本次刑訴法修正中,對最高法院覆核死刑案件也作了有限的規定。最高院覆核死刑案件,應當訊問被告人,聽取辯護人意見,最高檢察院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意見。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衛東表示,訊問被告人,聽取辯護人和最高檢的意見,這樣的程序設計符合刑事案件控辯雙方平等對抗的訴訟結構的要求,並使得法院的裁判在控辯雙方意見的基礎上形成。雖然不是開庭審理,但是已具備訴訟的意義和特點。如果沿着這個思路再往前推進,是向死刑案件“三審”靠近,實現覆核的最終目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