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江西蘆溪一家企業多名職工查出血鉛超標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13日 18:17   大江網-新法制報

是繼續呆下去還是為了健康辭工,很多人陷入兩難境地是繼續呆下去還是為了健康辭工,很多人陷入兩難境地

  “你們自己是知道從事這個職業會鉛中毒的。”面對職工前來“說事”,萍鄉市蘆溪縣華輝電源科技有限公司現任領導說。

  建廠8年來,企業對職業病防治用品更新發放不固定,無定期血鉛檢查,僅在早年組織過一次職工體檢,直到近年該廠多數職工先後自行體檢出不同程度慢性鉛中毒,以及由此引發的各類病症,廠裡才安排職工做血鉛排毒。出於健康考慮,許多職工想辭工,但他們卻難獲補償。

    對於留下者和離開者來說,他們的勞工權益、健康權利誰來保障?

  被擱置的治療

  11月9日,蘆溪縣蘆溪鎮。

  細雨綿綿,天氣清冷,塘裡村村民林建萍像往常一樣,一早就來到與村僅相隔一條320國道的江西省華輝電源科技有限公司。自該廠2003年落戶投産以來,林建萍已經在這裏工作了8個年頭。

  林建萍撐着雨傘在廠門口站了一會,並沒有進廠,他已經有3個多月沒去上班了,還未解除勞動合同的他每月可從廠裡拿到扣除社保後的400多元工資。

  同門衛老大爺聊了幾句後,林建萍轉身去了工廠對面的辦公樓,辦公樓一名職工告訴他,總經理俞建明不在廠裡,電話也接不通。

  討要醫藥費一事,又只得擱置。

  慢性鉛中毒,引發身體白細胞降低;高溫作業導致肝功能異常。這是林建萍目前的身體狀況。輾轉蘆溪鎮、蘆溪縣、萍鄉市三地治療,自行墊付的醫藥費花去近9000元,多番艱難溝通後,廠方答應支付了這筆錢。但在最後一次給錢時,俞建明明確告訴林建萍:“董事長交代,最多出到8000元,你要再治療的話就自己出錢。”

  因醫藥費中斷,10月22日,林建萍不得不辦理了出院手續。萍鄉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出院證明上,醫生建議林建萍要定期復查肝功能、血細胞,需要轉當地醫院治療。

  年僅38歲,頭暈、乏力、乾嘔,干一點活就渾身出冷汗,一家之主的林建萍想,這病還是得治。

  面對同樣檢查出患有鉛中毒的職工,廠裡從董事長到總經理,如出一轍地先後提到:“明知道工種會中毒,你們是自願求職。”言語中似乎表示職工應該自擔其責,至少不能把責任全推到企業身上。

  “哪會知道有這麼嚴重的後果?”氣憤卻又深感無辜的職工們講述說,電源廠、紡織品廠、水泥廠,隨着附近工廠的增多,村民有了在家門口就能就業上崗的謀生機會,卻不曾想到,廠家知道這類職業作業對人體的危害,8年來只組織過一次職工體檢,也從未安排過職工定期體檢或建立職工健康檔案,身體出現問題後,又是這樣一種態度,許多人陷入進退兩難境地:是繼續呆下去還是為了健康辭工?

  越來越多人檢查出慢性鉛中毒

  2003年,福建客商投資的華輝電源廠落戶蘆溪鎮並對外招工,在家開手扶拖拉機的林建萍為圖每月有固定工資拿,同當地許多村民一起,到廠裡登記報名。

  入廠條件很簡單,體檢,身體合格者即可錄用。

  將手扶拖拉機變賣後,報名手鑄極板工種(第一道工序)的林建萍在跟福建師傅學了一個星期後便正式上崗。圍着600度高溫的火爐,手工澆鑄鉛材質的極片。很快,林建萍就從一名生手到熟練工,每月基本能夠拿到千元以上的工資。

  工廠每天10多個手工爐、兩三台機爐同時作業,生産紅火。廠裡興旺時,職工有500多名。

  第二年,工廠聯繫了萍鄉市一家醫院到廠裡給職工做體檢,當時就有幾百名職工被檢查出血鉛超標,林建萍等人由廠裡安排做了血鉛排毒,之後大家繼續上班。

  雖然工作條件艱苦,天晴有太陽照進車間,可以明顯看到空氣中滿是灰塵,作業時的防塵口罩、手套等防護措施也常常發放不及時。但因為那時訂單多,每天都有事做,職工們也都幹得起勁。

  兩三年後,企業效益開始下滑,生産規模也隨之縮小,許多外地職工紛紛辭工,剩一些本地人輪崗守着爐子。

  職工們得空閑聊時才發現,原來年富力強的他們多多少少都出現了無食慾的癥狀。

  2006年,職工林支生上班時突然肚子痛得在地上打滾,送醫院檢查,結果是慢性鉛中毒引發心臟功能衰落,彼時林支生已瘦得皮包骨,後經在南昌搶救治療,才算撿回一條命。

  同時期,林建萍在廠裡做工半年的大哥因身體出現乏力、嗜睡等不適癥狀辭工。

  2008年,企業在跟職工續簽合同時,為他們辦理了社保,加上每月1000元左右的收入保障,大家也就淡忘了鉛超標的事,繼續在廠裡做工。

  2010年下半年,公司被浙江老闆收購,已經是不到百號員工的企業繼續生産。也就是在這時,很多職工乏力、頭暈等越發明顯。近半年,林建萍也開始頻繁出現乾嘔、肚子陣痛、健忘等癥狀。

  今年年後,有5名職工不滿意被突然調崗,准備辭工的他們要求廠裡開證明去蘆溪縣中醫院墊錢做一次體檢,結果全都血鉛超標,有的高達400微克/升(按國家標準:等於或大於100微克/升,為鉛中毒)以上,為中度或重度中毒。廠裡拿到體檢單後安排了他們去醫院排毒,之後,職工提出辭工。

  “廠裡安排你們上班為什麼不上班,不上班是你們自己的事。”談及補償,公司辦公室主任鄭雲泉只肯補上一個月的工資。

  雙方為此發生多次不愉快交涉,後由縣勞動局從中協調後,廠方同意按一年工齡補償一個月工資。

  難討要的補償款和醫藥費

  7月,縣環保局沒像前幾次檢查一樣,檢查完就了事。

  據廠裡保安回憶,環保局一位領導才走到車間門口朝裡看了看就生氣地離開了。

  隨後,該廠被通知停産整改。整改通知要求企業在8月20日前,對生産線上的和膏區、涂片區、固化區、化成區的地面和工作檯面進行防滲、防腐、防酸處理,廢水接入污水處理專用管道設施;污水池處理系統進行一級、二級污水處理,並做好防護欄。

  在家待崗的林建萍以為廠辦不下去了,便同4位工友一起打算辭工,並要求廠裡開證明去體檢。8月17日,檢查結果出來,5人全部血鉛超標。

  8月22日,林建萍在與工友的通話中得知,廠裡已經安排了他們4個人第二天去縣中醫院排毒。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忽略掉的林建萍第二天直接去了醫院,正好撞見鄭雲泉,經過一番爭取,林建萍才被安排了3天排毒和胺基酸注射。

  然而,醫生告訴他們,這種排毒實質上並不能起多大作用,目前醫學上還沒有有效排毒法。也就是在這期間做的血常規,之前檢查出鉛元素為144微克/升的林建萍被醫生告知:“你體質很差,血有問題,WBC白細胞數目2.7(正常範圍4.0~10.0)。”

  之後,廠裡不時地就有一撥人到醫院裡排毒。

  因體內鉛元素無法回歸正常,為身體着想,幾人找到俞建明和鄭雲泉,提起如果不做是否有錢補。

  恰逢大部分時間身在浙江的董事長當時在這邊廠裡,他稱:“你們是事先知道這個職業會有這個現象(鉛中毒)的。”而後,在聽完一旁的車間主任介紹他們的身體狀況後,繼而說道:“體內鉛排不出的,確實不能繼續從事這個職業或是不願再做這個的,按《勞動法》該補多少就會補多少。”

  職工們稱,可董事長一走,俞建明卻持截然相反的態度:“林建萍與王某兩個是不能再從事這個工作了,沒有叫其他人不要做,自己辭職哪有錢補?”最後,5人中只有王某領到了補償款辭職。

  為了抓緊治療,林建萍林建萍先是在鎮上一家診所治療肝功能異常,之後帶着1000元錢住進了萍鄉市第三人民醫院。

  1000元第三天就用完了,林建萍就拿了發票到廠裡報銷,然後用報銷的錢再墊付。如是兩三次後,再去廠裡報銷已是十分困難,每次好長工夫就是磨嘴皮子、發生口角。

  近十多天以來,林建萍只得用農村合作醫療報銷的錢在鎮上診所裡掛弔瓶,抓中藥來吃,一次次去廠裡討要醫藥費已經讓他感覺到疲憊和心裏沒底。

  而跟林建萍同一次檢查的有兩位工友已經回到廠裡繼續上班,在那干了多年的他們已不再年富力強,認為如果拿不到補償就出來太不值得,也許干到被診斷出已經不能再繼續從事這個職業時,就可以拿到那一年工齡補一個月工資的補償。

  抱着這樣想法的工人不在少數。對於那些擔心健康惡化想走的職工來說,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去維護自己的權益。

  和職工一樣處於迷茫中的,還有與這些廠隔320國道相望的塘裡村莊。

  村民們自稱住在“癌症村”裡,因為近四五年,村裡被檢查出患腸癌、肺癌後相繼去世的人有10名癌症患者。

  村民、甚至村裡兩三歲的孩子因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也被檢查出血鉛超標。

  企業整改成效遭職工質疑

  9日,俞建明在接受新法制報記者採訪時稱,新老闆接手企業後,企業管理大為調整改觀。企業已經聯繫了縣衛生監督局,本月中旬將安排有資質的醫療機構給工人做體檢,發現有鉛中毒現象就會安排鉛排毒治療,以後也將每兩三個月給職工安排一次定期體檢。

  俞建明介紹說,在這次停産整頓期間,企業花費100余萬元進行了生産設備、工人防護用具更新和機械改造,近期也已通過了縣保局的合格驗收,達到了清潔生産指標,目前投入試生産。

  對於目前的情況,蘆溪縣環境保護局副局長羅卓欽稱,我國是在近些年才開始嚴格涉鉛企業的管理問題,鉛酸蓄電池企業的污染整治是今年全國環保專項整治行動工作的重中之重,今年蘆溪縣人民政府專門下發《關於責令全縣涉鉛酸蓄電池企業限期停産整改的通知》。

  針對該廠的生産環境,羅卓欽解釋說,華輝電源廠早些年管理狀況的確存在一些問題,但環保局在監測過程中一經發現問題,對其進行了罸款以及多次停産整頓要求。就該廠目前的生産環境,羅卓欽肯定地說,經這次整頓後,每月水樣監測達標,大氣符合國家標準,鉛塵防治有效,以後就基本不會再出現工人鉛中毒現象。

  然而,這種改善卻似乎並沒有被仍在廠裡上班的職工切身感受到,他們用一句“差不多”簡單作答,鉛塵仍然很大,尤其是在鋸片車間。環保局來驗收檢查的前一天,廠裡特別通知了他們第二天停止生産。

  參與實施廠內整改設施的人透露說,廠裡的兩個小污水池根本蓄載不了多少污水,一旦蓄滿,其余污水則全部外溢。

  法律顧問建議做職業病鑒定

  對於這些鉛超標職工的權益保障問題,該企業法律顧問童安萍則建議,職工可去萍鄉市第三人民醫院或其他資質機構做職業病鑒定,開具《職業病診斷證明書》,由縣勞動局認定為工傷後,再由萍鄉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傷殘級別認定。

  對此,俞建明向記者承諾,廠方會配合職工做鑒定外,屆時也將根據鑒定結果負責職工所有相關治療或雙方可就補償進行協商。

  不過,據蘆溪縣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副大隊長劉澤介紹,目前還沒有一個做職業病鑒定的。

  劉澤稱,在他印象中,只要華輝電源生産的時候,每季度都會有該廠遞交過來的工傷認定申請表。這意味着該廠需要血鉛排毒的人數數量增加了,換言之,需要進行職業病鑒定的人應該增多。然而,令劉澤感到疑惑的是,該廠不斷的有職工鉛排毒,但就是不見來做職業病鑒定的。

  劉澤分析說,除了鑒定程序繁瑣、耗時過長之外,鉛中毒在做鑒定時可能出現難被鑒定出結果的問題。

  而許多職工似乎擔心的正是這個,職業病鑒定的繁瑣而漫長的程序,對於他們來說是個陌生的東西,很多人甚至以為普通醫院的體檢報告即可。關鍵是他們不知道鑒定結果會怎麼樣,而根據鑒定結果又能要到多少錢,他們心裏一點底都沒有。在他們看來,簡單的軟磨硬泡可能還更靠譜。

  但是,他們合法的勞動權利就在他們自己的軟磨硬泡、廠方的應付中,受着損害。

  同時受到損害的,還有他們的身體。

  □文/圖記者龔少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