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日本友人就河村隆之言論向名古屋遞交抗議信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2日 13:24   現代快報

松岡環女士 快報記者 顧煒 攝

松岡環女士 快報記者 顧煒 攝

  關於日本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否認南京大屠殺一事,不僅中國人憤怒,就連一些日本友人也坐不住了。目前正在南京大學學習中文的、南京市民熟悉的日本友人松岡環就異常氣憤,昨天她也寫了一封抗議信,並且委託名古屋的朋友把信送到了名古屋市政府,直言河村隆之的言論是謬論,不可饒恕:“日本必須糾正姿態,清楚地認識歷史事實,向受害國真誠道歉,建立讓後代能夠永記歷史的教育體系,那樣才能成為世界中一個被尊重的國家。”

  □快報記者

  毛麗萍 孫蘭蘭 安瑩

  他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傷害了倖存者

  1988年,松岡環第一次來到南京,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裡,她一待就是兩個小時。正是這兩小時,改變了她的生活重心。雖然此前曾了解過一些日軍侵華史,但她根本沒有想到侵華日軍犯下了如此滔天罪行。為了揭示歷史真相,松岡環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充滿荊棘的尋訪之路。這麼多年來,她一共走訪了250多名日本老兵,在留下了諸多影像、文字資料的同時,她還收集了很多南京大屠殺歷史證物。松岡環將這些寶貴的資料和文物全部捐贈給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這兩天,松岡環在日本網站上看到了河村隆之的言論,這讓正在南京讀書的她氣憤不已:“氣呢,看了就氣。”面對記者,她指着胸口無奈搖頭。她說,“銘心會友好訪問團”作為一個多次調查南京大屠殺中加害士兵與受害者證言,並多次舉行證言集會的市民團體,“我們對於市長先生此次的發言,以及之前多次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言論表示強烈抗議。市長先生否認南京大屠殺這一日軍侵華戰爭中象徵性的暴行事件,並在與友好城市訪問團劉志偉常務委員的會談上發表這一虛假言論。你作為一個公務人員,居然在公開場合公然否認南京大屠殺,並說出與日本右翼一樣的毫無根據的誹謗言論。”

  她認為,名古屋市長先生不僅是欠缺歷史認知,而且對亞洲各國人民都懷有偏見,經常說出缺乏人權常識的發言,這次更是深深地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傷害了南京大屠殺倖存者。

  “這樣的發言不僅不可饒恕,而且作為政治家你應該知道草率的言論只會損害日本的利益。”松岡環說。

  日本應該向受害國真誠道歉

  “名古屋市與南京市結成友好城市30多年,先人們為加深兩國之間的歷史認知與友好往來做出了許多努力,建立了兩國和平至上的外交關係,而你這種扯後腿的言論實在是極端缺乏常識。”松岡環在抗議書中提及,南京大屠殺是日軍侵華戰爭中最為殘忍最有象徵性質的慘案,“我的中國友人常對我說,對於中國人民而言,否認象徵侵略的南京大屠殺不僅是否認‘中國的歷史’,更是否認了‘中國人’。雖然是75年前,至今受害者仍然被後遺症所困擾,失去親人的痛苦依舊折磨着他們。每當日本人、政治家的脫離歷史常識的發言公佈,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遺屬們的心就會感到極大痛苦。”

  松岡環表示,日本必須糾正姿態,清楚地認識歷史事實,向受害國真誠道歉,建立讓後代能夠永記歷史的教育體系,那樣才能成為世界中一個被尊重的國家。

  同樣,日本支援東史郎案審判實行委員會的秘書長山內小葉子也表示非常氣憤,她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發來傳真,她說她感受到了很久沒有過的憤怒,“我很想對河村市長說,‘在說你該說的話之前,先要聽一聽你該聽的話’,河村市長非常有必要好好地去南京看一看,然後再考慮自身的立場。”

  抗議信已送至名古屋市政府

  昨天,松岡環告訴記者,她的抗議信已委託友人送至名古屋市政府,“我們‘銘心會南京’訪華團怒感於市長先生的發言,在此表示強烈抗議,要求市長先生收回之前的問題發言,並謝罪!”

  她還表示,接下來她要團結“銘心會”及日本的相關聯絡會,讓抗議信、真相被更多的日本人知道。

  同時,山內小葉子也在聯繫日本媒體,昨天,她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發來傳真,告訴朱成山館長,收到他的抗議信後,他們正在着手進行翻譯,“我將聯繫‘每日放送’的西村秀樹先生,看看能否通過日本媒體擴大這封抗議信的影響,讓更多的日本人知道這個事情。”

  棲霞寺否認

  曾特別善待

  河村之父

  表示所謂特別善待其實是優待俘虜

  河村隆之的父親河村鈊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參與過侵華戰爭,1945年戰敗被解除武裝後,他和其他的日本士兵得到了南京當地人的善待。然而這種善待卻被河村隆之視為“大屠殺不存在”的證據。

  河村隆之說:“我的父親於1945年8月16日被解除武裝,來到南京,在南京郊外的棲霞寺一直住到第二年1月份。”

  河村質問:如果在那裏發生過大屠殺,日本兵怎麼可能與南京市民溫暖地交流?

  對此,南京棲霞寺資料中心的徐主任說,日本投降後,解除武裝後的日本戰俘有一批被安置在棲霞寺。當時出於優待俘虜和人道主義,給這些戰俘供應了一萬多斤糧食。不過這是本着一種“盡職盡責”的心態來安置的,並不像河村隆之所說的“特別的善待”。

  在戰爭結束後,這部分俘虜回到日本,依舊為中日兩國的友誼作出了長久的努力。

  2006年,河村鈊男當時的戰友們為了感謝南京市民曾經給予他們的幫助,曾經向南京市送去1000束櫻花和禮金,並種下櫻花。河村鈊男當時患病,由他的妻子代替其赴南京。

  昨天,民間抗戰博物館館長吳先斌找到相關資料:經查河村隆之父親河村鈊男是日軍101師團士兵(具體屬於該師團哪部不詳)。根據日方一份101師團寫真貼(非賣品)中可以看出,101師團從1937年9月25日在上海附近登陸到第二年的二月十七日基本都在上海、杭州一帶擔任警備任務。有一個直屬師團本部的騎兵隊,隊長大島久忠中佐率領該部到過南京,據該寫真貼介紹,該日軍騎兵隊在南京仙鶴門一帶一次殺死中國人4000多人和俘虜15000多名戰俘。“現在兩種可能,如果河村鈊男不屬於大島久忠部隊就說明他大屠殺期間沒有來過南京;如果河村鈊男屬於大島久忠部隊就說明參加過南京大屠殺,雙手沾滿中國人的鮮血。”

  連線日本

  在日華人:

  對河村謬論表示憤慨

  高翔是在大阪生活的中國人,曾經作為志願者陪同松岡環來過南京。在松岡環的影響下,高翔也對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有着比普通人更深的了解。昨天,記者聯繫到他時,他正坐在電腦前了解“南京暫停與名古屋官方交往”的最新消息。

  高翔特意留心了日本的媒體對於河村言論的報道,他說:“一開始只有很小的消息,並沒有做連續的追蹤。沒有在日本國內引起多大的話題。但從2月22日下午起,這類新聞逐漸多了起來。”

  河村隆之作為經常在媒體上出現的政治人物,高翔也試圖從日本的媒體報道來觀察他的為人。高翔說,河村隆之在國內並不受歡迎,他這個人有些奇怪,在言論上喜歡標新立異,吸引公衆的眼球。

  高翔在瀏覽微博時看到,很多在日本的華人對這件事情表示出憤慨,他們認為南京大屠殺鐵證如山,為什麼日本人還不能正視侵華歷史?高翔說,在日本國內網站,很多真正研究了解這段歷史,以及對這段歷史感興趣的日本人都對河村的言論表示不滿,認為他太過草率,完全是對歷史不負責任的態度。

  微博訪談

  朱成山:

  最起碼的道德底線是道歉反省

  昨天下午兩點,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南京大屠殺的見證者夏淑琴作客新浪江蘇微訪談,駁斥名古屋市長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言論。

  “本館也經常會有日本人來此謝罪,既有當年參加的老兵如東史郎,也有父輩曾經侵華的後代,還有一些正視歷史的日本年輕人。這些日本人的做法和名古屋市長有天壤之別。”朱成山說,河村的談話在日本也受到了多數媒體批駁,有不少日本民衆對此表示憤慨,他們也發表了抗議書。

  “河村明確表示不道歉,這反映出他的頑固和不可救藥。”朱成山認為,對於加害者,最起碼的道德底線是道歉和反省。

  有網友質疑,就算是教育影響,作為一個市長應該不會這麼不了解歷史吧?這番挑釁的背後會不會還有什麼理由和目的?

  朱成山認為網友分析得對。河村是在公開的場合、以公職的身份發表這番錯誤的言論的。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說出否認歷史的言論,的確有主觀的故意,目的是要否認南京大屠殺史實。

  夏淑琴:

  每次否認歷史都是往傷口撒鹽

  作為南京大屠殺的親歷者,夏淑琴老人也引起了衆多網友的關心。

  “我作為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8歲時就經歷了南京大屠殺,受了很多苦。我們不能接受名古屋市長說出這種話,南京大屠殺的罪魁禍首都在‘南京審判’中和國際法庭上被判處了死刑,南京大屠殺不可能不存在。”夏淑琴說,她多次去過日本作證,但是沒有去過名古屋。這位市長否定歷史,讓她非常氣憤。“這種言論不可饒恕!我們抗議,要求他面對歷史事實。”

  網友安慰她:“奶奶,歷史不容質疑,好好保重身體,健健康康,即是對他們的最強烈抗議和回應!”還有網友表示,已不忍再讓老人面對過去的傷口。對於大家的關心,夏淑琴說,現在生活挺好的,子女很孝順,身體也很好。但日本右翼一再否認歷史,每一次都是往傷口上撒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