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葉劍英女兒稱普通老漢辦成自己辦不成的事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09日 14:55   中國青年報

  在兩會住地,全國政協委員葉向真講了個故事:身為葉劍英女兒的她辦不成的事,卻被廣東一個普通老漢坤叔辦成了。

  去年10月,在連續7年申請登記注冊不成功後,東莞市民坤叔創辦了23年的民間助學公益組織終於“合法”了。此時,同樣希望成立一個社會組織的葉向真還沒有找到掛靠單位,不得不在一個企業家朋友的“經濟貿易發展工作委員會”名下推廣傳統文化。

  根據國務院1989年頒佈的《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民間組織必須掛靠主管單位方能登記注冊。這被民間組織戲稱為“找婆婆”,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曾對媒體表示,在中國至少有300萬個未登記的社會組織,近九成民間組織處於“非法狀態”。

  坤叔終於甩開“婆婆”,這一度被視為廣東省社會管理創新的標誌性事件。此後不久,在廣東省深化體制改革工作會議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強調:“我們有精力管的都沒搞好,沒精力管的好像都搞得挺好……凡是社會組織能夠‘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要逐步地交給他們。”

  如今,“推進依法行政和社會管理創新,理順政府與公民和社會組織的關係”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民政部部長李立國明確表示,政府要轉移行政職能,把不該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交給社會和市場主體來承擔。

  葉向真坦言,對於社會管理創新,她並不熟悉,但她覺得政府不可能什麼都管好。“我父親有時候喜歡駡人,有一句話叫,盧溝橋的獅子屁股,門門兒不深。”

  新的形勢讓她很高興,她已經想好未來在民政部門登記時要取個“好聽的名字”,畢竟在一個經濟貿易發展工作委員會裡講授傳統文化,“感覺總是怪怪的”。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中央財政已首次將支持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列入財政預算,一系列改革已相繼發生。

  在廣東,除特別規定、特殊領域外,社會組織實行民政部門直接登記。

  在上海,確立了分類建設、分類扶持、分類管理的基本思路和工作要求。

  在北京,4類社會組織已經試點向民政部門直接登記。

  兩會期間,李立國部長表示,以此次兩會為一個新的起點,政府轉移部分職能以及社會組織發揮作用的進程將大大推進。

  3月6日,廣東代表團分組討論時,鐘南山代表發言指出,許多社會組織尚未真正發揮作用,“政府該管的和不該管的搞不太清楚。想要調動社會組織積極性,不做體制改革,很難做到。”汪洋則表示:“如果你們覺得該放,對發展有好處,對社會治理有好處,但是碰到法律上有障礙,那我們一塊去‘上訪’。”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NGO研究所所長王名在會場上談起這個話題也深有感觸。他說,前幾年只有高校才會請他講“社會管理的話題”,而如今盛情相邀的,多是地方黨委、政府或人大。

  在王名眼裏,這條政府轉型之路並不輕鬆。事實上,“社會”一詞是1900年左右進入中國的外來語,在相當長的時間裡,社會被國家“吞噬”,在人們的習慣用語中,“社會”往往意味着不信任與敵對,如“社會閑雜人員”、“社會盲流”等。

  “政府包辦了一切,卻不一定高效。”王名評價道。

  他記得,2004年,有一個國內市長學習班赴美國華盛頓市交流。美方市長用了很長的時間熱情款待他們。忙慣了的中國市長們狐疑地問:“我們一個市長加七八個副市長,天天24小時不關機都忙得不得了,你怎麼整天沒事兒干?”

  “大部分事情都靠市民自己解決。”美方市長笑着回答。

  王名曾在河南信陽做過深入調研。讓他印象極深的是,市委書記每天開完會都要拎着一大包群衆來信回去,一封封地親自批復。

  “我覺得不做對不起老百姓,做又很無奈。”書記對王名說。

  在談及《政府工作報告》時,全國政協常委、中央黨校副校長李君如着重拎出了“理順政府與公民和社會組織的關係”這句話作分析。在他看來,隨着社會力量逐漸發育成熟,政府必須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哪些事情是政府非做不可,哪些事情是政府可做可不做,哪些事情是政府不該做的”。

  參加兩會前一個月,王名悶在家裏寫了10份提案,其中大部分都與“社會管理創新”有關。他堅信:“社會管理創新是第二次改革,改革空間最大,條件最成熟,風險最小。”

  王名計劃,政協會議結束後第二天就前往東莞,去看望“有了身份”的坤叔。

  本報北京3月9日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