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浙江高院院長:借錢經營不屬集資詐騙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0日 10:32   新京報

昨日,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高院院長齊奇建議民間借貸陽光化、法制化。 本報記者 宋識徑 攝

昨日,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高院院長齊奇建議民間借貸陽光化、法制化。 本報記者 宋識徑 攝

  對話人物

  齊奇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在本次全國人大會議上,他向大會提交建議,要求盡快制定民間借貸相關法律法規,讓民間借貸浮出水面,陽光化、法制化。

  本報訊 (記者宋識徑)今年1月18日,吳英案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當日下午,浙江省高院二審維持原判,判處吳英死刑。隨後,社會上關於吳英案判決的質疑持續不休,引起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

  昨日,全國人大代表、吳英案二審法院——浙江省高院院長齊奇表示,他已向大會提交建議,盡快制定民間借貸相關法律法規,讓民間借貸浮出水面,陽光化、法制化。

  在這份建議中,齊奇建議盡快出台《放貸人條例》,明確營利性民間借貸的性質,確認企業之間的資金調劑行為具有合法性。同時他建議,應適當提高民間借貸利率的上限標準。

  正常民間借貸與非法集資交織

  在接受本報專訪時,齊奇表示,民間借貸拓展了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渠道,但也存在交易隱蔽、風險不易控、正常的民間借貸和非法集資等犯罪交織的情況。

  據他介紹,現在中小微企業民間借貸的情況非常普遍,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也越來越多。2011年,全國法院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608477件,比2010年上升38.27%,涉案金額1143億元。

  而浙江是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地方,2011年受理93067件,差不多占全國的15%,“這個比例很高。”

  齊奇調查發現,民間借貸利息不斷走高,一些地方甚至以錢炒錢,一些金融機構工作人員甚至為高利充當“資金掮客”。

  齊奇說,企業資金鏈斷裂或放貸人出逃躲債,容易引發連環訴訟,産生信訪、上訪,甚至引發群體性事件。

  不超過銀行利率4倍限制已落後

  齊奇說,根據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企業間的借款屬無效的民事法律行為,他建議放寬限制,允許一定範圍和一定條件下企業間的借款合法存在。

  最高法1991年出台的《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糾紛案件的若幹意見》規定,民間借貸利率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4倍,超出此限度的,超過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

  齊奇認為,這個規定執行20多年,已與利率市場化改革不相符合,也受到各方質疑。他建議適當提高民間借貸的上限標準,或者細化不同地區、不同情況下的利率標準。

  記者注意到,浙江代表團有多位代表提出了關於民間借貸合法化的建議或議案。

  對話

  齊奇:借錢經營不屬集資詐騙

  浙江高院院長詳解民間借貸與集資詐騙區別,關鍵在於是否“佔有揮霍”

  浙江民企若無民間借貸會大批死掉

  新京報(微博):民間借貸屬於經濟領域關注的話題,你是法院院長,為何提這個建議?

  齊奇:現在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越來越多。浙江法院受理此類案件,差不多要占全國的15%,比例很高。

  新京報:你在建議中說,民間借貸風險不容易控制。為什麼?

  齊奇:按照現行法律規定,企業之間直接借貸,是無效的。為了規避法律,就出現了企業資金以個人名義進入民間借貸的情況。企業間的借貸行為,用個人行為隱藏起來,風險就比較大。法院審理往往很困難。

  如果法律統統作無效處理,對經濟也會産生不利的影響。浙江民營企業如果連民間借貸的這一點供血都沒有了,就可能大片大片地死掉。

  新京報:在這種情況下,法院怎麼判斷一筆借貸是企業間的借貸還是個人之間的借貸?

  齊奇:利息是一個很明顯的區別。

  個人之間的借貸是生活、消費性借貸,不是經營性、營利性的,比如咱們是朋友,我借給你30萬,你還給我30萬,頂多帶一點點利息。

  但是企業之間的借貸,利息肯定要高過銀行,而企業也願意接受,因為民營企業在銀行很難貸到款。

  民間借貸與集資詐騙區別在“騙”字

  新京報:你在建議中提到,正常的民間借貸和非法集資、集資詐騙等形式犯罪有交織,這怎麼理解?

  齊奇:由於企業之間的民間借貸一直處於灰色地帶,給集資詐騙等犯罪提供了土壤,一些人以民間借貸的形式搞犯罪活動。借來的錢根本沒有用於經營,根本不准備償還,而且虛構投資經營的幌子,再用後面騙的錢抵前面的高息,越滾越大,其實始終沒有用於生産經營。

  新京報:法律上怎麼區別正常民間借貸和集資詐騙?

  齊奇:法律的評價原則是這樣的,比如你撞了人,同時又扶起人。對“扶”的行為應該給予肯定評價,但是你撞人的行為,還是要承擔一定的責任。是否需要進行賠償,主要看你有沒有撞,有沒有致人損害。法律追究的不是你“扶”這個行為,而是“撞”這個行為。

  新京報:如何理解你這個比喻呢?

  齊奇:是不是屬於集資詐騙,是否要追究刑事責任,關鍵在於有沒有實施詐騙,而不是看形式上也是借貸這個行為。也就是籌集來的錢有沒有用於生産經營,還是用來佔有揮霍。

  如果只是用於經營的攤子鋪得太大,支付的利息又比較高,再碰到金融危機,資金鏈斷裂了,還不出來,資不抵債,這種情況叫經營虧損,法律上的出路就是依法破産,實行企業破産重組或者破産清算,而絶不是集資詐騙犯罪。

  新京報:事實上,有一些老闆還很擔心的。

  齊奇:集資詐騙和一般民間借貸是兩回事,這個要搞清楚。一些媒體不負責任胡亂炒作,讓一些民營企業家慌了。其實不用擔心,企業家通過民間借貸,借錢用於投資經營,不可能被硬套上集資詐騙的罪名,不屬於刑罸處理,而是屬於民法調整的,與集資詐騙有本質區別。

  放開民間經營性借貸可遏制集資詐騙

  新京報:讓民間借貸陽光化、法制化,能解決什麼問題?

  齊奇:國有商業銀行的貸款,給民營企業的大概不到10%。民營企業融資難,很饑渴。

  另一方面,大量地下的民間資本暗流湧動。現在就是要通過立法,用抽水機把地下的“水”抽上來,灌溉地上民營實體經濟的“旱田”。

  現在的金融壟斷,已經成為制約民營實體經濟的瓶頸,我們要更新觀念,金融要市場化改革,利率以後也要逐步適應市場化。

  新京報:民間經營性借貸在陽光化之後,是不是可以避免集資詐騙?

  齊奇:騙子從古到今永遠都會存在,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民間經營性借貸陽光化以後,集資詐騙行為會受到有效遏制,因為規範了,陽光了,再渾水摸魚就比較難了。

  新京報:對這個建議的效果,你有什麼樣的預期?會遇到困難嗎?

  齊奇:這個建議反映的需求在浙江是比較迫切的,主流意見也比較一致。國務院正考慮在浙江溫州搞金融改革試點。所以對建議的預期,我還是很樂觀。

  不過這背後也是一種博弈,到底是維持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金融壟斷,還是搞金融市場化改革。指望在全國範圍內很快落實這個建議,還是有難度的。但是,我認為企業間資金調劑的合法化建議,是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方向的。

  司法和輿論良性互動但不應被綁架

  新京報: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關注法院判決。你怎麼看輿論對法院判決的評價?

  齊奇:輿論對司法有一定的監督作用,這是正面的作用,但另一方面還是要尊重司法所依據的事實、證據、法律和程序。有的人發表觀點往往會離開事實,離開證據,甚至連判決書都沒有看過,就開始評論。結果大家談論的概念,與司法的事實證據很不對應,我說東,你說的是西。

  新京報:你覺得司法機關應該如何面對輿論?

  齊奇:司法機關要看重輿論的監督,但要辦案還是依照法律。我希望司法和輿論是一個良性的互動,而不是輿論綁架司法,司法屈服輿論,更不是司法踐踏輿論。司法獨立,也包括對輿論的獨立,不受輿論的影響,依法獨立裁判。

  本報記者 宋識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