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代表建議將南京大屠殺紀念日定為國家公祭日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0日 13:48   現代快報

南京大屠殺,南京之痛,也是國人之痛 (資料圖片)

南京大屠殺,南京之痛,也是國人之痛 (資料圖片)

  3月10日,全國人大代表、民革江蘇省委副主委、南京藝術學院院長鄒建平遞交了一份建議,提出應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祭日舉行國家公祭。快報記者了解到,這也是繼2005年來自江蘇的政協委員提出相同提案後,時隔7年,再次將“國家公祭”提上全國兩會的議題。

  更值得一提的是,7年前建議“國家公祭”的提案人,全國政協常委、民建江蘇省委主委趙龍今年再次提交南京大屠殺相關提案,建議把南京江東門紀念館上升為國家級紀念館。

  □快報特派記者 鄭春平 孫蘭蘭 鹿偉 張瑜

  每年12月13日應為國家公祭日

  昨天,人們的關注度還集中在“修建抗戰勝利紀念園”“否定南京大屠殺入罪”兩個建議上,鄒建平代表又遞交了他的第三份與南京大屠殺有關的建議: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祭日舉行國家公祭。

  “前兩份建議是在南京就做了充分准備的,後一份有關國家公祭的建議是到了北京以後決定遞交的。”他告訴記者,向他提議並委託遞交這份建議的,是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此前我也了解過一些世界各國對戰爭受難者、遇害者的公祭活動,所以覺得這個建議非常好,應該在全國兩會上提出來。”

  尤其是當下,鄒建平認為更有提的必要。他說,南京大屠殺過去75年了,日本右翼勢力還在不斷歪曲和抹殺歷史,不斷出現類似今年2月份日本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否認南京大屠殺歷史的錯誤言論,極大地影響了中日關係的健康發展,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因此,建議將每年的12月13日設為國家公祭日,在南京舉行國家層面的悼念遇難同胞活動。

  今年75周年應行首次國家公祭

  “國家公祭也是國際上面對類似事件所採用的一致做法。”鄒建平表示,南京大屠殺是二戰史上三大慘案之一,歷史證據充分,而且在戰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作為判例,國際社會早有定論。二戰後,主要參戰國政府紛紛推出國家級哀悼日,以國家公祭的形式來祭奠在慘案中死難的國民,增強現代人對國家遭受戰爭災難歷史的記憶,目前已成為國際慣例。他舉例說,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大屠殺紀念館、美國的珍珠港事件紀念館、俄羅斯衛國戰爭紀念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原爆紀念館等,每年都舉行國家公祭。“公祭當天,國家元首、議會議長、各大黨派領袖都到場獻花圈,並公開發表講話。”同時,公衆的參與度也相當高,參加公祭的人數少則萬人以上,多則10多萬人。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遇難75周年。根據逢五逢十舉辦較大規模悼念活動的慣例,鄒建平建議今年12月13日舉辦首次國家公祭,邀請全國人大或全國政協一位副職領導出席悼念儀式。

  在更廣的範圍表達對和平的訴求

  作為一個南京人,鄒建平和衆多市民一樣,每逢12月13日都會聽到城市上空響起的警報聲。從1994年開始,每年12月13日,江蘇省暨南京市已連續18年舉行各界人士參加的悼念儀式,“但是,在這樣一個重大歷史事件面前,僅僅舉行江蘇省、南京市的地方性悼念儀式,其規格、規模和影響畢竟有限。”鄒建平說,南京大屠殺不是南京城一地的事,它是中華民族的災難。南京之痛,國人之痛;南京之災,民族之災,應該通過國家公祭的形式悼念遇難的同胞,振奮民族精神和愛國意識。

  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在更廣的範圍內表達對死難者的哀悼、對生命的尊重、對和平的訴求,更好地表明中國人民反對戰爭、維護和平的立場。“舉行國家公祭不是為了挑起仇恨,而是更好地警示和教育國人,並藉此向世界表明我們牢記歷史悲劇、反對戰爭、捍衛和平的決心。”

  紀念館升格

  遇難同胞紀念館應升格為國家級

  昨晚,同在北京參加全國兩會的全國政協常委、民建江蘇省委主委趙龍談及有關南京大屠殺祭日應國家公祭的建議,頗多感慨——7年前即2005年全國兩會,他曾提交同樣的提案,呼籲每年12月13日舉行國家公祭,由國家領導人參與公祭活動,同時還建議把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江東門紀念館)升格為國家級紀念館,並申報“世界文化遺産”。

  當時,趙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對南京大屠殺也只停留於書本的模糊印象。

  時隔7年,今年兩會,趙龍再次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議江東門紀念館升格為國家級紀念館,並申報世界警示性文化遺産。

  他對快報記者說,南京大屠殺與另外兩件二戰慘案——奧斯威辛集中營、日本廣島原子彈事件相比而言,後兩者的紀念館不但是國家級,而且都已申報了“世界文化遺産”。而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目前僅為市級。

  其次,把江東門紀念館上升為國家級紀念館,不僅僅是南京一地的事,“申報世界警示性文化遺産,我國目前還是零。而中國最具有條件、最應該首先申報的,就是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記者了解到,2007年底完成擴建的紀念館總建築面積22500平方米,可同時容納萬人舉行紀念活動。

  鄒建平:三提“南京大屠殺”

  現代快報:我們關注到,今年兩會,您在開幕以來的短短幾天時間裡,先後遞交了三份與南京大屠殺有關的建議。

  鄒建平:有點偶然。有關在南京修建抗戰勝利紀念園的建議,是我們幾位民革黨員在調研之後決定帶上兩會的,那時候還沒有發生名古屋市長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事情。另外兩件有關否認南京大屠殺入罪、舉行國家公祭的建議,是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與我溝通後,我覺得值得一提所以帶上會來的。

  現代快報:後兩件建議與河村事件有關係嗎?

  鄒建平:可以說有一定的關係,更加增添了建議的必要性。

  現代快報:有關“否認南京大屠殺入罪”的建議,我們也看到網上有些爭議,認為可操作性不強,您怎麼看?

  鄒建平:我注意到了,此前也想過,也有這個心理准備。就這個問題而言,重要的是,首先要有人來提,表明我們的態度。當然,就一個立法而言,當中會有很長的過程,包括其他的立法建議,人大代表提出後也並不會期待很快就見到結果。我只想作為一位普通代表,表達自己的心願,盡一份責任。

  現代快報:您的建議中,有關出席公祭活動的領導,設定的是全國人大或全國政協的副職領導,這是出於怎樣的考慮?

  鄒建平:這也是多種原因吧,以及考慮到建議本身的可行性。如果一下子把“規格”提得很高,或許反而難以落實。總之,可以一步步來。

  趙龍:7年後再提“南京大屠殺”

  現代快報:7年前您曾經就國家公祭和江東門紀念館升格的問題提交過提案。請問後來提案辦理的情況怎樣,收到的答覆是怎樣的?

  趙龍:2005年提案提出以後,相關部門很含糊其辭,沒有一個明確的答覆。

  現代快報:此後這7年中,這一聲音基本上沒有再出現過,為何您今年會再度提起,與名古屋市長河村的言論有關嗎?

  趙龍:今年是我第11年參加全國兩會了,今年再提南京大屠殺有關的提案,可以說與河村事件有關,也可以說無關。關於這一個提案,多年來,我一直有這樣一個“糾結”在裏面。另外,我與江東門紀念館館長朱成山也一直有聯繫。他也有這樣的願望,我們的看法一致。

  現代快報:升格為國家級紀念館後,一方面經費上會有更多的投入,另一方面是否還會增添更多的紀念設施?

  趙龍:對南京大屠殺這一歷史事件的宣傳面會更廣,影響力更大。目前,世界上有許多人不了解這一重大的歷史,年輕人更是不太了解。升格為國家級以後,參觀的人數會更多,紀念館本身的宣傳手段和方式也會逐步多元化。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

  希望引起更高層面關注

  昨晚,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對記者說,從1994年開始每年的12月13日,省市都會舉行悼念儀式,但這不是地方的事,需要在國家層面舉行悼念活動,這也是一種很好的愛國主義教育方式。

  “今年是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遇難75周年,我覺得提出這個建議正當其時。”早在2005年,朱成山就提出了舉行國家公祭的想法,得到了地方領導的贊同和積極支持,並就此提交了一份提案。然而,遺憾的是,這份提案至今也沒下文。7年過去了,朱成山不死心,今年又委託全國人大代表、南京藝術學院院長鄒建平遞交建議。“政協提一份,人大提一份,希望能引起更高層面的關注和重視。”他希望今年12月13日能舉辦首次“國家公祭日”,“尊重死者,也是尊重人的生命”。

  朱成山表示,每年“12·13”舉行的悼念活動,已經在國內外産生了一定的影響,也得到了社會各方面的支持。今年的意義更加重要。針對日本名古屋市市長河村隆之“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言論,朱成山嚴正指出,河村的言論絶不代表一個人,其背後是日本右翼勢力的支持,這實際上是一次挑釁。“我們舉行國家公祭,提升祭奠的規格,也是對河村言論的一個反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