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總理記者招待會盤點:記者稱李鵬嚴謹朱鎔基激揚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3日 10:45   新京報

1991年,李鵬總理舉行記者會。

1991年,李鵬總理舉行記者會。

2001年,朱鎔基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2001年,朱鎔基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2003年,溫家寶與中外記者見面。資料圖片

2003年,溫家寶與中外記者見面。資料圖片

  一如21年前。今日上午,《華爾街日報》及道瓊斯通訊社中國主編班安祖(Andrew Browne)將再次走進總理記者招待會的現場。

  這個在京生活近30年、報道兩會22年的美國記者,希望幸運女神能像去年一般降臨,讓主持人從600多名中外記者中發現他,並將代表着提問機會的話筒交給他。

  作為兩會的“休止符”,總理記者招待會已成為各界對兩會議程的最重要期待之一,“是不可錯過的重大事件”。

  中外媒體的“戰場”

  班安祖記得很清楚,1991年,國務院總理李鵬受七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新聞發言人周覺的邀請,首次成為記者招待會的主角。

  當時,中外記者不過二三百人,時間也不長,內地、港澳、台灣和外媒各有一次提問機會。自此,兩會後舉行總理記者招待會便開始制度化、常態化。

  1998年開始,總理記者招待會的“入場證”、那張白底紅字的邀請函變得“物以稀為貴”。因為數千名參與兩會報道的記者,只有600多人有機會入場,而提問的機會更是“稀缺”。據本報記者統計,記者會雖已增加到兩個半小時左右,但媒體提問的機會每年也就13個左右。

  班安祖不擔心“入場證”,因為報道兩會的外媒,几乎每家都能拿到一張。

  全國人大新聞局有關負責人曾表示,設置總理記者招待會的最初之意,是提供一個採訪機會給境外媒體,讓他們更多地了解中國的內政外交政策,因此,邀請函發放時會更多照顧外國媒體和港澳台媒體。據報道,2007年的750張“入場證”,外媒分到了47%、350張;港澳台媒體和內地媒體平分了剩下的400張。

  不僅是“入場證”的分配,總理記者招待會的提問機會也向外媒傾斜。據記者統計,以本屆政府的4次總理記者招待會為例,50個提問機會,外媒分掉了54%;港澳台媒體拿走了15%;內地媒體占比不過31%。

  如何從幾百名記者中成為1/13、獲得提問機會,讓每個記者都絞盡腦汁。

  香港《文匯報》北京執行總編輯彭凱雷說,1998年朱鎔基“欽點”一身紅裝的鳳凰衛視(微博)記者吳小莉提問之後,每年的總理招待會,女記者們都會精心打扮,從職業白領裝到艷麗公主裝,從圍巾到口紅,每個細節都精益求精。彭凱雷相信,今天還會出現那一道道“風景綫”。

  經濟問題是重頭戲

  班安祖今年准備了三個問題:國企改制、人民幣匯率、經濟體制改革,全部與中國經濟有關。班安祖說,一方面因為《華爾街日報》的定位,關注財經;另一方面,“中國經濟”一直是記者提問的重頭戲。

  盤點過去16次總理記者會,“中國經濟”的“點擊率”猶如一條穩步上升的斜線:李鵬總理在歷次記者招待會上回答了124個問題,經濟問題占比16%,共計20個;朱鎔基總理5次記者招待會,回答了73個問題,經濟問題占比28%,共計21個;溫家寶總理的9次記者招待會,回答了135個問題,經濟問題共計38個。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2009年至2011年的三次總理記者會,關於“中國經濟”的提問陡增,每年均達到6個,占提問總量的“半壁江山”。記者們的關注焦點也從GDP增速等老問題,擴展到中國經濟的影響力、可持續力等新問題上。

  除了經濟問題,20多年來國內外發生的重大事件,亞洲金融危機、中國入世、非典、奧運……也從未在總理記者會上缺席。

  中國人民大學輿論研究所所長喻國明(微博)說,如果把16次總理記者會的提問,按年代歸檔,那麼相當於收錄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編年體綱要”,其中折射出的是時代變遷、改革印記。

  解讀中國的最佳媒介

  在喻國明看來,每年的總理記者會,都是針對當屆政府的一次“大考”,“答題人”是總理。“考題”正從“經濟”導向,轉向多元化,外媒開始關注中國的單邊關係、雙邊關係、話語權及民生問題。

  喻國明認為,記者提問的變化,主因固然是中國日益強大,但與總理們的表現也有關係。記者們的提問包羅萬象,覆蓋政府所有工作,且隨機性很強,但總理手無片紙,每項工作進展、每個具體數據,都是隨口道來、信手拈來,把記者會變成彰顯中國形象的平台。

  2009年的記者招待會上,面對金融危機籠罩下的全球經濟,溫家寶總理開場時就說“信心要比黃金和貨幣還要重要”。

  溫總理的這句話,感染了黑龍江來京的退休職工金梅,“覺得中國真的強大了,很有力量。每年總理都會對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作出承諾。”

  在諸如金梅這樣的普通民衆看來,總理記者會是每年唯一一次可以近距離觀察總理的機會,能看到總理的各種表情,嚴肅或大笑,深沉或開心;能感知自己未來生活的幸福符號,工資會不會漲?物價能不能降?

  喻國明說,在網絡的助推下,總理記者會成為“全民兩會”的載體。借助網絡,數以百萬的網友提交了數萬個問題,其中不乏“高房價”、“看病難”等民生焦點問題。

  2007年,新京報(微博)與人民網(微博)合作“我有問題問總理”活動,共征集到2.1萬個帖子,精選其中200多條,製作成63頁專冊。總理記者會現場,新京報記者將征集建議冊交到溫家寶手中。

  2006年的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總理作出回應:“兩會受到廣大群衆的關注,他們通過代表、委員、新聞媒體和信息網絡,對政府工作提出的意見和給總理本人提出的問題,多達幾十萬條。我從群衆的意見中感受到大家對政府工作的期待和鞭策,也看到了一種信心和力量。”

  喻國明說,國務院總理代表着最權威的聲音,對外是解讀中國的最佳媒介,對內是了解政府決策的最優渠道。所以,總理在記者招待會上的表現,對外是彰顯中國人的勇氣、鋭氣,能力和實力;對內是提神振氣,增強全體中國人民的凝聚力。

  總理展示“凡人”本色

  對於三任總理在記者會上的表現,班安祖覺得“三人都很睿智”,而且個性都很鮮明:李鵬總理嚴謹、朱鎔基總理激揚、溫家寶總理外柔內剛。

  彭凱雷報道兩會十幾年,至今還能記得朱鎔基總理在記者會上的精彩語錄: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彭凱雷說,2000年3月15日的記者招待會,朱鎔基總理的幾句真情告白,瞬間拉近了與600多名記者的距離,“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如果他們再慷慨一點,說朱鎔基還是辦了一點實事,我就謝天謝地了”。

  最令彭凱雷記憶猶新的是溫家寶總理的詩人情懷。尤其是2006年,先引用了《新唐書》的“思所以危則安,思所以亂則治,思所以亡則存”作開場白,又用詩人艾青的一句話“請問開花的大地,請問解凍的河流”回答“人民的快樂幸福”。

  彭凱雷很期待,作為任期內的最後一場記者會,溫家寶總理今天會用哪些詩句,古詩還是現代詩,總結自己的工作。

  喻國明認為,總理記者招待會展示出中國領導人的多個側面:智慧、堅強、博學……其中,最重要的是普通人的一面,一改檔案中的刻板形象,有血有肉,讓人能感受到他們的喜怒哀樂。正因如此,總理記者會拉近了中國跟世界的距離,成為中國進步的名片。

  □本報記者 王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