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代表黃細花回應建議降低婚齡質疑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3日 23:42   金羊網-羊城晚報

  羊城晚報特派北京記者   黃麗娜 李青 陳曉璇 夏楊

  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今天閉幕。在此次會議上,兩位在粵的全國人大代表李興浩、黃細花,因為各自的一份建議———二胎生育權轉讓、法定婚齡降至18歲,成了全國關注的焦點。

  代表履職,很大一部分是通過提建議來實現。他們為什麼會提這樣的建議?他們又是怎樣面對質疑的?羊城晚報記者與他們展開對話。

  整整45分鐘,李興浩動用了手邊的名片、茶杯,從轉讓方、需求方、國家三個角度不斷地說明

  13日,兩會進入閉幕倒數時間,但全國人大代表、廣東志高集團董事會主席李興浩仍沒從巨大的“委屈”中擺脫出來。

  經過了十多天的沉澱,接受了過百家媒體的採訪,他對“二胎生育權轉讓”,已經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一被問到,就會滔滔不絶地開始解釋。

  整整45分鐘,李興浩動用了手邊的名片、茶杯,從轉讓方、需求方、國家三個角度不斷地說明,只希望這一次不再被歪曲、被誤讀。

  “由國家立法成立轉贈平台,自願轉贈政策允許的二胎指標,這是合法的,也不涉及道德問題。在我的設想中,生活貧困的農村人口,可以通過轉讓獲得最低生活保障、35平方米的住房、各種社會保險、孩子可以上大學、全家可以入戶城市……現有的社會問題都可以通過這一個平台全部解決,比如教育、貧富懸殊、留守兒童、城鄉一體化……國家還不用出錢。”李興浩略帶激動地說,“現在社會問題這麼多,大家就只是呼籲,都只得一個‘講’字,卻從來沒有人拿出切實的措施。”

  “我提建議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讓人們生活得更美好。我問心無愧。”

  談誤解

  我是為了社會着想

  人們從反對到支持

  羊城晚報:同一個問題回答上百遍,不煩嗎?

  李興浩:我沒有煩,我還嫌說的時間短。很少有人像你這樣安安靜靜聽我全部表達完我的意思。很多媒體都是聽我講一段,用我一部分的觀點。有時候一家媒體採訪,一家又插進來,沒有人給我時間系統地講完。

  羊城晚報:像這樣反復講,你覺得有效果嗎?

  李興浩: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只是聽了我建議的一點,就開始反對,誤解了我的意思。前幾天我去鳳凰衛視做節目,現場的支持率有22.3%。前天我去上海衛視做節目,就有49.2%的人支持我了。我相信等大家都明白我的建議到底是什麼時,就會有超過55%的人支持了。我記得鳳凰衛視參與節目錄製的一個嘉賓,就是從反對我到支持我的,他說:“你的建議是下策,但現在還沒有中上策,所以下策好過沒有策。”

  羊城晚報:這是不是你人生中承受公衆、媒體壓力最大的一次?

  李興浩:是。我記得在網絡點擊率上,兩會開幕的消息排第一,我的建議排第二。但是我不怕去面對。我的朋友還擔心這會影響我企業的品牌,我說不怕,我的出發點是為了社會着想,總有一天大家會懂。

  羊城晚報:你覺得你最委屈的一點是什麼?

  李興浩:被誤解。我的建議是想幫助窮人,結果反而被人說成幫富人講話,看不起窮人!我是個來自基層的人大代表,我從鎮人大代表,到縣、市、省、全國,做了20年代表。我也是個吃過苦、挨過窮的人。我了解基層,也了解窮苦人的生活。

  談履職

  我是合格的代表

  也是個優秀的人

  羊城晚報:作為人大代表,你怎麼看自己的履職情況?

  李興浩:我只能說我是一名合格的代表。我提過20多個關係國計民生的建議,包括小孩半票標準要隨國民身體素質的提高而提高10厘米,現在已經實施了;我提的關於提高人民幣的影響力的建議,溫家寶總理批示過,請人民銀行和財政部來找我商談;關於如何應對金融海嘯的建議,商務部給我發來感謝信。

  但作為一個優秀的人,不能給自己打分,只能讓別人來說。

  羊城晚報:怎樣才是一個優秀的人?

  李興浩:誰都可以做的事你不去做,是無能;誰都可以做的事你也做,是平庸;別人做不了的事,沒有條件、創造條件地去做,還能做得好,就是優秀的人。

  婚齡降至18歲

  不等於鼓勵早婚

  站在被非議的風口浪尖上,黃細花說:老代表了,我很淡定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惠州市旅遊局局長黃細花,人如其名:講起話來細聲細氣、溫婉柔情。但這樣一個女子,在全國人大的舞台上,卻是以敢言、敢為民生“放炮”而聞名。

  2006年6月,她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反映了銀行跨行查詢需要收取3角查詢費的問題;2007年3月,她再提“取消銀行跨行查詢費用”的建議;當年4月,銀行跨行查詢費被要求取消了。從那以後,她成了廣東代表團的“明星”代表之一。

  但今年,她卻因為提交了“將法定婚齡降至18歲”的建議,站在了被非議的風口浪尖上。而且這一次的非議,來得特別直接。網絡的聲音,赤裸、未經過濾,雖然不知道說者何人,雖然遠隔千里,那聲音也能氣勢洶洶地向著黃細花撲面而來……

  談誤解

  放寬登記年齡限制 

  不等於鼓勵早結婚

  羊城晚報:你一向都是“明星”代表,形象非常正面,這次被網友非議,是不是沒想到?

  黃細花:完全沒想到。因為我提出將婚齡放寬到18歲,完全是從以人為本,尊重和保護公民權利的角度出發,特別是為了保護一批因為低齡結不了婚,卻又已經成為“事實婚姻”的年輕人,希望他們權益能得到保障。這個建議是符合我們的實際情況的。

  羊城晚報:是你身邊有這樣的個案嗎?

  黃細花:我看過一個報道,說一對年輕人為了結婚,其中一個通過非法途徑把自己的年齡改大了去登了記,兩個人還生了孩子,但是後來因為一些原因要離婚。辦離婚時被法院查出改年齡的問題,就直接判決是無效婚姻,但孩子怎麼判、財産怎麼分割,全都失去了法律的保護。其實不單是這個個案,很多農村地區都是很低齡就擺酒結婚,結婚後再領證。

  羊城晚報:所以說,你的建議也是被誤讀的?

  黃細花:我提的是放寬結婚登記的年齡限制,並不是鼓勵早結婚,就像允許離婚並不是要鼓勵離婚一樣。除了被誤讀,這裏還有一個觀念的問題:法律應該是保護公民權利的,在婚姻這麼個人化的事項上,不應限制太多,應該給人更多的選擇權,更多從保障權益的角度出發。

  談爭議

  不是簡單對錯問題

  觀念碰撞越辯越明

  羊城晚報:那些微博上的評論你都有看嗎?他們爭議你的焦點是什麼?

  黃細花:我每一條都看了,包括私信我的。很多言之有物的我都回復了。很多家長擔心18歲就結婚會不會太小?還有些年輕人說,才18歲工作都沒有,沒房沒車怎麼結婚。其實,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對錯問題,而是選擇的問題。法律要允許你有選擇的權利,可以結可以不結。18歲已經是成年人,有選舉權有被選舉權,他可以決定很多事,可以對自己負責。結婚也不是一件由物質條件決定的事,在沒錢的時候結婚,婚後也可以一起奮鬥。

  羊城晚報:有沒有在網上駡你的,說一些過火的話的?

  黃細花:有。但是我覺得這沒什麼。其實我很感謝駡我的人,說明他們起碼看了我的建議,雖然可能看得不仔細。

  羊城晚報:你通過什麼渠道來化解這種誤解?

  黃細花:我在微博上開了微訪談,來直接回應網友的質疑,也上了一些電視節目,直接和大學生、年輕人交流。作為老代表,我很淡定,也非常理解不同的聲音。正是有不同的聲音,才能讓彼此的思想有碰撞,人才能進步,真理也才能越辯越明。

  羊城晚報:這件事讓你有什麼收穫嗎?

  黃細花:我可能是又一次提了一個觀念有些超前的建議。但是沒關係,社會需要一些這樣的引領。只要我帶着一顆真誠為民的心,總會被理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