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代表談表決器設計:應讓人可反對而不被知道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18:55   中國青年報

  3月14日,刑事訴訟法修改草案以2639票贊成、160票反對、57票棄權獲得通過。在這2856位代表投票的同時,還有16位代表未按下電子錶決器的按鈕。

  在所有表決事項中,全國人大代表、雲南省教育廳廳長羅崇敏投了1張反對票、兩張棄權票和7張贊成票。他的反對票給了財政預算報告。他可以實時看到贊成、反對、棄權和未按表決器的人數各有多少。

  電子錶決器是從20世紀80年代,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議開始進入人民大會堂的,迄今已經成為兩會上司空見慣的事物。由於電子錶決器的使用,如今的全國人大代表可以更加方便地行使“人民賦予的權力”。

  全國人大常委、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與舉手表決相比,電子錶決器更符合民主的程序,更尊重參與者自主選擇的權利。因此,全國人大將其作為進步的標誌,堅持至今。

  這次開會,趙林中代表特地瞧了瞧表決器的模樣。表決器上3個按鈕的顔色是不同的:綠色表示贊成,黃色表示棄權,紅色表示反對。

  當代表的近15年裡,趙林中按下最多的是綠色,少數是紅色。不過他還記得,第一次以代表的身份坐在人民大會堂裡,按下的是黃色。

  那是人代會開幕前的預備會議,議程包括表決通過大會主席團名單。他發現名單上的姓名很多,但只需表決一次。

  “我當時想,怎麼能這樣安排?我可能同意其中的多數,但是有一個不同意,那我怎麼投?”趙林中說。

  不再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煙台大學教授王全傑,也惦記着那3個閃爍的按鈕。

  今年兩會前夕,王全傑注意到,在一些地方的人代會使用電子錶決器之後,也有一些地方,仍搞“人盯人”的選舉和舉手表決、鼓掌通過,把安好的電子錶決器又拆掉了。

  他告訴記者,這是一種倒退,希望全國人大能扭轉這種行為。

  從2011年開始,河南省、市、縣三級人大常委會全部引入了電子錶決器。主持這件事情的是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盧展工。

  盧展工對其下屬形容,使用表決器雖然是人大工作邁出的一小步,卻是發揚民主邁出的一大步。

  “講民主就要充分體現代表的意願,票數多一點少一點沒有關係,票少對大家也是一種警醒,不要因為怕丟票而不願推行表決器的使用。”盧展工說。

  全國人大代表、寧波市政協副主席范誼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現在有些地方沿用的表決方式,“贊成的舉手,不贊成的舉手,棄權的舉手”,這樣下來,几乎“永遠是全票贊成”。

  “在這麼大的場合下,誰敢舉起反對的手?”范誼說,衆目睽睽下,反對者會被置於一種強壓的氣場下。

  王全傑曾是煙台市政協委員。有一次,市政協表決一個有關人事的事項,只有王全傑這個坐在第四排的“異類”,在主持人念到“反對的請舉手”時,真的舉起了手。那是40多年來唯一的一張反對票。

  事後,因為擔心王全傑遭人報復,當地派警察保護了他們全家一段時間。

  2003年,新當選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王全傑,在當年的人代會上,與33名代表聯名提出了一個改進選舉和表決方式的議案。他們第一次提出,全國人大已經使用按鍵表決的方法,希望地方各級人大廢除舉手表決、鼓掌通過和贊成票不動筆的選舉辦法。

  2005年,在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過去等額選舉過程中投贊成票不需要動筆的做法,徹底改變了。根據新辦法,不劃票就是廢票。

  用一位代表的話說,一划票,不是反對就是棄權,“就說不清楚了”。

  王全傑指出,如今不少地方人大的表決速度太快了,10分鐘能表決10來項。主持人宣佈,現在開始對某某事項進行表決,“贊成的舉手”,話音剛落,立刻就說“反對的舉手”,隨後跟上“棄權的舉手”。然後,“全票通過”。

  更讓他有些詫異的是,人大有具體規定,表決和選舉是針對不同項目的。現在,有的地方人大把選舉項目也改為表決項目。本來應該劃票,變成了舉手表決。

  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大代表對記者形容,舉手表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甚至建議,全國人大可以考慮投票時打亂平時開會的座次。打亂座次後,按下表決器的時候,心裏會更“有底”。最好是,程序設計得“讓人可以反對而不被人知道”。

  一旦電子錶決系統啟動,表決器的指示燈就開始閃爍。范誼記得,2003年自己首次投票時,按下哪個按鈕,哪個燈就變暗,另外兩個還在閃。代表們就有顧慮——兩個閃一個暗,別人不就知道我的意見了嗎?

  後來,表決器做了改進——只要按下一個按鈕,所有燈全滅。

  在按下表決器的時候,趙林中有時會考慮到那些向他反映問題的民衆,不過他說,這些想法並不會影響手指的選擇。他會“考慮全局”,以人大代表而不是個人的身份行使權力。

  不過他也表示,自己多數時候投了贊成票,但這一票並不代表百分之百贊成,有可能只是覺得政府的某項工作合格了,是60分或80分,“100分的事情是沒有的”。

  “我投了贊成票,但是我對你不是沒有意見。”他說。

  范誼代表几乎每年開會都有反對票和棄權票,今年也不例外。

  他並不擔心自己的投票被別人看到。他甚至希望,有人因為反對票而來與自己溝通,“我正好當面問問他,也告訴他,我為什麼投反對票”。

  范誼不太贊成個別代表以一種淳朴的感情稱“一輩子從沒投過反對票”,甚至以此表示某種“忠心”。

  “那些人不明白,我投反對票,更體現了我的忠誠。”范誼說。

  趙林中也不怕被人瞧見投反對票。他大着嗓門反問記者:“按‘反對’也沒有關係呀——否則怎麼有3個按鈕呀?它不是聾子的耳朵!”

  因此,這位人大代表隨時可以根據自己的判斷來按下按鈕。當他按下綠色,那是讓一件國家大事在自己的手下放行;當他按下紅色,那是一位代表在發出明確的信號——就像給汽車司機亮起紅燈。

  本報北京3月14日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