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揭秘周克華的兩個女人:女友低調斯文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16日 00:19   新聞晚報

  晚報記者 程績 綜合重慶商報、華西都市報、現代快報報道

  隨着悍匪周克華的伏法,目前焦點轉移到周克華的90後女友張貴英身上。

  根據央視此前的報道,周克華每次作案前後都會與女友溝通,周克華是如何認識比自己小22歲的張貴英的?張貴英是否參與甚至策劃了周克華的系列殺人?節儉的周克華是否把搶來的錢給了張貴英……隨着張貴英被警方提審,越來越多的謎底正在浮出水面。

  女友

  軍師?周作案前後都與她聯繫,13日晚她接到“預告作案”電話

  周克華有一個特點,每次作案之後、作案之前都會跟女友聯繫,這種非常短暫的聯繫,他會告訴女友作案的一些情況和想法。所以對其女友的審訊工作現在仍在進行,而且非常關鍵,能夠進一步幫助警方固定周克華作案的這些細節和線索,進一步確認還有沒有其他相關聯的案件,進一步求證沒有找到的那把槍 (2009年3月19日,周克華槍擊重慶市高新區石橋鋪駐軍哨兵,搶走的一支81-1自動步槍)究竟是在哪裏。

  警方透露, 13日晚,周克華跟他的 “女朋友”通話,說10日沒搞到什麼錢 (注:此前媒體披露的搶劫數量為25萬元,實際為7萬元),准備在14日 “再干一次大的”。

  由於警方尚在審訊周克華的女友,目前有關她的消息不多。不過,網絡微博上已經對周克華女友照片瘋狂轉發。網友稱周克華女友名叫張貴英,四川宜賓人,今年20歲,與周過從密切,住在沙坪壩區高灘岩一出租屋內。

  同伙?她的住處距槍擊案現場2公里,可能是周的藏匿地點

  盡管現在還沒有信息能夠證明,悍匪周克華曾經在該出租屋逗留,但記者卻發現,該出租屋距離“8·10”持槍搶劫殺人案現場很近,只有大約兩公里的距離,距離斃命地直線距離也不過4公里左右。

  張貴英的住處是否就是周克華的藏匿地點?目前警方仍在審理中。但分析該出租屋的位置和周邊環境,確實具有容易藏匿的特點,其一,這個片區較偏僻,不起眼,几乎每棟房子都長得差不多,內裡巷道路窄且多,多掩體;其二,租房者多為臨時租戶,月租金都是按月交,流動性很強,不容易被人發現。易逃離出租房的選址很特殊,剛好位於“8·10”劫案案發地和周克華逃離地點的中軸上,毗鄰主路,有多條岔道,易逃脫。

  奢侈?她在端午節拍攝萬元寫真,周搶劫被疑為供高消費

  節儉的周克華為何要在7個月內兩次搶劫?根據目前被披露的情況來看,與張貴英的高消費不無關係,昨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在張貴英的家裏發現了一箱精美的藝術照,據父母介紹,這是張貴英端午節之前拍攝的,當時她從宜賓提前回家,身上就帶上了這麼一箱藝術照,這些藝術照製作精美,按市面上影樓的價格近萬元。據家人介紹,端午節之後張貴英就匆匆離開了宜賓,說要去重慶治病。

  目前,警方對張貴英的審訊工作仍在進行中,這有助於警方進一步了解周克華作案的細節和線索,進一步來確認還有沒有其他相關聯的案件。如果確認了相關事實,張貴英也逃脫不了刑事處罸。

  老實?鄰居說她低調斯文,一點不像在社會上混日子的人

  重慶市高灘岩正街一帶,聚集着大量的出租房,大多年代久遠,房屋老舊,環境雜亂,這裏主要是外來務工者居住。張貴英就居住在其中的窩凼區域,其房間於8月14日被警方貼了封條,封條蓋章顯示為重慶市沙坪壩區公安分局新橋派出所。

  張貴英租住的房屋位於二樓,只有一間,僅10余平方米,房屋門鎖已壞,從鎖洞往裡看,房裏佈置簡陋,沒什麼傢具。房東侯先生向記者證實,租住的正是名叫張貴英的年輕女子。據鄰居介紹,張貴英被帶走的時間為14日早上7時許。 “當時有四五個便衣,帶走了一個穿紅色衣服的。 ”一位鄰居說。

  據房東侯先生介紹,張貴英今年7月8日住進來,當時約定的租金是300元/月。在一個多月的租期中,只見過她一面,“那個姑娘看來好老實喔。 ”在房東的觀察中,這個只身一人前來租房的姑娘個子不高,不到1.6米,偏瘦,皮膚白,眼睛大,嘴唇有些厚,挺清秀。她的頭髮是黑色的,沒染過,穿着一套有點像制服的粉色套裙,高跟鞋,很斯文,“一點也不像在社會上混日子的人。 ”

  周邊鄰居也對張貴英的低調印象深刻。多名鄰居表示,雖然知道這名女子租住在此,但沒怎麼見過她,對張貴英几乎一無所知。一位鄰居說,他只見到隔壁的房間晚上有燈光,但一直關着門,“只知道是個女的”。

  在張貴英被警方帶走後,其房東向記者表達了疑惑。一個疑點是,當初張貴英租房時,稱自己在附近新橋醫院上班,但事後查閲租房的登記信息,發現登記的身份證號碼是假的,顯然在登記時有意隱瞞部分身份信息。昨日有媒體專門趕赴新橋醫院求證,該院宣傳科工作人員表示,“她絶對不是我們單位的。 ”另一個疑點是,房東找張貴英要房租,對方從門縫裡遞出房租,沒有給房東正面接觸的機會。

  懂事?父母說只知道女兒去重慶治病,沒聽女兒說過周克華

  張貴英的父親張強說,女兒從小很懂事,小時候學習很好。不幸的是,女兒初三時患上癲癇病,智力開始下降,學習越來越差,初中畢業後只得輟學。後來,女兒和鄰居家的同學到廣州打了一年工,因病情加重,只得回家醫治。 “張貴英回家後,家人想盡一切辦法為她治病,但效果不佳。之後,她在宜賓找到貼瓶子標籤的工作。 ”

  張強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女兒在宜賓工作時,在宜賓租房子住,只是偶爾回家。今年端午節,女兒提出要去重慶治病。臨走時,女兒帶走治病的資料和化驗單。 “昨天以前,我們都不知道女兒出事了,直到警方找上門問話才得知了女兒的情況。 ”張強說,昨日,當地派出所帶人來家裏問話,得知女兒與一個窮凶極惡的歹徒有瓜葛,且被重慶警方控制時,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張強夫婦說,當地派出所帶了重慶辦案民警調查情況,拿出了周克華的照片,他們根本不認識,從來沒有見過他,也沒有聽女兒說過。

  母親王霞只知道女兒在重慶治病,對女兒其他情況並不清楚。張貴英每隔幾天會主動給家裏打電話,最近已經10多天沒有往家裏打電話。“最近一次給家裏打電話是10天前,女兒沒有說什麼特別的,和平常一樣。得知女兒出事後,我們昨天晚上7點左右撥了女兒的電話,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 ”王霞說。

  前妻

  2009年周搶到步槍後,曾在她面前擺弄炫耀

  不止張貴英,周克華的前妻也捲入該案,目前已知2009年槍殺哨兵搶走槍的下落,前妻是知情人。

  2009年3月19日,周克華在重慶市高新區某部隊營房,蒙面持槍襲擊一名哨兵,並搶走半自動步槍一支。回顧周克華的數次作案,他都手持短槍,從未用過長槍,那支搶來的半自動步槍究竟在哪兒?用意為何?

  據知情人士透露,周克華有“戀槍癖”,對軍事方面的內容十分感興趣,《輕武器》是他十分喜愛的書籍之一。此外,周克華隨身攜帶着鐘愛的好幾把短槍,睡覺也不離身。對於這些槍支,周克華十分疼愛,盡管常年亡命天涯,但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去買縫紉機油,把每把槍都擦得亮亮的。

  2009年3月19日,周克華在重慶搶到步槍後,既得意又歡喜,回到家中,他叫來前妻,興奮地一會兒肩扛步槍,一會兒端着走兩圈,還問前妻“架勢如何? ”後來,周克華和前妻坐公交車路過重慶的一座山時,他遙指山上,對前妻說,“我把槍埋那座山上了。 ”但記者了解到,因為這座山太大,警方去這座山上進行仔細搜索,沒有找到那支槍。

  記者獲悉,周克華的前妻對他的過往經歷並非不知情,她可能要為此承擔包庇罪的責任。

  她說周曾研究分析另一悍匪張君的弱點

  周克華的前妻徐某說,周曾經研究另一個全國聞名的悍匪張君,並認為張君的弱點是女人和手機。

  張君在落網之前,先後認識5個重慶女人,在他屢屢犯案期間,張君的情婦嚴敏、秦直碧、楊明燕、陳樂、全泓燕都為他提供住處,窩藏他,有的甚至還陪同幫助他實施搶劫殺人計劃。

  但詭異的是,伴隨着四川宜賓20歲女子張貴英浮出水面,警方最終鎖定周克華的行蹤,便源自對張貴英電話的監控,周克華也和他鄙視的張君一樣,最終栽在了女人身上。

  刑法專家分析周克華女友是否涉嫌犯罪

  幫助藏匿須負刑責,幕後操控可判死刑

  “這是個出人意料的事情,誰都沒想到,在周克華犯罪的背後,居然還有個女友張貴英,且每次犯罪前後,都會跟周克華溝通。”南京大學刑法學博士張淼告訴記者,整個事件他一直在關注,對於其女友是否會涉嫌犯罪,還需要看警方調查的細節和證據。但是,從專業角度,張淼做了幾種假設,認為這一事件將可能向這幾個方面發展。

  涉嫌窩藏、包庇罪?

  張淼說,窩藏、包庇罪,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為其提供隱藏處所、財物,幫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證明包庇的行為,“這一行為必須是在被窩藏、包庇的人犯罪後實施的,其犯罪故意也是在他人犯罪後産生的,且雙方沒有事前通謀。 ”

  按照這一法律規定,假設張貴英只是周克華的一個“單純”的女友,對其行蹤不管不問,或者問了,但周克華並不說。直到此次案發,看到通緝令,得知自己的男友就是殺人嫌犯時,張貴英在吃驚之餘,為了繼續與男友長久相處,主動為周克華提供藏身的住處,主動為其提供警方布控的線索,或者是在公安機關抓捕他時,阻撓公安機關甚至向公安機關描述虛假的逃跑路線和方向,使得周克華逃匿,“只要有這些情況,即便事後周克華還是被擊斃,張貴英仍構成該罪,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

  涉嫌故意殺人罪,系從犯?

  “她也有可能構成故意殺人罪,但可能是從犯,是幫助犯。 ”張淼說,根據目前媒體發布的信息,感覺張貴英在周克華每次作案前,應該是知道其犯罪行為的,甚至是 “互相商量過”,“比如,事先對周克華的舉動進行了精神鼓勵,並幫其分析案件的漏洞。在其犯罪得手後,又讓周克華躲到她的住處等,都有可能構成從犯。”

  按照法律規定,幫助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沒有直接參與犯罪的實行行為,而是向實行犯提供幫助,使其便於實施犯罪,或者促使其完成犯罪的人。幫助犯是從犯的一種,即在共同犯罪中起輔助作用的犯罪分子。對於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罸或者免除處罸。這也就意味着,張貴英如果構成該罪,基本不可能被判處死刑。

  涉嫌故意殺人罪,系主犯?

  張淼分析說,如果根據警方調查的情況,發現張貴英盡管沒有直接實施犯罪,但如果她是真正的幕後操控者,事先策劃並指導周克華去實施犯罪的話,這個性質就嚴重了,“張貴英很可能成為故意殺人罪的主犯,或者跟周克華共同承擔同樣的刑事責任。”

  張淼說,按照法律規定,主犯是指在共同犯罪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是犯罪結果發生的主要原因,對社會危害性負主要責任的人。盡管這種可能性並不大,但“一切皆有可能”,“目前就看警方審理的情況,這種可能性並不能完全排除。 ”張淼說,在這種情況下,張貴英也將面臨着最高可處以死刑的處罸。

  涉嫌侵佔罪?

  如果警方查明,張貴英在周克華的犯罪中毫不知情,更無參與,但她曾經接受過周克華的臓款,那麼,張貴英有義務退臓,將臓款返還國家機關。但是,如果其拒不退臓,那就有可能構成侵佔罪。張淼說,在這個層面上,張貴英和周克華的父母家人是一樣的情況,如果此前接受過周克華的臓款,就應該主動退臓,否則,就有可能涉嫌犯罪。

  不構成任何犯罪?

  張淼認為,如果經過警方的調查,張貴英所說的在作案前與周克華溝通的說法並不存在,而其在周克華的所有犯罪行為中,並不知情,也有可能根本不構成任何犯罪,因此更無須承擔責任。 “過年的時候民警就在他家守候,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周克華涉嫌犯罪?在這麼長的時間內,張貴英知情不報,怎麼不構成犯罪? ”

  面對不少網友提出的質疑,張淼認為,除非有證據證明張貴英為周克華的躲藏逃跑提供了幫助,否則,她作為其女友,也無法定的舉報義務。除非,當民警找到她了解情況時,她做了僞證,這個時候才涉嫌犯罪。

  重慶影院否認“周克華看電影”說法

  周克華被擊斃後,媒體報道稱重慶警方從周克華身上搜出兩張印有“沙坪壩電影院”字樣的電影票。還有傳聞稱全城大搜捕期間,周克華在江北區觀音橋萬達電影院看過電影 《聽風者》。昨天,兩家當事電影院表示,這些傳聞不實。

  此前媒體報道,周克華身上搜出的遺物中,兩張沙坪壩電影院的電影票分別為12日10時20分,1廳9排1號,《聽風者》,票價35元;13日10時40分,3廳6排5號,《太空一號》,票價20元。重慶當地記者昨天來到沙坪壩電影院求證。王經理表示,電影票上的播放時間、場次、票價均與沙坪壩電影院放映安排不符。

  王經理拿出電影院8月10日至13日的排片表,內容與市外媒體報道有很大出入。雖然《聽風者》與《太空一號》分別在該電影院1廳和3廳播放,但12日首場《聽風者》的播放時間為下午4時10分,票價30元,13日首場《太空一號》的播放時間為下午1時10分,票價20元。電影院在10時20分、10時40分根本沒有播放安排。上述排片表,通過12日和13日市內媒體發布的觀影信息可以證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