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貴州1名村支書驅車2500公里來為吳仁寶送行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22日 03:10   北京晚報

追悼會現場設在老書記經常作報告的民族宮。

追悼會現場設在老書記經常作報告的民族宮。

靈車緩緩駛過華西村主要街道,讓老書記與村莊作最后的告別。

靈車緩緩駛過華西村主要街道,讓老書記與村莊作最后的告別。

幾天來,數萬人從四面八方趕來,揮淚告別老書記。

幾天來,數萬人從四面八方趕來,揮淚告別老書記。

  “老書記就像我的慈父一樣,我一定要送他最后一程。”歷時兩天,跋涉2500公里,姚家洪從貴州趕到華西,就是為了送別剛剛辭世的華西村原黨委書記吳仁寶。

  今天上午8時08分,原江蘇省江陰縣委書記、華西村原黨委書記吳仁寶的追悼會,在華西民族宮舉行。“八五風雲愛黨愛國愛村民、艱辛創業、時代先鋒、沉痛悼念吳仁寶”,“一生仁義慈親慈友慈百姓、奉獻無私、道德楷模、深切緬懷老書記”——一對輓聯,高懸在追悼會現場。來自華西村和全國各地的弔唁者,神情肅穆,在吳仁寶生前經常作報告的民族宮,數以千計的人們一起送別這位“天下第一村”的老書記。

  現場

  驅車跋涉2500公里前來送行

  在哀悼人群中,貴州省開陽縣川洞村的村支書姚家洪是一位典型代表。3月18日晚得到老書記逝世的噩耗后,姚家洪就開始安排行程,3月19日一早,從西南邊陲貴州省出發,驅車2500公里,歷時兩天,抵達東南沿海的江蘇省。

  姚家洪說,他長途跋涉的目的,就是為了送老書記最后一程。2010年,作為落后地區的幹部,姚家洪曾到華西村學習了三個月。回到貴州后,他利用從華西村學習到的先進經驗,在中央政策的幫扶下,讓川洞村逐步走上脫貧致富之路。今年,華西村又派代表到川洞村協助建設彩鋼廠,為當地村辦企業的發展出力。

  “老書記就像我的慈父一樣,他始終關注我們落后地區,我們全村人都特別感謝他,所以我作為代表,一定要趕過來,送他走好。”在追悼會現場,姚家洪的熱淚一直在眼眶中打轉。

  在吳家老宅最后送別老書記

  追悼會上,中央有關部委,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協送了花圈。部分外省市領導通過不同方式對吳仁寶同志的逝世表示哀悼。

  華西村新書記吳協恩既是吳仁寶的四子,也是華西村的新領路人,他在追悼會上,面向前來弔唁的群衆表示:“我們決心繼承他(吳仁寶)的遺志,解放思想要有思想、改革開放要有方向、團結實幹、勤勞苦幹、創新巧幹,以打造生産發展、生態良好、生活安康的百年華西基業,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

  吳協恩還說:“‘吳仁寶精神’永遠不會結束,它必將永遠激勵我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轉型持續推進、為民共富先行、干群鼓足幹勁、責任永記於心、百年夢想堅定,真正把華西打造成一個獨具特色的江南‘香格里拉’。”

  送別老書記,也標志著華西村將從“吳仁寶時代”走上新的發展台階,而將華西村城鎮化,將是新一代華西人工作的重點之一。

  追悼會后,全體參會人員步行至吳仁寶遺體安放的吳家老宅,有序地向遺體告別。載着吳仁寶靈柩的靈車,緩緩駛過華西村的主要街道,讓老書記與這個他主持建設起來的“天下第一村”作最后道別。

  花圈從靈堂鋪到村中長廊

  “謝謝老書記,我們的新生活,都得感謝他!” 昨天下午,華西九村62歲的村民吳祥發,自發來到華西村原書記吳仁寶的靈堂弔唁。雖然吳仁寶的臨終遺言一再強調“喪事從簡”,但這兩天華西村裡依然很是忙碌,人們從各地趕來,寄托對老書記的哀思。數以千計的花圈從設在老書記家的靈堂,一直鋪到華西村的長廊。隨着前來弔唁的人越來越多,工作人員不停地忙着整理出新的區域,供花圈陳列。

  吳祥發是前來弔唁人群中的普通一員,他家住在距離華西村核心區域9公里外的華西九村,屬於大華西範疇。2001年,吳仁寶提出“一分五統”的新方式,將周邊20個村納入華西村共同發展。原名彭蒿村的華西九村,就是那時候變成了大華西的一部分。“我們現在生活水平提高了,都得感謝老書記對我們的幫助。”

  原先從彭蒿村到華西村,需要繞過一座“龍砂山”。併入大華西后,一條“華西隧道”橫穿“龍砂山”,讓彭蒿村等大華西村莊,距離華西村更近,出行更加便利。

  何葦是華西村的一位導遊,1999年從貴州到華西來,就一直沒離開。老書記3月13日從上海的醫院回到華西村后,何葦就去老書記家中看望過。“老書記一直叫我‘小貴州’,雖然我見他的次數不多,但他一直記得我”,何葦昨天回憶起老書記的往事,眼裏還含着淚。

  據記者了解,截至昨天凌晨,前來華西村弔唁的各界群衆已經達到數萬人,很多人不遠千里趕來送別老書記。

  本報特派記者 孫毅D175

  本報特派記者 劉平攝 J163

  未來

  華西模式,城鎮化的范本?

  走進華西村,其實很難看見“村”的印記,對初訪者來說,這就是一個小城鎮。尤其是在華西村的核心區,几乎看不見農田,滿眼是筆直寬闊的街道、整齊漂亮的別墅、統一規劃的綠植,還有川流不息的車流,這都跟傳統印象中的村莊大相徑庭。這裏的村民不種地,在工廠裡上班;這裏的住宅沒有鷄窩,倒是有車庫。更不用說村裡那座據說跟北京國貿三期高度保持一致的摩天大樓——華西龍希國際大酒店。

  2011年6月,經江陰市政府批准,華西村正式更名為“華西新市村”。在華西村提供的相關材料中,正式下發的檔案中,已將該村描述為“華西新市村”,村內公章等也已變更完畢。

  華西村黨委副書記孫海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按照老書記的規劃,華西未來的發展,將是建設一個華西城。”老書記生前也不止一次表達了想讓村民過上都市生活的願望。

  談到未來的規劃時,孫海燕說:“隨着華西村的發展,若幹年后,我們希望把‘華西新市村’的‘村’字拿掉,變成‘華西新市’。再經過多年的發展,爭取把‘新’字也拿掉,那時候就可以叫做‘華西市’了。”

  至於更名為“華西市”后的行政區劃及級別,孫海燕表示現在討論這個問題還太遠。

  對於華西村的城鎮化,輿論也存在不同的聲音。

  孫海燕舉例說,有一位記者曾在採訪華西村的過程中提出,華西村管理半軍事化,景點門票貴。

  “比如說採訪我們的居民區,保安要求登記。我覺得這個很正常啊,我去城裡的單位,還要把身份證押給門衛呢。還有說我們景點門票貴,但是城裡的公廁都要收錢。大家都在說,城鄉一體化,但是我們農村真正干城市的事,又有人接受不了了,我們希望有個平等的發展環境。”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啓臻在談到華西城鎮化時表示,“城鎮化肯定是一個趨勢,全國兩會和黨的十八大都提出要把城鎮化作為未來拉動內需的一個重要手段,它也符合老百姓的需求,畢竟我們農村的老百姓也嚮往城市生活,問題在於,我們農村城鎮化的道路如何選擇。”

  他認為,華西村通過發展工業、合併周圍村落,逐漸由一個小型工業中心發展成一個小城鎮的路子,確實可以提供一種農村發展的思路和經驗。

  本報記者 孫毅 習楠

  D175J237

(原標題:“一定要送老書記最后一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