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湖南永州官員:唐慧曾三次被呈報勞教均未批准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2日 18:30   中國青年報

2013年7月2日,長沙,“上訪媽媽”唐慧訴永州市勞教委勞動教養行政賠償一案在湖南省高院二審開庭,引來很多媒體關注。

2013年7月2日,長沙,“上訪媽媽”唐慧訴永州市勞教委勞動教養行政賠償一案在湖南省高院二審開庭,引來很多媒體關注。

  7月2日,唐慧訴永州市勞教委一案二審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湖南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

  在勞教制度改革已經提上議事日程的大背景下,交織着情理法以及家庭和社會悲劇的唐慧案,受到了廣泛關注。

  今日的二審,跟在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時不一樣的是,永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永州市勞教委主任蔣建湘作為被告單位法定代表人,也參加了庭審。他表示:“這個案子影響很大,我有責任出來。”

  他的這種姿態,以及湖南省高院對這次庭審的開放態度,也得到了原告方的讚賞。

  8時30分許,審判長張坤世宣佈庭審正式開始。張坤世說,這次庭審,是對原審法院的判決和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全面審查。

  2013年4月12日,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決,駁回唐慧的行政賠償請求(詳見本報4月13日報導《唐慧案庭審:勞教決定是否合法成攻防重點》)。唐慧起訴永州市勞教委,起因是2012年8月2日永州市勞教委決定對她勞動教養1年6個月。因“女兒被迫賣淫案”而不斷上訪的唐慧被勞教的消息傳出后,輿論一片嘩然。2012年8月10日,湖南省勞教委作出行政覆議決定,“鑒於唐慧女兒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需要特殊監護等情況,對唐慧依法進行訓誡教育更為適宜,可以不予勞動教養”,撤銷了永州市勞教委的勞教決定。

  隨后,唐慧要求永州市勞教委賠償侵犯人身自由的賠償金,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同時要求永州市勞教委向她進行書面賠禮道歉。永州市勞教委拒絶了上述要求后,唐慧對永州市勞教委提起了行政訴訟。

  一審的庭審焦點是,湖南省勞教委撤銷永州市勞教委的勞教決定,是不是意味着永州市勞教委的行為違法。

  今天,審判長張坤世把這次庭審的焦點歸納為三點:一是永州市勞教委對唐慧作出不予賠償的決定是否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二是如果永州市勞教委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其賠償的方式、範圍和數額是什麼;三是永州市中院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是否清楚,程序是否合法,適用法律是否正確。

  唐慧的委託代理人、浙江五聯律師事務所律師徐利平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跟一審比,二審在庭審的爭議焦點中增加了關於賠償的內容,“是個積極可喜的變化”。

  在雙方當事人及其委託代理人相互發問階段,一個意外的情節得以披露:今年5月29日至31日,湖南省高院行政庭5名法官曾到永州調解此案。

  上訴方律師問了這一問題后,永州市勞教委辦公室主任羅功軍說:“唐慧上訴(至省高院)以后,高院到了永州找我們,問是否願意調解,我委表態是同意的。”

  他說,永州市勞教委當時基本同意唐慧的賠償請求,即賠償侵犯人身自由的賠償金1463.85元,並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元。同時,永州市勞教委還同意依據湖南省勞教委行政覆議書的措辭,向唐慧進行書面賠禮道歉,並且另外給唐慧10萬元。

  但羅功軍表示,這10萬元是為了讓唐慧“回歸正常的生活,特別是考慮她女兒的情況,希望有正常的成長環境”,所以協調當地黨委政府,給予唐慧的救濟。

  蔣建湘也補充道,一審雖然勝訴了,但考慮到唐慧家庭的不幸,“我們放低姿態,給予賠償,甚至給予賠禮道歉……。”

  但是,這次調解,永州市勞教委也提出了幾點要求,其中之一是要唐慧撤回上訴。

  這次調解最后未能成功。至於失敗的原因,雙方各執一詞。羅功軍稱,調解失敗是因為“唐慧要求不追究她在以后上訪或反映訴求中的違法行為”,唐慧則稱,從未做這樣的要求,是永州市勞教委沒有誠意,答應先出具的賠禮道歉書未能出具,而且,她也不同意撤回上訴。

  唐慧的委託代理人浦志強律師認為:“永州市勞教委在一審判決后,不但同意唐慧的訴訟請求,還願意給10萬元的救濟,說明永州市勞教委知道自己錯了,才會有這樣的調解方案,否則不可能接受唐慧的訴訟請求。”

  從庭審的進展來看,雙方的意見跟一審比沒有什麼變化,永州市勞教委仍然表示,雖然湖南省勞教委的行政覆議撤銷了該委的勞教決定,但並沒有確認勞教決定違法,反而認定了勞教決定的合法性。“覆議決定之所以撤銷勞教決定,是認為我委沒有考慮到上訴人女兒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需要特殊監護等情況,忽視了人文關懷,構成不當”。永州市勞教委在答辯狀中強調:“不當不是違法。”

  答辯狀稱:“‘可以’一詞的使用,表明我委針對上訴人的違法行為是否應採用勞動教養這一行政處理方式有自由裁量權。”

  然而,上訴方卻認為,對一個公民是否採取勞教措施,不是一個行政自由裁量問題。

  唐慧的委託代理人徐利平律師表示,跟勞教制度有關的法律法規,都沒有授權勞教委在決定是否勞教上有自由裁量權,“勞教與否,不是自由裁量行為,而是羈束的行政行為。這裏沒有裁量的空間”。

  蔣建湘說,湖南省勞教委的行政覆議決定書,“說明我們對上訴人女兒的特殊情況考慮不周,人文關懷不夠,在此表示歉意。”

  接着,他又透露了一個這樣的情況:永州市零陵區公安分局前面還有三次向永州市勞教委呈報,要對唐慧進行勞教,“依據事實,依法都可以批准”,但未予批准,“我本人參與了研究討論,說實在話,想着遭遇巨大不幸的上訴人的女兒,我實在不忍心批准”。

  蔣建湘說,此案之所以引發廣泛關注,是因為其中交織着太多情、理、法難以調和的矛盾。他坦言,當時就明白對唐慧作出不予國家賠償的處理,“肯定會面對公衆的拷問和質疑”,但他稱永州市勞教委的決定是“忠於法律”。

  12時50分,湖南省高院宣佈,本案擇日宣判。

  本報長沙7月2日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