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遠洋漁船上演大逃殺:11人殺22名同伴獲刑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9日 13:18   新京報

事發經過。

事發經過。

2011年8月12日,被中國漁政船拖帶回港時,船上只剩11名船員

2011年8月12日,被中國漁政船拖帶回港時,船上只剩11名船員

  新京報訊 (記者朱柳笛)昨日,“魯榮漁2682”號案在山東威海宣判,包括劉貴奪在內的5名被告人被判處死刑,1名被告人被判死緩,其余被告人被判有期徒刑4年至15年。2010年12月,該遠洋漁船載33名船員出海,2011年8月12日,被中國漁政船拖帶回港時,船上只剩11名船員,歷時近兩年的偵辦和審理,11人被判殺害22名同伴。

  強度大收入低心懷不滿

  法院判決稱,2011年5、6月份,以船長李承權為首的33名船員,隨鑫發公司所屬的魯榮漁2682號漁船在東南太平洋秘魯、智利海域魷釣期間,被告人劉貴奪及包德格吉日胡(以下簡稱“包德”)等船員,認為魷釣時間長、強度大、收入低,心懷不滿,分別串聯被告人姜曉龍、劉成建、黃金波、王鵬及雙喜、戴福順、丁玉民等人,預謀劫持該船回國向公司討說法。

  劫船過程中,伙食長夏琦勇是第一個遇難者,被劉貴奪等人殺害並拋入海中。同年7月,行駛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時,船員溫密、溫鬥兩兄弟及其他3名船員被殺害拋入海中,另一船員被迫跳海,一人失蹤。次日,另有3名船員遇難。

  刀棍加害逼迫船員跳海

  2011年7月,劫船者內訌,劉貴奪打算除掉包德等人,船長李承權、崔勇、段志芳為自保,主動要求入伙。當晚,劉貴奪先指使人持刀捅刺包德,逼其跳海。繼而,雙喜、戴福順、包寶成、單國喜、邱榮華或被刺傷,或被迫跳海。

  7月25日4時許,船艙進水、失去動力,王延龍失蹤。付義忠、官學軍、丁玉民、宋國春4人跳上木筏准備逃走,但隨洋流漂回漁船附近,4人被劉貴奪、李承權等人加害被迫跳海。次日有漁船接到其求救信號,向國家有關部門彙報后,7月29日,中國漁政118船拖帶“魯榮漁2682”號返航,隨后11人被抓獲。

  判決公佈后,被告人崔勇的律師稱量刑過重,將上訴。

  漁船所屬鑫發公司被訴

  除刑案部分外,與本案有關的民事部分也將開庭審理。

  船員溫鬥、溫密的代理律師張文普認為,基於雙方存在勞務合同關係,向雇主主張支付勞務費及人身受到傷害的賠償請求。張文普曾說,從掌握的材料來看,船上至少有兩名刑滿釋放人員,其中一名曾被判處無期徒刑,此外,公司用假章與船員簽了合同。

  船長李承權曾稱,船上18人沒有海員證,引發家屬強烈質疑,但至今公司及相關監管部門未就此給出結論。

  ■ 判決結果

  生死船

  遠洋漁船上演現實版“大逃殺”,船長為自保主動要求入伙,兩帶頭者內訌火併

  11人,5人死刑,1人死緩。

  這是“魯榮漁2682”慘案的最終結局。

  7月19日,被告人劉貴奪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神色平靜。

  一如8個月前開庭時。法官問他,沾血是什麼意思?他反問,你說是什麼意思,這不明擺着嗎?

  法官要他說明。他沉默了一下,抬起頭,“殺人的意思。”

  2010年12月27日,魯榮漁2682號載着33名船員出海捕魚。2011年8月12日,只有11人回國,22人或被殺或失蹤。

  回來的11人,在第一次口供中,口徑一致——他們清白無辜。

  真相在后來的訊問中逐漸厘清。

  沒有無辜者,他們都“沾血”了。

  陰謀

  2010年12月27日,魯榮漁2682號載着33名船員離開榮城石島碼頭,3個月后,將到達東太平洋秘魯、智利海域。

  按照合同,他們會在海上呆足兩年。一年四萬五,提成另算。主要工作是釣魷魚,然后裝箱冷凍。

  這不是一個輕鬆的活。曾經出遠洋釣過魷魚的黃強說,漂在海上,要忍受無盡的寂寞;而最累時“兩夜一天都沒法休息”。

  魯榮漁2682號的船員們對此並不了解。

  船長李承權是大連人,這支臨時拼湊起來的隊伍中,有人做小生意賠本希望藉此翻身,比如廚師長夏琦勇;有人願意出海去闖一闖,比如畢業沒多久的大學生馬玉超。

  劉貴奪,這個被公訴人稱為致20人死亡的年輕人,當時從黑龍江來到大連,在勞務市場找到了這份工作。

  在檢察院的起訴書中,劫船的原因是他們認為“釣魷工作時間長、強度大、收入低、遂心懷不滿。”

  在劉貴奪的供述裡,劫船是內蒙古人包德格吉日胡(以下簡稱包德)提出的。2011年6月16日,漁船在智利海域補滿了燃油,足以開回中國。

  當晚約11時,劫船開始了。

  血祭

  船分三層。有人負責破壞船上的通訊設備、定位系統。有人守住甲板通往船長室所在的舷梯。

  起訴書中稱,劉貴奪、包德等持刀和鐵棍進入船長室,用刀刺、棍擊等手段將李承權控制,逼迫其返航。

  “包德捅了船長腿一刀,船長喊了一嗓子。我說別喊,就又捅了他腿一刀”,劉貴奪在筆錄中說。

  船長室的動靜驚動了毫不知情的廚師長夏琦勇,他隨即被姜曉龍殺死了。

  姜曉龍在筆錄中說,夏琦勇聽到動靜想衝進船長室。他怕局面失控,用刀比划著讓夏琦勇下去,兩個人撕扯起來。

  夏琦勇后背被扎傷后,姜曉龍想繼續捅他的前胸,輪機長溫鬥說,你別干傻事。

  姜曉龍再去看夏琦勇時,夏琦勇的臉已經白了。姜曉龍覺得他已經死了,就和另一個人抬起他往下扔。第一次沒扔下海,掉到一層甲板上,又找了一個人,三個人一起把夏琦勇扔了下去。

  他的死亡像是拉開一個大幕,意外震驚了所有人。劉貴奪說,他告訴劫船的人,人死了就死了,回國后再說。

  船長醒來后被抬到衛星導航附近,通訊設備被關閉,設定方向朝中國行駛。

  2011年7月中旬,漁船到了夏威夷以西海域。劉貴奪說他和包德都發現有人想要造反。造反的證據是輪機長溫鬥想要破壞船上的設備,另外,他們發現船的油耗每天突然增加了幾倍。

  2011年7月16日、17日,他們向被疑造反的人下手。

  鎮壓

  溫密和溫鬥是兄弟倆,同住一個四人間。起訴書稱動手前劉貴奪在舵樓放了高音音樂。溫鬥被從四人間裡叫出來,剛一出門,溫密就被殺害拋入海中。溫鬥上了舵樓后,被埋伏在樓梯處的包德捅死。

  殺戮並沒有完,被他們認為想造反的人依次被從房間裡叫出殺害。姜曉龍有時候也覺得害怕,他發現原來不在黑名單上的人也在他眼前被殺或者被逼跳海。

  “造反”的人都被殺光后,劉貴奪發現包德“對準”了自己。因為自己和幾個人走得近了,包德看他的眼神都不對。也有人偷偷告訴劉貴奪,包德要幹掉他。

  此時,船長的心態也發生了轉變。起訴書稱,李承權、崔勇、段志芳為求自保,主動要求加入劉貴奪的行列。

  2011年7月24日,漁船進入日本以東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又一場殺戮開始了。

  劉貴奪說,他告訴包德讓船長去殺崔勇。包德給了船長刀,船長拿刀捅了包德,崔勇補了兩刀,包德被迫跳海。

  在姜曉龍的口供中,包德跳海后,劉貴奪打開窗戶,對着海里的包德喊,“你們這伙人還有誰?告訴我,撈你上來。”包德在海里大喊都出來后,劉貴奪再沒搭理他。

  被他們認為和包德一伙的其他五人,或直接被逼跳海,或被捅刺之后跳海。

  生死

  如果沒有后來的事情,這艘船也許再也不會回到中國。

  2011年7月25日,大管輪王延龍失蹤了,他失蹤后船長髮現船艙進水,進水的原因是海底總閥開了。海底總閥只有大管輪王延龍和輪機長溫鬥知道。溫鬥已經死了。劉貴奪說肯定是王延龍干的。

  船有可能沉。船長這一次聯繫了公司在朝鮮作業的船求救。還沒有殺過人的四個人偷偷穿了救生衣,上了救生筏離開了船。但是海流往上走,他們又被吹到了船的附近。

  起訴書稱,船長李承權、劉貴奪等人朝木筏上扔魷魚鐵墜。四人均被迫跳海。

  宋國春最終被拉上了船。

  李承權提出船上還有兩人未沾血,段志芳、項立山被要求沾血。他們將宋國春穿的救生衣脫下,綁了手腳,用鐵墜將他沉入海底。項立山在法庭上不斷說,不殺宋國春自己就是死。

  宋國春的死亡終於將殺戮画上了句點。

  2011年7月29日,中國漁政的118號船駛來。在這之前,11個人定好了攻守同盟——被內鬥掉的包德一伙人是壞人,第一個被殺的夏琦勇參與了劫船,剩下的人在船快沉的時候帶着救生筏離開了。

  新京報記者 張寒 朱柳笛

  ■ 判決結果

  1 被告人劉貴奪、姜曉龍、劉成建、黃金波,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劫持船只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 被告人李承權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3 被告人王鵬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劫持船只罪,判有期徒刑12年,決定執行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4 被告人馮興艷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5 被告人梅林盛、崔勇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6 被告人項立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罸金人民幣一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5年,並處罸金一萬元。

  7 被告人段志芳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原標題:“魯榮漁2682”號案宣判 5死1死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