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媒體:“春晚歧視女性”論未免小題大做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2月20日 13:17   京華時報

由賈玲、沙溢、李菁、瞿穎等人表演的《喜樂街》,因調侃“女神”和“女漢子”,被指是嘲笑剩女和胖子

由賈玲、沙溢、李菁、瞿穎等人表演的《喜樂街》,因調侃“女神”和“女漢子”,被指是嘲笑剩女和胖子

  我們支持相聲重拾諷刺,為何不支持小品偶爾調侃呢?難道藝術形象只能歌頌不能鞭笞,只能禮贊不能揶揄?

  本報特約評論員秦寧

  央視春晚又“惹事”了,這次被安插的罪名是“性別歧視”。有網友稱:“春晚歧視女性真叫一個全面:從外貌歧視(矮的胖的)就業歧視(女領導靠性上位)到剩女歧視(POLICE叔叔操心四十歲嫁不出去)再到整個對女性認知的歧視(二十塊就領走的二手貨,跟矬男在一起最偉大)……”

  不知道央視春晚劇組對這頂大帽子,是敬謝不敏還是不屑一顧,作為一名普通觀衆,筆者倒覺得質疑者未免小題大做,如果不是玻璃心,奉行弱者心態,太敏感了,就是故意“消費”春晚,刻意製造話題。

  那些認為春晚歧視女性的人,實是犯了兩個概念性錯誤。

  其一,將作品塑造的藝術形象與作品的價值取向等同。任何文藝作品都可以塑造負面形象,這個負面形象可能歧視胖子、歧視矮子,難道说這個負面形象的價值立場就是該作品的價值立場?以小品《車站奇遇》為例,“毒舌”蔡明一再拿潘長江的身高说事,“蔡明”確實可憎,但“蔡明”只是藝術形象,並不代表生活中的蔡明就是如此刻薄,也不代表《車站奇遇》就是宣揚歧視矮個子的病態價值觀。

  其二,將作品塑造的藝術形象等同於春晚的價值坐標。由賈玲、沙溢、李菁、瞿穎等人表演的《喜樂街》,因調侃“女神”和“女漢子”,被指是嘲笑剩女和胖子。且不说这只是調侃,絶非嘲笑,即便確有歧視之嫌,也不應據此認定春晚搞歧視。如果將自我解嘲理解為嘲笑,將戲謔指為嘲諷,甚至將作品中的“壞人”形象等於春晚這個舞台的立場,無疑很可笑也很荒唐。

  其實,美國一些脫口秀也常拿胖子開玩笑,一些電影作品也涉嫌“歧視”弱勢群體,不過所謂的歧視多隻是調侃,並無多少惡意。再比如,被譽為日版“醜女大翻身”的日本電影《神奈大成功》,女主角神奈因相貌醜,常被人譏笑,以至不得不整容。但我們能说《神奈大成功》歧視醜女,甚至上升為日本電影界歧視女性嗎?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調侃胖子,調侃剩女,但多數時候只是開玩笑。當然,現實中確有人歧視女性,如果承認這一點,就應該寬容乃至尊重藝術作品塑造歧視女性的藝術形象,而不必耿耿於懷,甚至誇張地抵制。

  每個人都有玻璃心的權利,但如果每個群體都叫嚷抵制,恐怕藝術形象就沒法塑造、藝術作品便沒法存在了。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師勝傑说過,“相聲本身是諷刺的藝術,但現在相聲創作不敢諷刺,否則就會上綱上線,對號入座。你諷刺一個處長,全國所有的處長都不幹了,這就更別提局長了……”我們支持相聲重拾諷刺,為何不支持小品偶爾調侃呢?難道藝術形象只能歌頌不能鞭笞,只能禮贊不能揶揄?

(原標題:“春晚歧視女性”未免小題大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