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49天死20人 這是怎樣一個托養中心?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3月20日 06:58   新京報

  原標題:新京報快評丨自閉症少年非正常死亡、49天死20人……這是怎樣一個托養中心?

  可憐,可能是許多人看到這起悲劇時最直觀的感受。悲劇梗概是一個15歲自閉症少年之死。

  少年叫雷文鋒。智力發育遲緩的他,3年前到了深圳跟在深打工的父親生活。2016年8月8日清晨,他離家,之后一路向北,然后踏上了一條通往死亡之路——他到了東莞,被民警送到了醫院,后來又被送到東莞市救助站,再之后就被送到了韶關的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這是他生命最后一站,45天后,他死了。死時他已瘦到皮包骨頭,以至於其父親首次認屍時,竟認不出來他。

  少年雷文鋒之死,只是掀開了問題連着問題的冰山一角,這一角也成了管窺一個“6年死近百人”的托養中心之惡的窗口。

  1

  練溪托養中心,是東莞市救助站流浪乞討人員臨時安置服務項目的中標者。可就是這麼個托養中心,成了被救助人員的死亡“高發地”。

  這裏安置人員死亡率,高得讓人不寒而慄。

  根據當地殯儀館的記錄,今年前49天練溪托養中心送來了死者20人,新京報記者已核查到其中15人的死亡證明或公開登報的“尋死者親友啟事”。另據廣東某地方救助站相關知情人提供的數據,該站從2011年起共向練溪托養中心送去200余人托養,截至此次接回,6年內死亡近百人。這還只是一家救助站的死亡數。

  無法想象,在現代社會,還有這麼破敗又可怕的存在:十幾個人睡一個房間,廁所沒有沖水系統,被托養者人均面積少得可憐,護理人員畸缺,不聽話的孩子可能被繩子捆綁……它更像電視劇中描述的戰亂時臨時收容所,這幅亂象也跟畸高的死亡率和自閉少年雷文鋒離奇的死因——死因是近乎絶跡的傷寒,形成了某種因果鏈。

  2

  可怕的練溪托養中心,是包括自閉少年雷文鋒在內的許多被救助人員的生命終結之地,也是呈鏈狀的亂象中最亂的一環。

  雷文鋒們的境遇,是社會不能承受之重;而對雷文鋒們來说,有些不幸的情形,讓他們的非正常死亡變得難以告慰,而那個灰暗的托養中心,就是個病象的映射和隱喻。

  有些悲劇,悲就悲在悲劇不斷變成更大悲劇的過程中,本來有10次可剪斷“悲劇綫”的機會,可到了第11次,這條綫還是沒有斷。

  雷文鋒遭遇的,正是這類情形:他有太多可以獲救后回到其父母身邊的機會,可這些機會,卻被救助責任鏈上的層層失守給揮霍——這無關制度漏洞,而是起於對生命淡漠的責任倫理系統性潰敗。

  首先,在雷文鋒流落到東莞被發現時,警方本可通過在獲知其姓名和母親名字后,通過戶籍信息查到和聯繫其家人。

  2011年6月1日起,公安部曾出台規定,全國公安機關實行兒童失蹤快速查找機制,要求縣、市公安機關接到兒童失蹤警情后,要多部門、多警種聯動合成作戰,刑偵部門立案開展偵查要快。盡管雷文鋒因樣子看起來“很成熟”被視作成年人,但在他和母親姓名都已被民警獲悉的情況下,去聯繫上其家人又有多難?

  其次,在雷文鋒被送到救助站后,關於他的尋親公告信息本可廣泛發布。

  2015年民政部、公安部下發的《關於加強生活無着流浪乞討人員身份查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見》(簡稱《意見》)規定,“對經快速查詢未能確認身份的受助人員,救助管理機構應當在其入站后24小時內通過廣播、電視、報紙、全國救助管理信息系統、全國救助尋親網站等適當形式發布尋親公告,公佈受助人員照片等基本信息”。去年6月,中國版安珀警戒也上線了。

  可饒是如此,雷文鋒的信息都沒掛上全國救助尋親網,以至於跟其父親和親友們的尋人線索沒能匯合。東莞市救助站也只將尋親啟事發給了東莞電視台,而無多媒體渠道。

  再者,身為未成年人的雷文鋒,本來不應被送到托養中心。

  “對於暫時無法查明家庭情況的流浪乞討等生活無着的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應當通過提供站內照料、委託兒童福利機構撫養等方式,為其提供符合身心、年齡等特點的生活照料、康復訓練等服務,不得將其托養至養老院、敬老院等成年人社會福利機構”,這是《意見》中的明文規定。可隨着被認定為“成年人”,雷文鋒再次跟能免於被送往駭人托養中心的機會擦肩而過。

  一次又一次,在涉事機關機構的疏忽中,雷文鋒被推向了死衚衕。

  3

  雷文鋒生前在托養中心究竟遭遇了什麼,還有待調查。可從已知的情形看,涉事托養不堪的地方太多:無論是高死亡率,還是不合民政部2015年頒佈的《流浪乞討人員機構托養工作指南》要求的居住條件,抑或是新豐縣民政局對練溪托養中心早前整改通知書中指出的“未按期參加年檢、內部管理混亂”,都暴露了一堆問題。

  可為什麼這樣的托養中心,還能中標那麼多地方的救助站?

  《意見》要求,對於站外托養機構,民政部門和救助管理機構要通過明察暗訪等多種方式,對托養機構服務質量、安全管理等情況進行經常性檢查。對不適宜繼續開展托養服務的托養機構,要及時終止托養協議。練溪托養中心何以就被疏於監管?死亡率這麼高,委託托養的有關救助機構就沒點顧慮?

  最新消息说,韶關市政府回應,今年2月中旬,在發現練溪托養中心存在有托養人員死亡情況之后,韶關市公安、民政、衛計和新豐縣相關方面組成專門工作組迅速開展調查,該托養中心被取締,托養對象也已妥善安置,相關調查追責正在進行中。希望當地能“應責盡責”,用徹底到位的問責剔疽消癰。

  雷文鋒的父親说,兒子的死若能換來練溪托養中心接收的700多人的希望和避免類似事情發生,也算死得有意義了。是的,對所有托養中心嚴重亂象的一鍵清除,對整個救助責任鏈“亡羊補牢”,就是我們對死去的雷文鋒們最好的交代。

  (文中圖片由新京報記者 王婧禕 攝)

  文/佘宗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