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駐港部隊原副司令員:駐港部隊初心不改守衛香江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04:04   中國網

  原標題:駐港部隊20年 初心不改守衛香江

  1997年7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陸海空三軍官兵,從陸地、空中和海上越過深圳河,進駐香港,履行防務。二十載風雨鑄忠誠,軍旗耀香江。駐香港部隊以威武、文明的良好形象,為香港的繁榮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向祖國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優異答卷。

  適逢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香港20周年,人民網獨家專訪駐香港部隊原副司令員王郡裏將軍,讓我們通過將軍的深情講述,共同回望駐港部隊20年來與特區政府和香港人民共同經歷的難忘片斷。

王郡裏少將接受人民網專訪。邱越攝王郡裏少將接受人民網專訪。邱越攝

  責任如山血肉相連

  記者:王將軍您好!首先請您談一談您在駐港期間的經歷,期間遇到哪些困難?您是怎麼克服的?

  王郡裏: 2008年初,我正在湖南抗冰救災前線組織部隊打通京廣綫、搶修電網,突然接到命令,三天后我便到了香港,一直到2011年初離開香港。接到命令后,一方面感到突然,同時也感受到了上級黨委的信任,更多的是一種使命感。駐香港部隊是一支新型的部隊,也是一支特殊的部隊,作為軍人,能到香港駐軍工作最主要的感覺就是使命意識的強化和提升。駐港部隊的編製人數並不多,但是它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序列中唯一的一支陸海空三軍聯合編成的部隊,是代表國家的精鋭部隊。在香港履行職責,一舉一動都代表了國家、服務於國家,貢獻於國家。當時我是帶着非常強烈的使命感,同時也帶着一種去學習、去工作、去貢獻的精神狀態去了香港。

  在香港工作的三年,是我軍旅生涯中非常特殊的一段時間。你問我遇到了什麼困難,我覺得應該说是經受了哪些考驗,以及在考驗中獲得了什麼。

  我是上過戰場的人,戰場上考驗是生死考驗,而在和平時期,軍隊也面臨着種種考驗,比如剛剛提到的抗冰救災就是一種考驗,而到了香港,面臨的是一種新的考驗。香港駐軍是我軍第一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駐軍,這在共和國曆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它的特殊使命、特殊貢獻主要體現為在“一國兩制”政治制度下履行軍事防務任務,所以第一個考驗,就是能否適應資本主義制度的駐軍環境,這對一支部隊、對於一位指揮員、以致對於每一個官兵,都非常重要。

  第二個考驗,你在香港代表的不是簡單的一個人、一個軍官、或是一支部隊,你所代表的就是國家主權。駐軍是國家主權在香港象徵性體現的最主要方面,這意味着駐港部隊在香港責任重於泰山,因為代表着國家的主權。

  第三個考驗,駐軍是駐在香港社會中間的,面臨着一種全新的軍政軍民關係,與我們在內地所熟悉的、我軍傳統的軍政軍民關係有很大不同。在香港,駐軍面對的是一個資本主義制度下高度法制化的社會,面對的是衆多的愛國愛港人士和那些對我們非常陌生又略帶敬畏感的香港市民。這種新型的軍政軍民關係對我軍的管理、對駐軍如何履行使命都是一種考驗。

  應該講,20年來,在一代一代駐軍官兵的努力下,駐港部隊給祖國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記者:您怎麼理解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對於香港的作用,它如何服務香港?如何服務香港社會和人民?

  王郡裏:駐香港部隊在香港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來履行自己使命的。《駐軍法》中關於香港駐軍的職責有四個方面:

  第一,防備和抵抗侵略,保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安全;第二,擔負防衛勤務;第三,管理軍事設施;第四,承辦有關涉外軍事事宜。此外,在必要時,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協助特區政府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這些職責就是香港駐軍的主要職責,香港駐軍在這20年來就是圍繞着這六個方面服務於香港社會的。

  我曾利用休息時間參觀過香港的海防博物館,這個海防博物館雖然不大,但是反映了從明代以來差不多六百年香港的海防史,實際上也是香港的主權史,包括清政府將其割讓給英國、香港脫離祖國大家庭的歷史,也包括二次世界大戰被日本佔領的歷史,以及最后終於回歸祖國的懷抱,在回歸后的部分博物館給香港駐軍專門開闢了一個單元。這段歷史很真實,也勾起了我心中強烈的滄桑感和歷史感,駐港部隊在香港駐軍,它所有的貢獻和服務首先體現出的就是它代表着國家主權。

  駐港部隊除了代表國家主權,依法維護香港安全以外,還積極參加多種社會公益性活動,服務於香港社會,貢獻於香港民衆。尤其值得一说的是,駐港部隊是香港當地最大的獻血群體。香港沒有義務獻血法,獻血完全憑個人意願,沒有大的群體,而駐港部隊是香港義務獻血群體的主體,几乎每一位駐港部隊的官兵都有過義務獻血的經歷。

  我曾組織過獻血活動,當時有一個儀式,是在駐軍醫院舉行的,主要由香港“紅十字會”介紹來自各個領域不同部門前來獻血的代表,介紹其他單位、部門時,大家多是禮貌性鼓掌,當念到駐港部隊時,全體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這個情景讓我非常感動。為什麼偏偏將這麼多掌聲送給駐港部隊?因為香港人知道,香港醫院血庫裏的血主要來自駐港部隊。我們講軍政軍民關係,有一種形容叫“魚水關係”,還有一種形容叫“血肉相連”。將駐港部隊在香港的軍政軍民關係稱為“血肉相連”是完全貼切的。駐港部隊的官兵們在港服役短則一年,長則三年,便要離開香港,離開時他們不帶走任何東西,但卻將自己的青春鮮血留給了香港同胞,這恰恰印證了中央政府和中國軍隊對香港同胞的無限深情。

  積健為雄智珠在握

  記者:除了參加公益活動,和當地老百姓增加聯繫之外,駐港部隊還開展了一些開放日活動,讓更多的老百姓了解駐港部隊,這中間有沒有什麼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王郡裏:駐港部隊一般將每年的“五一”作為軍營開放日,近年又增加了“七一”作為開放日。在開放日裏,軍營大門向香港市民敞開,通過派票的方式,免費邀請香港市民到軍營中來度過一天,包括參觀裝備、參觀營區,了解駐軍生活,和駐軍官兵座談、觀看駐軍文藝演出等。

  每次開放日前夕,駐軍都會通過電視等多種媒體向全社會提前公告,然后在幾個駐軍點進行派票。曾經有一位80多歲的老人,為了能拿到票,他在派票日前一晚就在派票點門口等着,甚至在門口支了一個床,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開始派票。第二天一早我到派票點后,他排在第一位,了解到這個情況,我很感動。按規定一個人最多可以領4張票,老人家说要領4張票,給孫子和家裏其他人。為了表達我的感動,也感謝老人家對我們駐軍的信任,我指示負責派票的軍官給了他10張票,老人家又高興又感動。類似這樣的事几乎每年都有。

  舉行軍營開放活動是駐港部隊的傳統,近年來,內容得到進一步豐富,過去一般只開放三個軍營,如今擴大到開放四個軍營,昂船洲、槍會山、石崗、新圍等軍營向香港廣大市民開放,深受香港市民歡迎。每次開放活動接待市民總量可達2-3萬人,除了展示駐港部隊親民的一面,更重要的是要展示我們是一支威武之師,展示我們的防衛能力和作戰能力,所收到的效果是比較好的。

  除了軍營開放日活動,駐港部隊還會組織軍事夏令營,對象主要是香港中學生。在暑假期間,邀請部分中學生到軍營中過20天左右的軍隊生活,進行學習和訓練,增進對駐軍的了解。此外近年駐軍新進行了邀請大學生參與軍營體驗,為期10天左右。

  記者:看來老百姓特別想更多地了解駐港部隊和可愛的戰士。據了解,駐港部隊還主動走進香港社會,比如走進大學進行交流,影響也很大。您在港期間有沒有帶隊去過大學,跟大學生的交流又是怎樣的?

  王郡裏:2010年,我曾帶領80名駐軍男女官兵走進香港大學。這在我軍旅生涯中也是一件比較有意義的事,直到今天,在香港社會這件事還常常被人們所提起和談論。

  記者:這是不是首次?

  王郡裏:這在香港大學歷史上是首次。恰好2010年,也是香港大學建校100周年,80名官兵走進港大是駐港部隊第一次走進香港大學的校園,也是在港大百年曆史上首次有成建制的軍人走進香港大學,這在英占時期和日占時期都是沒有的。我們走進香港大學意在聯誼,想通過進入香港大學,和香港大學的師生加強聯繫,使他們了解駐港部隊,也更深地了解“一國兩制”和香港《駐軍法》。

  香港大學在學術貢獻和開放程度上,全球排名都非常靠前,在亞洲長期保持在前幾位。當年選擇走進香港大學也是反復考慮后的決定,同時我們在駐軍中精心挑選了80名整體素質較好的官兵,雖然只有80人,但可謂人才濟濟。

  記者:當天在香港大學做了些什麼事情?

  王郡裏:到香港大學以后,我首先代表香港駐軍拜會了國學大師饒宗頤老先生,人們曾將饒老先生與季羡林先生並稱為“南饒北季”。余秋雨先生曾说,“香港有饒宗頤,就不能说香港是文化沙漠”。可見饒宗頤老先生在國學上的地位。我代表駐港部隊拜訪饒老先生,一是表示我們對文化的尊重,同時也顯示我們駐軍的素質層次,毛主席講過:“沒有文化的軍隊是愚蠢的軍隊,而愚蠢的軍隊是不能戰勝敵人的”。

  當時饒老先生已是90多歲高齡,一般不見人,但在得知是駐港部隊想前去拜訪時,他一口答應了。當天,與饒老先生見面的時間從約定的20分鐘延長到了40多分鐘,他還興緻勃勃地寫了兩幅字送給駐香港部隊,分別是“積健為雄”和“智珠在握”,意在表示駐香港部隊既是威武之師,還是文明之師。

  我也代表駐香港部隊送給饒老一個“鼎”的模型作為禮物,饒老非常高興,说在香港只有駐香港部隊才能送這個禮物,因為“鼎”,就是定,就是主權,就是一個國家力量的象徵。后來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美國之音提問说“香港大學歷史上從來沒有軍隊進入,你們為什麼考慮香港大學?”我就拿饒宗頤老先生的話回答他,我告訴他,饒宗頤老先生说,在香港只有駐香港部隊才能將“鼎”作為禮物送給他,因為“鼎”代表着主權,在中國這也代表了權力;而這個權力是中央賦予的,是《基本法》和《駐軍法》賦予的,是中國主權在香港的象徵。所以,駐港部隊可以去香港的任何地方,香港大學可以進,其他大學我們也可以進,今天只是開始,以后還要繼續。

  我們還拜訪了長期照顧香港大學莘莘學子的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雖然她不識字,但香港大學授予了她博士后。她個人並沒有建立家庭,從年輕到老年一直像母親一樣,將全部的心血投注在一代一代香港學生身上。她的一生經歷了香港的滄桑巨變、起起伏伏,但從未有過一支軍隊去看望過她,所以駐港部隊的到來讓她非常感動。

  此外,我們還和香港大學的學生進行了聯歡,打了一場籃球,還進行了各種才藝展示,其中很多環節都收到了在場師生發自內心的掌聲。這種掌聲是獻給駐港部隊的,包含着他們對中國人民解放軍文化能力的讚歎。

  那天,我還和香港大學11個分院的院長座談,並代表駐港部隊送給香港大學一個056輕型護衛艦的模型。056型護衛艦當年作為一個新的艦種,率先裝備了駐香港部隊。我把軍艦的模型交給時任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教授后,他帶我們參觀了港大的展品櫥窗。裏面陳列着陳水扁送給香港大學的禮物,是一朵荷花上面一個螃蟹,取意是“和諧”。我當着11個分院院長的面向徐立之校長建議,把駐港部隊的軍艦和這個“和諧”擺在一個櫥窗裏,軍艦在上,“和諧”在下,含義就是如果不搞“台獨”,承認一個中國就是和諧,否則我們也絶不承諾放棄武力。當時大家都笑了,徐校長说就這麼辦。

  徐立之校長和11位分院院長都表示希望這種交流活動能夠長期堅持下去,好讓香港的學生們更多地了解我們軍隊,並通過軍隊了解我們的國家,了解我們的民族精神,因為我們這支軍隊就是民族精神最集中的體現。通過交流,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香港青年學生、香港市民、以及香港知識分子對駐港部隊的高度認同,這種認同是從第一代駐港軍人開始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體現了香港社會對他們從敬畏到熟悉,最后到親和的轉變。

  總之,到香港大學的活動很成功,也獲得了中央和軍委的肯定。我們想這種形式今后應該繼續下去,同時我們也要為這些活動做好准備,以能夠更充分的展現駐軍的素質,通過一件件具體工作,把爭取人心的目標落到實處。

  敢打必勝本領過硬

  記者:請教一個比較專業的問題,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就是要牢固樹立戰鬥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那麼在香港有限的空間內,在這樣的和平時期,部隊如何保證正常的訓練和戰鬥力的提升?

  王郡裏:香港特區所擁有的海域、空域和陸域面積是有限的,但是駐香港部隊在香港的訓練條件還是相當充分的,有一個青山訓練場,這個訓練場的總體面積和空間是足夠的。所以在內地能夠完成的訓練任務,在香港基本能夠完成,具有把部隊訓練好的條件。此外,駐香港部隊是一支三軍合成的部隊,它本身就是一支精兵,是精鋭部隊。它的兵源和幹部都是高素質的,這是駐港部隊先天的優勢,我們只是在更好的發展和擴充這個優勢,讓它更好地發揮出來。第三,駐香港部隊始終得到了國家和軍隊的全力支撐,有着強大的后盾,它的訓練保障和訓練條件都比較優越。駐香港部隊進駐香港20年,這20年間從未消耗過特區政府一分錢,所有費用都是中央支持的。這與過去英軍是完全不一樣的。英軍在駐香港最后的10年裏,消耗香港納稅人170億港元。就從這點來講,我們駐港部隊,是“一國兩制”下的軍隊,是祖國人民的軍隊,也是香港人民的軍隊。第四,駐香港部隊的訓練比較嚴格,實行先訓后補。也就是在港外完成訓練,然后進港執行使命任務。所以每一個進港的戰士實際上都已經訓練成熟,可以獨立執行任務,駐港部隊的訓練體制也比較先進,這是很多其他部隊到目前還沒有的。駐港部隊的幹部和戰士都要經過嚴格篩選,國家就是要把一支精鋭之師放在香港,一方面對敵對勢力進行震懾,另一方面在對香港履行職責作出貢獻的同時,還要對香港同胞展現我們軍人的親和與友愛。

  記者:駐港部隊每年有很多例行的軍演,這些軍演和內地軍隊的軍演標準、難度是否存在差異?您覺得軍演對駐港部隊、對香港市民、以及香港社會有什麼樣的意義?

  王郡裏:這些軍演和內地部隊的軍演基本是一樣的,所動用的裝備、規模的大小、以及演練的內容基本一樣,但強度和難度受香港有限空間的限制稍有不同,所以,駐港部隊有一些特別高難度的訓練要在港外進行。這種訓練和演習對駐港部隊來講是必要的,通過演習可以保持部隊的戰鬥力,如果能夠把這種演習比較多地展現給香港社會,我相信對愛國愛港的力量、對廣大的香港市民都是一種鼓舞,是一種信心的增強。同時,對敵對勢力、顛覆勢力,對想把香港社會置於混亂狀態的人,也是一種強大的震懾。下一步可以考慮把訓練場地進一步完善,然后在向香港公衆開放方面再做一些工作。公衆開放方面不一定要到現場,可以通過媒體轉播。過去我們已有所構想,現在看怎麼落實。

  我在港期間還組織駐香港部隊的一些官兵參加了香港的“樂施毅”活動,這是一個面向全民的健身活動,也是一個帶比賽性質的社會公益活動,強度很高,一百公里越野,要穿越香港十一座大山,晝夜進行,其中還有一些外國專業隊參加。當年英軍參加的時候往往都是前三名,實力很強,創下的記錄從未被打破。英國人退出以后,香港延續了這項活動,從2009年開始,駐港部隊連續三年參加該活動,並蟬聯冠軍,不僅打破了此項活動無華人獲獎的歷史,更創造了至今無人打破的紀錄。

  記者:说明駐港部隊平時的訓練強度很大。

  王郡裏:就在幾天前,中央軍委習主席簽署命令,授予駐香港部隊某旅特種作戰一連“香港駐軍模範特戰連”榮譽稱號。有人問我,特戰連是什麼?其實就是特種兵,是具備在地面、空中、海上多種環境下作戰,綜合作戰能力很強的一支分隊,是“精兵中的精兵”,“鋼刀上的刀尖”。在這樣的部隊中工作、實踐對一個人的鍛煉是很大的,對一個人綜合素質的提升也是很大的,這也符合香港社會對駐港部隊的高標準高要求。

  記者:奧運安保,是您到駐港部隊的第一件大事。您能不能具體講講駐港部隊當時是怎麼做的,收到了怎樣的社會效果和社會影響?

  王郡裏:我是駐港部隊奧運安保工作的指揮長。當時香港是馬術比賽的一個賽場,整個安保工作主要就是要與香港紀律部隊配合,同時與港外的陸海空軍武裝力量相協調,保證香港所有場地的安全,不受恐怖襲擊威脅。當時我們做了非常具體的方案,與有關方面進行了多次對接,還搞過演習、建立了指揮所,進行了專業的訓練和演練,可以说對整個情況非常掌握。我們已經對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做好了充分的准備,一旦有意外發生駐軍就能迅速地解決。

  在沒有戰爭的情況下如何保證香港的安全,這對駐香港部隊也是一種鍛煉。在整個奧運期間,香港社會是非常穩定的。對此,特區政府非常滿意,香港廣大市民也給予了高度評價。

  兩地深情根深葉茂

  記者:您離開香港好幾年了,是否和香港部隊還有聯繫?您有沒有特別深的香港情結讓您忘不掉?有沒有再回去看看?

  王郡裏:離開香港以后,后來到軍區分管香港方向的工作,現在和港內的駐軍也一直有聯繫,在香港工作的三年時間裏,認識了很多香港朋友和愛國愛港的知名人士,他們都很珍惜我們交往的那一段經歷,很多人至今都還保持着非常好的朋友關係,我們經常在一塊交流,通過他們我能夠了解很多香港一綫的實際情況,所以我對香港可以说一直是了解的。

  说到香港情結,我對這片土地的確有一種深深的感情,雖然三年在一生中不算長,但是在我的人生經歷中非常寶貴。尤其在2008年剛進港時,看到香港同胞為汶川地震受災群衆慷慨解囊、伸出援手,又看到奧運火炬從香港率先進入祖國時,香港人民迎接奧運火炬的場景,這些画面至今我歷歷在目,非常令人感動,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驕傲、自豪和對國家的感情。

  今天在香港雖然還有這樣或那樣的一些問題,出現了這樣或那樣的一些雜音,但香港社會的主流、香港的民心、香港的民意是向著祖國的,這是任何人都撼動不了的。

  講到這兒,我想起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范徐麗泰女士,當時是香港立法會主席,她講過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她说:“一國兩制就如同一棵參天大樹,在香港已經根深葉茂”。她講得非常正確,這棵樹已經深深根植於“一國兩制”的土壤上,只會越來越茁壯、越來越成功,出現一些枝枝丫丫的事,一些病蟲害,都會被解決的,“一國兩制”的成功是不容置疑的。

  記者:在香港回歸祖國20年之際,您最想對香港说什麼,最想對駐港部隊说什麼?

  王郡裏:20年是一個不短的時間,我在駐香港部隊工作過3年,我深深熱愛這片土地,我也為自己在駐港部隊期間,能夠對香港社會的安全保障等工作有所貢獻而深感自豪。

  在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這樣偉大的日子裏,我想對香港说的是,第一要長期堅持“一國兩制”,同時在“一國兩制”推進中間要保持初心不變樣,不能忘記“一國兩制”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實行,是偉大的事業,必然要有一個艱難曲折的過程,但是它的成功是不容置疑的。第二,要進行準確的定位。香港在未來的發展中要看到國家和世界的大勢,尤其在“一帶一路”的推進下,在全世界許多國家積極響應的情況下,香港能否準確找到自己的位置,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這確實是擺在香港面前很大的問題。第三,要把香港目前的民生問題、教育問題和“一帶一路”很好地結合起來。第四,准備曲折。香港回歸20年以來,並不是一帆風順的,經歷了風風雨雨、起起伏伏,也發生了一些我們不願看到的事情。在今后的發展中,我從一個軍人的角度來看,香港的貢獻首先就是安全貢獻,就是香港要穩定、社會要穩定、政治要穩定,只有香港社會和政治穩定了,人心才能穩定,它才能夠贏得經濟的繁榮和發展。第五,一定要干實事,干那些老百姓盼望的、需要的實事,比如民生問題、教育問題,以及香港的穩定和安全問題。對那些鼓吹香港獨立的人和事不能給他們市場,不能任其發展,不能讓他們認為在香港“一國兩制”的條件下可以不受任何束縛。要用人心的力量,用社會的力量制止他們蔓延,不能讓他們毒化香港社會生態。

  總的來講,我們對香港明天的繁榮穩定,對“一國兩制”偉大實踐的發展進步要充滿信心,它的成功、它的勝利是不容置疑的,是不可撼動的,一定能夠達到我們預期的目的。

  從我個人的角度,對駐港部隊還有幾句話。第一,駐軍的事業是由一代一代人去完成的,香港駐軍要繼承傳統,要繼承一代一代駐港軍人所付出的心血和積累。第二,一定要創新作為。在當前形勢下,在香港未來的發展和鬥爭中,駐軍應該有所作為、有更大的作為。這個更大作為在很大程度上是創新性的,要做前人沒有做過的事,這就需要學習。香港社會是一個學習的社會,駐軍在香港,要想創新發展,學習是第一位的。第三,未來要更好地服務於香港和貢獻於國家,這兩者是一體的。按照《駐軍法》規定的職責落實,然后在中央統一的部署下,根據香港社會的實際,多做一些有利於香港社會穩定,有利於香港人心回歸的工作,使服務香港和貢獻國家能夠更加具體。

  來源:人民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