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建築工人5次穿越地震飛石區 救200余名被困遊客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2日 09:29   北京新浪網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十余名建築工人穿越九寨溝飛石區救出200名遊客

  8月8日晚上9點40分左右,九寨溝景區,40名遊客躲避在受損的大巴旁,不知去往何處。突然,四束電筒燈照來,此起披伏的呼喊聲響起,“有沒有人?”遊客們哭吼着回應,“有!有!”接着,10余名中建三局建築人帶着工兵鏟出現了,將受傷的遊客背着、抱着、扛着,送到300米外的攪拌站。隨后,他們又3次返回景區,爬過1米高的石頭,砍掉倒地樹枝,深入亂石區2公里,將200余名遊客救回。

  當晚,攪拌站旁一千平米的林場成了一處庇護場所,建築工人取出所有的棉被和衣服、鞋子給了遊客,一直守候他們直到次日下午2點……

  轉款被拒

  “九寨一震,把你我的心震到了一起”

  8月12號晚上8點過,成都雙流一小區裏,中建三局安全總監孟慶虎的微信還在不停響着,他和10余名同事在地震中救下的遊客們紛紛發來致謝,“您們在地震時候來就我們,就是我們的大恩人!”“一家人都謝謝你們!”

  就在當日中午,青島官女士還發來1000元錢,他退回。官女士再發,他再退。

  “收下,幫我捐給災區。”

  “心意我收了,但我還是不能收這個錢,九寨一震把你我的心震到了一起,我們都是一家人。”

  “請您一定收下,如果實在不要,那就替我們把它捐給災區,好嗎?拜託了。”

  “捐款會有專門通道,我真不能收,以后大家就是朋友!”

  看着看着微信,孟慶虎哭了,“當時那種情況,怎麼可能不救!”穿着整潔的衣服,坐在乾淨的椅子上,他回憶起4天前發生的一切,“就像恍如隔世”。

  林場躲避

  他們掛念過往遊客

  孟慶虎说,九寨溝地震發生時,他正在九寨溝攪拌站的辦公室裏。感到震動,28名人員不約而同地跑到旁邊的空曠林場上。擔心水泥罐倒塌、變形,造成二次傷害,他們開始在各個角落搜查。

  20分鐘后,一群人確認安全后,再次回到林地。沒有山體、建築,他們感到所在地帶很安全,都攤在地上,一動不動。剛經歷了驚心一刻,大伙都不说話了。靜默中,他們聽到遠處的山體正在嘩啦啦地滑坡。突然,有人打破了沉默,“你們说,有沒有人會困在路上?”大伙點了點頭。

  他們的攪拌站恰位於兩個熱門景點中間,往左邊走兩公里就是九倒拐,而往右邊走2公里就是神仙池。平日,往往有遊客從這經過。想到這,孟慶虎拍了拍大腿,“走,去看看!看看有沒有人困在路上!”

  話音剛落,另外2名高管和5名工人隨即起身。8個人戴上了安全帽,握着4個電筒,帶着一把把工兵鏟,出發了。

  走出林場,大伙有些懵了。黑夜裏,他們看不清前方,而途中,附近茂密的石林還在繼續滑坡,他們急了,使勁晃着電筒,呼叫起來,“有沒有人?”

  行至九環綫主幹道上時,他們聽到此起彼伏的嚎啕大叫聲,“有!有!有!”抬頭,40名遊客躲避在受損的大巴旁,相互抱着。見狀,他們飛奔上前,“走!跟我們走!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然而,一些傷者走動困難。於是,他們背着、抱着、扛着,將他們送回300米遠的攪拌站旁,一片空曠的林地。

  清道辟路

  五次搜救轉移200遊客

  帶回一批遊客並不能讓他們放心。擔心有更多的遊客被困,他們並沒停歇,轉身,再次離開林場,向著更深更遠處搜救。

  走到中途,一塊1米高的大石頭攔住了去路,他們就爬上石頭,翻過,繼續前行。接着,一顆顆倒下的樹枝又擋道了,他們拿出手上的工兵鏟,清理起來……600米遠處,他們又發現了49名遊客正在齊刷刷地往另一個方向奔,“來這,來這!”這是他們帶回傷勢最輕的一批遊客,基本都自己走回林場的。

  第三次,他們在1公里外的一處滑坡山腳下,發現40余名遊客,這批遊客傷者數量和傷勢情況都比前面兩批嚴重。於是,兩名工人返回攪拌站,將一台2米高的裝載車開來,將十名受傷遊客抱入攪拌槽,搭回。

  第四次出發前,他們花了10分鐘,找來兩根木板和安全網,用尼龍繩將木板連接,製成一個簡易的單架。再開出兩台裝載車,他們在2公里外搜尋來數十名遊客。

  第五次,他們在沿途找到了十來名零星的散客……

  予人溫暖

  傾其棉被、衣物

  數小時內,攪拌站旁1千平米的空地上,聚集了200來名遊客,其中有13名小孩。深夜,九寨溝的溫度只有十多度,大伙蜷縮着身體,坐在冰冷的地上,打起了哆嗦。小孩子們依偎在父母旁,不斷地哈氣。見狀,28名建築工人們取出了所有的棉被,但遠遠不能滿足需求,於是,大伙把衣服紛紛拿出,給遊客披上。

  人群中,孟慶虎看到一位60多歲的婆婆捂着老公冰涼的光腳,嘴裏還叨念着,“跑那麼快,鞋都沒有了。”他一邊拍公公的肩膀说,“公公,來,穿我的。”一邊脫下了自己的休閒皮鞋,隨后又光着腳去車上,取回另一雙休閒鞋穿上。見狀,工人們都從宿舍裏取出了自己的鞋,遞給了光着腳的遊客們。

  凌晨,氣溫越來越低,廚師小崔四處找來柴木,生起了火,一群人立馬圍了過去。這時,驚慌的大家情緒漸漸平復,開始聊起了天。

  臨危救治

  白酒、洗臉布派上用場

  那一晚,對於大家來说都很難,但傷者尤其難。一些遊客們攤在地上,嗷嗷地叫。於是,建築工人們又當起臨時醫生。沒有酒精,工人們取出白酒,沒有紗布,他們拿出洗臉布、哈達,跪在地上,一一給傷員擦拭、包扎。

  站長陳先生見一位武漢遊客手指受了傷,拎起鋸子,從樹枝上砍下一小根后,再用刀片削平,做成甲板,給他固定起來。

  令孟慶虎感動的是,當晚,一名北京遊客肋骨受了傷,卻一刻也不休息,連说自己是醫生,不停給其他的遊客們號脈,查看傷情、治療、包扎。

  臨別難捨

  “他們,讓地震那晚變得好溫暖。”

  次日5點過,天亮了,孟慶虎趕到大腿肌肉發酸,背部疼痛,再看看身邊的工人們,一個個眼睛發紅,衣服揚塵。在日光的照射下,遊客們一個接一個地醒來,廚師小崔將食堂裏所有取出,再次生起了火……

  9日下午2點,消防、特警人員趕到。孟慶虎將大伙聚集在一起,按10個人一組,分成20小組。每組都有兩個消防、特警人員守護着,一組組地轉移出林場。分離時,不少遊客抱住從亂石中救出他們的工人們,久久不放……

  導遊曾彩容是200名被救人之一,8月12日,她告訴封面新聞記者,當晚,90多斤的廚師背着150斤大哥的身影令她難忘。她向記者發來一段文字,“他們是最可愛的人。信念使人堅強、信仰使人善良。他們,讓地震那晚變得好溫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