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利比亞撤僑親歷者:唱國歌舉國旗過境 沒花1分錢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06日 16:08   大洋網-廣州日報

  利比亞撤僑親歷者王本虎:

  祖國派郵輪接我逃離戰火

  他是35860名安全撤離的中國公民之一 近日上電視講述撤離利比亞經歷引關注

  看到電影《戰狼2》片頭撤僑的那一幕,中建八局海外部設計師的王本虎,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王本虎王本虎

  近日,他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講述了6年前他從利比亞撤離時的情景,感動了不少觀衆。2011年2月22日至3月5日,中國政府協調派出91架次民航包機、12架次軍機,5艘貨輪、1艘護衛艦,租用35架次外國包機、11艘次外籍郵輪和100余班次客車,海、陸、空聯動,從利比亞撤僑,最終將35860名中國公民平安撤出利比亞。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6年,但王本虎仍然記憶深刻。隨后的也門撤僑、尼泊爾地震撤僑等行動,也牽動着王本虎的神經。他告訴記者,經歷了撤僑,他才深刻地明白“沒有和平的年代,只有和平的國家”的真正含義。

  “經歷利比亞撤僑事件,我從不擔心自己會成為難民。” 王本虎激動地说。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楊逸男 實習生張群

  圖/受訪者提供(署名除外)

  2011年2月19日,王本虎剛剛從國內休完假返回利比亞第二大城市班加西。作為中建八局海外部的設計師,那是他在利比亞的第3年。

  剛回利比亞就遭遇暴亂

  在王本虎的印象中,班加西是一座安靜、漂亮的城市,“火紅鮮艷的鳳凰花開滿街頭,一切都井井有條”。他原本以為這次返回班加西會和往常一樣享受安靜的生活,但僅僅一天之后,利比亞就發生了暴亂。

  20日晚上,班加西暴亂死傷十幾人,槍戰的地點就在公司附近,“同事晚上不敢開燈,摸黑蜷縮到窗檯下面躲子彈。數不清的子彈朝他們飛過來,窗戶玻璃都被打碎,牆上滿是彈孔。第二天從市裏走過,地上滿是散落的彈殼,仍然在焚燒的汽車還在冒着濃煙,狂熱的武裝分子舉着槍、喊着口號,整個城市一片混亂。”

  得知情況后,王本虎回到公司營地就趕緊收拾東西,把錢藏在鞋底,護照放到最貼身的衣服裏面,隨身攜帶手機,並保證手機電量充足。營地所有員工聚集在一起,給圍牆上加了鐵絲網,緊鄰公路的工地大門用石頭全部堵死,准備應對任何可能到來的暴徒。

  但天剛剛黑,王本虎突然就從門外聽到一聲槍聲:歹徒來了!“我們一直生活在和平的國家,第一次聽到距離我們只有十幾米的槍聲。所有人都愣了。”王本虎有些驚愕。

  搶劫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他們搶現金、車輛、電腦,搶的同時還不停地打砸,一地狼藉。王本虎所在的營地人數少,為了保證安全,他們撤到了離公路較遠的營地,那裏人比較多。

  “精神緊張到極點,外面一有什麼聲音,心立馬就提到了嗓子眼。”當晚,營地所有人都沒有合眼,每個人都准備了一根削尖了的鋼管作為防身武器,他們還加固了圍牆,並在圍牆外面用挖掘機挖了一圈壕溝。

  沒想到國家行動這麼迅速

  在絶望的時候,王本虎腦海里經常閃現兩個画面,一是老家的院子,二是北京寬敞的馬路。

  “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回家。”可在當時,利比亞機場關閉、港口關閉、邊境關閉,手機與國內的通信完全中斷。凌晨一點,王本虎冒險爬到屋頂,在無數次失敗后終於撥通了中國駐利比亞大使館的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说:“情況我已知曉,國家正在盡力協調,會盡快接你們回家。”聽到這句話,王本虎激動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22日,王本虎就接到了通知,中國租用的一艘希臘郵輪已經在趕赴班加西港口。中建八局海外部利比亞分公司領導自發組織起來,負責撤僑工作。“沒有想到國家行動這麼迅速!”王本虎后來得知,在暴亂髮生的第一天,我國就開始准備營救方案。僅3天時間,9200多名中建八局海外部利比亞分公司員工,3700多兄弟公司的中國員工和950多名來自孟加拉、越南的外籍員工就安全撤出了利比亞。

  23日,當王本虎登上希臘郵輪時,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終於能回家了。”回憶起撤僑經過,王本虎由衷地感嘆:“當時中國人的表現很值得點贊,團結、有秩序、有紀律,而且把一些外國員工也接了出去,有道義。”

  唱着國歌離開邊境

  王本虎告訴記者,《戰狼2》裏,吳京舉着國旗通過交戰區的情景並不是杜撰。當時有些人是陸路撤離,從利比亞撤到突尼斯或埃及,有的同胞因為護照丟了,無法離境時,前來協助撤僑的人就讓他唱一首國歌,唱完就放行。

  “國歌、國旗那時已經不是簡單的一首歌和一面旗幟。當撤僑進行的時候,當同胞們唱着國歌、舉着國旗通過邊境的時候,國旗和國歌就是我們的力量來源,是我們精神歸宿。中國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魂。”

  事后,王本虎看了一部關於利比亞撤僑的紀錄片。當他看到有人下飛機后跪下親吻腳下祖國的土地時,他哭了,“我深深地理解那句話: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對話: 《戰狼2》撤僑有原型

  廣州日報:你返回利比亞之前,了解當地多個城市發生抗議行為,初露政局不穩的態勢嗎?

  王本虎:當時國內新聞並沒有相關消息。我從北京飛到曼谷機場轉機時,從機場的電視屏幕上看到了也門暴亂的新聞。

  從班加西機場回營地的路上,路上的車輛比往日少了許多,我們偶爾會看到皮卡車拉着荷槍實彈的軍人呼嘯而過。2月18日,當地已經完全陷入無政府的混亂狀態,警察不再維護秩序,罪犯逃獄,形勢已經非常緊張。后來我才知道,我的航班是倒數第二班進港的航班,不久后,班加西機場就徹底關閉了。

  自始至終沒花1分錢

  廣州日報:你登船時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麼?

  王本虎:我永遠記得撤離時當地的好朋友來送我們上船的那一幕。看到我們登船離去,他一個大男人蹲在地上抱頭痛哭,對我們说:“我們國家完了,你們可以回國,但是我們的家園毀了,要去哪裏呢?”

  廣州日報:離開班加西港口后,你接下來的撤僑經過如何?

  王本虎:坐船幾個小時,我們就到達了希臘克里特島,船一靠岸,中國駐希臘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就帶着水和麵包來迎接我們了。然后我們乘坐豪華大巴到了愛琴海邊的四星級度假酒店,兩三人一間房,每人都有一張床。在希臘待了一個星期之后,我們就依次搭乘飛機回國了;到了機場,還有人開車來接,並免費送我們回家。從始至終,我們自己沒花一分錢。整個撤僑過程像是做夢一樣,國家不僅接我們回來,還安排我們撤僑過程中的生活,很貼心。

  希臘華人主動來慰問

  廣州日報:除了大使館工作人員,還有其他人幫助過你們嗎?

  王本虎:抵達克里特島后,希臘的華人不管是做生意的還是留學生,很多放下了手頭的事情,組織起來作為志願者,幫助我們安排住宿,辦理各種手續等。

  我們剛下船到酒店的時候,他們還自掏腰包買了一些當地的電話卡,讓我們趕緊給家裏報平安。至今想起來,我都非常感動和感恩,中國人碰到災難時迸發出的力量和團結,是不可想象的。

  廣州日報:從暴亂髮生到安全撤離,你如何聯繫家人?

  王本虎:2月19日我到班加西就跟家人斷了聯繫,一開始我很怕讓他們操心,我想他們肯定每天守着電視看國際新聞。后來我才知道,我爸很多天都沒有吃飯、睡覺,一直給我們公司打電話,但聯繫不上。

  在希臘下船時,有媒體在報導我們,當時我還沒有打電話給家裏,但他們其實已經在新聞裏看到我安全下船了。

  發自內心感謝國家

  廣州日報:你為什麼選擇參加《演说家》節目?

  王本虎:我在8月1日建軍節的凌晨發了一條微博,講述利比亞撤僑事件。轉發評論挺多的,關於我的報導也不少。后來節目組就找到我,想讓我上節目,講述利比亞撤僑事件。我也想把這件事说出來,讓更多人知道,傳播正能量。

  廣州日報:你成功晉級,為什麼沒有繼續參加節目?

  王本虎:在參加節目前我就跟節目組说了我不想晉級,也不想出名,只想單純地講述這件事。《戰狼2》有撤僑鏡頭,有些人覺得某些情節不合常理。我就想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講出來,告訴大家有些鏡頭不是杜撰的,是有原型的。

  經歷了撤僑,我很感恩國家對我們的保護,當年若不是國家出手,我們可能回不來,甚至是失去生命。我發自內心地感謝國家。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