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外賣餐盒“攻佔”寫字樓 塑料垃圾泛濫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06日 19:38   現代快報

  原標題:外賣餐盒“攻佔”寫字樓 塑料垃圾泛濫,保潔員犯難

  現代快報訊 今年雙節長假陰雨連綿,很多市民不想出門,又懶得下廚,點外賣成了省時省力的選擇。在市民享受便利的同時,大量的外賣餐盒成了新的 “ 白色垃圾 ” 來源,根據一家知名外賣平台發布的數據顯示,南京人均每單消耗餐盒2.57個,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近日,現代快報記者走訪了南京部分寫字樓,發現近七成垃圾都是外賣餐盒,多數為不可降解的塑料餐盒,后續回收及處理難度大,也引發了不少消費者對環保餐盒問題的關注。

△南京一家寫字樓裏,午飯時間還沒過,電梯間的垃圾桶已經被外賣餐盒填滿了△南京一家寫字樓裏,午飯時間還沒過,電梯間的垃圾桶已經被外賣餐盒填滿了

  數據

  南京人均每單消耗餐盒 2.57 個

  排名全國第五

  據某外賣平台發布的 “ 最費餐盒 ” 城市和菜系的榜單數據顯示,2017 年 1 月至 8 月份,全國人均外賣消耗餐盒數量為 2.26 盒 / 單。江蘇有兩個城市上榜,蘇州和南京分別位列第四和第五。其中,南京人均每單消耗餐盒 2.57 個,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除了地域有差別,菜品也會影響餐盒使用量。據某外賣平台的統計數據顯示,菜系平均消耗餐盒數是 2.26 盒 / 單。但江浙菜和川湘菜的平均消耗餐盒數遠遠高於平均數,分別高達 3.57 個和 3.01 個。

  為什麼地域和菜品會影響餐盒使用量?某外賣平台工作人員告訴現代快報記者:“ 這和飲食習慣有關。江浙人喜歡吃炒菜比較多,吃麵食的地方一個盒子就夠了。” 另外,菜系特徵也導致差異很大。“ 江浙菜系菜量少,點的種類就多,需要的餐盒數量就多了。”

  人均一單消耗 2.26 個,全國一天要産生多少個外賣盒?按照市場上三家主流外賣平台公佈的數據,三家平台的日訂單量總和在 2800 萬單左右,而按照人均每單 2.26 個外賣盒計算,日均消耗至少也要 6328 萬個外賣盒!

  探訪

  食物殘渣多

  南京一寫字樓約 7 成垃圾為外賣餐盒

  從數據上來看,日均消耗的外賣餐盒到底有多少?現代快報記者調查發現,以新街口一個 30 層高的寫字樓為例,近七成生活垃圾為外賣餐盒。中午 12 點,剛吃完午飯的保潔員莊阿姨又開始忙活了,樓梯旁一個高約 1.2 米的垃圾桶已經被大小不一的外賣餐盒塞滿了。她先把灑漏在地面的湯汁清理一遍。等到下午 2 點左右,大多數人已經吃完午餐,她就拖着一袋近 60 斤垃圾進入貨梯,再倒入 1 層垃圾站。“ 有的時候太重了,我一個人都背不動,還要借推車。”

  據保潔員莊阿姨觀察,“ 大約 65% 到 70% 的外賣盒都是塑料的,有的是碗,有的是分格餐盤 ”。

  該寫字樓物業保潔部豐經理體會更深,她從 2013 年開始管理寫字樓,“ 感覺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樓裏的外賣餐盒多了不少 ”。以她管理這幢 30 層的寫字樓為例,每天垃圾車來兩趟,大約能裝 4 噸垃圾,各類外賣餐盒約占所有生活垃圾的七成。

  由於保潔員日常任務重,餐盒裏面還有吃剩的湯水,根本沒有時間重新分類處理,只能跟其他的生活垃圾裝在一起,用塑料袋打包,再由垃圾車運往中轉站。

  焦點

  為何塑料餐盒多?

  紙質餐盒功能有限制,可降解餐盒成本高

  目前,市場上的外賣餐盒主要有三種,PP(聚丙烯)材質餐盒、牛皮紙餐盒以及小麥秸稈等為原料的可降解餐盒,其中 PP 材料餐盒占多數。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外賣平台並不提供統一的餐盒,商家都是自行在線上或者到鄰近的批發市場選購。

△外賣常見的幾種餐盒△外賣常見的幾種餐盒

  一家百貨店老闆告訴記者,來批發的多數是做外賣生意的小餐館,每個塑料餐盒的批發價在 0.6 元至 0.8 元。當記者問起是否環保材料時,“ 肯定是環保的。” 不過,他也建議,“ 也不能放在微波爐裏熱太久, 畢竟這麼薄 ”。

  而另一家一次性用品批零中心,牛皮紙餐盒價格更便宜,每個批發價在 0.3 元至 0.5 元不等,但也有限制,“ 湯湯水水的肯定裝不了 ”,店老闆说。在兩家百貨實體店內均沒有可降解的餐盒售賣,在某電商平台上,1000 毫升的單格紙漿盒,算下來每個價格在 1.37 元左右,比塑料碗貴一倍,同樣只能裝蔬菜沙拉等,多數麵食還是不建議用。普通小飯店考慮到成本,也對可降解餐盒 “ 愛不起來 ”。

  塑料餐盒回收難在哪兒?

  消費者缺乏分類意識,企業再加工成本高

  為什麼標明可回收的塑料餐盒最后卻淪為生活垃圾處理?南京一家專做垃圾分類的環保回收企業負責人朱先生介紹说, 外賣餐盒的塑料製品不可降解,但可以再回收利用。目前塑料餐盒回收難,並不在於后端難處置,而是前端消費者沒有垃圾分類的意識,他們公司已經覆蓋南京 11 個區共 54 個街道,但一年多來,只有極少數的人會把清洗完的塑料餐盒送過來,PP 塑料餐盒,一年多來只收到 200 個左右。

  南京一家專業回收廢塑料的公司負責人林先生表示,目前他們回收來的 PP 材質外賣餐盒非常少,只占 PP 廢塑料製品中總量的 5%。由於送過來的餐盒沒有經過清洗,留了不少食物殘渣,而只有清洗后的外賣餐盒,分揀打包后才能進入塑料加工企業,由塑料製品加工企業再進行粉碎、清洗、重新造粒,從而使塑料産品得到再利用。

  此外,外賣餐盒油污重,廢塑料回收利用過程中採用高溫鹼洗工藝,污水處理成本高,不少大企業不願意做這樣的生意。

  未來可利用微生物技術加速塑料分解

  南京師範大學化學與材料科學學院教授周寧琳表示,一般塑料製品和垃圾袋一樣,如果直接掩埋或焚燒,都會産生白色污染。“ 焚燒産生二噁英,掩埋 100 年都難以降解。” 周寧琳说,相較於當生活垃圾直接掩埋或者焚燒,如果對塑料製品回收並重新利用,相對更節能環保。

  周寧琳说,目前,塑料製品回收利用一般選擇的是重新造粒。這種方法生産出來的塑料製品較為低端,不能再做食品級塑料盒或者與食品有所接觸的材料。“ 重新造粒,高溫下重新熔解,會使得高分子材料裏的高分子鏈斷裂,物理性能就會下降。” 周寧琳说,如果一些塑料製品明顯有刺鼻氣味、顔色重、透明度較低,说明這種塑料製品就是經過回收的。不過,她也指出,城市垃圾數量巨大,如何將海量的垃圾彙集、分類併進行回收利用,是個問題。此外,由於缺乏監管,也有一些生産企業會將回收后的塑料製品再次用作與食品接觸的材料。

  相較於重新造粒這種方法,周寧琳说,未來微生物降解等技術能加速塑料的分解;也可用深冷技術,快速使高分子鏈發生斷裂,再回收相應的單體,單體可以再次聚合成相應的塑料製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