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曹德旺:真正的企業家不會移民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0月29日 02:52   新京報

曹德旺,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供應商福耀集團掌舵者,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曹德旺,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供應商福耀集團掌舵者,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原標題:曹德旺:真正的企業家不會移民

  在福建福清,福耀集團的員工會在早上7點30分準時到園區上班。

  這個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供應商的掌舵者——曹德旺,今年71歲了。他在玻璃行業已經做了整四十年,保持着早上四五點起床工作的習慣。

  員工都知道,他依然記憶力好、思維清晰,“工作起來精力非常旺盛”。

  現在,他“一半的時間,在國際上飛來飛去”,全球8大汽車廠商都是他的客戶。“我英語講得不錯,會講Hello、Goodmorning、How are you ,就這三句。”他说,我去過世界上很多地方,最適合我的,就是中國。

  他把在美國建廠視作一生心血的證明,卻在2016年和今年6月相繼遭到質疑——“曹德旺跑了”、“赴美投資受挫”等。“為什麼我們允許奔馳、寶馬、波音、通用這些大企業到中國投資,就不能接受我們去他們國家投資?”他至今不解,甚至覺得“很丟人”。

  “玻璃大王”是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他信佛,大多數時候從容、隨性。無論會議大小,只要有演講,向來不用稿子。

  他是富豪榜上的富豪,認為“金錢不能傳承”,從創業之初就不斷散財。

  在他福州的別墅門口,卧着一個象徵“攬八方之財,只進不出”的貔貅。貔貅沒有肛門,他覺只進不出“很小氣”,就讓人給自家的貔貅挖了一個“屁股”,要“有進有出”。

  從1983年至今,他捐出110億。媒體稱他為“中國首善”,他不認,拎着兩瓶茅台去拜訪了袁隆平。他稱袁隆平是首善:“評選首善的標準,不能只盯着捐了多少錢,也要看解決了多少社會問題。”

  他说,成為(行業裏)最大的企業、利潤的增長或技術的創新都不是終極目標,真正的目標是“要做最強的、受尊敬的、偉大的企業。”


曹德旺:真正的企業家不會移民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談海外投資

  不會退回來,在美國會追加投資

  剝洋蔥:今年6月,福耀赴美建廠遭遇風波,輿論很關注。現在進展怎麼樣了?

  曹德旺:美國做得不錯。一個工廠幾千人,隊伍的集合訓練需要一個過程,需要各方面融洽地配合在一起。

  現在我們勞資雙方的關係很融洽。美國工廠的工人每個月都在增長,8月份時2000人,現在大約3000人。國內過去的技術員要帶徒弟,成功的時候雙方都有獎勵。工人的積極性很高,培訓成功的美國青年有可能從藍領走向白領。

  剝洋蔥:我看了半年報,福耀美國上半年仍是虧損,最新的經營情況如何?

  曹德旺:美國去年10月份才建廠,現在邊做邊調試。那麼大的工廠,上半年虧損是正常的,在計劃內。美國(工廠)6月份盈利,7月份又略虧了,8月份又有盈利。它是一個爬坡的過程,比如,新的工人進來就要付出培訓費用。現在看,趨於穩定了,今年下半年美國幾個公司,都要向集團貢獻利潤。

  剝洋蔥:在美國的建廠經歷,有沒有給你一些啓發?

  曹德旺:在每一個國家建廠都是輸出我們的技術和文化,也學了不少東西。美國員工他需要你講清楚具體做哪些、怎麼做,比較機械。當講清楚之后,他的執行力比中國工人還高,一板一眼。標準化的生産、産品質量的穩定,需要這種精神。

  剝洋蔥:近5年來,福耀在境內外的投資規模基本持平。未來福耀集團比較理想的商業格局是怎樣的?

  曹德旺:全球化。我們不會退回來的。我們是全球化的企業,我希望中國人能理解這一點。我們今年在德國建廠,還會繼續在美國追加投資。福耀的品牌在不斷壯大,需求也在不斷升級,只要有需求,就會馬上補上。

  剝洋蔥:之前質疑你逃跑的言論沒有影響到你。

  曹德旺:對我不重要,但是會覺得很丟人。外國人會笑你,中國人這種水平,太幼稚了。

  所有海外公司都是福耀集團在海外投資的,福耀集團在中國注冊,我一輩子的心血都在這裏,如果我不減持福耀股票,我跑得出去嗎?我是中國的企業,把錢賺了,還會把錢拿回來。

  為什麼我們允許奔馳、寶馬、波音、通用這些大企業到中國投資,就不能接受我們去他們國家投資?企業國際化是高段位、高品位的象徵。我是去投資的,不是人家講的資産轉移。

  剝洋蔥:如何評價這些年福耀在俄羅斯、美國等海外的投資?

  曹德旺:非常正確。

  1997年,我們應俄羅斯杜馬邀請,第一次到俄羅斯考察。我花了17年時間跟蹤考察,2014年才正式建廠。美國也一樣,我從1995年開始試投資,直到2014年大規模投資,花了19年。如果只做國內,中國只能買我一半的玻璃。我們跟美國做生意是花錢打了官司打出來的(國際反傾銷訴訟)。現在海外市場占福耀業務的一半,明后年要超過國內市場。我不知道中國人願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局面?

  剝洋蔥:你在自傳裏提到,把美國的項目建設好,是今生今世最大的任務。為什麼它這麼重要?

  曹德旺:2010年,我們和美國通用汽車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承諾必須在2016年12月31號之前在美國建廠,提供産品。作為中國的企業家,兌現承諾,這是一點。第二,在美國建廠,對我一生的心血是一個證明。我白手起家,從零做到在美國建廠,並成為他們的主力供應商,對我來说,當然很重要。

  10月13日,福耀集團總部,曹德旺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 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談製造業升級

  不要講大話,抓緊跟上去

  剝洋蔥:我注意到,福耀玻璃是中國製造2025的試點單位,從去年開始落地工業4.0。對一個傳統企業來说,國際化與智能製造同時展開,有沒有壓力?

  曹德旺:工業4.0是一個籠統的概念,我們重點做智能製造和智能管理。實際上,企業現在壓力很大。我認為我們現在處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浪尖上,新能源、新技術、新材料對産品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産品安全、舒適、輕量、智能。

  講起來很簡單,做起來牽涉到半導體、材料、裝配等一系列技術,后端還有工廠的設備更換。花錢的同時,還要考慮市場會不會變化。我們應該什麼時候跟進,才能走在前面?投入之后,能不能做起來?要做全球最強的汽車玻璃廠,我們必須引導着時尚的潮流,推動産品的更新換代,這都是非常大的壓力。

  剝洋蔥:現在有沒有摸索到智能化的路徑?

  曹德旺:我們不是摸索,這不算發明,現階段我們只是把別人的發明拿來用。比如,我們用了法國達索的系統,是人家開發的系統;美國奧睿科系統,這是美國人的産品。我們接進來,跟我們企業的管理融合,這是下端的,已經挺難了。

  那些軟件是人家幾百年製造業大數據沉澱下來的東西,我們工業化的時間太短了。從工業發展史上看,是正常的。我們應該承認現實,虛心一點,不要講大話,抓緊努力跟上去。一個事業的成功,需要努力的同時,還需要時間來沉澱它的文化。

  剝洋蔥:“脫虛就實”是政府一直在提的投資方向。你如何看待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的關係?

  曹德旺:我那天看到有人在说,現在很多人都在駡金融,談金融就色變。我認為不對。什麼叫金融,它就像人類當初發明的鋼鐵。早期,鋼鐵被人們煅製成犁、耙子、菜刀、打獵的工具,提高了生産力和人類文明。后來,有人把它變成槍、火炮、原子彈,變成兇器。金融行業最初的設計是服務於産業的,本身沒有好壞之分,是因為我們自身的處理方式出了問題。

  發展實體經濟離不開虛擬經濟。現在談“脫虛就實”,我們應該考慮的是把錢投向實體的哪一塊,房地産、麵包店、製造業都是實體,要投哪裏?這要根據市場需求。

  剝洋蔥:很多人可能覺得中國現在製造業産能過剩了。

  曹德旺:低水平的、同質化的重覆建設,才造成産能過剩。投製造業要投有市場的、有競爭力的行業、企業。

  剝洋蔥:你認為,在製造業上,中國和美國的差距在哪裏?

  曹德旺:上世紀70年代,美國在雷根總統任上推行“去工業化”的政策,培養了華爾街和硅谷。製造業是骯髒、落后的代表,轉移到落后國家去做。我們80年代派了很多幹部和學生去留學,學到的是它后端的東西,我們還沒有工業化,看到的是美國做“去工業化”。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美國痛定思痛,提出來恢復製造業大國地位。中國人應該總結下這其中的經驗。

曹德旺。 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曹德旺。 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談奮鬥經歷

  干房地産,差點倒掉

  剝洋蔥:在40年的創業經歷中,有沒有艱難落淚的時刻?

  曹德旺:落淚算哪一路英雄好漢?一切困難都是成才路上所加持的,終有解決的辦法。如果還沒有解決,就是辦法還沒有找到,多動一些腦筋,找到就解決了。

  剝洋蔥:一次都沒有嗎?

  曹德旺:沒有。最艱難的時候,第一次創業,向銀行申請3萬塊貸款,從高山到福清,40公里路,跑了十幾趟,花了3個月時間,現在是不是很好笑?以前覺得很困難的事,放在現在覺得好笑。

  剝洋蔥:創業初期,你曾涉及過房地産,但后來選擇了更加專業化的道路。為什麼?

  曹德旺:那時候沒見過錢,能拿到2000多萬覺得是天下最有錢的人了,結果乾了房地産,差點倒掉。人家跟我講,你不能什麼都做,要清理項目,只留最中意的,其他都重組掉。

  剝洋蔥:后來再也沒有考慮過多元化投資嗎?

  曹德旺:房地産市場起來的時候,主要因為兩個問題,我沒有做。第一,發行股票的時候我們對股東承諾的是,福耀是做玻璃的,做人講話要守信;第二,做企業家,本領有大小,錢夠花就行了,別人做得好,你去傷害了別人的利益,對你也沒什麼好處。

  懂不少行當,社會關係面也很廣,但我死守最不賺錢的製造業。如果沒有三十年“錯誤”的行為,就沒有現在的本錢。

  剝洋蔥:你如何看待財富?財富是可以綿延不斷的嗎?

  曹德旺:金錢不能傳承,傳承的是事業、家風和人品。各國政府都採用寬鬆的貨幣政策,財富都要被調節。財富本身也是身外之物,如果你不相信你的孩子會很有本事的話,倒不如不生他。所以我到處捐贈,與民共享。

  剝洋蔥:迄今為止,哪本書對你影響比較大?

  曹德旺:第一本是,英國哲學家斯邁爾斯寫的《人格是個人力量的源泉》。在我創業初期看的,他講人再窮都沒關係,關鍵人品、人格不要丟,走到哪裏都會受到尊重。我看完之后建議圖書館買了200本,讓員工借閲。

  第二本是《曾國藩》,當時跟《胡雪岩》同時出來,我兩本都看了。胡雪岩是紅頂商人,曾國藩是官員,最后的實力可以跟清朝抗衡,但他自削兵權,遣散湘軍,以國家社稷和人民利益為上,千秋偉人體現在這一點。

  剝洋蔥:你做企業的目標是什麼?

  曹德旺:我現在是全球最大的汽車玻璃生産商,最大會被人家比下來,除了最大,還要最強。要跟着時代的步伐,引導時代的潮流,做一個受尊敬的、偉大的企業,這才是真正的目標。

今年兩會現場,曹德旺接受採訪。今年兩會現場,曹德旺接受採訪。

  談企業家精神

  真正的企業家不會移民

  剝洋蔥:你怎麼理解企業家精神?

  曹德旺:企業家本身是創業者,要對人民、社會和國家有擔當,以報國為民為己任。2009年我把自己及家族名下3億股股票(當時市值35.49億)捐贈給河仁基金會。做慈善就是學做人,吃得太好太胖,就要削減,把自己削弱一點。

  剝洋蔥:你1995年拿到美國綠卡,到了2005年又退了。為什麼?

  曹德旺:1995年在美國投資,我把工廠賣給法國聖戈班,它控股。怕別人说,辦不好廠,是因為我在中國搞鬼,所以就移民到美國。但那幾年是賠錢的,規模也不大,我們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做到2005年的時候我們發現,福耀將來會是中國汽車玻璃的代名詞,那時奧迪、通用跟我們簽了長期戰略合同,在國內形勢也很好。我發現曹家不能移民,否則中國汽車玻璃就沒有了。就跟老婆孩子商量,全部搬回中國,綠卡都退回。

  剝洋蔥:你是很有使命感的。

  曹德旺:真正的企業家不會移民,那些移民的小老闆也不要計較他們。做企業做到一定程度,他會有歷史責任感,否則你跟歷史沒辦法交代。我英語講得不錯,會講Hello、Goodmorning、How areyou ,就這三句。我去過世界上很多地方,最適合我的,就是中國。

  我很自豪很驕傲,我今年七十一歲了,我沒有做一件對不起國家的事,一不走私,二不偷稅,三堅持做製造業,四我在股票市場表現不俗,連續23年凈資産復合增長率做到22.47%,我沒有做烏七八糟的生意。

  剝洋蔥:福耀內部接班的事情目前進展如何?

  曹德旺:福耀現在有3萬員工,産生一個接班人肯定有,這個産業本身是中國的産業,曹家最多不過百分之十幾,沒有必要那麼擔心。

  剝洋蔥:有評論说,你如果離開可能會是福耀面臨的最大風險。

  曹德旺:那不一定。聖戈班從創業到現在經歷多代,不也挺好嗎?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剝洋蔥:現在生活狀態和節奏是怎樣的?

  曹德旺:越來越忙,做企業的(人)我相信,除了退休,都會越來越忙。因為在我們長輩的眼裏,孩子永遠都是孩子,他們做事情我們會牽掛着,特別我們自己創辦的企業。如果放不下,就退不下。

  剝洋蔥:會有焦慮的時候嗎?

  曹德旺:現在沒有。成功需要自信,要先培養對別人的自信,去信他。沒有做錯事,半夜鬼來敲門都不怕,你跟他講,搞錯了,在隔壁。哈哈哈。

  剝洋蔥:現在有什麼期望?

  曹德旺:我71歲了,希望多活幾年,多做一些事情。這倒不是貪生怕死,國家、社會把我培養成一個企業家,花了很大代價,我只要還有一點余熱,還要還給社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