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北京工業大院騰退 廠房轉移到燕郊和通州落腳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17:18   21世紀經濟報導

  原標題:北京工業大院騰退樣本:搬遷中的馬各莊

  本報記者 肖明 北京報導

  導讀

  目前,北京正大力清理整治工業大院。這些工業大院是什麼樣子,為什麼要被騰退,馬各莊村的故事或許能说明一些問題。隨着北京加快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這些工業大院中的産業因為污染大、安全風險高、單位面積産值低,將被清理騰退,馬各莊是其中一個縮影。

  “廠子早就停水停電了,人也都走了,這裏估計年后要全部拆除了。”12月6日一位租用馬各莊村場地從事展覽業務的經營者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说。

  馬各莊村位於北京朝陽區與通州區交接處,距離地鐵六號綫草房站兩三公里。這裏戶籍人口只有幾千人,但是彙集了成百上千的小廠,主營戶外廣告、展覽、裝修、傢具等各個産業。目前,這裏的工業大院和公寓正在清理。

  兩個多月前,馬各莊村啟動無煤化改造,村民搬遷到村外居住,全村被封閉,很多進來的通道都砌了墻,留下少量的入口也是有柵欄且有人把守。當地的製造企業、廣告公司以及木材市場等經營主體都接到通知,集體土地要被收回。

  馬各莊村地區可能要變成附近循環經濟産業園的用地,開展建築垃圾和焚燒殘渣資源化處理。

  此前,這些集體土地上建設的大院從事各類工業或第三産業,被稱為村級工業大院,本世紀初還有政策對符合一定條件的工業大院進行獎勵。隨着經濟進入轉型期,北京加快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這些工業大院中的産業因為污染大、安全風險高、單位面積産值低,到了必須清理騰退的階段。

  北大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指出,這些工業大院的一些産業污染比較大,與北京的發展定位不符合。因而清退這些工業大院,提升土地利用效率,顯得迫在眉睫。

  工業大院産業逐步退出

  馬各莊村附近的住宅樓盤,二手房價格已經到4萬多元/平方米。很難想象,在這樣的地段附近,還有各類價格便宜的公寓。

  這裏有各類展覽廣告公司,還有一些機械製造廠、木材加工廠、傢具製造廠、展覽設備製造廠等廠房,也有一些場地用作倉庫。有的工業大院目前已經被改為服務業場地,部分用地用於建設公寓出租。

  當地一位經營者告訴記者,這個地方高峰時有五六百家展覽業企業。但是,目前工廠和公司都在搬離,往河北以及周邊地區搬遷。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現場看到,大批的貨車正在將一些彩鋼板廠房裏面的貨物往外運。

  記者還了解到,馬各莊村的坤江名貴木材交易中心、坤江大市場,已經貼出了12月底關閉的消息。

  超市也在清理之列,有超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超市也被要求騰退。當地人告訴記者,兩個多月前已經開始清理,目前力度在加大。

  一位承包某工業大院土地進行經營的人士告訴記者,目前自己屬於留守狀態,不知道何時被清理。之前大院的工業生産已經停工,自己的承包公司與村裏簽訂了租用場地協議,再將場地出租給其他公司或者個人。

  當地一位經營公寓的人士说,馬各莊村一些集體土地或者工業大院裏面蓋的公寓,每間每月租金只要1000元,比周邊低不少。對於很多租房者而言,價格低廉的公寓很有吸引力,而且馬各莊到草房地鐵站很近,坐306路公交車只有四站地。

  今年6月份,馬各莊村就開始清退散亂差企業。從6月27日起的 3天時間,63家“小散亂污”企業被集中進行了騰退。這一地塊,原先聚集着很多庫房、洗車、家裝、出租大院和噴涂廠房等小散亂污企業。

  清退后的21.4公頃地塊,將被用於建設一處建築廢棄物資源化利用中心,將開展建築垃圾和焚燒殘渣資源化處理。該中心設計年處理123萬噸,其中包括建築垃圾100噸,殘渣23萬噸。

  截至2017年6月30日,馬各莊村所在的朝陽區金盞鄉疏解並拆除低級次市場6家;拆除出租大院2家,清退出租大院2家;疏解並拆除物流倉儲企業2家;拆除廢品回收場站3家,清理廢品回收場站12家;清理無證照餐飲單位138個;其他無證照單位9個;退出工業企業7家;拆除違法建設36.3萬平方米,完成全年任務的77.2%。

  今年11月上旬, 北京朝陽全區各部門、各街鄉共疏解商品交易市場66家、一般性製造業85家、再生資源回收場站19家和倉儲物流基地3家。

  工業大院騰退后如何發展

  隨着《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出台,北京正在加快對工業大院進行騰退。

  新版北京城市規劃提出,大力疏解不符合城市戰略定位的産業,壓縮工業、倉儲等用地比重,騰退低效集體産業用地,提高産業用地利用效率。並提出堅持疏解整治促提升,在疏解中實現更高水平發展。

  9月份,在北京市委、市政府召開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實施動員和部署大會上,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表示,城六區工廠和全市工業大院、一般製造業和散亂污企業要堅決退出。

  中國社科院城市所研究員牛鳳瑞認為,過去北京農村集體土地發展的一些工業大院,涉及不安全因素,且不少屬於非核心功能,所以要疏解。這個疏解過程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像服裝産業已經持續疏解了二十多年。

  十多年前,由國土資源部、監察部、國家發改委、國家審計署、建設部等組成的土地市場秩序治理整頓督查組,於2003年8月23日至9月2日對北京市進行了督查。

  根據當時的統計,北京市共有開發園區324個,規劃總面積60.2萬畝,實際用地面積32.4萬畝,其中未經依法批准用地11.8萬畝。在各類開發園區中,村級工業大院占近1/3。村級工業大院土地開發盲目性較大,用地十分分散,這些村級工業大院普遍是在沒有辦理用地手續的情況下,先修路建廠房,再引資入院的。

  目前,北京加大了清理騰退工業大院的力度。今年6月,北京市經信委發布的數據稱,2015年以來,為確保清理整治工作推進的連貫性,各區多次摸底調查顯示,北京全市工業大院共315個,其中通州97個、大興144個、昌平50個、懷柔16個、密雲7個、房山1個。

  11月22日,北京市經信委主任張伯旭在對工業大院清理整治工作進行現場檢查時要求,已經停産停業的工業大院、企業,也要加強管理,嚴防火災等冬季多發易發事故。要嚴格對照工作台賬,不折不扣做好“散亂污”企業和工業大院清理整治,深入研究,準確把握政策,積極穩妥推動工作。

  北大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認為,原有的工業大院清理后,可以進行産業升級。不一定要改變土地用途,因為集體土地也可進行建設,最核心的是要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的水平,加快産業升級步伐。另外,要做好環境治理。

  目前,很多馬各莊村的工業大院項目轉移到了燕郊和通州落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