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蘇軾家族墓地確定在四川眉山 14代24人埋葬於此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19:06   成都商報

  原標題:蘇東坡家族14代24人葬於眉山十字卡村

  “一門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詩賦傳千古,峨眉共比高。”關於三蘇父子在四川留下的遺跡,最負盛名的當屬三蘇祠。不過,蘇東坡的家族墓地在何處,卻鮮為人知。

  前日,蘇東坡孫子蘇符、曾孫蘇山等人的一批墓磚首次大面積出現,讓眉山修文鎮十字卡村村民口中代代相傳的蘇東坡家族墓地再次引起關注。眉山文物部門表示,此地確系蘇東坡家族墓地。成都商報記者根據《眉州蘇氏世系表》不完全統計,該村共有蘇東坡家族14代24人以上埋葬於此。

  眉山市東坡區文物部門表示,此地或還有蘇東坡家族中其他人的墓地,等明年文物部門啟動首次考古發掘之后,會有更確切定論。

蘇東坡孫蘇符墓碑拓本蘇東坡孫蘇符墓碑拓本

  A

  村莊現蘇東坡家族墓磚

  刻有“東坡曾孫”等字樣

  前日,成都商報記者來到眉山市東坡區修文鎮十字卡村,寫有“東坡故園”管理辦公室的房屋內,擺放着年代久遠的木製傢具和石刻等。在十字卡村的多位村幹部和村民帶領下,成都商報記者在一個房間內見到數十塊長約40厘米、寬約20厘米、厚約10厘米的青磚。這些磚頭上沾滿黃土,印刻有“有宋大宗伯蘇公墓”“司農少卿蘇公之墓”“白鶴翁墓”“東坡曾孫白鶴翁嗣”“東坡元孫”等字樣。磚的旁邊,擺有簡單的说明:蘇符墓磚、蘇山墓磚、蘇植墓磚。

  在屋內的一塊殘缺石碑上,鐫刻着“據墓磚所載系東坡曾孫考”“光緒拾年歲次甲”等字樣。在另一間房內,牆上掛着一幅墓碑的拓印,拓印上可看出,該墓碑正中刻“宋禮部尚書蘇公符白鶴翁墓”,落款為清光緒十年(1884年)劉崇德等立。

  “這些就是蘇東坡后人的墓碑和墓磚,蘇符是蘇東坡的孫子,這是他的墓碑和行狀碑,真跡已送至三蘇祠博物館了。”修文鎮十字卡村村幹部黃晴稱。

  對於這些磚從何而來,村民們稱來自村裏的墓地,但他們不願意細说具體出土地址。究其緣由,多人表示,曾有人半夜來撬磚,说出來怕引起意外。

  “僅蘇符的墓磚,在十字卡村就發現有兩千多塊。這在全國蘇氏遺跡中,屬於實物最多體量最大的。”十字卡村位於眉山市鋁硅産業園區內,該園區黨工委專職副書記王龍海说。

十字卡村村民拿着蘇東坡孫蘇符的墓磚十字卡村村民拿着蘇東坡孫蘇符的墓磚

  B

  “蘇墳園”稱呼沿襲幾百年

  包括東坡祖父、孫子等人之墓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當地“蘇墳園”的稱呼沿襲了幾百年。在修文鎮蘇墳園管理辦公室工作人員王成甫帶領下,成都商報記者進入村民口中蘇東坡家族墓的範圍。柑橘樹滿山遍野,幾座建在山腰的墳墓格外引人注意,墳墓除大小不同,造型均差不多:一塊紅砂石墓碑后,墳墓呈半圓形,四周以磚建橢圓形圍欄。據王成甫介紹,其中包括蘇東坡爺爺蘇序、姐姐蘇八娘、孫兒蘇符等人之墓。

  在標有“蘇符之墓”的一塊墓地上,成都商報記者看到,圍牆所用的磚顔色不一。王成甫等人解釋,下面顔色深的磚是墓地原有的,顔色淺的是后期恢復時所建。

  對於蘇符,王成甫等人介紹得格外詳細:十字卡村是唐朝以來蘇味道的眉州后人祖居之地,其族人死后很多安葬於此,被稱為蘇墳園。蘇符是蘇軾長子蘇邁之子,也是蘇軾兄弟的衆多子孫中官品最顯赫的一個(禮部尚書,正二品)。據史料記載,蘇符晚年致仕,返回蜀地,就再也沒有出去過。南宋紹興二十六年(1156年),蘇符逝世,朝廷追授眉山開國伯。

  在蘇符墓不遠處,還有一座墓赫然寫着:大唐宰相蘇味道之墓。《眉州蘇氏世系表》顯示,蘇東坡祖先蘇味道、蘇份、蘇瑗、蘇詵等及蘇東坡后人蘇符、蘇山、蘇植等人均葬於此。據成都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該村共有蘇東坡家族14代24人以上埋葬於此。

  王成甫表示,由於歷史原因,這些墓地曾被破壞嚴重,如今這些墓經過修繕。“現在已經完成了蘇味道、蘇序、蘇符、蘇八娘等5座陵墓的修繕,完成了三蘇父子的衣冠塚。”

眉山市東坡區修文鎮十字卡村,蘇東坡曾孫殘缺的墓碑眉山市東坡區修文鎮十字卡村,蘇東坡曾孫殘缺的墓碑

  C

  實物加文獻證明

  將進行搶救性發掘

  眉山市東坡區文物部門表示,這些實物加文獻能證明,此地有蘇東坡孫子蘇符之墓,至於蘇山、蘇植等人的墓是否在此,僅有墓磚,暫無更多證據,但結合史料記載,基本能確定此地為蘇東坡家族墓地。不過,這些墓遭破壞嚴重,文物几乎損失殆盡。眉山市政協副主席楊常沙曾任三蘇博物館館長,其表示,蘇東坡的后人蘇符墓、蘇山墓在此,蘇符墓碑和行狀碑確在三蘇祠博物館。

  眉山市東坡區文物部門表示,此地或有蘇東坡家族中其他人的墓地,等明年文物部門啟動對此地首次考古發掘之后,會有更確切的定論。但此次發掘的細節,文物部門並未披露。文物部門稱,當地許多墓室多年前就已破壞嚴重,只有搶救性發掘,才能讓更多歷史信息浮現,得到更準確的定論。這不但有助於文物保護單位的申報,更有利於對蘇墳園進行科學保護和修繕,有助於當地的開發利用。

  成都商報記者 蔣麟 攝影報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