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北航博導被指性騷擾 曾當衆逼已婚學生離婚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02日 04:48   成都商報

  原標題:北航博導被爆性騷擾最新進展:律師公佈三秒音頻內容

  昨日,紅星新聞報導了美國硅谷華裔女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其讀博期間,被導師陳小武性騷擾的事件之后,引起廣泛關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官方微博宣佈:事件正在調查中,已暫停陳小武工作。當事人陳小武對此事進行了否認。

  今日,羅茜茜在微博上再次發出更多指控陳小武的信息。她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我不怕,在我背后還有6個人,她們都是受害人,我們會戰鬥到底。”今日,另一位受害人也接受了紅星新聞的獨家專訪,她稱,陳小武性騷擾、體罸學生、逼女學生離婚、學術行為不端等。

發在微博上的舉報文章。微博截圖發在微博上的舉報文章。微博截圖

  羅茜茜的爆料群:有人退出 也有人加入

  在羅茜茜今日發布的追蹤爆料中,她提到有曾經和自己站在一起的爆料人,手中掌握了數段被指為陳小武對自己進行性騷擾的錄音,她將錄音交給了羅茜茜,由其提交給了北航紀委方面。但這位爆料人不願出面。

  一直與羅茜茜合作的律師萬淼炎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今天又有一位受害人正式加入羅茜茜的爆料群,同時,也有幾位匿名的爆料人,也正在和我們取得聯繫。”

  律師萬淼炎也向紅星新聞獨家曝光了這位已退出的爆料人提供的一段被指陳小武性騷擾的錄音,在這段時長3秒的錄音中,一位男子说:“摸摸不行啊,我女朋友。”紅星新聞記者試圖與陳小武聯繫,以證明錄音的真實性,但並未得到回復。

  新受害者爆料:陳小武曾逼我喝交杯酒  當衆逼學姐離婚

  今日,另一位羅茜茜爆料群裏的受害人小D(化名)接受了紅星新聞記者的獨家專訪。

  小D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是2010年至2015年左右在北航讀碩士,陳小武是自己的導師,在此期間,她多次遭受或目睹了陳小武的行徑。

  她回憶道,自己與羅茜茜取得聯繫,是在去年10月:“起因是去年10月的知乎熱帖,由考研覆試被騷擾的女生匿名爆出,在我們同學群裏引發關注。”此后,在一位學姐的引薦下,小D知道了羅茜茜正在向北航紀委方面舉報陳小武,於是她和羅茜茜取得了聯繫。

  小D稱:“學術組例行聚餐上,他(指陳小武,記者注)會強迫每個女生跟他喝交杯酒,什麼藉口都無法推脫,我也有過被逼交杯的經歷。在北京參加會議時,也會提到“等下我在會議的酒店給你開間房吧”等字眼。

  此外,小D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深夜留我單獨陪他修改PPT,他抽煙時,看到我被嗆咳了,還故意湊到我身邊,在離我非常近的距離,面對面將口中的煙噴到我臉上,並且藉故拍我肩膀和手。”

  小D還稱,陳小武會單獨將自己叫到辦公室去,因瑣事痛駡自己,看到自己哭了之后,就借安慰之名對自己進行摟抱。

  除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之外,小D表示,自己在陳小武手下學習期間,也曾多次目睹他對其他女學生進行性騷擾。她稱,陳小武曾數次在公衆場合逼已婚的師姐離婚:“有一位師姐曾不堪他的日常辱駡,提出退學,之后被實驗室同學勸回。從那天起,陳數次在會議、組裏聚會上逼她以離婚的方式表明繼續讀書的決心。”小D回憶,“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學術組在京郊遊玩,陳小武把大家召集在他的房間,讓師姐站在房間中央,在幾十人衆目睽睽之下逼問了她兩三個小時,反復問類似’你到底有沒有決心讀下去’、’是你老公還是讀書更重要’、‘想讀下去就離婚讓我看到點決心’這樣的問題,態度嚴厲絶非玩笑,師姐最后被逼哭了。”

  讓小D覺得遺憾的是,這位師姐最終還是退學了。

  同時,小D還稱,陳小武曾經因為對學生簽到情況不滿,讓幾十位學生統統在走廊罸站,“最少的被罸站了一個多小時,最多的前后被罸站了2、3個小時。”

  小D回憶,曾有一位同學感染了肺病,病情好轉之后,拿着在疾控中心開具的不會傳染證明,希望能回到實驗室繼續學習,結果遭到陳小武的拒絶和辱駡,“他甚至建議這位同學直接退學。”

  小D稱,陳小武曾將項目經費作為勞務費,打到每個學生的卡上,“然后他讓我們去把卡裏的錢取出來拿給他。”

  採訪結束后,紅星新聞記者多次嘗試與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紀委方面負責人、學校宣傳部、陳小武本人聯繫,截至記者發稿時,尚未得到回復。

  對話爆料人小D:爆料,是源於對學校的熱愛

  紅星新聞:為什麼站出來爆料?

  小D:源於對北航的熱愛。爆料,是希望,紀委可以肅清我航風氣,維護名校尊嚴;也希望,我們的經歷永遠不會在后來人身上的重演。

  紅星新聞:除了文中提到的肢体接觸之類的性騷擾,陳小武還有沒有過其它此方面的舉動?

  小D:有,語言方面。有次叫四五個學生給他整理辦公室,他坐在辦公桌上把玩一把仿真槍,突然指着某學姐说:“不許動,把衣服脫了。”

  紅星新聞:你如何評價陳小武?

  小D:(上文采訪中提到的)也許每件事單獨看來都不算致命,但所有事聯合在一起,給學生造成了難以想象的巨大壓力。這幾年研究生生活,是我黑暗回憶,毫不誇張地说,也是我的人生最困難的時刻。

  紅星新聞記者 沈杏怡

  點擊進入專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