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台青年王炳忠上完新聞聯播就被帶走 再叫板蔡英文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0日 05: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上完新聞聯播就被帶走 他再度叫板蔡英文

  來源:政知圈

  上完新聞聯播被台灣當局帶走,台灣青年王炳忠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方式火了。

  2017年12月9日至16日,新黨主席郁慕明率團先后到訪北京、南京等地,“新黨三傑”王炳忠、侯漢廷和林明正隨行,並因此上了新聞聯播。轉折出現在訪問結束三天后,去年12月19日,台灣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因疑涉“安全法案件”為由被台灣“調查局”訊問18小時,引起兩岸關注。

  1月7日,王炳忠接受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獨家專訪,談起被搜查的經歷,自己的心路歷程等。

△王炳忠被帶走(受訪者供圖)△王炳忠被帶走(受訪者供圖)

  被“查水錶”第一時間直播

  政知圈:被台灣“調查局”帶走一事,能跟我們講講事情的原委嗎?

  王炳忠:12月19日我要去錄電視節目,前一天看資料看到很晚。才睡了兩三個小時,大概早晨6點的時候就聽到有人一直按電鈴。這麼早誰能來找我呢?我感到來者不善。我做出預判,一旦碰到“查水錶”,那就直播。

  政知圈:緊急情況下怎麼想到在Facebook直播呢?

  王炳忠:正好幾個月前聽過一個人“反搜證”的事情。第二,當時看到所謂調查局人來,说理由是“國家安全”,我就想到周泓旭案。周泓旭凌晨六點多被帶走,直到隔天中午新聞才出來。如果我就這樣被帶走了,媒體根本就不曉得,说不定跟周是同樣的命運,被他們關在黑箱裏頭給陰掉了。所以我就想到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讓社會大衆都看見,那就搞不了鬼了。

  政知圈:他們最終強行進入你家,你看到他們是怎麼搜查的?

  王炳忠:他們帶走了一堆東西,包括兩支(部)手機、所有的電子用品。我在大陸出書賺的稿費和版稅,因為是人民幣,也被認為有嫌疑,所以拿走。還有整本名片,是我這麼多年來參加各種活動認識的人的,但他們以裏面有大陸官員名片為由全部帶走了。這些東西至今沒有歸還。

  被隔離審訊設套提問

  政知圈:在失去人身自由的18小時裏,你是怎麼被“偵訊”的?

  王炳忠:我、侯漢廷、林明正和秘書陳斯俊,在不同的小房間被隔離偵訊。他們拿出周泓旭的還原檔案,揀提到我的部分給我看,問我看了有什麼感覺,有什麼感想。我说不予置評,我連檔案的真實性和從哪裏來的都不知道,怎麼能做僞證呢。

  政知圈:他們為何認為你們和周泓旭案有關?

  王炳忠:周泓旭被台灣當局定為“陸生共諜”,他參加過我們在台大經營的學生社團的活動,周泓旭被抓后,調查人員说他的一份檔案中提到我們。他們的問題就是很典型的設套,周泓旭這份報告是真真假假,有一些東西的確我們在做,比如燎原新聞網真的存在,比如侯漢廷常常會開讀書會,跟年輕朋友討論寫作,這個也的確存在過。但是這些東西都不是周泓旭或者大陸方面來指導的,都是我們自己主動在做。因為我們是新黨的青年軍,當然想盡辦法在發展各種青年組織,來壯大我們的思想跟團隊。

  支持統一從來沒有動搖

  政知圈:這件事發生后,你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

  王炳忠:我對自己的理念從不動搖,我對我是中國人、支持兩岸和平統一,從來沒有動搖。可是,對我是否有必要高調從政,誠實说我是有動搖的。因為我發現會連累家人,我爸我媽都被搜查、被抓去作證,而且還連累到我的秘書陳斯俊。我覺得,今天這麼高調從政,就算自己無所謂,也會害了這些人。

  政知圈:動搖后做出了什麼決定呢?

  王炳忠:如今,很多跟我志同道合的同輩,能力比我好的都不留在台灣了。我一個本省人,如果说我也不支持兩岸和平統一,像我這種角色就沒有人了。就算很多人心中在思考統一,可能也不會站出來發聲,所以我還是要站在一個意見領袖的位置上,乃至於说爭取可以進到議會裏去,拿到公職的身份,發揮更大的作用。

  政知圈:你強調自己是中國人,支持兩岸和平統一,這種信念從何而來?

  王炳忠:我在接受您訪問前,和台灣知名政治評論人黃智賢女士吃過飯,她講了一句話:台灣從1895年被割讓給日本以后,一直到今天,要做一個中國人,是一件必須要承受很大壓力的事情。現在大陸改革開放全面崛起,大家覺得作為中國人很自然、很光榮。 但在台灣,必定會遭遇輿論壓力。尤其是之前的陳水扁和現在的蔡英文搞“去中國化”,但我對自己是中國人的理念從來沒有動搖。

  最主要的是我父親帶給我的影響。我父親是台南貧農子弟,他有一個很素朴的愛國心願。他認為中國人從鴉片戰爭以后被列強欺負,內部還不團結,所以才會弄得這樣,現在中國應該團結起來,不要再分裂。再加上我也被李敖影響了一些。我愛台灣,為什麼不能愛中國?這跟盧麗安講的話是一樣的,我就因為愛台灣,所以更加覺得整個中國的命運就是我們台灣人的命運。台灣為什麼會被割裂呢?就是因為中國國勢衰微。台灣的命運跟整個中國的命運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我認為統一還是要講出來。所以后來參加新黨對我是個很大的振奮。

  更多台灣人寄望於大陸

  政知圈:新黨前不久剛結束訪問大陸的“創新之旅”,你也參與其中,那麼你認為新黨能在兩岸關係中發揮怎樣的作用?

  王炳忠:我們想,蔡英文上台以來一年多,兩岸又陷入僵局,我們是不是可以做點事情。新黨是台灣的民間政黨,但中共中央台辦還是願意以黨對黨的身份跟我們對話,這代表着兩岸關係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官冷民熱。

  我們也特彆強調,過去大陸都说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但是現在更多地是台灣人寄望於中國大陸,寄望於中國大陸的成長進步。其實現在不少台灣人非常茫然,不知道未來怎麼辦。有人用腳投票,到大陸去就業求學。當然,這是一個趨勢。

  不過,我認為兩岸之間的統獨已經走到轉折點,有一股潮流已經出現了,我們就是走在這個潮流最前的人,我們舉旗帶領大家。有人舉了大旗,才能夠讓那些平常在心裏想統一的台灣百姓敢於直接表達出來。

  政知圈:這股潮流你是怎麼感受到的?

  王炳忠:我舉個例子,“12·19事件”發生以后,我到附近從小吃到大的便當店買東西,那個老闆娘問我“你是王炳忠先生對不對”,我说,我從小就吃你的便當,你不認得我嗎?她说看了電視才知道我就是王炳忠,他們全家都是我的粉絲。要是在以前,我從來不會想到他們是支持我的。

  還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個騎摩托車的中年男性停下來對我说,“我認得你,我支持統一,我要捐錢給新黨”。於是我知道越來越多人在思考同一個問題,但直接大聲说統一的並不多,也是慢慢地經過新黨大聲宣稱“我們就是統派,我們以統派自豪”后,那麼現在五十幾歲的普通百姓,他自己也會喊支持統一。

  政知圈:你認為經過台灣“調查局”對你們的搜查,新黨未來的工作會變得更難嗎?

  王炳忠:如果沒有這樣的打壓,很可能許多在角落裏思考統一的人,還未必知道到哪裏能夠找跟他們志向相同的、可以為他們帶路的人。所以台灣當局這麼一搞,反而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在做事,反而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確實在想盡辦法發展統派組織。而且,經過他們這麼搞以后還願意來參加我們活動的,说明都是經過考驗的。

  政知圈:那麼新黨准備怎麼在台灣政界發揮更大的作用?

  王炳忠:今年台灣要選的是地方各縣市議員,我們一定要全面提名。2020年是立法院選舉,新黨會以政見為主軸,我們要提出個很明確的台灣前途如何走的政見,希望能夠在立法院形成黨團,也就是说新黨會堅決地投入到這兩場選戰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