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著名學者王學泰逝世 曾申請2萬元課題費全給書店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0:00   新京報

  原標題:王學泰的遺産:讀書作為信仰 | 沸騰

  他提倡一種“慢讀論”,不功利,而是在書上耗費掉漫長的人生,這並不是廉價的愛好,它不但昂貴,也足夠給我們一種示範:在當今這個時代,讀書有多麼珍貴。

▲王學泰▲王學泰

  文 | 張豐

  著名學者王學泰先生1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5歲。以王先生的年齡,很難引起媒體“一個時代結束了”這樣的感嘆,但是在一個小範圍內,他的離世還是引起震動。小範圍的哀思,也許更情真意切。

  這個“小範圍”,就是讀書圈或所謂知識圈。王學泰是研究游民文化專家,但是最近幾年,他更多是以“讀書人”的身份在發言。他不願意稱自己為知識分子,也不太喜歡藏書家這個稱號。他更願意使用“讀書人”這個身份,這是一種自覺,也是在面對自己時的一種冷靜。

  王學泰的父親是山西人,后來到內蒙,然后在北京扎根。他只讀過4年書,但是卻對書和知識有一種崇拜,這種態度感染了少年王學泰。

  五六十年代,王學泰還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小伙子時,就在北京買了很多書。那並不是一個看重知識的年代。他的母親對接下來的時代風尚有所預感,把他買的書都藏了起來。

▲王學泰生活照,圖片來自新京報▲王學泰生活照,圖片來自新京報

  作為一個學者,王學泰研究的主題是游民、流民與江湖文化,所謂游民和流民,其實就是主流視野之外的人。這種研究,有利於他保持一個安靜的自我。他后來在文章中寫道,曾經申請到了2萬元的課題費,全部貢獻給了書店。

  這和后來學者中流行的對待課題費的方式有很大不同,據说報銷課題費已經是一門學問,一些教授會專門委派愛徒來研究操辦。這就是“讀書人”這一定位的可貴之處。王學泰退休的時候,身份是中國社科院研究員,但仍然能保持讀書人的赤子之心。

  在一個碎片化閲讀的時代,讀書似乎已經成了過時的行為。但是對王學泰而言,讀書就是他的信仰。他把對書的需求和吃飯相提並論。他曾經自嘲:小時候貧窮,沒有錢發展更昂貴的愛好。

  比如,要培養音樂的興趣,家裏最起碼要買一部唱機。如果要練武,也得花錢請師父。只有讀書是可行的,買不起還可以借。

  終其一生,王學泰都在買書、讀書,做研究反而是一種副産品了。他提倡一種“慢讀論”,不功利,而是在書上耗費掉漫長的人生,這並不是廉價的愛好,它不但昂貴,也足夠給我們一種示範:在當今這個時代,讀書有多麼珍貴。

▲王學泰《清詞麗句細評量》▲王學泰《清詞麗句細評量》

  如果一個80年代人直接穿越到我們身邊,他將會驚訝無比:在地鐵上,每個人都拿着一個發光的東西,眼睛盯着屏幕。每個人都在通過手機與別人交流,而對身邊的世界漠然不顧。

  我乘坐地鐵上班一個月,只看到過一兩個捧着書讀的人。而在日本,地鐵上讀書的人卻有很多。

  不要辯解你正在通過手機“閲讀”。手機裏讀文章和讀書永遠是不能比的。書本,尤其是那些厚重、晦澀的巨著,能給人一種整體性,好好讀一本書,才是與作者真正的交流。

  書的作者,很少有故意討好讀者的,他們只講述自己。而我們這個時代的新媒體寫作,都在千方百計討好你,你閲讀,其實不過是在重覆自己。

  好好讀書,這就是我們能夠從王學泰先生身上所能獲得的教誨。他曾走過漫長而艱難的時代,人生坎坷唯嗜書,書沒有背叛他,讀書救了他。從這個角度講,王先生的一生又讓人羡慕,經歷苦難,但是書卻撫平了一切傷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