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新京報評地方盯梢國家脫貧檢查組:只能是自釀苦果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0:08   新京報

  原標題:誰來對“盯梢國家脫貧檢查組”的人進行盯梢? | 新京報快評

  地方迎檢版“竊聽風雲”,又更新了新劇集。

  1月11日,網上流傳出微信群“吉安城臨時工作群”的聊天截圖。截圖中,微信名為“鎮政府××”和“××鎮長”者分別發布消息“陝EG198*、陝E2990*、陝EE066*、陝E5873*、陝EY990*,這是調查組車牌號,大家注意暗訪組隨機入戶”“遇見以上車在村組開展檢查,立即通知幹部。但不能打擾人家檢查。”而當天,國家脫貧檢查組正在陝西渭南市澄城縣(吉安所在縣)進行脫貧工作檢查評估。

  此事引發熱議后,當地有關方面回應稱,已着手處理鎮幹部在微信群裏發布扶貧攻堅暗訪組乘車號牌一事。

  你暗訪我,我暗中盯梢你,不得不说,當地有關人員不去做情報工作可惜了。若不是有人暗裏來了個“截圖式曝光”,沒準這出盯梢大戲“事過了無痕”。

  隨着此事被帶入公共輿論場,當地有關方面的公信力算是“糊”了,也難免被貼上弄虛作假的形象標籤。

  對脫貧檢查搞“盯梢”,其本質就是欺上瞞下、務虛舞弊。這既是對中央“反四風”決心的漠視,也是對脫貧檢查嚴肅性的輕視。無論是2017年脫貧攻堅成效考核工作近期啟動,還是國家審計署加強對地方扶貧資金審計,都顯示出,在扶貧已進入攻堅階段的當下,脫貧來不得“虛”的。

  在此背景下,仍上演盯梢暗訪者的做法,是頂風違紀、上演形式主義。

  去年底開始,渭南市委市政府多次召開部署脫貧攻堅國考,“要強化責任擔當,帶頭補短板、強措施、抓落實,堅持親力親為,逐村核查情況、發現問題,切實做到心中有數。”11月20日,涉事鎮還在開脫貧攻堅冬季大會戰動員會,要求對照前期中央巡視、全省第三季度市際交叉檢查和及其他扶貧工作檢查提出的問題清單,照單全收,結合清單全面自查、提出整改措施,全面進行整改。

  當地有關人員膽敢對扶貧攻堅國考組盯梢,也留下疑問:莫非有些人應對脫貧“國考”,就是這麼應對的?發現問題,發現的是扶貧中的問題,還是把檢查組當成了“問題”?

  更何況,盯梢之舉,還可能為脫貧檢查發現問題“曲線”地提供線索。通常而言,以“反偵察”的神經兮兮姿態,去盯梢某些領域的考評專家或檢查組,不是基於虛應故事的慣性,就是因心虛而掩耳盜鈴,而心虛背后或許是扶貧乏力等問題,故這會讓督導檢查更有的放矢。到頭來,涉事地方可能還會因此在扶貧考核中被“一票否決”。

  所以盯梢國家脫貧檢查組,看似機巧,實則不智。

  在此之前,盯梢上級暗訪者或暗訪媒體的戲碼,也曾在多地上演。比如,去年6月,有記者暗訪陝西鄠縣疑被盯梢,行蹤被發當地幹部微信群實時直播;去年7月,棗莊有打着棗莊市“創衛辦”名號的檔案,要求當地出租司機在創衛專家暗訪時通過專用暗號及時報告……

  找群演、擺道具、玩盯梢,迎檢成了表演,也表明了個別基層的應付,在監督路徑拓寬的情勢下,这只會越來越行不通、玩不轉。拿脫貧考核和檢查來说,隨着扶貧考核方式在第三方評估和省際交叉考核基礎上又增加了“媒體暗訪”,隨着扶貧攻堅期對數字脫貧和“被脫貧”的查究越來越嚴格,造假和應付空間越來越有限,“盯梢暗訪”只能是自釀苦果。

  聊把迎檢當諜戰的“盯梢”,還是早點歇了吧!

  □侃人(媒體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