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習近平密切關注的腐敗新動向 表現在這些人身上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0: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總書記密切關注的腐敗新動向,表現在這些人身上

  來源:長安街知事

  撰文| 高樓

  昨日,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召開,將為2018年的反腐工作定下調子。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注意到,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強調,要密切關注享樂主義、奢靡之風新動向新表現,堅決防止回潮復燃。

  制度反腐專家李永忠告訴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十八大以來的高壓反腐態勢剎住了奢靡享樂的不正之風,但也有人認為:5年了,該松一松、放一放了,導致奢靡享樂出現了變異、變種。總書記的講話,正是為了給全黨提醒。

  说到奢靡享樂,不得不提到衡陽原市委書記李億龍,其行為被中紀委當成了典型:

  用公款報銷其購買的名牌手錶、眼鏡等高檔物品費用,用公款支付聘請保姆的相關費用及生活開銷;

  到衡陽任職后,在已配備一輛公務用車的情況下,將原工作地一輛越野車帶到衡陽使用,還要求市政府駐長辦先后安排兩輛超標車專門供其在長沙使用;

  多次超標準乘坐交通工具,其中7次乘坐飛機頭等艙,17次乘坐高鐵商務座,12次乘坐高鐵特等座;

  違規占用總面積374平方米的兩套公用住房,並長期占用衡陽某酒店一間豪華套間。

李億龍李億龍

  湖南當地人士稱,李億龍在衡陽出行經常要求警車全程開道,甚至安排人在各重要路口疏導交通並控制交通信號燈,以確保自己一路暢通無阻。

  與李億龍情況相似的還有西安市委原書記魏民洲。作為土生土長的關中人,魏民洲几乎不可一日無面,這個習慣讓他在外出差,特別是出國期間的飲食方面尤為痛苦。解決這個問題的是西安旅遊集團原董事長李大有,他安排專門的廚師跟隨魏民洲出差,帶着做麵食的工具和上好原料,以便於魏民洲隨時吃面。魏出國的時候,則有人給他帶鍋碗瓢盆、柴米油鹽,保證他能吃到中國餐。 

  魏民洲有個外號叫“粉紅系”書記,據媒體報導,魏比較喜歡粉紅色系的洗漱品,即便酒店裏備有毛巾,隨從人員也會單獨再備上一套。工作人員曾經給他准備過hello kitty的洗漱用品,顔色也是粉紅色的。包括在做過年賀卡時,他比較鐘意的還是粉色系列。

  不管是愛吃面還是喜歡粉紅色,本身並不算奢靡享樂,但是耗費公款去滿足這些愛好,以至於出差也要帶着廚師,就“出格”了。

  “出格”的還有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秘書長武志忠,中紀委披露,他的住所裝修得豪華氣派、富麗堂皇,單是其在北京、呼和浩特的幾處儲藏室,就令人瞠目結舌:成捆的現鈔、金條、銀條和各種翡翠、瑪瑙、鷄血石、象牙、瓷器古董琳琅滿目,應有盡有,專案組組織十余名幹警,僅對涉案物品進行清點就耗時將近一個月。

  武志忠的奢侈無度還體現在其妻子身上,有一次他們夫婦入住北京某高檔酒店,在酒店一樓工藝品店,武志忠妻子看好一些首飾,當即就包下一個櫃檯裏的全部飾品。案發后,檢察機關共扣押凍結武志忠個人家産價值4000余萬元。公訴機關算過一筆賬,以武志忠案發前的工資收入計算,掙這筆錢需要300多年。

  關於奢靡享樂歪風的新動向新表現,中紀委有關負責人有過具體介紹,其中比較突出的就是改頭換面、潛入地下的隱形變異。比如:

  違規公款吃喝轉入內部食堂、培訓中心、農家樂等隱蔽場所,或接受私營企業在高檔小區內安排的“一桌餐”;有的在費用報銷上做手腳,將大額消費拆分成多個小額發票報銷,或長期在飯店掛賬,待“風頭”過后一起結賬。

  公款旅遊打着單位集體活動、職工療養休養等“幌子”,公務出國扎堆熱點國家,借公務之機游山玩水,變更行程繞道繞遠,或由下屬單位、相關利益單位、管理服務對象支付旅遊費用。

  收送禮品、禮金避開敏感時間節點搞“錯峰送禮”,還通過電子禮品卡、電子紅包、快遞等隱蔽方式進行。

  通過違規借用下屬單位或企業車輛等方式使用公務用車,甚至變“公車私用”為“私車公養”。

  婚喪喜慶事宜化整為零分批操辦、異地操辦、變換身份操辦,或只收禮金不辦酒席。

  “看似新表現,實則老問題”。魏民洲違規出入私人會所早就是常態且不避諱的事,甚至於他的秘書會讓辦公人員將需要審閲的材料直接送到曲江某廣場老闆的會所內。中紀委“雙開”魏民洲的通報也指出,他曾接受私營企業主安排的旅遊活動。

  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以熱衷大吃大喝著稱,他經常出入的場所中,有一處位於海珠區的琶洲建設工程指揮部。隱藏在工程指揮部中吃喝,無非為了掩人耳目、躲避監督。2015年,該指揮部已拆除主體建築物並復綠,已建成的部分道路和硬地作為臨時公共設施。

  李永忠告訴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還有一種享樂主義就是“不作為的享樂”。很多高級領導幹部,享受着組織提供的職級待遇,本應承擔相應的工作,但他們不負責任、不願踏實工作,有的表面上作為、實際中不作為,其實就是在享樂。

  長安街知事(微信 ID:Capitalnews)介紹過,孫政才、黃興國、周本順、王三運、萬慶良、王敏等人的共同問題是:言行不一、光说不練。在督查調研祁連山生態保護工作時,王三運每到一地都反復強調環保問題的極端重要性,提起要求來“口號響噹噹”,但就是沒有下文。 

  奢靡享樂的根源在於權力沒有受到足夠制約,這決定了我們要打一場持久戰,過往的成績應當鞏固,新的苗頭必須遏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