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人大代表:汾渭平原成全國空氣污染最嚴重區域之一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2日 14:34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王金南代表:汾渭平原已成全國空氣污染最嚴重區域之一

  全國人大代表、環保部環境規劃研究院院長王金南成了山西團的“紅人”。

  這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大氣污染防治攻關聯合中心專家在本次大會期間提交的首份建議就與山西有關。他建議,盡快把汾渭地區納入國家大氣污染治理重點區域。

  在山西團的討論中,王金南對汾渭平原的大氣污染問題毫不掩飾。他说,汾渭平原已經成為全國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汾渭平原是黃河流域汾河平原、渭河平原(又稱關中平原)及台塬階地的總稱,涉及山西省呂梁、晉中、臨汾、運城市,河南省洛陽、三門峽市,陝西省西安、寶鷄、渭南、咸陽、銅川市等11個地市。

  王金南給出的證據是,2017年,汾渭平原11個城市PM2.5濃度為每立方米68微克,空氣質量優良天數的比例均值為50.6%。區域內PM2.5排名全國后20位的城市個數由2015年的0個增加至2017年的6個,還有多個污染物的濃度不降反升。

  王金南说,過去5年,我國實施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其他重污染地區的情況都在改善,汾渭平原大氣污染問題卻日漸凸顯。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我國二氧化硫年均濃度超標的3個城市均位於汾渭平原,分別是晉中市、臨汾市、呂梁市。

  事實上,2017年年初,山西省臨汾市就因為二氧化硫長時間爆表而被環保部約談。

  王金南说,由於受太行山、呂梁山地形阻隔影響,汾渭平原氣候氣象條件與周邊地區存在一定差異,區域間城市空氣污染相關性較強,將其作為一個整體進行聯防聯控非常必要。

  他也提到了2017年年初的那次爆表。他说,2017年1月,臨汾等地出現4次重污染過程,區域內PM2.5濃度極值均於兩三天內相繼出現,同步性較強。

  除了地域上的相互影響外,王金南認為,汾渭平原的能源、産業、交通結構也不利於空氣質量改善。

  他分析说,汾渭平原能源消費以煤炭為主,煤炭消費占比近90%。居民采暖仍以煤為主,戶均燃煤量3~7噸,多為劣質煤,灰分大、硫分高,清潔取暖工作進展遠遠落后於京津冀地區。産業結構偏重,火電、鋼鐵、焦化等行業企業數量多、産量大,産業上下游配套的中小型企業集中,裝備水平低,污染治理水平差。

  王金南舉例说,臨汾鋼鐵企業數量集中,共15家鋼鐵企業,在全國僅次於河北唐山、邯鄲市;呂梁市的氧化鋁企業及晉中、洛陽市的鑄造企業均較為集中,其中呂梁市氧化鋁産能占全國的五分之一。

  此外,由於火電、鋼鐵、焦化、水泥等行業為主的産業結構需要大宗的原材料和製成品運輸支撐,而當地超過80%以上的原材料與産品通過公路進行運輸,鐵路運量遠未達到設計能力。本地和過境車輛流量較大,重型車排放監管薄弱,加油站油品超標情況較為嚴重。

  臨汾市市長劉予強經歷了過去1年的藍天保衛戰,在他看來,現在治氣剩下的都是“硬骨頭”了,怎麼打好藍天保衛戰,還真得從科學的角度多向王金南取經。

  王金南建議將汾渭平原的11個地市納入國家大氣污染防治的重點區域,加強區域聯防聯控,並對區域大氣污染治理給予技術、政策、資金等方面的支持;治本之策則是要調整能源結構、産業結構、交通結構,統籌推進污染防治;能源結構方面,要從根本上解決采暖季大氣污染嚴重的問題;産業結構方面,加大焦化、鋼鐵行業落后産能淘汰力度,嚴控焦化、鋼鐵、電解鋁等産能過剩行業新增産能;交通運輸結構方面,加快改變煤炭運輸過度依賴公路的現狀,提高貨物鐵路運輸比例。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綫記者 劉世昕 

  點擊進入專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