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20多年不说話的央視女主播:為特殊教育“發聲”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3日 06:1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不说話的央視女主播”:為特殊教育“發聲”

  來源:觀海解局微信號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徐邦印 黑克)從十八大,到過去五年的兩會,再到去年的十九大,每次大會開幕的電視直播裏總能看到一位手語翻譯,她就是“央視20多年不说話的女主播”周曄,她還有一個身份是北京市東城區特殊教育學校校長。

  今年的全國兩會,周曄首次當選全國政協委員,並在首場委員通道上發言。她教了大家一句手語“謝謝你”,並呼籲大家關注特殊教育的發展。兩會期間,在教育界別小組討論的間隙,周曄接受了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的專訪,她向記者介紹了自己圍繞特殊教育的提案。她還透露,今年兩會上的開幕會手語翻譯是由自己的同事宋芠“接力”。

兩種角色都是傳播者 提案圍繞特殊教育

  兩種角色都是傳播者 提案圍繞特殊教育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從十八大、十九大以及五次全國兩會的手語翻譯,到現在的全國政協委員,怎樣看待這種角色的變化?

  周曄:肯定是不一樣的,原來只是利用我的專業,把十八大、十九大上黨的聲音,把兩會精神,第一時間傳達給聽障人士,也讓聽障人士感受到黨和政府對他們的特殊尊重。當時是這樣一個角色,一個傳播者。

  當了全國政協委員以后,定位不一樣,職責不一樣,擔當也不一樣了。這也是一種傳播者,但是一種實質性聲音的傳播,比如特殊教育在發展當中存在哪些問題,比如殘疾人群體還有哪些呼聲,是以這樣一種身份和角色參與到殘疾人事業的發展當中來。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剛剛也提到為殘疾人群體發聲,今年提交的提案主要圍繞哪方面?

  周曄:都是圍繞特殊教育,一個是提高特殊教育教師的待遇問題,只有大家認為這個崗位很有吸引力、有幹頭,才能夠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參與到特殊教育建設和發展當中來。另外要加大對特殊教育教師的培養,一定要大力培養,專業人才是推進特殊教育發展的核 心問題。

  我們教育界別的小組提出的核 心話題,大家都比較認同,就是教師隊伍建設。特殊教育面對的是殘疾人群體,這個群體特殊性很強,需要的專業性也非常強。特別是一些殘疾孩子的殘障程度大,給特殊教育的課題研究,包括教育方法和手段都提出新的挑戰,所以急需這方面的人才。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特殊教育教師在全國的數量大致是怎樣的水平,能夠滿足殘疾兒童的教育嗎?

  周曄:現在人員是非常緊缺的。從教育部2016年的統計數字看,全國特殊教育教師才5萬多人,統計的學生數量是50萬,這個比例擺在這裏。而且每年畢業學生數量是5萬人,招收數量是9萬多人,學生整體數量在逐漸增多。所以,教師的數量遠遠無法滿足殘疾人學生的需求。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目前對於特殊教育有哪些政策?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目前對於特殊教育有哪些政策?

  周曄:從國家這塊,普及殘疾兒童教育,規定了在30萬人口以上的縣(市)一定要建立一所特殊教育學校。目前全國範圍內老師都緊缺,基層的學校招收老師更是難上加難,很多人甚至都不了解特殊教育是怎麼回事。這個政策非常好,目的是普及殘疾兒童的受教育率,提高他們的教育質量,然而配套的相關支持不到位。

  此外,還有很多殘疾的孩子是在普通學校裏面,老師們都沒有特殊教育理論的背景,面對殘疾兒童的時候,就會束手無策。有的時候歸結於孩子心理有問題、學習態度有問題,實際上不是,而是他生理上的一些障礙,導致了學習的困難。

  如果老師有一點點專業背景的話,就明白應該用一種什麼樣的方法,或者諮詢一些老師、專家,給這個孩子提供一些支持,或者正確認識這個孩子。總的來说,教師隊伍建設在制約整個特殊教育的發展。

  同事“接力”參與直播 兩會之前傳授經驗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手語翻譯這項技能在特殊教育學校的普及程度如何?

  周曄:我們一般教聽障孩子的老師,都能掌握手語,這個技能是教學的需要和工作的需要。但是手語的表達有一個整體的素質,包括對手語的了解,運用手語的能力,要做到掌握非常好,不單純是事實的傳遞、文字的表達,還是有難度的。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在今年兩會第一場委員通道上,您自己也提到“央視20多年不说話的女主播”這個稱呼,是怎麼成為央視手語主播的?

  周曄:1995年,我在中央電視台做《本周》欄目,當時是一周一次,錄播20分鐘,之后改版為《新聞周刊》,也就是現在的《共同關注》,當然現在改成了直播,而且時間加長。到了2012年的全國兩會,他們就找到了我,希望我來做手語翻譯。現在我們學校有6位老師,都是在央視《共同關注》欄目做手語翻譯。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今年自己成為政協委員,參與兩會直播的是另一位手語翻譯,是您的同事嗎?

  周曄:對,是我們學校另外一個老師,宋芠老師,是我們分管教學的一個副校長,她是我剛剛说的6位老師之一,也一直在《共同關注》欄目做手語翻譯。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作為參與兩會直播的“前輩”,有沒有向她傳授一些經驗?

  周曄:在之前溝通過,也告訴過她一些要求和經驗。這之前她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備,我告訴她要把往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打印出來,很好地看下、學習下,多打幾遍,針對吃不准的手語動作,再查查手語書。播報完我們也溝通過,她说還是很緊張,畢竟沒有連續打手語這麼長時間。

  手語有自己的組合方式,當出現很難理解的字句時候,我們的翻譯老師要很快地轉變意思,把大致意思打出來,讓聽障朋友了解。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您覺得手語翻譯是不是應該在更多節目中推廣?

  周曄:像央視只有《共同關注》一個節目在加手語,聽障人士當然希望更多欄目加播手語,了解更多的社會發展、方針政策、社會熱點問題。但從電視台來講,編製、人員都有限,暫時無法做到很多頻道、節目有手語。

  聾人有自己的語言體系,有自己組詞造句的方法,進行翻譯時要很快切換到他們的思維模式中,準確無誤地在手語和普通話之間轉換,這個是很有難度的。直到現在,只有鄭州師範學院這一所大學開設了手語翻譯專業,我們的手語翻譯隊伍並不健全,沒有專門的隊伍。

  點擊進入專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