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興高管大換血 新董事長李自學何以“中興”?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6月29日 09:29   新京報

  原標題:中興高管大換血 新董事長李自學何以“中興”? |深讀

▲6月29日,中興在深圳召開股東大會▲6月29日,中興在深圳召開股東大會

  “4.16”美國禁售令開啟后,中興距今已經“休克”73天。

  6月29日,中興通選連發5條公告,宣佈史上最大的高管團隊“換血”:董事會原14名董事成員(包含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等)均立即辭職,並選李自學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長,選舉李步青、諸為民、方榕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執行董事。

  此前,獨角鯨科技曾獨家報導,李自學將成為新的董事長。

  今日上午是李自學首次公開亮相,中興通訊在深圳總部A座四樓大會議室召開了2017年股東大會。根據公告,本次會議由候選董事李自學主持,所有董事均列席了本次會議。

  李自學在股東大會上表示,目前拒絶令還沒有解除,候選董事后面主要任務還是要提振公司信心,在拒絶令解除后盡快恢復生産。

  而中興通訊原董事長殷一民今日最后一次以董事長的身份亮相,他回應中興股價大跌時表示,“這是非常沉重的事實”,非常愧疚。此前,他曾宣佈中興進入“休克”狀態。

  迎來新董事長和董事會的中興通訊,未來能否翻盤?

  火山口的掌舵者李自學

  “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可以算是李自學的繼任寫照。

  作為一個“空降”董事長,李自學此前在西安學習、工作和生活超過30年。但均在通信行業,且其所在的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與中興通訊頗有淵源。

  李自學在公開信息中並不多,中興通訊公告顯示,李自學出生於1964年,1987年畢業於西安交通大學電子元件與材料專業,獲得工學學士學位,具備研究員職稱。同年,他加入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后,從技術員開始,逐級上升,2015年至今擔任研究所黨委書記兼副所長。

  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是中興通訊控股股東中興新的股東之一,公告稱李自學不持有公司股份,並且與董事、監事、管理高級人員不存在關聯。

  事實上,1997年10月,中興通訊申請IPO時發布的招股書顯示,籌委會主任張太峰時任是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所長、中興新公司董事長。

  記者查閲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官網,西安微電子技術研究所又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九研究院第七七一研究所,驪山微電子公司,隸屬於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九研究院,始建於1965年10月,主要從事計算機、半導體整合電路、混合整合三大專業的研製開發、批産配套、檢測經營,是中興通訊的創辦單位。

  多位業內人士告訴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李自學算是中興通訊母公司空降的高管,且在通信技術方面頗有建樹。

  為了李自學繼任中興通訊董事長,中興通訊此前曾專門為此修改《公司法》清除障礙。

  6月12日晚間,中興通訊發布公告披露重大事項進展並宣佈復牌。公告顯示,中興通訊將支付合計14億美元民事罸款,30天內更換全部董事會高管、聘請協調員督導、為期10年的拒絶令等。

  作為雙方和解協議的一部分,中興需要在一個月內更換公司和中興康訊的全部董事會成員,現任高級副總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層領導。

  13日晚間,高管團隊人事任命進一步明確,中興通訊再披露三則公告提出,關於《公司章程》擬刪掉“董事長必須從擔任公司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三年以上的人士中産生”,另將部分條款變更為“非獨立執行董事不少於董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獨立非執行董事不少於董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

  外界普遍關心高管大換血之后,誰來掌舵中興?

  13日,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曾獨家經過多方求證獲悉,根據新的規定以及中興現有的管理團隊,目前可以確定的是董事長人選將“空降”,李自學為繼任者。而總裁人員或從中興內部産生,諸為民大概率當選。

  6月29日,李自學首次公開亮相中興通訊股東大會,並當選為董事長。但他依然面臨巨大的考驗,中興目前的“休克”狀態和與新的高管團隊磨合,能否及時復工化解這場危機、提振市場和內部對中興的信心仍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老中興人”殷一民辭職 為中興股價大跌致歉

  作為一個老中興人,原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今日最后一次公開亮相。

  6月29日晚,中興通訊連發五條公告披露了,2017年股東大會16項決議結果,一項酒店服務採購和房地産及設備設施租賃關聯交易,以及包括原董事長殷一民在內的14名董事提交書面《辭職報告》。

  殷一民、張建恆、欒聚寶、趙先明、王亞文、田東方、詹毅超、韋在勝、翟衛東、張曦軻、陳少華、呂紅兵、Bingsheng Teng(滕斌聖)、朱武祥共十四名董事於2018年6月29日提交書面《辭職報告》,鑒於本公司二〇一七年度股東大會已選舉産生八名新任董事,董事會原十四名董事一致同意立即辭去本公司董事職務以及所擔任的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的職務。

  中興通訊表示,本次提出辭職的十四名董事一致確認與本公司董事會無不同意見,亦無任何其他事項需要提請本公司股東關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辭職報告》現已生效。

  股東大會已累積投票的方式選舉了李自學、李步青、顧軍營、諸為民、方榕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以同樣方式選舉了蔡曼莉、鮑梳明、吳君棟為獨立非執行董事。上述8人的任期至2019年3月29日。

  中興通訊發布的簡歷顯示,殷一民出生於1963年,1988年畢業於南京郵電學院(現易名為“南京郵電大學”)通信與電子系統專業,獲得工學碩士學位,具備高級工程師職稱。

  殷一民1991年起擔任深圳市中興半導體有限公司研發部主任;1993年至1997年擔任中興新副總經理;1997年至2004年2月曾擔任本公司副總裁、高級副總裁,曾分管研發、營銷及手機業務等多個領域; 2004年2月至2010年3月擔任本公司總裁;2010年10月至今任中興創投董事長兼總經理;2015年8月至2017年9月任中興新董事長。

  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29日,殷一民擔任中興通訊董事長,此前具有多年的電信行業從業經驗及超過27年的管理經驗。

  今年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激活了對中興通訊和中興康訊公司拒絶令的決定成為史上最大“黑天鵝”。4月20日,中興董事長殷一民率領高管在會上表示,這樣的制裁使公司立即進入“休克狀態”。

  據相關媒體報導,在股東大會現場,有小股東提出中興通訊股價大跌給其帶來了巨大的資産損失。中興通訊董事長殷一民回應稱,這是非常沉重的事實。

  同時,他也表示對於中興股價下跌導致的股東們經濟上的損失,作為公司董事長,覺得非常愧疚,對不起大家。

  有知情人士透露,殷一民在中興有很高的評價,為人正直,出任董事長后,中興的風氣未為之一振,團隊凝聚力很強,此后中興進入良性發展期與殷一民的領導有很大關係。

  缺錢的中興 殷一民反對分紅預案

  缺錢,是中興面臨的最重要的現實。

  為了6月13日復牌,中興支付高達14億美元的罸金,此前,中興通訊已繳納了8.9億美元的罸款,至此其復牌代價為繳納罸單金額累計超過22.9億美元(約為146億元人民幣)。

  為了應對缺錢的現實,殷一民和中興原高管團隊為此站了最后一班崗。

  6月29日,股東大會否決了公司2017年度利潤分配方案,並增加了6月13日股東中興新通訊有限公司提交的修改《公司章程》、《董事會議事規則》及選舉非獨立董事和獨立非執行董事等三個臨時提案。

  同時,公告顯示,董事會批准了中興通訊向中國銀行申請300億元人民幣的綜合授信額度、向國家開發銀行深圳市分行申請60億美元的綜合授信額度、進行折合36億美元額度的保值型衍生品投資。

  殷一民稱,13億元的分紅不會導致出現巨大影響,鑒於公司還在拒絶令情況下,希望每一點現金用於實處,建議大家慎重投票,殷一民本人對分紅預案投了反對票。

  3月15日,中興通訊在公告中披露2017年度的利潤分配預案,以分紅派息股權登記日營業時間結束時登記在冊的股東(包括A股股東及H股股東)股數為基數,每10股派發人民幣3.3元現金(含稅)。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的總股本(包括A股及H股)為41.93億股。

  據相關媒體報導,此次股東大會上,當被問及2017年中興通訊利潤分配預案時,中興通訊財務總監表示,“4·16”以來公司加強了現金流收支兩條綫的動態監控,現金流的管理是有序的,目前處於穩定狀態,后續繼續與銀行供應商保持密切溝通。

  據殷一民介紹,目前,公司會堅持合規底線;第二,在合規基礎上,堅持責任義務。過去兩個半月,公司沒有收入,運營基本停止,但是公司對銀行、供應商、合作伙伴等的合作、相關義務繼續遵守,沒有發生拖欠供應商賬款的情況。而且,過去兩個半月,公司也沒有獲得銀行貸款,但一直保持現金流平穩狀態。

  他表示,中興上下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讓限制令停止激活。直到6月8日,簽訂了和解協議。而簽訂和解協議以來,公司遵守和解協議,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這些都是中興執行責任、義務的表現。

  李自學稱拒絶令解除后盡快恢復生産 員工隨時准備復工

  此前,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從多個信息源獲悉,中興內部要求員工做好隨時復工的准備。

  中興通訊某分公司員工向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目前公司還沒通知具體開工時間。不過,公司在一個月前便通知“隨時准備好”開工。按照公司要求,即時不能工作,也要做好隨時開工的准備。開工是必然,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做好這個准備。“在停工期間,我們工資照發,一綫員工沒受到影響,領導層有局部調整。”

  另據中國移動內部人士透露,此前派駐移動的中興工程師,大部分是反包商(項目承包方),不算是中興的正式員工,但合同是跟中興簽署的,也代表中興在中國移動幹活。自有人員,有的原來就駐場,跟進移動介面,就沒撤出,不讓幹活,每天待着,工資按月照發。個別人員撤離。“項目承包方沒活兒干就先撤了,用極低的底薪養着,但不少人藉此機會離職了。”“目前仍未回歸工作崗位,尚未復工。”

  據接近中興的知情人士透露,對於中興通訊而言,現在最關鍵的事情是在美國商務部的禁令結束以后,第一時間恢復對客戶的産品交付和服務,恢復客戶關係。同時重新建立內部員工、外部供應鏈、資本方以及媒體輿論對中興的信心。

  12日中興通訊公告顯示,其將在BIS終止2018年4月15日拒絶令后盡快恢復受2018年4月15日拒絶令影響的經營活動。此外,根據新的和解協議,只有等中興通訊支付完總額達10億美元的罸款和4億美元的保證金后,美國商務部才能解除中興與美國公司業務往來的禁令。

  一位中興通訊內部員工告訴獨角鯨科技(ID:dujiaojingkeji),這段時間公司已經做好全方位准備,一旦拒絶令被解除,會第一時間恢復對客戶和合作伙伴的服務,現在就是耐心等待美國方面解除拒絶令。

  中興通訊新的掌舵者李自學離開生活了30多年的西安,李自學踏上深圳的改革征程是否星辰大海?能否帶領中興通訊逆風翻盤?

  答案在風中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