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美女院長遭雙開:陪領導吃喝玩樂 職位上升像飛機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7月07日 16:4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美女院長”遭“雙開”:陪領導吃喝玩樂,職位上升像坐飛機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這份“雙開”通報篇幅之長用辭之嚴厲

  在過往問題官員的通報中頗為罕見

中山市博愛醫院。圖/視覺中國中山市博愛醫院。圖/視覺中國

  “美女院長”遭超嚴厲通報背后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周群峰

  本文首發於總第859期《中國新聞周刊》

  一份長達993 字“超嚴厲”的紀委通報,把一位副處級女幹部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6月15日,廣東省中山市紀委發布通報稱:日前,經中山市委批准,中山市紀委監委決定對博愛醫院黨委書記、院長王瑩(副處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通報對王瑩的描述為:“人前攀附領導、巴結奉迎不知恥,人后窮奢極侈、放縱糜爛不檢點,在婚姻存續期與他人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政治上蛻變,經濟上貪婪,生活上放縱”,“將救死扶傷的醫療機構當成發家致富的生意場,在醫院工程項目建設、后勤服務承包、醫療設備和藥品採購過程中,甘願被社會老闆收買役使,披着醫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隱名伙同他人開公司,利用職權幫助自己的公司承接與博愛醫院有關的業務”等。

  這份“雙開”通報,篇幅之長,用辭之嚴厲,在過往問題官員的通報中頗為罕見。

  一天后,中山市人民檢察院發布通報稱,王瑩涉嫌受賄罪一案,由中山市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日前,中山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王瑩決定逮捕。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中國新聞周刊》從博愛醫院原醫護人員等知情者處了解到,該院是一所公立三甲醫院,以前聲譽還可以,在王瑩出任該院院長期間,發生過“産婦手術后陰道內遺留紗布”等多起醫療事故,涉醫腐敗問題凸顯,王瑩本人還曾被網友發帖舉報。   

  2014年,中山市紀委、市衛計局紀委就曾組成聯合調查組,對王瑩涉嫌貪腐問題展開核查,但調查結果遲遲沒有公開,王瑩也一直穩坐該院院長職位。

  火箭式升遷

  籍貫遼寧瀋陽,求學貴州遵義,就業廣東中山,是王瑩的大致履歷。

  1995年,23歲的王瑩從遵義醫學院醫學系臨床醫學專業本科畢業后,來到中山婦幼保健院,當了一名普通醫生。2000年市婦幼保健院與博愛醫院合併。

  因含“博愛”兩字,該院常被外界誤解為是莆田系醫院。事實上,該院與中山市人民醫院、中醫院並稱為該市三大公立醫院。

  合併后的博愛醫院,突出原婦幼保健院在婦科、産科、婦幼保健等方面優勢,同時發展原博愛醫院在內、外科等綜合科室的強項,成為一家集預防、治療、保健、康復、科研教學於一體的三甲醫院。

  2005年8月,王瑩成為博愛醫院醫教科副科長。2008年被認為是王瑩的“發跡年”,這年6月,她任藥劑科科長兼醫教科副科長。在該崗位上僅僅工作了兩個月后,她便成為中山博愛醫院副院長。

  不到兩年后,她又被提拔為該院院長(副處級),這一年她不足38歲。2013年7月,她任博愛醫院黨委書記、院長,成為黨政 “一把手”。

  一位在該院從醫多年的知情者稱,王瑩被提拔為院長時遭到不少質疑。“在博愛醫院,院領導都是主任醫師,唯獨她是副主任醫師。在一衆院領導中,王瑩年紀最輕,學歷最低,資歷最淺,但最終卻是職位最高。

  該知情者稱,2005年當上副科長后,王瑩就很少來醫院上班,醫院也基本沒人敢管她。“她的主要工作就是陪領導吃喝玩樂,職位卻像坐飛機一樣往上升”。

  這位知情者稱,王瑩升遷的背后,與一位時任主要市委領導有關係。“大家都知道,王瑩是老領導的人”。有一年,博愛醫院對中層幹部進行民主評議,採用無記名投票,以王瑩平常的表現,她很可能過不了關。此時,該領導來到博愛醫院,名為到醫院考察,實為為王瑩助陣。另外,這名老領導還專門為她去做市委組織部領導的工作。

  在博愛醫院院長職位上工作了8年后,王瑩落馬。2018年4月9日,中山市紀委發布通報稱,王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在王瑩被調查近兩個月后,2018年6月6日,王瑩的前任,已退休的中山市博愛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朱洪全落馬。

  朱洪全2002年任博愛醫院副院長,2006年5月升任院長,2009年7月任黨委書記。2012年4月卸任后,他延遲退休,繼續在醫院工作,當了兩年多醫生。

  朱洪全被查與王瑩是否有關,目前尚缺少權威信息發布。但王瑩快速提升,正是發生在朱洪全任院長期間。她於2008年6月任藥劑科科長,僅兩個月后就升任該院副院長。任職副院長不到兩年,她就於2010年接任院長,與時任院黨委書記朱洪全搭檔。

  截至本文發稿時,中山博愛醫院官網的“醫院領導”一欄中,該院黨委書記、院長一欄仍然空缺。

王瑩(資料圖片)。王瑩(資料圖片)。

  四年前曾被查

  多位受訪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王瑩落馬,中山市的醫療衛生圈並不意外。“這些年博愛醫院問題頻發,王瑩還被實名舉報過。”

  2014年底,一篇題為《王瑩——中山市博愛醫院院長貪腐錄》的網帖開始流傳。發帖人自稱曾在中山市博愛醫院婦産科工作十多年。

  該網帖提出了王瑩“醫療回扣”的問題,這在中山紀委的相關通報中也有表述。舉報帖稱,王瑩在醫療設備購置、藥品購銷及后勤等方面存在問題,而在中山紀委對王瑩問題的通報中也提到,她披着醫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放任和配合他人繼續插手醫院設備醫藥採購和基建項目等管理事務,沆瀣一氣,利益共沾,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

  發帖人稱, 2010年,博愛醫院花1983萬買了一台西門子64排128層CT機,該型號的CT,不管是西門子、GE或飛利浦,進口價都在700萬左右,賣到醫院的價錢一般為1200萬~1300萬,而且已經含兩年的全保和全部軟件。“但是,我們醫院居然買了個全世界最高價1983萬。”

  中國政府採購網的公開信息與該發帖人爆料的價格一致。2010年3月,中國政府採購網發布的中山市博愛醫院的評標公示顯示,該套螺旋CT機的中標金額為1983萬。

  通過中國政府採購網等公開渠道查詢的信息顯示,其他醫院購買該套CT機要低廉很多,最高差額高達千萬左右。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2013年購買的價格為999.2萬;景德鎮第一人民醫院2011年購買的價格是996萬;海南省儋州市第一人民醫院2012年購買的價格是1298萬。

  該發帖人稱,博愛醫院買來這台CT機,不到兩年竟然大修了三次。1年后,王瑩又買了五年價值800萬的全保。“這型號的CT的所謂全保一年也就是70萬~75萬成本,合同價最高也就是90萬~100萬。”

  該發帖人稱,王瑩的丈夫為香港人,這也為她的貪腐提供了便利,因為醫療設備很多都是進口,她可以通過外貿途徑,在進口入關的時候就已經把價錢定得很高,“以這麼高的價錢進和賣,醫療設備公司基本平賬,也就是賬面上還可以沒錢賺,但實際上錢已經在境外如香港轉移了,回扣在境外早就已經轉移了。”

  該網帖發布后,中山市紀委、市衛計局紀委作出了回應。2014年11月24日,中山市紀委發布消息稱,對前期有關信訪中反映中山市博愛醫院院長王瑩的貪腐問題,市紀委、市衛計局紀委已經進行了核查。

  但在中山紀委宣佈對王瑩核查當天,她的工作動態仍出現在當地的報導中。《廣州日報》的一篇名為《創建平安醫院 院長是第一責任人》的文章稱,2014年11月24日,“深化‘平安醫院’建設構建和諧醫患關係實施工作動員大會”在博愛醫院舉行,醫院院長王瑩參加了大會,該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譚培安,中山市副市長楊文龍等出席會議。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在次日的媒體報導中,就同時出現了兩條與王瑩有關的消息,一條是《廣東中山博愛醫院院長“貪腐問題” 紀檢部門正在核查》,一條是王瑩端坐在主席台上,與副市長們一道出席動員大會。

  在此后3年多的時間裏,調查組遲遲未公佈核查結果。在此期間,王瑩繼續高調亮相在多個活動中。

  《南方日報》當年的一篇題為《人才培養不容易 願助其向高處游》的報導,稱“活躍的思維和新穎的想法在王瑩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這位幹練精明而又創意無限的醫院掌舵人,正運用着她高瞻的管理理念帶領着博愛醫院穩步向前。”

  2017年6月,中山市在博愛醫院舉行了該市首家“一站式”涉外醫療服務試點的揭牌儀式。王瑩與市衛生計生局一位黨組成員共同參加當天的揭牌儀式。

  在被調查期間,王瑩還主持多項科研項目,發表過多篇醫學論文。2015年12月25日,中山市人民政府對上一年度中山市科學技術奬獲獎項目進行通報。王瑩撰寫的《中山市適齡婦女大樣本宮頸癌、乳腺癌篩查與干預模式探討》一文,獲中山市科技進步奬一等奬。

  通報引爭議

  多位受訪者稱,在王瑩任院長期間,醫患矛盾比較突出,其中以2015年年底該院發生的“産婦手術后陰道內遺留紗布”事件較為典型。

  2015年11月27日,中山一産婦在博愛醫院剖腹産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在生産過程中,産婦出現大出血的情況。一天后,該産婦在上廁所時發現陰道口有異物,后發現是一團紗布。隨后,其家人多次和博愛醫院進行溝通,並要求醫院賠償。

  在中山市紀委發布的王瑩問題的通報中還提到:王瑩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調查;伙同他人經商辦企業;違反生活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外出去向,擅自辦理出入境通行證出入國境;未吸取本人違規獲取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受處分的教訓,故技重施,暗地裏指示他人為配偶辦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想方設法逃避組織監管,當隱形“裸官”,是典型“兩面人”。貪欲膨脹、擅權妄為,挖空心思鑽營巧取,接受他人給予的乾股,隱名伙同他人開公司,利用職權幫助自己的公司承接與博愛醫院有關的業務,把國有資金和財産當成個人肥油滿溢的“錢袋子”,既想當官,又想發財。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上梁不正帶壞醫院風氣,醫院管理混亂,亂象叢生。漠視群衆利益,長期進行利益輸送和利益交換,把組織交給的“責任田”當作個人的“自留地”, 明知組織正對自己開展調查,仍不忌憚、不知止,利欲熏心,大肆收受賄賂,貪婪成性,置黨紀國法而不顧,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涉嫌犯罪,應予嚴肅處理等問題。

  第十一屆民盟中央社會委員會委員周蓬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王瑩作為一名副處級“裸官”,級別較低,本不值得全國輿論關注。但因為中山市紀委監委的通報用辭嚴厲,她作為一名女幹部,通報中又使用了多數男性貪官共有的“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便産生了爆炸式的傳播效果。

  在對王瑩違法亂紀的通報中,提到其“違反生活紀律,放縱糜爛不檢點,在婚姻存續期與他人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這引發了一些輿論爭議。有觀點認為,這類用詞欠缺對一位女性人格的尊重。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院長肖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紀委通報應該以黨紀國法為依據,客觀陳述當事者違紀違法的行為事實及性質,同時按照法律要求尊重當事者的人格尊嚴及隱私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