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河南商城多名村民被毒蟲咬後死亡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07日 12:50   新京報

8月24日,鯰魚山鄉平塘村村民鮑祥義的妻子,展示丈夫遺照。

8月24日,鯰魚山鄉平塘村村民鮑祥義的妻子,展示丈夫遺照。

8月24日,丁勇席手持妻子病歷,質疑伏山鄉衛生院耽誤醫治,否則其不會死去。

8月24日,丁勇席手持妻子病歷,質疑伏山鄉衛生院耽誤醫治,否則其不會死去。

鯰魚山鄉下馬河村村醫周世瑤的診所門口,貼着泛黃的《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防控知識問答》,經過培訓後他才了解毒蟲危險。

鯰魚山鄉下馬河村村醫周世瑤的診所門口,貼着泛黃的《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防控知識問答》,經過培訓後他才了解毒蟲危險。

  ■ 核心提示

  今年夏天,河南商城縣,有多人被一種叫做蜱的小蟲子咬傷,不治身亡,引起村民恐慌。據了解,當地去年已出現死亡病例,但今年尤其多,成為蜱蟲“重災區”。

  目前,國內還未分離出病原體,也不清楚它的傳播途徑,只是參考國際研究得知,蜱蟲攜帶的病毒,能侵染人體細胞,致使人體血小板、白細胞鋭減,並具傳染性。

  記者調查發現,商城縣基層醫院從去年至今均存在誤診。村民反映,有些醫院醫護人員並未按傳染病防治法處理該病。

  調查中,信陽市、商城縣的衛生部門都表示,無法提供具體疑似病例的數目及疫情狀況。當地村民認為只有信息公開,才能止息恐慌。

  吳德政蜷縮在床上,這名73歲的老中醫不斷抽搐。他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麼,斷斷續續地喊:“娘呀,我疼呀……”

  他通體高燒,咳着血、上吐下瀉,體內血小板和白細胞不斷減少。在呻吟了三四天后,多個器官功能相繼衰竭。

  6月11日,吳德政死了,留下一段兒子為其拍攝的掙扎呼叫的視頻,和一大堆醫學書。臨死前,吳德政被確診為“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由蜱蟲叮咬所致。

  毒蟲,在河南商城縣出現。

  伏山鄉南沖村村主任楊富告訴記者,商城縣是蜱蟲重災區,全縣被咬的應有好幾百人,已有多例死亡。

  對於具體死亡人數,商城縣疾控中心主任余芳表示,這屬於疫情發布,縣疾控中心無權公佈,她拒絶透露死亡人數。

  致命的“感冒”

  村民被蜱蟲叮咬,起先高燒不退,隨後血小板、白細胞鋭減,最終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

  看着父親吳德政臨終前的視頻,吳玉濤淚流滿面,他承包了商城縣余集鎮衛生院的一個門診,他後悔,若早些將父親送去信陽醫治,或許還有救。

  吳德政,從醫50多年,退休後,跟老伴在山區村子裡帶孫子。6月1日,他發燒到38度,去兒子吳玉濤的診所看病。吳玉濤以為只是普通感冒,給父親打了兩天弔針。其間,他還在輸液中加了點激素,以促進藥效。事後才知道,這加速了病原體在體內的繁衍。

  6月3日,吳德政已無法站立。

  次日,家人將他抬到商城縣人民醫院,抽血檢查,發現其血小板檢測值已由正常的100到300個下降至25個,白細胞值由正常的4000到1萬個降至1400個。

  “醫生說,這是被蜱蟲咬了,是無形體病,很多人來治,住幾天院就好了。”吳玉濤說,縣醫院繼續給父親掛弔針,高燒依然不退,上吐下瀉更加嚴重。

  6月7日,吳德政轉院到信陽154醫院。

  4天后,吳德政不治身亡。

  吳玉濤被告知,要是父親早點住院,一開始就打強力霉素和多西環素的話,“救回一條命沒問題”。無形體病會導致病人血小板和白細胞鋭減,免疫系統趨於崩潰,最後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

  蜱蟲也在商城縣鯰魚山鄉出現。

  該鄉平塘村村民鮑祥義,喜歡赤膊上山幹活,被蜱蟲叮咬。從5月13日鮑祥義肋部出現紅包到最後死亡,只有9天時間。

  5月22日,鮑祥義多個器官開始衰竭,血小板鋭減使血液難以凝結,他手腕部被弔針刺破的血管,一直淌着血,必須有個人專門按壓。

  一天之內,他僅輸氧就花了兩千多元。當天,鮑祥義轉院到信陽,還沒被抬上手術台,就停止了呼吸。

  7月3日凌晨,龔正成也告別人世。他是廟崗村村民,腳上被蜱蟲叮咬。臨死前一天,他牙關緊閉,水米難進。和鮑祥義一樣,他腕部的“血直飆”。

  到7月底,“毒蟲咬死人”的事,已傳遍商城縣的十裡八鄉。

  蜱:八爪毒蟲

  平時比芝麻大一點,吸血後比黃豆大,有八個爪,鑽到人肉裡,摳不出來。

  商城縣伏山鄉,位於大別山區。當地衛生院院長張晶介紹,商城是蜱蟲重災區,而伏山鄉又是商城的重災區。

  伏山鄉南沖村李賢芳,也被蜱蟲叮咬,但她不知道發生在何時何地。6月1日,她開始發燒、嘔吐,吃不下飯,五臟六腑就像刀子在割。她去縣人民醫院,沒醫治好,又到信陽154醫院,治療半個月,血小板恢復正常。

  李賢芳慶幸,自己發現得早。她說,以前沒聽說過這種蟲子,今年商城縣被咬的很多,傳言四起,有的說這種蟲子很小,肉眼都看不見,在草裡,有植物的地方就有,聽說很多人都死了,現在都沒人敢上山採茶下稻地幹活。

  雷呈瓊見過這種蟲子。她也是南沖村村民。她丈夫楊富是該村主任,同時也是一名村醫。

  今年7月31日,雷呈瓊到院裡摘菜,隨後回家,卷起褲腿看電視。楊富看到她腿上叮着一隻黑色蟲子,只有芝麻粒大,用手扣,沒扣掉,後用醫療鑷子將其夾掉。當天,雷呈瓊沒事,4天后發燒,後在信陽治療痊癒。

  8月24日下午,記者在下馬河村火廟組,村頭幾個婦女主動要求去草叢裡捉蜱蟲給記者看,被制止。她們又在狗的身上扒,還是沒找到。“這東西平時比芝麻大一點,吸了血脹大幾十倍,比黃豆還大,有八個爪,鑽到人肉裡,摳都摳不出來。”

  12歲的羅政還輓起衣服,給記者看他腰部被蜱蟲咬傷的紅腫痕跡。他的母親腿上,有多處白色的點狀傷疤,“都是蜱蟲咬的,不過沒發病。”

  村民們一旦發現蜱蟲吸附在皮膚上,一般就是摳,還有人用煙頭燒,據說蜱蟲被燒後,會把八個爪從肉裡拔出來。

  百度發現,蜱蟲在受到外界刺激後,會通過爪分泌更多毒素。上述辦法,都難以保證第一時間取出蜱爪。

  商城縣衛生局的宣傳資料則建議人們找鑷子夾出來。

  楊富說,商城蜱蟲咬人,在2007年前後就有發生,但人數不多,咬後也沒事,也就出現皮膚瘙癢,涂點清涼油就沒事。從2009年開始,被咬人數增多,出現多名死亡個例。今年尤其多,若救治不及時,便可能會有危險。

  蜱“毒”傳播謎團

  蜱蟲致命病原體仍未分離出,但已發現其具傳染性,病患表示基層醫院沒按傳染病法防護

  今年夏天,商城縣蜱蟲暴發後,楊富從縣衛生局領到相關宣傳材料。材料介紹,蜱蟲通常棲息於草叢與植物葉間,但材料並未提及,蜱蟲攜帶的是什麼病毒,又是如何傳播。

  楊富聽說,蜱蟲最初是動物身上攜帶的,他很想知道,為什麼今年會在人際傳播?是否蟲子有了變異?

  對於楊富的這些疑惑,商城縣衛生局紀委書記吳澤欣說,他也搞不清楚。目前只知道,蜱蟲會傳播一種“吞噬細胞無形體”,它會使血小板、白細胞減少。所以業界將這病稱為“無形體病”。

  但迄今為止,只有美國和歐洲一個國家從蜱蟲咬傷患者體內分離出病原體。所以在河南各級醫院和疾控部門都將該病稱為“疑似無形體病”。

  據商城縣疾控中心主任余芳介紹,2008年,信陽五個縣區曾出現疑似無形體病症,縣疾控中心專門成立了一個小組,以加強對該病的監測和上報。

  2009年5月,河南省成功申請到“河南省無形體病病原學、流行病學研究及其預防控制”項目,中澳專家聯合攻關。

  但是病原體一直沒有分離出來。余芳說,上級專家出於嚴謹,目前已將此類病更名為“發熱兼血小板減少綜合征”。

  山東蓬萊村民被疑似蜱蟲叮咬染病致死(組圖)

  人民網:維穩不能成為遮蔽蜱蟲致死真相藉口

  河南稱遭硬蜱叮咬者疑患無形體病

[1] [2]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