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山西貧困縣稱億元建酷似鳥巢文化宮系愛民工程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5日 04:37   新華網

外觀酷似鳥巢的蒲子文化宮。讀者供圖 新京報

外觀酷似鳥巢的蒲子文化宮。讀者供圖 新京報

酷似鳥巢的蒲子文化宮。讀者供圖 新京報

酷似鳥巢的蒲子文化宮。讀者供圖 新京報

蒲子文化宮效果圖 圖片來源:山西蒲縣政府網站

蒲子文化宮效果圖 圖片來源:山西蒲縣政府網站

  新華網太原7月15日電(“新華視點”記者 周立權)貧困縣的“天價”文化宮:民心工程還是形象工程——對話山西省蒲縣主要負責人、群衆及相關專家

  山西省蒲縣是省級貧困縣,在這個偏遠山區縣城內,歷時兩年建起一座總投資超億元的文化中心。主體竣工的蒲子文化宮氣派豪華,被指酷似“鳥巢”。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和質疑,而蒲縣主要負責人卻一直保持沉默,唯一出面回應的蒲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王安保說:“如果有問題,上級會來查。”這引起公衆更為洶湧的質問。日前,“新華視點”記者獨家對話了蒲縣縣委書記喬建軍、縣長閆建國和縣委宣傳部部長兼蒲子文化中心建設指揮工程部副總指揮陳金莊,並走訪了當地部分群衆,同時連線了衆多專家。

  是不是不切實際勞民傷財

  [背景]蒲子文化中心工程包括蒲子文化宮和宮前廣場改造兩部分,總投資1.18億元。蒲子文化宮2008年8月開工建設,主體工程為地上三層、地下一層,建築面積19800平方米。宮內的演出劇場有1195個座位,有500多平方米會議廳。目前工程已接近尾聲,預計今年9月底全部竣工。

  記者:外界認為,蒲縣作為貧困縣,全縣財政收入才3億多元,而建這個文化宮竟花費1億多元,縣城只有3萬多人口,是否是勞民傷財

  喬建軍:說我們財政只有3億多元是錯誤的,縣裡煤炭資源很豐富,2009年縣裡可支配財力已達5.9億元,文化中心工程總投資雖然超過1億元,但是分年分批投入,縣裡財政是完全可以承受的。這不是勞民傷財工程,而是全縣百姓的需求,縣裡一直沒有文化場所、沒有劇場、沒有活動中心,建文化宮在滿足群衆需要的同時,也是國家和省裡的要求。因此說這項工程是急群衆所急、想群衆所想的一個愛民工程。理念超前,但投資沒有超前。

  陳金莊:文化部等有關部門要求我們要建文化館、圖書館和電影院,省裡也要求要有青少年和老乾部活動中心及老年大學,為了少占土地,節約資金,2007年縣裡決定建一個綜合性的文化館,集文藝演出、會議服務、文化展示、書畫展覽等於一體。由於統一籌劃,一次性設計到位,而不是分別去建場館,有效避免了重覆建設。從這一點上說,勞民傷財的說法不能成立,縣裡是為了節省資金,在為民着想。

  當地居民雷宏:我認為縣裡做得有點過,沒必要花這麼多錢建這個文化宮,老百姓到底能用多少而且建成後的維護費用也很高,在縣裡還不是很富裕的情況下,這樣做法我個人認為不妥。

  吉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傅大中:不管蒲縣財政收入是多少,畢竟是貧困縣,要支撐公職人員的工資和教育、文化、衛生及多項行政性支出,在這種情況下,投資1億多元修建文化設施,應該說給有限的財政背上了“包袱”,不能不讓人有勞民傷財之感。縣裡首先考慮的應是脫貧,將有限的錢合理切分到各項公共服務上,才更符合科學發展觀,更像“當家過日子”。

  是不是違背民意的形象工程

  [背景]蒲子文化宮外觀造型為鋼筋混凝土結構,由23棵大樹圍繞而成,樹枝上點綴上鳥巢,頂部為“樹葉”造型,非常壯觀宏大,因而有人指出其像“鳥巢”。

  記者:有人認為,蒲縣斥巨資建“天價”文化宮,緣於官員頭腦中的政績觀。因為地處呂梁山區的蒲縣百姓最期待的並不是這樣一個豪華的工程。這究竟是順應民意,還是形象工程

  陳金莊:文化宮是很漂亮氣派,代表着一個縣城的形象,可以提升城市品位。文化宮前的廣場每晚都聚集好多群衆,有活動時不少於3000人,因此說這個工程百姓真的受益了,不但不是形象工程,而應是民心工程。群衆需要這樣的場所來提升生活質量。按照國家和省裡各個部門的要求,文化宮全都達到標準,這個工程不是大,而是有些不夠用。

  喬建軍:蒲子文化宮外觀形象很好,我們引以為自豪。經濟發展了就應讓群衆得到實惠,讓百姓享受發展帶來的成果。縣裡時刻為民衆考慮,把錢花在群衆心上,把錢用在群衆身上,這應是民心工程,不是形象工程。7月9日,臨汾市領導來參觀,給予了高度評價和認可。

  當地居民孫金昌:文化宮太豪華了,我總感到是面子工程,建個大廣場我還能接受,建這麼高檔的文化宮到底有多大用處還不好說。我從事教育工作,雖然縣裡對教育工作一直很支持,如果能把多余的錢用在教育上,效果會更好。

  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夏學鑾:貧困縣修建豪華文化宮,我個人認為,是打着民生幌子搞的政績工程。蒲縣是依賴煤炭的資源縣,一旦資源枯竭了怎麼辦,政府應抓緊時機,利用現有財力,扶持其他領域的産業,造福於民,這才是民心工程,建一個豪華文化宮,是典型的做表面文章。如此行使權力,大興土木遭到質疑是正常的。目前一些地方模仿“白宮”和“天安門”建工程,這都體現出一些地方官員極度浮躁。

  是不是違背程序缺乏監督

  [背景]蒲縣“天價”文化宮曝出後,不少民衆質疑工程建設的透明度,花錢缺少監督,有人甚至懷疑裏邊有腐敗行為。

  記者:建這樣大工程,要走哪些程序,有沒有人監督有人擔心官員藉此機會中飽私囊、收受賄賂,你們如何證明清白

  閆建國:工程建設完全是按照制度來的,是按章辦事。首先到縣發改委立項,然後由財政部門評審,並委託中介機構評估,財政部門確定預算後,再招標。另外,這是縣裡確定的城建重點工程,在政府工作報告上都有體現,縣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給予審議討論通過。百姓的意願是通過人大代表來體現的,人大代表們通過了,工程也就合法了。而且每一個環節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核,監督時刻都存在,紀檢和司法部門隨時都可以介入,不可能存在貪污和腐敗行為。

  陳金莊:今年3月,縣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對蒲子文化中心工程進行了評議,結果很滿意。工程籌建之初,縣裡多次開會討論,幾大“班子”都通過了。因為是縣裡的工程,錢款都是由縣財政出,因此縣裡決定後,就能開工了,市和省對此不予監管。

  當地居民曾慶海:縣裡上什麼項目,我們百姓根本沒有參與的份兒,更沒有發言權。縣裡建的項目不合理怎麼辦應該有一個針對縣裡的監督機制。而工程建設過程中,即便存在腐敗行為,我們也沒有辦法。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現在一些地方重要工程建設中,主要問題是監督機制的不完善,在決策中主要領導“一言堂”,公衆無法監督。這種監督的缺失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體制內監督缺失,上級對此現象沒有體現監管職能。二是體制外監督缺失,群衆對決策無法監督,無法糾錯。應搭建一個平台,徵求民衆反映,如果蒲縣的文化宮建設有這些監督機制,非議就不會這麼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