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溫家寶總理答中外記者問(全文)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14日 06:40   新華網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陳建力 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陳建力 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黃敬文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黃敬文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這是新華社記者在提問。 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這是新華社記者在提問。 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劉衛兵 攝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外記者見面,並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 劉衛兵 攝

  (兩會授權發布)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答中外記者問

  新華社北京3月14日電

  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14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記者會,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應大會發言人李肇星的邀請會見中外記者,並回答記者提問。

  記者會開始時,溫家寶說,記者朋友們,這是我在“兩會”之後最後一次同大家見面了。我要感謝多年來記者朋友們對於中國改革和建設事業的關注。

  今年可能是最困難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最有希望的一年。人民需要政府的冷靜、果敢和誠信;政府需要人民的信任、支持和幫助。面對國際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的蔓延、發展,關鍵是把我們自己的事情辦好。我將在最後一年“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永遠同人民在一起。

  我願意回答大家的問題。

  新華社記者:總理,您好,我是新華社記者,也是中國新華新聞電視網的記者。今年是本屆政府任期的最後一年,請問總理,您如何評價自己的工作?

  溫家寶:我擔任總理已經9年了,這些年過得不易,也不平凡。但我總覺得還有許多工作沒有做完,許多事情沒有辦好,有不少遺憾。我懂得政府的一切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我所做的工作都是應盡的責任。我為能做人民的公仆為人民辦些實事而感到欣慰。我真誠希望,我,連同我這一生為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他忘記,並隨着我日後長眠地下而湮沒無聞。

  由於能力所限,再加上體制等各方面的原因,我的工作還有許多不足。雖然我沒有因為不負責任而造成任何一件事情上的失誤,但是作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的負責人,對於我在任職期間中國經濟和社會發生的問題,我都負有責任。為此,我感到歉疚。

  在最後一年,我將像常年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絶不松套。努力以新的成績彌補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諒解和寬恕。“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我將堅守這個做人的原則,並把希望寄托後人。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比我做得更好。

  我秉承“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信念,為國家服務整整45年,我為國家和人民傾注了我全部的熱情、心血和精力,沒有謀過私利。我敢於面對人民、面對歷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得益於較好的國際環境和貿易體系,過去的十年,是中國經濟發展最快的十年。在您任期的最後一年,特別是考慮到不久前在波士頓的國際碼頭工人協會向您授予獎項,如果您只能做一件事來使中美經貿關係實現再平衡,為更多的美國工人創造就業機會,您將會做什麼事?有些批評人士表示中國扭曲了國際競爭,使貿易對自己有利,您是否會考慮改革中國的貿易體系?

  溫家寶:最近美國碼頭工人協會授予我一個“美國工人最佳之友奬”,這個奬與其說是授予我的,不如說是中美經貿互利共贏的一個範例。

  如果我做一件事能夠緩解中美貿易的不平衡,那麼我選擇哪一件事情?其實這個問題我已經深思熟慮很久了,並且在2009年和2011年兩次同奧巴馬總統做了深談。我以為解決中美貿易的不平衡,以及由此引起的各種困難和摩擦,還是要通過合作的辦法。因此,我比較完整地提出了關於促進中美經貿、金融與投資合作的一攬子計劃的建議。它包括:首先,進一步發展中美之間的雙向貿易。中國擴大美國産品的進口,美國要開放美國産品的出口,取消限制。其次,加強雙向投資。兩國應該為投資創造有利條件,並實行投資保護。第三,加強兩國在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航天航空等高科技領域的合作,開闢新的合作領域。第四,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的合作,並使這種合作與金融合作相聯繫。就是說中國願意投資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擴大美國工人的就業。這是一舉雙得的事情。

  奧巴馬總統非常重視我的建議,雙方已經就此進行研究。我相信合作比對抗好,只要循着這條正確的路子走下去,中美經貿關係會走上一條健康、持久發展的道路。

  至於你說到美國關心中國貿易體系改革的問題,如果講得明確一點,主要指三個問題:第一,就是進出口的基本平衡。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在2011年中國經常性賬戶差額占GDP的比重已經降到2.8%,小於3%的國際公認的合理水平。就是說在國際收支和貨物貿易上,中國已經實現了基本平衡。第二,匯率,也是美國關注的。從2005年匯改以來,中國實際有效匯率已經升值30%。請記者先生注意一種現象:從去年9月份開始,在香港市場無本金遠期交割市場,也就是所謂NDF市場,開始雙向波動。這就告訴我們,中國的人民幣匯率有可能已經接近均衡水平。我們將繼續加大匯改的力度,特別是較大幅度地實行雙向的波動。第三,我們將堅持多哈回合談判的宗旨,主張自由貿易、反對保護主義。

  台灣《中國時報》記者:我想請教的問題是在過去4年兩岸實現了“三通”直航,有關人員往來和經貿交流合作取得了歷史性的高峰。台灣媒體評價認為,過去4年大概是兩岸關係60年來最穩定、最和平發展的4年。未來4年可能延續這樣的發展機遇。在今年政府最後任期一年,您所期待兩岸文化交流前景是什麼樣的狀況?在去年6月份,您提到過的《富春山居圖》在台灣展出,不曉得您當時的心情是什麼樣的?今天大家很關心在明年3月您退休以後有沒有可能到台灣自由行?

  溫家寶:我已經連續10年在這個場合談台灣問題了,每一次心情都很不平靜。我很高興地看到,去年兩岸同胞交往更頻繁,感情更融洽,關係更緊密,“九二共識”和兩岸關係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民意基礎更牢固。如果說在本屆政府最後一年,在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特別是在加強經貿關係方面再做一些實事。我首先考慮的是,要加快ECFA的後續談判。在加強兩岸經貿交往當中特別要照顧台灣中小企業、弱勢産業和基層群衆的利益,尤其是中南部群衆的利益。兩岸的金融合作會有進一步的發展,包括推進銀行貨幣結算體系的合作,鼓勵兩岸銀行相互參股,為支持經貿合作發揮金融的作用。對於台資在大陸的企業,我們要給予特別的關心,創造條件幫助他們轉型升級、擴大內銷市場。

  我2010年在這裏講了《富春山居圖》的故事。“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高興地得知,這幅分離很久的《富春山居圖》終於在台北合璧展出,這反映出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向心力和震撼力。我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我常想,難道幾千年的文化恩澤就不能消弭幾十年的政治恩怨?我真誠希望兩岸進一步加強文化交流和人員往來。

  至於我在退休以後能不能到台灣去自由行。坦誠地講,我願意去,但是還得看條件。不過請你轉達對台灣人民的問候。我想起了清代台灣割讓後,台中一位詩人林朝崧的一句詩,叫“情天再補雖無術,缺月重圓會有時”。我相信,只要全體中華兒女共同努力,祖國統一和民族振興的大業一定能夠實現,這是整個中國人的驕傲。

  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我的問題是,最近幾年您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到了政治體制改革,引起了很大的關注。請問您多次反復提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原因在哪裏?中國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難度又在什麼地方?

  溫家寶:是的,這些年我多次談到政治體制改革,應該說已經比較全面和具體了。如果問我為什麼關注這件事情,我是出於責任感。粉碎“四人幫”以後,我們黨作出了關於建國以來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是“文革”錯誤的遺毒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隨着經濟的發展,又産生了分配不公、誠信缺失、貪污腐敗等問題。我深知解決這些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現在改革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改革和建設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産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當然,我深知改革的難度,主要是任何一項改革必須有人民的覺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積極性和創造精神。在中國這樣有13億人口的大國,又必須從國情出發,循序漸進地建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這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進,不能停滯,更不能倒退,停滯和倒退都沒有出路。

  我知道,人們不僅看我說什麼、我的理想和信念,更看我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實現什麼樣的目標。我可以對大家講,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人民日報》記者:最近一輪房地産市場調控,大家都非常關注,中央的決心很大,力度也很大,一些城市的房價已經開始回落。請問總理,住房價格回落到什麼程度才算是達到了調控目標?另外,面對經濟增速放緩和地方財政壓力,樓市調控會不會半途而廢?

  溫家寶:出於一種責任感,我最近把從2003年開始的房地産調控認真地回顧了一下。其實我們在2003年已經提出了6條調控措施,2005年又制定了“國八條”,2006年又制定了“國六條”。但是,為什麼調控不見成效?群衆也在責怪我們,說房價越調越高,政策不出中南海。我聽了感到十分痛心。我覺得房地産市場關係到財政、金融、土地等各項政策,涉及到中央和地方的利益關係,涉及到金融企業和房地産企業的利益,調控的阻力相當之大。

  為什麼這兩年房地産調控在艱難中看到一點曙光,有所進展,首先是我們調控的決心堅定而不動搖;其次,我們抓住了抑制投機和投資性需求這個要害問題,採取了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

  對於房地産市場,我有個基本看法,那就是:中國有13億人口,又處在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階段,對住房的需求是剛性的,而且將會是持續的。當然,我們說住有其居,並不意味着住者有其屋。從方向上看,應該鼓勵更多的人租房。

  關於房地産市場發展,我有幾個觀點:第一,要保持房地産業長期平穩健康發展。如果盲目發展,出現泡沫,一旦破滅,不僅影響房地産市場,而且會拖累整個經濟。第二,什麼叫房價合理回歸?我以為合理的房價,應該是使房價與居民的收入相適應,房價與成本和合理的利潤相匹配。現在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一些地方房價還遠遠沒有回到合理價位。因此,調控不能放鬆。如果放鬆,將前功盡棄,而且會造成房地産市場的混亂,不利於房地産長期、健康和穩定發展。第三,房地産市場的發展,毫無疑問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就是說要充分利用市場这隻手。但是政府这隻手也不可缺少,因為它能保證穩定和促進公平。

  香港無線電視記者:總理您2003年曾經訪問過香港,九年過去了,香港發生了很多的變化,而我們也將迎來新的變化。對於現在進行的香港特首選舉,請問總理您有什麼看法?另外除了政府換屆和歐債危機等挑戰外,您認為香港還面臨着哪些深層次的問題有待解決?最後對於香港未來的發展您有什麼祝願?

  溫家寶:我是愛香港的。2003年我曾經去過一次香港,我在那裏用了黃遵憲先生的一句詩來形容:“寸寸河山寸寸金”。香港回歸15年了,15年香港發展的變化證明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在這15年當中,香港走過的路也不平常,遇到了兩次金融危機的衝擊。但是在特區政府領導下,港人共同努力戰勝了金融危機,香港至今仍保持着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和高度的自由市場經濟。2011年香港的人均GDP達到3.42萬美金,是歷史上最高,就業也處於較好的水平。香港現在是困難與機遇同在,一方面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的影響和壓力還存在;另一方面,香港還面臨着經濟下行和通脹的雙重壓力。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必須努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保持社會和諧,重點解決好社會公平、物價穩定、居民住房和教育醫療等重大問題。

  現在香港正在進行第四任特首的選舉,我相信只要堅持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並且嚴格依照法律程序辦事,香港一定能夠選出一個為多數港人所擁護的特首。

  目前香港確實有困難,我想起鄧小平先生的一句話:“香港人是能夠治理好香港的,要有這個自信心。”

  我真想再去一次香港,到淘大花園看看那裏的居民,到港大同學生們進行交流。請記者轉達我對香港同胞的問候。

  《華盛頓郵報》記者:一年以前,我的一個記者同事曾經向您問到一個關於在中國進行直選的問題,當時您表示這個進程應該是循序漸進的,首先中國老百姓應該證明他們有能力來管好一個村的事務,然後他們逐漸可以管好一個鄉、一個縣的事務。今年,在世界許多國家老百姓都將會通過直接選舉選出自己的領導人,人們不禁要問,什麼時候在中國的老百姓才能夠通過這種競爭性、直接性的選舉選出他們的領導人呢?

  溫家寶:是的。我曾經不止一次地提出過,要堅定不移地實行村民自治,並且保護村民直選的合法權利。現在農村村委會許多實踐證明,農民直選村委會是成功的。他們不僅有高度的熱情,而且按照村委會組織法制定了嚴格的選舉辦法。

  我至今還是這樣認為,群衆能夠管好一個村,就能夠管好一個鄉的事情;能夠管好一個鄉,就能夠管好一個縣的事情。我們應該按照這條道路鼓勵群衆大膽實踐,並且在實踐中使他們受到鍛煉。我相信,中國的民主會根據中國的國情循序漸進地得到發展。這是任何力量所阻擋不住的。

  《財經》雜誌記者:我的提問是,今年的經濟增速調低為7.5%,這是暫時性的減速,還是會變成常態性?中國經濟是否已經告別了高增長的階段?國際社會在某種程度上將渡過經濟危機的希望寄於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現在中國調低了增速會對國際經濟復甦産生哪些影響?

  溫家寶:政府工作報告作了以後,世界上各種媒體反響最大的,就是關於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我以為他們抓住了一個要害問題。這次我們將多年來8%的中國經濟增速預期目標調低到7.5%,其主要目的就是要真正使經濟增長轉移到依靠科技進步和提高勞動者素質上來,真正實現高質量的增長,真正有利於經濟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的轉變,真正使中國經濟的發展擺脫過度依賴資源消耗和污染環境,走上一條節約資源降低能耗,保護生態環境的正確道路上來,真正使中國經濟的發展能惠及民生。

  這個決心是在制定“十二五”規劃時就下了的。我們“十二五”規劃設定的目標是7%,今年確定經濟增長7.5%,是為了與“十二五”規劃的要求相銜接。同時,我也必須說明,這是我們主動調控的結果。應該承認,由於歐債危機、外部市場萎縮,中國經濟有下行的壓力。但我們調低速度主要是為了結構調整。

  我想說明的一點是,當我們宣佈這個指標以後,許多國家的經濟界、專家學者、新聞媒體都認為,從本質上看這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中國經濟能夠克服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真正走上一條注重質量的發展道路,從根本上有利於世界經濟的發展。

  現在,對於我們來說,還是要把握好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調整經濟結構、管好通脹預期三者的關係。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達到47萬億元人民幣,在這個基礎上,增長7.5%並不算低。如果一直保持這個速度,在經濟總量不斷增長的情況下,更不算低。而且我們要想方設法使同樣的增長速度能夠取得更大的經濟效益,能夠使人民得到更多的實惠。我們一定能夠做到這一點,這是我們的目標。

  中央電視台記者:我想問您的問題是,近年來您有很多次提起要促進社會的公平正義,但是現在社會上一些不公平的現象仍然是老百姓關注的焦點。請問您在任期之內還會做哪些工作進一步促進社會的公平正義?另外,我們知道您常常會上網,在網絡上您可以看到網民對政府工作、對您本人的肯定和讚揚,但是也會有“拍磚”的,您怎麼看待這些批評的聲音?

  溫家寶:我曾經說過,公平正義比太陽還光輝。公平正義是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實事求是地講,9年來,我們為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做了大量不可磨滅的工作。首先,在法律上,我們通過修改憲法,將尊重和保障人權寫入憲法。我們制定了物權法,使合法的私有財産得到法律保護。我們修改了選舉法,使城鄉選民具有平等的權利。我們廢除了收容遣送條例,使農民能自由進城務工。在短短的幾年,中國城市化率超過50%。其次,在農村,我們堅決地取消了農業稅,減輕了農民的不合理負擔。第三,在教育上,我們實行了九年免費義務教育,對農村的孩子上職業學校實行免費,同時對大學和農村高中階段的教育實行獎助學金制度,對困難地區農村寄宿制學校學生給予補貼。第四,我們建立和完善了包括養老、失業、醫療、低保在內的社會保障體系。企業職工醫療保險、城市居民醫療保險和新農合已經覆蓋13億人口。這些都是我們朝着公平正義邁出的具有制度性的步伐。當然,我深知,社會分配不公以及司法不公引起群衆的不滿。我們必須繼續推進促進社會公平的各項工作。

  在我任職的最後一年,政府還將要做幾件困難的事情,一定要做,努力做好,而不留給後人。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制定收入分配體制改革的總體方案。第二件事情,就是要制定並出台農村集體土地徵收補償條例,真正保障法律賦予農民的財産權利。第三件事情,實現城鄉養老保險的全覆蓋。第四件事情,按照新的標準全面推進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扶貧工作。第五件事情,我們已經將教育經費占GDP的4%列入預算,我們一定要通過努力實現這個目標,並使經費合理使用。

  政府的一切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我們應該創造條件讓人民提出意見批評政府。因此,在網上聽到有“拍磚”的聲音,我並不感到奇怪,我以為這是正常的事情。群衆許多批評的意見值得我們深思,而政府重視和決定的許多重大問題,經常是從群衆“拍磚”裏頭得到的。我甚至考慮,把一些經常批評政府的代表人士請到中南海,面對面地聽取他們意見。如果你們注意的話,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聽取意見的安排中,我們已經嘗試做了,但還很不夠。

  在我擔任總理期間,確實謡諑不斷,我雖然不為所動,但是心裏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這種痛苦不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痛苦,而是我獨立的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因而我對社會感到有點憂慮。我將堅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氣,義無反顧地繼續奮鬥。

  半島電視台記者:衆所周知,中國與阿拉伯國家和中東地區的友好關係是由來已久的,中國也一直致力於與國際社會一道解決問題。而在中東問題尤其是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的立場與其他很多國家存在很大的分歧。那麼中方解決敘利亞問題的立場以及出發點是什麼?另外,中國如何看待阿拉伯人民追求民主的訴求?中方是否擔心與阿拉伯人民的關係受到影響?

  溫家寶: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沒有私利,不會偏袒任何一方,包括敘利亞政府。我們將根據是非曲直做出自己正確的判斷,並決定立場。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可以概括為四點:第一,要保障平民的生命安全。敘利亞各方都要立即停止對無辜平民的殺戮。第二,中國尊重敘利亞人民要求變革和維護自身利益的合理訴求。第三,中國支持聯合國和阿盟聯合特使對敘利亞問題的政治斡旋。第四,對敘利亞人民現在遭受的人道主義苦難,我們深表同情,已經並將繼續參與國際人道主義援助。中國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加緊做敘利亞各方的工作,開啟政治對話的進程。阿拉伯人民追求民主的訴求,必須得到尊重和切實的回應。而且我以為,這種民主的趨勢是任何力量不可阻擋的。

  中國同阿拉伯國家有着上千年的友好交往史,尊重伊斯蘭文明、支持阿拉伯人民的正義事業,是我們一貫的立場。我們已經在各領域開展了富有成果的合作。前不久,我訪問了沙特、阿聯酋和卡塔爾。我總的感覺是,中國與阿拉伯國家、海灣國家有着共識,合作是主流。在阿拉伯世界的變革中,中國的立場將會為阿拉伯各國所理解,並且贏得信任,最終會增進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關係。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最近,社會上非常關注一個案件,就是浙江吳英案,您個人覺得吳英到底該不該被判死刑?同時,您怎麼看當前民間資本投融資難的問題?

  溫家寶:我注意到,一段時間以來社會上十分關注吳英案。我想這件事情給我們的啟示是:第一,對於民間借貸的法律關係和處置原則應該做深入的研究,使民間借貸有明確的法律依據。第二,對於案件的處理,一定要堅持實事求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我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已下發了關於依法妥善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的通知,並且對吳英案採取了十分審慎的態度。第三,這件事情反映了民間金融的發展與我們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還不適應。現在的問題是,一方面企業特別是小型微型企業需要大量資金,而銀行又不能滿足,民間又有不少的資金。我們應該引導,允許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使其規範化、公開化,既鼓勵發展,又加強監管。我可以告訴大家,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銀監會正在積極考慮將溫州作為民間金融綜合改革的試點之一。

  法新社記者:自去年以來,我們看到在中國藏區出現了一系列藏人自焚的現象。我想問您本人是否對這一現象深感關切?您認為您領導的政府將採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最好地應對這個局面?

  溫家寶:最近一段時間,在藏區發生了一些僧人自焚的現象。我們不贊成用這種極端的行為來干擾、破壞社會的和諧。年輕的僧人是無辜的,我們對他們這種行為感到十分沉痛。應該明確的是,西藏和四省藏區都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印度達蘭薩拉設立的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不管是達賴喇嘛直接操控還是間接影響,都是政教合一的,其目的就是要把西藏和藏區從祖國分離出去。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立場和原則是堅定的。

  在西藏,我們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雖然西藏這些年經濟社會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毋庸諱言,西藏同內地相比還比較落後。因此,中央已經採取了積極的措施,包括制定和落實加快西藏發展的新規劃。這些政策措施的主要目的,在於提高農牧民的生活水平。西藏經濟要發展,但同時要注意保護西藏的生態環境和文化傳統。我們尊重藏族同胞的宗教信仰自由,他們的信仰是受到法律保護的。我們對藏族同胞要採取平等和尊重的態度,並且不斷地改善我們的工作。

  溫家寶:如果不累的話,我們再提兩個問題。

  中國新聞社記者:我們知道,中國經濟多年來強勁增長,但貧富差距問題也日益突出。您在最近幾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要努力扭轉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的趨勢。請問中國政府將採取哪些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讓更多的人分享改革和發展的成果?

  溫家寶:關於緩解收入分配差距的問題,我想着重從四個方面入手:第一,提高城鄉居民的收入,提高最低工資水平,使城鄉居民的收入能與經濟增長和勞動生産率的提高相適應。第二,調節收入分配。要限制高收入者的收入,包括國有企業和國有金融企業高管人員的收入,要增加中等收入者的比重。第三,建立健全社會保障制度。第四,保護合法收入,取締非法收入。

  我以為在收入分配中,特別應該把握好三點:首先,就是要為所有的人創造一個學習、就業和創業的均等機會和條件,讓他們在同一起跑線上起跑。其次,要關心困難群體的生活。一個國家如果困難群體生活狀況得以改善,那麼整個國家群衆生活的狀況也就得以改善。第三,要重視財政和收入分配製度的改革,使共同富裕建立在制度的基礎之上。

  路透社記者:最後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於您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地方債務的問題,您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到現在為止全國各地方政府的債務已經形成什麼樣的規模?在處理這個問題的過程中,你有什麼想法呢?到底有多少債務會進行重組,還款的期限是否會延期?在應對這個問題過程中還有什麼新的政策會出台?第二個問題是關於大家很關心的重慶市發生的所謂王立軍事件。王立軍進入美國領事館以後,中央的有關部門已經進行調查。您本人是怎麼看待這個事件的?您覺得這一事件會不會影響中央政府對重慶市政府和市委領導的信任?

  溫家寶:關於地方政府債務問題,我想明確地告訴你以下幾點:第一,中國政府債務的負擔率和赤字率目前處於較低的水平,低於許多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第二,政府性債務的水平是可控的、安全的。2010年,我們主動審計了地方債務,總規模為10.7萬億。2011年,新增債務僅有3億,其中新舉債21536億,償債21533億。第三,對於地方債務的處置,我們將妥善處理存量,嚴格控制增量。對存量,主要是按分類管理、區別對待、逐步化解的原則加以處置;對於增量,今後所有的地方債務,都必須列入財政預算管理,接受同級人民代表大會的監督。第四,在處理地方債務上,因為大量的債務形成的還是優質資産,有現金流和收益。對於這樣的債務,我們將通過它的收益來進行償還。對於公益性項目,要通過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負責償還。我可以負責地告訴你,我們去年已經成功地償還了所有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的債務。當然,在償還地方債務中,我們也會採取市場化的辦法。比如資産處置、項目轉讓和股權出售。總之,我們會認真對待地方債務,絶不會讓它干擾中國的建設。

  王立軍事件發生以後,引起社會的高度關注,國際社會也十分關注。我可以告訴大家,中央高度重視,立即責成有關部門進行專門調查。目前調查已經取得進展,我們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嚴格依法辦理。調查和處理的結果一定會給人民以回答,並且要經受住法律和歷史的檢驗。

  多年來,重慶市歷屆政府和廣大人民群衆,為改革建設事業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顯的成績。但是,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

  我在這裏想講一段話。新中國成立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我國的現代化建設事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我們也走過彎路,有過教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特別是中央作出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來,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黨的基本路線,並且做出了改革開放這一決定中國命運和前途的重大抉擇。歷史告訴我們,一切符合人民利益的實踐,都要認真吸取歷史的經驗教訓,並且經受住歷史和實踐的考驗。這個道理全國人民都懂得。因此,我們對未來抱有信心。

  我認真地沒有敷衍地回答了記者朋友的每一個問題,整整三個小時了。是不是可以結束了?謝謝大家,再見。

  這次見面會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舉行,歷時三小時。結束時,溫家寶總理來到記者席前,同在場的中外記者親切握手致意。參加採訪的記者近千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