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甘肅白銀強姦殺人案偵破始末:採集指紋23萬枚

http://news.sina.com   2016年11月24日 01:41   新華網

  原標題:採集指紋達23萬枚 “生物指紋”鎖定嫌疑人——甘肅警方詳解白銀“8·05”系列強姦殺人案偵破始末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姜偉超

  甘肅省公安廳24日通報了白銀“8·05”系列強姦殺人案偵破情況。“新華視點”記者採訪甘肅警方了解到,28年來,為偵破這起“世紀懸案”,採集指紋達23萬枚。2015年以來,甘肅省公安部門緊抓指紋和DNA兩大證據不放,在全省開展DNA基因庫建設,實現違法犯罪人員全錄入,為偵破殺人案提供了關鍵的基礎條件。

  偵破跨度28年,採集指紋達23萬枚

  1988年至2002年,犯罪嫌疑人在甘肅省白銀市及內蒙古包頭市連續強姦殘殺女性11人,作案跨度14年,偵破跨度28年,被稱為“世紀懸案”。今年8月26日,隨着52歲的犯罪嫌疑人高某落網,白銀“8·05”系列強姦殺人案告破。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命案多是侵財、情殺和仇殺。就目前來说,連環兇殺案在命案中也占比較低。”白銀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支隊長劉同林介紹,首案及“94·7·27”案件發生后,白銀市公安部門調集警力,對首案案發地原始範圍內所有15歲至30歲的男性及“94·7·27”案件案發地白銀市供電局原始生活區域內的所有男性,白銀區有前科、流氓劣跡的人員逐一進行了摸底審查,均未取得實質性進展。

  1998年,犯罪嫌疑人作案瘋狂程度達到極致。甘肅省公安廳協調專家會診,刻画嫌疑人體貌特徵。專案組依據作案手段和指紋比對,將1998年的四起案件及“88·5·26”案件、“94·7·27”案件串並,六案併案進行偵查。

  “1957年至1975年出生的所有確定範圍內男性几乎‘排’了一遍。”白銀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楊麗说。第二起案子發生時楊麗是案發地的片警,“所有民警都有排查任務,那些‘小年輕’都被查了若幹次。”

  劉同林介紹,“98·11·30”案發生后,針對幾起案件發生地都有公廁的特點,專案組分析犯罪嫌疑人可能在作案前以公廁為藏身地“踩點”,對六案現場平房區的公廁分佈繪製成圖,派警力全天候蹲守。

  2001年8月,公安部將該案定為部督案件,在以后的幾年中,多次派出刑偵及法醫專家與甘肅省公安廳刑警總隊成員組成專家組對案件進行會診,擴大外延排查區域,對白銀市三縣兩區、多個系統單位及蘭州市榆中、皋蘭兩縣等符合年齡段的男性開展新一輪專案排查。

  從首案案發至今年案件告破的28年間,公安機關本着“案件不破、專案不撤、偵破不止”的理念,圍繞案件僅採集指紋就達23萬枚之多,投入的警力和物力無法統計。

  三大原因造成“世紀懸案”

  從1998年到2015年的17年間,甘肅省對白銀系列強姦殺人案採取“案案掛靠”的辦案方法,凡是有案子,不管大小,先考慮跟白銀案有沒有關係。“可謂是甘肅省全警辦案,所有犯了案的、可疑範圍內的、包括非正常死亡的几乎全查過了。”甘肅省公安廳刑偵局局長胡義说。

  盡管這樣,犯罪嫌疑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案件一次次陷入困境。甘肅及白銀警方介紹,白銀系列強姦殺人案之所以成為“世紀懸案”,有幾方面原因。

  ——有犯罪證據,沒有追尋線索。“這個案件久偵不破,主要原因是認定犯罪的證據非常充分,認定和揭露犯罪嫌疑人的線索几乎沒有。”劉同林说,犯罪嫌疑人在現場留下的指紋、腳印、精斑很多,但沒有線索來指向這些是誰的。

  劉同林介紹,不管是仇殺、情殺還是謀財害命,一般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或多或少會有一定的關係,但在白銀系列強姦殺人案中,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完全沒有關係。

  ——居無定所,行蹤不定。該案犯罪嫌疑人都在白天作案,案發都在白銀市區,這些特徵都反映出當地人作案的特點。在警方對白銀市當時符合作案年齡段人群一人不漏全覆蓋調查無果后,將調查範圍進一步擴大至與白銀市毗鄰的蘭州市榆中、皋蘭兩縣。但犯罪嫌疑人作案后或隱蔽於家中務農,或外出打工逃避偵查。

  據調查,犯罪嫌疑人1988年做下首案后,一直居無定所,除了在青城鎮家中短期居住外,行動軌跡飄忽於甘肅的蘭州、天水及內蒙古的巴彥淖爾、包頭等地。直到2015年,犯罪嫌疑人才回到其妻在白銀市一學校經營的小賣部中。

  ——犯罪嫌疑人謹小慎微,沒有犯過其他案件。偵破此案的28年裏,甘肅省對此案發生的14年中及案件告破前所有犯案的犯罪嫌疑人都采了指紋和DNA,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系列案件之外一旦犯過其他案件,立即就會進入警方視線。但據警方審查發現,犯罪嫌疑人在系列案件之外謹小慎微,避免與人接觸,更沒有做出需警方介入的違法行為。

  以上種種“巧合”導致犯罪嫌疑人多次與警方的偵查“擦肩而過”。“在白銀排查時他在青城,將青城納入排查範圍了,他又到了蘭州、內蒙古。”劉同林说。

  DNA排查超10萬人 “生物指紋”鎖定犯罪嫌疑人

  據了解,從2015年開始,甘肅省公安部門調整偵破思路,跳出以往偵辦模式,利用新的技術手段,緊緊圍繞現場遺留的DNA和指紋兩個突破口開展破案攻堅。與此同時,甘肅省公安廳加強刑事偵查DNA庫建設,對所有違法犯罪人員採集血樣和指紋,並在化驗分析后錄入DNA庫。

  DNA在刑偵領域被稱為“生物指紋”,隨着技術發展,鑒定結論能直接認定犯罪嫌疑人。DNA-Y技術能通過父系親緣關係排查犯罪嫌疑人,成為繼指紋技術之后具有更高個體識別功能的“證據之王”。

  2015年下半年,隨着DNA庫建設和血樣採集工作推進,犯罪嫌疑人一名親屬因違法犯罪被採集到血樣,只是還沒來得及檢測。白銀市公安局進一步排查工作將犯罪嫌疑人4名親屬納入DNA採集範圍。

  今年3月,白銀系列強姦殺人案被公安部命案積案攻堅督導組列為首位案件,多次組織痕跡、刑偵、法醫及DNA專家來白銀指導偵查。在做了大量前期積累后,8月18日,甘肅省公安廳決定對歷年採集的23萬枚指紋、10余萬份血樣全部重新檢測入庫,利用DNA-Y技術,對犯罪嫌疑人DNA進行家系排查,進一步縮小偵查範圍。

  8月19日,技術人員在對採集到的血樣進行DNA-Y染色體進行檢驗時,系列案件犯罪嫌疑人的DNA27個Y基因座全部比中白銀市白銀區違法犯罪人員高某某。也就是说,這倆人是“一家子”。

  但這並不意味着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只是在一座森林中定位到了一棵大樹。”甘肅省公安廳DNA化驗科室負責人陶曉嵐说,範圍更小了、以后的調查也就更精準了。

  經對高某某審訊得知,其所在的高家位於蘭州市榆中縣青城鎮。這個家族現有成員超過10萬人,分佈在全國各地,等待專案組的仍然是浩如煙海的工作量。

  專案組立即兵分三路,分別對高某某、高某某父輩兄弟等家族成員、高某某家系成員分佈進行排查。在排查中,專案組民警得知,有一位高系成員自去年起居住在白銀市一學校的小賣部裏,專案組立即派出一隊民警前往。

  在入戶調查時,民警敏鋭地發現該高姓家族成員神色慌張,隨后又發現其指紋和犯罪嫌疑人現場遺留指紋高度相似。得到專案組技術人員進一步確認后,該高姓成員被控制。

  經初步審訊,該高姓成員全部交代了自1988年至2002年先后流竄白銀、包頭性侵殺害11名女性的犯罪事實。經過進一步指紋和DNA鑒定,該高姓成員的指紋和系列強姦殺人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遺留現場的指紋、DNA全部比中同一。

  至此,白銀“8·05”系列強姦殺人案成功告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