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畢詩成:別用“動機何在”掩蓋學歷真假對錯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06日 17:22   鳳凰衛視

  方舟子先生炮轟唐駿學歷造假,懷疑其加州理工大學博士學位有僞,要說這事兒倒也簡單,只要把學歷證明公佈於衆也就煙消雲散了,但唐先生的秘書回應稱:“如果質疑的人是唐駿的老闆,他的上司,那麼我們有義務向老闆證明,現在方舟子的動機不純,我們認為這個人是偏執狂,他寫這些完全就是為了自己出名,為了炒作自己,我們沒有義務去理會這個人,再說了,唐駿也不是單靠文憑吃飯的人!”(《廣州日報》7月5日)

  而就在幾天前,陝西咸陽發生的122件于右任書法作品失蹤案中,我們也聽到了不少關於“動機”的聲音。比如有人一再強調,卓登當初捐贈是為了解決家裏人的農轉非戶口,或者是為了增選為政協委員;而今日追究捐贈品的下落,也是因為有“私心”,希望拿回作品或者得到其他的好處。作為一起公共事件,如此強調動機我們不知道是何種“動機”,我們只知道,如果沒有卓登的追問,那些文物的下落可能仍然是個謎,仍然可能被“保管”在私人家中。

  再往前追溯,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彬彬撰文稱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汪暉的博士論文《反抗絶望》存在抄襲,頗有一些專家對王彬彬的動機提出質疑,“派系之爭”、“駡名人以揚名”之說均被提及。而在西安交大6名老教授舉報長江學者造假事件當中,“動機何在”也屢屢被拿出來說事兒。動機可不可以追問?當然可以。但我想,這種追問總該有一個基本的前提,就是先把真假對錯問題解決掉,而不能用“動機何在”做幌子,迴避躲閃真假這種核心問題。否則,可真就有點“動機不純”的嫌疑了。

  我們這個社會有一個很大的弊病,就是對於是非、真理等缺乏應有的敬畏,反倒是韋伯所言的“工具理性”很有市場:人們把理性當作實現物質慾望最大滿足的工具,而不承認它有自我存在的理由,因而泯滅了對於文化的渴望和對於理想的追求。而無所不在的“動機論”,就是利用了國人的這一習慣“空當”。這就像《皇帝新裝》裡說真話的小孩子,要被質疑“你為什麼要說真話讓皇帝先生出醜”、“你是受誰指使的、指使你的人又居心何在”?至於皇帝身上究竟穿沒穿衣服,有沒有騙子在忽悠我們的皇帝,反倒不是重要問題了。這就是為什麼國人最熱衷於“陰謀論”的原因所在,往嚴重處說這叫什麼?這叫扼殺是非與正義。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釋,動機一般被認為涉及行為的發端、方向、強度和持續性;在組織行為學中,激勵主要是指激發人的動機的心理過程。由此可見,這本身倒也不是個褒貶明晰的詞,而人們從事某項活動,難免要有一些“私欲”,總不能凡是“動機不純”的行為統統不要吧?因為“動機純不純”是很難判斷、很難講清楚的事情。有些動機是不必深入追究的,即便有“私欲”,對於他人並不形成傷害,反倒是有利於公共空間與公衆利益,比如學術打假,又比如王海打假。

  不難看出,“動機論”正在成為某些人的遮醜幌子、救命稻草,可這種幌子卻是越來越難唬人了。但為了避免仍會有些“不明真相”的群衆被這種歪曲邏輯牽着鼻子走,尤其是避免一些真假是非就此被撇到一邊去,我們還是應該點破這個命題,讓大家多分析一下“動機論者”們的“動機”所在。希望筆者這種提醒,不被扣上“為了騙取稿費”的“不純動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