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多倫多留學生:拿PR移民是一場賭博,但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

http://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4日 17:00    加拿大留學生問吧

  加拿大的教育越來越吸引全世界的目光,來加拿大讀書的海外留學生數量正在不斷飆升。

  來自韓國的Hyungee Bae在多倫多Centennial College學習航空航天技術,她指望着能在加拿大找到一份工作,希望有一天她能成爲加拿大公民。

  圖片來源:stcatharinesstandard

  28歲的Bae說,她曾經在韓國教英文,住在父母家裏,生活舒適。她現在放棄了一切來加拿大,不知道自己是勇敢還是傻。

  Bae坐在Centennial College的Downsview校園航空航天中心大廳裏,俯瞰着裝滿飛行器的飛機機庫。這個耗資$7200萬元的校園,包括了一個無人機實驗室,它是由聯邦政府和省政府的撥款以及該學院從國際留學生身上賺到的學費建造的。

  校園於今年早些時候開放,爲大約1000名學生創造了教學的空間,使原來的課程規模擴大了三倍。Bae今年的航空技師-飛機維修項目學費爲$20400元,本地學生爲$5300元。

  "我花了這麼多錢,如果設施不好,我會很失望的,"Bae說,他選擇了學院而不是大學,因爲學費低得多,項目時間也更短。"我知道我們付的錢都建設校園了,這就像是學校的一個生意。”

  圖片來源:Macleans

  Bae說她不會考慮任何其他國家,加拿大是她的頭號選擇。她知道在這裏學習以及獲得居留權是一場賭博,但是她不得不抓住這個機會。

  她說:"如果我沒有得到永久居留權,或者我必須回到韓國,我可能會後悔。但如果我一沒有去嘗試,我也會後悔。”

  Centennial College是安大略省國際學生數量最多的學院,留學生佔2萬8000名學生總數的一半。Macchiavello是該校的功臣,他是主管國際教育、商業發展的副主席。他說:“我被指責是一名企業家,不過我們還是相信教育的。”

  從國際學生那裏來的收入使學院得以進行資本投資,擴大和更新校園設施。就在去年,Centennial從國際學生學費中創造了$2.1億元的收入,該學院在2018-19財年結束時預算盈餘爲$5960萬元。它利用國際收入的1%來設立了一個$3300萬元的捐贈基金,用於支付海外的獎學金和學術課程。

  這種轉變的部分原因是本地入學率的下降。安大略省的大學收入主要由學費和政府補助組成,按學生人均計算,學費和助學金的金額是全國最低的,所以收入跟不上教育系統成本的上漲。爲了彌補收入,學校轉向了國際學生,因爲他們的教育支出沒有納稅人的補貼,他們通常支付的學費是本地學生的四倍多。

  今年秋天,加拿大擁有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國際學生羣體之一,有超過57萬2000人,自2014年以來爆漲了73%,移民政策的變化使得學生更容易畢業後工作並申請永久居留權。加拿大的教育產業變得有利可圖,國際學生去年爲全國的校園、社區和加拿大經濟貢獻了$216億元。

  其中,學院(college)的增長尤其具有爆炸性。加拿大在國際上的聲譽吸引了留學生,他們也喜歡大專院校對工作技能和培訓的重視。事實上,2018年,大專院校的國際學生入學人數首次超過了本科或以上的大學,學生認爲選擇大專院校作爲高等教育和移民的途徑更加便宜、更加快捷。

  圖片來源:stcatharinesstandard

  多倫多星報和The St. Catharines Standard共同對安大略省所有22所公立學院進行了調查,發現國際學生的入學人數在過去五年中增長了155%,在大約30萬名學生中超過8萬6000人。

  雖然許多國際學生對自己的教育經歷感到滿意,但前所未有的增長也帶來了挑戰。報告發現,學生在英語熟練程度等方面有明顯不足,老師也倍感壓力。

  圖片來源:stcatharinesstandard

  大量國際留學生的涌入,導致政府、招聘人員、學術機構和僱主直接和間接地從國際學生中獲利,因爲這些國際學生願意支付高額的學費,有的人也忍受了剝削,只爲了在加拿大生活。

  安省倫敦的移民顧問Earl Blaney說,"國際教育不再是一個教育項目,它是一個移民計劃”。大多數學生正在申請永久居留權,這與學習無關。這是加拿大的淘金熱,每個人都在玩這個遊戲。

  在Windsor-Chatham市的St. Clair College,2019-20年預算首次顯示國際學生學費成爲最大的收入來源,預計收入爲$7180萬元。相比之下,政府資助爲$4130萬元,7600名本地學生的學費約爲$2430萬元。今年秋季,該學院的國際學生人數從2014年的500人左右增長到4200人,留學生的學費增加了15%。

  圖片來源:Macleans

  由於加拿大的出生率下降,以及高中生選擇去上大學而不是學院,對這些學校的收入造成了影響,如果不去國際市場招收留學生,那麼就必須進行裁員,一些課程也只能被迫取消。

  Enrico De Francesco說,他在1989年到 渥太華的Algonquin College教書的時候,所有學生都是本地人,而現在90%的大一新生都是國際學生。由於獲得不了學位就無法申請工作許可,留學生的畢業率遠遠高於本地學生。

  根據《多倫多星報》的分析,2018年有89%的國際學生成功畢業,本地學生的這一比例爲69%。安大略學院的Franklin認爲,差異是因爲本地學生可以輟學去工作,這是國際學生在法律上做不到的。

  在Centennial college和其他地方,各學校正在推動國際學生隊伍的多元化。Macchiavello說,第一個原因是確保所有學生獲得全球體驗。第二,接待來自某一個地區的學生是有風險的,因爲會出現各種因素,比如地緣政治、經濟、衝突和自然災害,可能會影響學生的流動。

  幾年前,當埃博拉病毒危機襲擊非洲時,St. Clair學院突然失去了100名國際學生,他們因爲健康問題無法通過簽證程序。Centennial college也在減少來自印度的學生數量。兩年前,57%的國際學生來自印度,去年是43%,下一個目標是到2022年降至33%。與此同時,學校增加了來自越南、巴西和中國等國家的學生人數。

  圖片來源:stcatharinesstandard

  Macchiavello說,地緣政治的影響是巨大的。他注意到加拿大和中國之間因電信巨頭華爲高管被捕一案而發生的外交爭端。"如果中國因爲華爲事件而關上門,一些學校將面臨大麻煩”。還有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以及有人不喜歡川普政府,也促使學生選擇來加拿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