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德克薩斯的夢裏水鄉 ——小記聖安東尼奧河畔步道

http://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4日 15:17   北美新浪微博

  原創: 王朵萊 陌上美國  

  水鄉古鎮是古中國留存的文化遺產之一。在江浙,很多小鎮,

  如西塘,如烏鎮,如周莊,都是這樣的存在。欸乃一聲山水綠。槳聲燈影裏,劃出來的不僅僅是一隻只烏篷船,更是流傳千年的中國歷史與悠久文化。

  我喜歡這樣的小鎮。坐在水邊,吹着微微的風,什麼都可以想,

  什麼都可以不想,看村婦在清晨的溪邊洗衣服,看大黃狗蜷縮在大太陽下打瞌睡,看傍晚的炊煙裊裊升起……一天很快就會過去,誰說時光不是用來浪費的呢?

  沒有想到的是,在相隔幾萬公里的異國他鄉,

  在這片地大無景的德州大地,竟然也會有一個如此精緻小巧卻一樣魅力十足的“水鄉”——她其實只是一條河及岸邊的區域,被稱爲聖安東尼奧第一大景點的River Walk(河畔步道)。

  作爲德州第二大城市,聖安東尼奧曾經是西班牙的殖民地,

  從1718年由西班牙的傳教士開始建立起來,整座城市多爲西班牙式的建築風格,瀰漫着誘人的歐式氣息。

  由城市北邊山泉發源的聖安東尼奧河流經市區,最終流向墨西哥灣,

  而在流經市中區河流段呈半環狀。爲着防汛和商業兩重用途,政府經過規劃建設,便有了今天的人氣頗旺的美麗景點——河畔步道。

  經過多年的發展,

  如今的河畔步道已然成爲這個城市乃至整個德克薩斯州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她就像一個沉寂於地下的世外桃源、海市蜃樓,從遠處你看不出來有任何不同;但只要你沿着任一處樓梯走下河邊,瞬間便會豁然開朗:音樂聲、嬉笑聲、鳥鳴聲迎面撲來;密集的綠色植物蔥蔥蘢蘢,如同走進了熱帶雨林。大片大片的樹葉之間,掩映着兩岸的迷人風光。特別是每隔一段,就有一個橫跨兩岸的小石橋,像極了中國的江南古鎮。

  雖說也是水鄉,河畔步道卻與中國的有些許不同:

  國內的感覺是古樸、清幽(不過近年來也日趨商業化,找不到當年的感覺了),白牆黑瓦,溪水潺潺,流淌的是古中國百姓們過日子的悠然自得;這裏兩岸成排的西班牙式建築,給人的感受卻是典雅、小資,是散發着咖啡香氣的歐式生活方式,特別是耳旁縈繞不絕的爵士樂,讓人一下就回到那個紙醉金迷的黃金時代。

  河水不是很清,卻很綠,很多小鴨子在水裏追逐嬉戲,兩岸的植物、

  建築和人的倒影投射在河底,像一幕幕戶外電影,不停變換着畫面,煞是好看。一貫喜歡河水甚於湖水,就在乎她奔放的生命力與流動性及最終奔向大海的美好前景。我的家鄉也有一條河,奔騰的河水橫貫全城,千百年來,一直滋養着小城的祖祖輩輩,生生不息。

  像所有的旅遊景點一樣,兩岸挨挨擠擠的都是商業店鋪:除了酒店,

  有超市,有售賣土特產主要是工藝品的小店,毫無疑問,最多的自然是餐館。不過呢,中國人追逐美食,主要是在意口味,而老外呢,則是更重視氣氛,吃什麼倒是其次。

  作爲遊人的我們也選擇了一家墨西哥風味的餐館,

  選擇了河畔的戶外座位,這還是等了二十分鐘纔有的空位。周圍密密麻麻,坐滿了遊客,可吃的無非還是薯片、可樂、湯及牛排等等隨處可見的食物。有意思的是這家餐館配備的樂隊,可以到座位前爲您專屬演奏,價格呢,卻是特別便宜,一首歌只要兩個Dollar,絕對的良心價。

  雨後的初夏傍晚,聽着樂隊的演奏,吹着輕柔的晚風,

  在河畔的座位上吃着晚餐,真是一種唾手可得又不可多得的享受啊。人生得意須盡歡,也許我們誰也無法保證明天的幸福,可今天的快樂還是盡情把握吧。

  既然是水鄉,就必然少不了遊船,美國也是一樣的套路。

  花上十幾美元,就可以登上任意一艘天藍色裝飾的小船,繞着聖安東尼奧河河畔步道的部分一小圈,最後依然返還原處。而這裏的遊船與朱自清先生筆下的槳聲燈影的秦淮河是不同的,它們是由機器開動,並不需漿來助力,但依然還是晚上最有意思。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河面陷入了一片星星點點之中。這時,

  整個城市逐漸沉睡,而河畔步道的小世界卻剛剛甦醒,愈發比白天顯得更有生氣。走進一艘小船,靜靜地等待,當遊客坐滿,船身就會緩緩移動,河水在船舷的推動下,一浪一浪地泛起彩色的漣漪,如夢似幻。

  都說仁者愛山,智者愛水,算不上仁人志士的我,

  卻也對山水有着刻骨的喜愛。有了山,纔有了高度,有了層次——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而水呢,假若沒有她,又怎能表達那千嬌百媚的柔情?一個沒有水的景點,不說了無生趣,也至少是缺乏了很多靈氣。

  河裏的遊船通常不是一條,而是同時有幾條在運行着。兩船交匯時,

  遊客們就會舉起雙手,互相打着招呼,彼此迴應着對面的熱情如火。相比中國人的內斂羞澀,老外們更加開朗奔放。我喜歡他們的方式,因爲這是我所欠缺的。此時的河面,紅的,綠的,藍的,各種色彩交相輝映在一起,假若再配上天空的一輪圓月,那場景,真真妙不可言。

  建築是流動的音樂。跟純粹的大自然相比,

  也許我更喜歡有人文底蘊的風景,特別是各種設計精巧、美輪美奐的建築,總會讓我如癡如醉、流連忘返。海明威說過,假如你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麼你此後一生中不論去到哪兒她都與你同在,因爲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而巴黎的令人難忘,又豈能離得了那一棟棟美好的無以復加的絕美建築:巴黎聖母院、埃菲爾鐵塔、塞納河上的橋和兩岸的咖啡館及書店?

  河畔步道的美,也大部分源自於兩岸的西班牙風格的建築。

  特別是在夜間,在燈光的照射下,在音樂的襯托下,在遊人眼光的注視下,更加顯出迷離的氣質來。

  有的岸邊的旅館,有着開放式的精美陽臺,

  一個異國美女披散着柔軟又豐厚的海藻般的長髮,微微卷曲着,一襲吊帶裙,在晚風的吹拂下,裙襬輕輕揚起,這樣的場景,連我一個女人都爲之陶醉不已。而有的餐館打烊得早,客人已經散去,只剩下寂寞的桌椅與燈光,頓時散發出一股恬淡的氣息來。一切都似乎沉入夢鄉,彷彿從不曾有人來過。

盛宴已過,而生活仍要繼續。在明天的太陽升起之前,再次刻意地挽留這夜幕中的美麗景色,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盛宴已過,而生活仍要繼續。在明天的太陽升起之前,再次刻意地挽留這夜幕中的美麗景色,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只能期待今夜的夢中,有我想念的故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