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傑克遜死亡案審理即將結束 關鍵證人令案情扭轉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0月29日 16:57   澳洲日報

  據國外媒體報道,邁克爾·傑克遜的死亡案的審理來到了尾聲,但是在第19天的審判中突然出現轉折,莫裡醫師在當天傳喚了辯護方的最後兩位證人:有着異丙酚之父之稱的保羅·懷特(PaulWhite)與藥癮學專家羅伯特·瓦爾德曼(RobertWaldman)。在經過了長達11個小時的辯證後,保羅·懷特用一套全新的電腦程序模擬導致了傑克遜的死亡原因,而莫裡醫師的審判因此出現轉機。

  在當天,有着異丙酚之父之稱的保羅·懷特醫生使用了一套軟件展示了他對於各種數據的研究結果,而檢察官則對於保羅·懷特在現場所使用的軟件大感驚訝,並稱自己需要一些時間來研究並學習這套軟件。這一要求得到了法官的批准,大法官邁克爾·帕斯托爾(MichaelPastor)表示:“這的確是一項非常複雜的研究成果。”

  保羅·懷特使用電腦程序模擬結果也讓本案的案情開始變成更加複雜而漫長,在帕斯托爾在會議室同一位律師的談話中,這位法官說道:“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在下面的審判中失去陪審團,這些陪審團在這起案件中已經付出了非常多,但是他們也有着自己的生活與其他工作。”

  帕斯托表示,他最初告訴陪審團們這起案件將於本周五結案。但是在保羅·懷特今天發表新結論後,他自己也無法確認案件會在何時能得以結束。此外,被告方在此時則在尋求新的證據,試圖證明是其他的醫生以及其他藥物導致了傑克遜的死亡。莫裡醫師的律師則找到一位專家出庭作證,以試圖認定傑克遜本人在去世前的幾個月已經對麻醉劑杜冷丁上癮。

  辯護方律師稱傑克遜在此前的幾個月一直在服用止痛劑作為失眠的治療藥物,而莫裡則一直在試圖解決傑克遜的藥癮,併爲他注射了小劑量的異丙酚。辯護方律師稱傑克遜在他服藥史上欺騙了莫裡,他們甚至找出了傑克遜此前曾向他的皮膚病醫生尋求藥物的證據。

  檢察官則要求懷特醫生繼續出庭,就其他人對於此前他的同僚沙菲爾給出的莫裡當為傑克遜的死負有全責的說法作出自己的最終判斷。而懷特就其對於數據的科研結論發表了最終意見,他稱自己對於莫裡向傑克遜所注射的異丙酚是否為傑克遜死因表示“困惑”。

  懷特指出莫裡向警方承認了自己向傑克遜注射了小劑量的異丙酚。他表示,如果莫裡所做的證詞屬實,那麼“我無法預計這會導致傑克遜會死亡。”懷特稱莫裡確實向傑克遜本人注射IV型異丙酚,並將傑克遜一人留在了房間中,但是這些他本人無法證實。目前懷特還未就此事件給出自己的最終結論。當局認定莫裡向傑克遜注射了致命劑量的異丙酚,並且在隨後的搶救中嚴重失職,但是莫裡在“過失殺人罪”起訴中進行了無罪申辯。

  在懷特出庭之前,另一位藥癮學專家羅伯特·瓦爾達曼(RobertWaldman)出庭作證。他表示自己已經研究了傑克遜長期皮膚科醫生的治療記錄,這其中包括傑克遜此前所服用的杜冷丁紀錄。記錄中顯示傑克遜本人在進行皮膚病的治療期間曾不斷的使用杜冷丁作為止痛藥物。不過在傑克遜去世時,並未在其體內發現有任何杜冷丁試劑,而屍體解剖的結果表明,傑克遜本人死於異丙酚中毒。

  瓦爾達姆的證詞源於2009年三月份傑克遜皮膚病醫生克萊恩的治療報告。瓦爾達姆表示他並沒有展示出更早的記錄,並且不會就莫裡接受警方調查時所作出的就傑克遜的治療報告進行研究。在莫裡的辯護律師Ed·契爾諾夫(EdChernoff)的提問下,瓦爾德曼表示:“我認為這些證據證明傑克遜此前對於杜冷丁有依賴性,這是有可能的。”

  傑克遜的皮膚病醫生克萊恩並未參與到這起過失殺人案的審判之中,此前辯護方曾多次要求這位醫生出庭作證,但是這些請求均被法官以與該案情無關而拒絶。不過克萊恩的手寫醫療記錄被瓦爾德曼所引用,克萊恩在記錄中說道自己曾向傑克遜提供過四個月的高劑量杜冷丁。從2009年的3月份起到2009年的6月份結束,而最後一次向MJ注射杜冷丁則是傑克遜去世前的3天。

  在4月份的3天中,這份記錄展示出傑克遜總共向傑克遜注射了775毫克的杜冷丁,這位傑克遜多年的好友同時還向MJ提供了大劑量的其他藥物。與此同時,莫裡則將異丙酚試劑作為安眠藥向傑克遜注射。瓦爾德曼表示:“這樣的劑量對於一個皮膚病醫療辦公室來說堪稱巨大。”他表示這樣的劑量會導致傑克遜本人産生抗藥反應,並且對於杜冷丁上癮。他補充說,戒掉這種藥物所導致的癥狀便是失眠。

  在案件的辯護中,檢察官大衛·瓦爾加倫就這兩位專家的觀點提出了質疑。他表示瓦爾德曼的所引用的數據需要更加精確的記錄。此外,他表示所有的藥物應當存放在上鎖的柜子或者是更安全的地方,這樣才能防止被人偷走或被他人所使用。瓦爾德曼則表示所有的醫生都會在對藥物的存放以及使用做出記錄,而莫裡則在當時告訴警察,自己並未就對傑克遜的治療做出任何的記錄。

  瓦爾德曼此前曾幫助多位娛樂明星與體育明星進行價格昂貴的藥癮治療,他向陪審員表示,如果上癮者願意承認自己的問題,那麼治療便會奏效。此前有多位專家和檢察機關的人表示傑克遜進行異丙酚的自我注射是不可能的,並且稱莫裡向傑克遜所注射的異丙酚劑量遠遠高出他所承認的劑量。

  傑克遜在當時在准備倫敦的回歸系列演出,而他在排練時不斷的抱怨自己受到失眠的困擾,為此莫裡醫生將異丙酚試劑作為安眠藥向他注射。莫裡在接受警方審訊的時候表示自己並不知道傑克遜同時在接受着克萊恩醫生的治療,而克萊恩同時也將麻醉劑向傑克遜注射。在檢察官向瓦爾德曼的質疑中,瓦爾德曼稱杜冷丁對於患者所産生的作用與勞拉西泮與地西泮對於患者的作用几乎相同,而莫裡本人此前也在向傑克遜同時注射這兩種藥物。

  麻醉劑專家保羅·懷特將會成為本案出庭的最後一位證人。懷特與瓦爾德曼無法就傑克遜本人是否服用了致命劑量的藥物而說服陪審團,但是二人卻就此前檢察官對於莫裡的各種指控提供出了新的疑問與證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