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揭柏寒坎坷人生:16歲工作 40歲初戀 50歲走紅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1日 18:07   中國新聞網

柏寒

  著名演員柏寒近些年因為出演過一系列電視劇中的母親形象而深得人心,此前她因為演《媳婦的美好時代》裡的婆婆曹心梅而獲得了第16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奬”最佳女主角。2月19日,柏寒因病去世,享年56歲。

  綠圍巾、紅毛衣,說話直截了當,翻臉比翻書還快,這就是在全國各大電視台熱播的《媳婦的美好時代》裡的婆婆曹心梅。演了一輩子苦情戲的柏寒,因為這個極品婆婆,獲得了白玉蘭奬最佳女主角。和“曹心梅”一樣,生活中的柏寒也曾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獨自帶著兒子相依為命。而多年後著名影視導演韓小磊走進他們的生活,讓柏寒重新找回了失去已久的幸福和快樂。

  考上話劇院只因長得“可憐” 柏寒,1956年出生於江蘇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幼年隨父母遷居北京。然而,兩歲時,父親因被劃為“右派”而下放到農村,父女倆22年都未能相見,柏寒是跟着母親和姥姥長大的,後來母親自殺了。年紀小小的柏寒嘗盡了人世的悲歡。16歲柏寒進入供電局當了一名工人,因為出身不好,她只能燒大鍋爐……1978年,不再唯出身論,柏寒第一次去考中央實驗話劇院,也就是國家話劇院的前身,因為長得夠“可憐”,以悲劇演員類型被錄取了。那一年,她已經22歲了。生活的磨難,讓柏寒的生命陰雲密佈,但是她卻依然堅強而執着地追尋着自己人生的航標。

  曾經有人給她算命說,“柏寒”這個名字不好。“百寒,老在寒風裡待着多冷啊,我就改成了柏含,後來卻沒什麼人這麼寫,我慢慢地就又改回來了。”柏寒在北京一住近20年,大量生活場景複印在腦子裡,演戲時信手拈來。柏寒這一代人經歷過中國最困難的時期,所以她理解小人物的無奈和真實。”

  人到中年才以搞笑劇而出名,從悲劇演員轉型喜劇演員,從主旋律到家長裡短,柏寒對這樣的轉變很開心。她說:“其實我喜歡演有點問題的人,所以後來一看‘媳婦’的本子我就特興奮。我說這個角色非我莫屬,只有我能演好,他們找我找得特對!”“媳婦”播出後,柏寒聲名鵲起。50歲以後開始走紅,走在路上認識她的人越來越多起來。

  雖然觀衆一看到曹心梅跟“小三兒”姚靜鬥、教毛豆豆怎麼買米省錢、教她哪個部位的豬肉“地位高”,就樂不可支,但柏寒說:“曹心梅是個悲劇人物,演她的時候心裏一定是哭泣的。”她記得有一集是自己和豆豆吵完,懊悔不迭地說:“我不想吵,但我管不住自己。”說完還扇自己嘴巴,“那是她的真實心理,抽嘴、揪頭髮、眼淚都是真的……”為了塑造曹心梅的糟心樣子,她堅持不化妝,涂偏黃的粉底,把頭髮弄得垂頭喪氣貼在腦袋上。對於所有這些,柏寒說,喜劇就是賦予荒誕角色最大的真誠,當觀衆相信了,他們就笑了。

  40歲找到真愛嫁給著名導演

  25歲那年,正值青春年華的柏寒和丈夫建立了自己的小家。然而由於性格不合,柏寒和那個被她稱為“最不應該在一起的人”選擇了離婚。之後,她與兒子相依為命。“那時候電影拍得慢,一拍半年。我走的時候兒子一歲多,我回來之後快兩歲了,他叫我阿姨。”正當母子倆的生活處於艱辛之時,著名影視導演韓小磊走進了他們的生活,他被柏寒稱為“生命中的貴人”。

  40歲時終於碰上了一個視柏寒為珍寶的好男人。不料,幸福的生活僅僅維持了7個年頭,愛人就因病撒手人寰。說到此,柏寒眼含熱淚:“我的初戀發生在40歲。”

  韓小磊是我國著名導演,他德高望重,曾培養了陳凱歌、李少紅這樣的大導演,而且全國各地被韓小磊培養的導演還有很多。韓小磊曾主演了新中國第一部恐怖片《黑樓孤魂》,還執導了《櫻》、《見習律師》等多部優秀作品,是中國第四代導演的代表人物之一。

  韓小磊對柏寒有一種同病相憐的牽掛與疼惜。1996年5月,40歲的柏寒在離異7年後再入圍城,與比自己大15歲的韓小磊在北京舉行了婚禮。

  韓小磊是個寬容大度的男人,雖然與柏寒是半路夫妻,但他用百分之百的真情對待她。只要韓小磊在家,他就從不讓柏寒沾冷水,洗碗、洗衣、做飯,全由他一人承包。然而,柏寒的幸福生活僅僅維持了數年。2003年3月19日晚,韓小磊因心力衰竭搶救無效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一夜之間與知心愛人陰陽兩隔,柏寒當時怎麼也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然而,她永遠記住了韓小磊的好,她告誡自己:“只要心裏有愛,就永遠不會失去所愛的人,你就會是世界上最充實的人,貌似獨行,實則並不孤獨。”

柏寒和兒子兒媳

  經紀人稱海清陪護到最後

  圈中好友微博悼念

  柏寒去世,記者在第一時間連線了曾經與柏寒合作過《媳婦的美好時代》的演員海清。海清的經紀人周小姐表示是海清陪柏寒走到最後,“海清前天晚上在醫院裡陪柏寒老師,她是除了柏寒老師的親人之外,唯一在那裏陪她的人。”對柏寒的謝世,很多以前與其有過接觸的藝人紛紛上網悼念,通過微博的形式表達了自己的悲痛心情。

  任泉:從2003年開始,她三次演我媽媽,她是一個愛美的女人,她是一個簡單純粹的女人,她是一個為表演可以放棄一切的女人。她是個好人。柏寒媽媽那個世界同樣充滿陽光!一路走好。

  海清:愛她的人們不悲傷,她走得很安詳;愛她的人們不難過,生死本就無常。如果不能有質量地活,至少讓我有尊嚴地死。這是她清醒時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我們敬佩她遺體捐贈的遺願,我們敬佩她對生命的尊敬!

  黃海波:不知各位還記不記得《媳婦美好的時代》中余味那偉大、善良、超喜感的媽!曹心梅同志……柏寒老師!我親愛的“媽媽”走了。對不起,我腦子想不出詞了!幫我接著說。

  劉江:柏寒老師,我親愛的姐姐,此刻,佛光照耀中的您,一定正處在安詳的寂靜之中……累了,歇歇吧,人世中的我們,終有一別,放下吧,真正的放下將獲得永生……

  馬伊俐:2010年秋,我帶着慣有的開機恐懼症開始了《雙城生活》第一場戲,對手是柏寒老師,我驚訝地發現她比我記憶中漂亮,也第一次深深感覺來自對手的壓力:她很特別,有令人無法複製的節奏。那僅有的三天拍攝對我刻骨銘心,內心始終期盼真正的合作,無奈無緣,我會記得您讓我愛護自己的胃。一路走好!

  兩年前曾患

  神經性內分泌腫瘤

  2010年,曾有報道稱,柏寒因患神經性內分泌腫瘤入院。對此,她的經紀人曾發聲明表示,“柏寒老師目前確實正在接受化療,但並非像媒體猜測的患了胰腺附近的癌症,而是神經性內分泌腫瘤。已經確診並非惡性腫瘤,是完全可以治愈的。”

  不僅如此,聲明中還表示,柏寒預計2011年3月可以康復。時隔一年多的時間,卻突然傳出她離世的噩耗,這一消息讓很多人錯愕、心痛。

按照其生前遺願,遺體捐獻給醫療事業並不再舉行告別儀式。

《媳婦的美好時代》中的柏寒

  最後受訪《最佳現場》

  柏寒:

  不拍戲心裏難受

  柏寒近兩年因患病息影,謝絶大部分媒體的訪問。而在上周,柏寒老師得知該劇導演劉江即將做客《最佳現場》後,破例在醫院接受了採訪,並親手給劉江寫了一封書信。

  當天,《最佳現場》主持人在醫院見到了柏寒老師,日漸消瘦的她,卻始終保持着樂觀健談的狀態。談及與劉江合作的劇組時光時,柏寒老師稱很感謝劉江導演給了自己極好的演藝氛圍,自己也十分懷念那段一起拍戲的歡樂歲月。採訪中,柏寒老師精神還算不錯,只是身形明顯消瘦。“我不怕我瘦,主要是沒力氣。沒力氣就沒法拍戲,我不拍戲就心裏難受。”柏寒表示,只要身體有些恢復,便很希望能繼續投入到表演藝術的創作中去,相信會有奇跡。而對於自己的病情,柏寒稱自己很有信心康復,也再次強調自己會“一出院就去拍戲”。

  柏寒興趣愛好

  開吉普、上網

  生活中,柏寒是有個性、跟得上時代潮流的人,開吉普、上網。談起自己的保養秘訣,柏寒笑着說:“過了四十歲身體就有些發福了,幸好我的飲食一直都很清淡。更重要的是多運動,我選擇游泳和瑜珈。”

柏寒經常一個人靜靜地讀書,她更偏好佛教類書籍。“我從來不看娛樂性很強的所謂暢銷書,現在的社會本身就已經很浮躁了,再看了那類書,人的內心就會變得愈加躁動不安。而讀佛教典籍不僅能讓人增長智慧,而且有心理治療的效用,能夠啟迪人生、洗滌心靈。”

柏寒早年劇照

柏寒早年劇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