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李安:太太半夜自己開車去醫院生孩子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05日 15:31   中國新聞網

  兩人結婚照。

  風華正茂的一對潮人。

  李安夫婦和兩個兒子。

  李安和林惠嘉攜手出席奧斯卡。

  導演李安在剛落幕的第85屆奧斯卡上,二度斬獲最佳導演奬。與此殊榮一同盛傳於網絡的,還有李安在家當了6年“家庭煮夫”、全靠妻子幫扶的故事。林惠嘉因此也成了人所敬仰的“賢妻”。林惠嘉,台灣人,畢業於台北第一女子高中、台灣大學化學系,美國伊利諾大學微生物學博士,現任紐約醫學院研究部教授。作為理科系畢業的女生,她的個性更像是熱播美劇《生活大爆炸》中謝耳朵的女友艾米,思維和言談都很酷。她能夠從容地命令李安:“不管你捧了多少個小金人,你還是那個李安;家不是片場,你該做的家務還得做。”他們兩人也長得越來越有“夫妻相”了。

  她養家

  “紐約大學碩士畢業后李安曾在家中當了6年的‘家庭煮夫’,做飯、接送小孩……”

  大導演李安的成功並非一帆風順,紐約大學碩士畢業后他曾在家中當了6年的“家庭煮夫”。1986年1月,林惠嘉畢業后找到工作,從伊利諾搬來紐約郊區同住。此后相當長的時間,太太工作養家,李安賦闲持家。有時,林惠嘉回家看到李安精神不振,就會提議全家出去吃個飯。李安說:“那時我們最奢侈的就是去吃肯德基,老大阿貓說:‘我們去吃老公公炸鷄’。”那時候,李安在家負責煮飯、接送小孩,分擔家務,惠嘉也不太干涉他。而在李安得到第一筆獎金時,他高興得立刻把獎金給了太太,讓她去改善生活,買些自己喜歡的衣服和鞋子。沒想到太太卻把這筆錢借給了李安的弟弟。當時李安的弟弟李崗做生意賠了錢,正需要大筆資金渡過難關,嫂子的決定彷彿雪中送炭,讓李崗多年后仍然心懷感激。

   她獨立

  “她半夜自己開着快沒汽油的車去醫院生孩子,不讓醫生通知丈夫和親友。”

  李安說自己和太太是典型的互補性格。“我委婉柔和又心不在焉,不太懂得照顧自己和別人,太太性情剛直專注,獨立聰明,和她所學的微生物科學理性中帶細膩的性質很像。”兩人結婚后,李安在紐約剪輯畢業製作,林惠嘉則在伊利諾繼續念書。1984年5月,李安還在等畢業作沖印出來,所以,大兒子阿貓誕生時,李安不在太太身邊。

  “當我傻傻地衝進醫院時,大家一見我來都高興地鼓掌。原來頭天半夜惠嘉做完實驗后開車回家,感到羊水快破了,就自己開着快沒汽油的車子來到醫院。醫生問她要不要通知丈夫,她說:‘不必’;問要不要通知友人,她也說:‘不必’。院方還以為她是棄婦。她的個性是很獨立,自己能做的事就不麻煩人。本來我們說好,腹中胎兒的頭部開始移位往下轉時,大約是預産期的前一周,我回伊利諾來照顧她。結果她也沒告訴我。后來,老二石頭出生時早産,我就特別盯在一旁,她還是頻頻趕我走,‘杵在這兒幹嗎,你又不能幫忙,你又不能生!’孩子出生時,我去拉她的手,她還把我推開,讓我一點參與感都沒有。”林惠嘉表示,自己不認為是在幫李家帶孩子,“我是幫自己帶孩子。我是獨立的生命,有屬於自己的靈魂事業”。

   她外冷心熱

  “她從科學的角度說:‘李安出生時,頸部遭到臍帶纏繞,腦細胞大量損壞,所以他做事非常專注,也只能做兩件事:拍電影跟煮菜。’”

  與李安的“委婉”相比,林惠嘉實在是有些“慓悍”。她從科學的角度說:“李安出生時,頸部遭到臍帶纏繞,腦細胞大量損壞,所以他做事非常專注,也只能做兩件事:拍電影跟煮菜。”李安當初賦闲在家,看到妻子那麼辛苦過意不去,就打算學電腦找工作,結果被林惠嘉發現了,呵斥他:“學電腦的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林惠嘉是典型的外冷心熱,她自己受了那麼多苦不抱怨,而對李安的辛苦卻是時長掛念。她說盡管自己不懂電影,但知道拍電影真是一個極其艱辛的工作,“李安當初拍《卧虎藏龍》時,那場電影的拍攝從內景到外景以及晚上的剪輯,每一個過程、每一個步驟李安都要到場。一天24小時裡,他的睡眠大約僅僅是兩三個鐘頭”。《卧虎藏龍》殺青的時候,李安由於晝夜操勞腳腱受傷,不得不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遠在美國的林惠嘉得知消息后,連夜帶着兩個兒子和華人醫生開出的中草藥,飛往安徽黟縣的拍攝地,她知道影片的后期製作是最關鍵的時刻,怕丈夫因病拖累進程。

  她是“老大”

  “她是家中規矩的建立者,家裏凡事她說了算,只要是妻子的命令,李安絶對服從。李安常說自己成功的秘訣就是‘怕老婆’。”

  林惠嘉說自己畢生的工作是當家裏的三位藝術家——丈夫李安和兩個孩子的精神導師、司機、管家婆、心靈港灣。大兒子李涵是雕塑美學者,二兒子則是演員,曾出演票房很好的美國電影《宿醉2》。林惠嘉是家中規矩的建立者,家裏凡事她說了算,李安絶對服從,李安常說自己成功的秘訣就是“怕老婆”。

  在李安看來,自己成名后給這位酷太太的精神帶來了“負面影響”——“此前她工作忙,我依賴她,我出名后,現在她有時候要出來做‘李太太’,打攪了她的工作,所以她在精神上反而沒有以前痛快。”李太太常常要陪李安參加各種頒獎儀式,李安笑稱因為自己在家裏“地位很低”,所以,每次入圍重大獎項,他都希望老婆兒子們可以一起走紅地毯,藉機讓家人感受一下他這位“一家之主”的“威風”。而之前由於忙於自己的事業,林惠嘉並不理會李安的電影,她稱為“他的事”。相比於李安的電影和廚藝,林惠嘉更為了解李安廚藝,她說李安做的雖然都是些家常小菜,不過“相當好吃”。

   他們恩愛

  “結婚時的大紅被單珍藏了多年,成了《喜宴》的道具。不論他的事業處於低潮或高峰,兩人的感情一直差不多。”

  李安透露,生活中兩人也沒有甜言蜜語,“那些甜言蜜語都放到電影裡去了。“也難怪,在這次獲獎后,李安高呼“我愛你”,讓林惠嘉很不自在,覺得肉麻得無聊。

  盡管《喜宴》大獲成功,但李安說:“一想起拍《喜宴》時,我給戲裡的新娘挑禮服、化妝打扮,而我太太都沒有經歷過這些,我心裏就有着罪惡感。”《推手》、《喜宴》拍完后,李安有過大約兩周的殺青憂鬱期。而《飲食男女》殺青后,家庭的溫暖則治療了他的“殺青憂鬱症”。李安回憶道:“赴台四個月拍攝《飲食男女》,是我第一次長期離家拍片。那四個月,阿貓有時不肯做功課。太太生氣,曾有兩星期不接我電話,加上拍片時遇到一堆煩心的事,又要參加金馬奬,我的心情十分鬱悶。殺青后我直奔紐約,並囑咐助理李良山幫我查詢有沒有夜班火車到華盛頓D.C.,因為妻兒正在D.C。姐姐家。當晚7點多飛抵紐約,車還沒到家門口,遠遠就看見家裏燈光通亮,原來是太太帶著兒子已經在家等我回來了。家的溫暖,治好了我的殺青憂鬱症。家,也是我做‘收心操’的地方。” 中 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