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林妙可採訪視頻被批太浮誇 搖頭晃腦又嗲聲嗲氣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2月16日 20:56   中國新聞網

  

  參加浙傳藝考的考生。 通訊員 姜周/攝

  昨天,童星林妙可落選北京電影學院初試,消息立馬上了熱搜。而她此前藝考后接受採訪的視頻也被翻了出來。視頻中,她的搖頭晃腦和嗲聲嗲氣,被網友噴“太浮誇”。

  事實上,這段時間全國各藝術院校自主招生正如火如荼地展開,圍繞“藝考”的各種話題也不斷升溫。除了顔值,藝術修養和表演素質等也成了網友討論的焦點。

  在浙江傳媒學院杭州考點,剛經歷了為期3天的藝術類校考面試的考生,明天又要進入文化課筆試環節。校方數據顯示,本次考試報名逾25000人次,報名人數創歷史新高。

  如果這些考生入學,其中的大多數有可能進入影視製作行業,包括影視劇、綜藝等大衆化娛樂類型。

  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教授趙建飛已連續10年參加浙傳的藝術招考,包括浙傳在成都考點、杭州考點的招生工作,面試了近600位考生。

  “2017年的高考學生,大多出生於20世紀最后一年,明年將面對的考生就是21世紀的新生代了。”趙建飛認為,生於1999年的藝考生們,他們的人生經歷、文化趣味,或將點滴啟示往后幾年大衆文化趨勢。

  本報特意約請她來说说她眼中藝考生的樣子,以及考生的影視修養和閲讀趣味。因為,他們既是流行文化的消費者,也可能是未來大衆娛樂的生産者。此文是她今年的觀察與思考,也是一份真實記錄。

  五六年前迷韓寒、郭敬明

  現在是東野圭吾、太宰治

  為了考察學生的文化素養,也出於了解年輕受衆的私心,我會問及學生的閲讀情況。

  多年以來,考生的閲讀狀況大體可以分為三種。

  一種不超過幼年的普及版外國文學經典和課程配套讀物。這種同學常提及冰心、老舍、曹禺、魯迅等上過課本的作家;

  第二種會在前者的基礎上多一些流行讀物;

  第三種同學會有更艱深廣泛的閲讀,了解一點西方現代主義文學,不過這種考生鳳毛麟角。

  藝考生總是相對熱愛文藝一點,第二種考生占了多數,多年以來我也得以從他們這裏了解到流行趨勢。

  五六年前,考生們最愛的還是韓寒郭敬明,會在面試陳述中為自己的偶像的醜聞辯護。

  兩三年前,莫言是考生口頭常會提到的名字,村上春樹、余華也是考生們最長情的作家,路遙還在激勵着三四綫城市的年輕人。

  而今年,我最常聽到的名字是東野圭吾……東野圭吾……東野圭吾,還有,太宰治。

  東野圭吾的推理系小说受喜愛程度令人震驚。说起喜歡的原因,有人會提到他的敘事手法巧妙,但更多的同學是被他小说中的懸疑性吸引,被故事中人物的情感打動。太宰治的讀者數量略遜,卻對作品投入更深。“生而為人,對不起”,以及“這個世界,我先走一步”之類台詞,不少考生可以隨口拈來。

  當然,沒有更嚴謹的調研,這些閲讀傾向的真實性還不能確定。作為主考老師,我懷疑東野圭吾、太宰治的流行,村上春樹和余華的常青樹地位,是被藝考培訓機構所引導,不一定是文化流行的真實狀態。能肯定的是,即便是被引導的閲讀,東野圭吾和太宰治也是今年最容易讓學生們着迷的作家。

  能窺見藝考生們趣味的,是他們的自主閲讀情況。

  但學校的語文教育依然成功地引導了考生的文學層級觀念,他們通常不會在自我介紹時坦白说“我喜歡看網絡文學”,過后卻會老實交代自己喜歡看網絡上的言情文學,也會在論述時引用到不少網絡文學裏的內容。

  另外,考生們普遍通過手機閲讀,高中生為“微微一笑很傾城”、“何以笙簫默”等大IP提供了高點擊率。已經有相當比例的同學混跡於貼吧、起點等平台,成為古風、玄幻、言情寫手。

  藝考生最愛賈樟柯

  其實这只是套路

  作為培養影視傳媒職業人的院校,主考老師總是需要了解學生對影視劇的觀摩範疇和看法,由此判斷他們的傳媒素養。

  前幾年考生最愛的外國導演是斯皮爾伯格,中國導演是賈樟柯。如今昆汀·塔倫蒂諾繼承了斯皮爾伯格的地位,賈樟柯、王家衛、李安則在最愛的華人導演中三分天下,其中賈樟柯略勝一籌。藝術生都愛賈樟柯——這大概是賈樟柯本人始料未及的。我想多年以后,“欠賈樟柯一張電影票”也許能喚起越來越龐大藝考生團體的懷舊情懷。

  當然,這基本上是套路。目前盛行的考前突擊培訓,導致考生們表達高度同質化。他們的趣味被套路雲山霧罩,主考老師得智鬥套路,才能撥雲見日發現一個真實的TA,經常稍加追問就能發現:他們並沒有自己的影視趣味。

  實際上,多數初中、高中生也沒什麼時間追劇、看電影。他們的影視觀摩情況則可以分為反映真實觀摩情況的“基本盤”和培訓時突擊觀摩的“動態盤”。“動態盤”大同小異,不值一提。

  我感興趣的自然是基本盤。一部分學生的基本盤小得可憐,影響他們人生的劇,竟是在小學時候看的,而初中、高中的時間完全被功課佔領。多數學生的基本盤會包含《好先生》、《歡樂頌》等熱門劇和當季熱門商業電影。數年以來,各地考生基本盤中最穩定的部分,是好萊塢大片。只有極少數對影視有真愛的同學,才會有超出基本盤和動態盤的觀摩,譬如看過全部希區柯克,緊跟美劇、韓綜潮流等。

  看“腦殘劇”這個黑鍋

  真不該由90后背

  所以,我是有點迷惑的——最近有幾位名編劇在南方周末上吐槽说,製片方要求劇本“腦殘一點”再“腦殘一點”,是為了迎合一個億的90后的趣味。可是高中的90后基本沒時間去影響到影視劇流行趨勢,他們最多在手機上看看網文。

  而就我所在學校的90后大學生而言,學院派教育下形成的趣味刁得很,這兩年似乎也就《唐人街探案》、《羅曼蒂克消亡史》等豆瓣7分以上的國産電影還能入他們的眼,韓國電影才是他們中的流行。而非藝術類大學,美劇、英劇才是他們的主菜吧。

  看“腦殘劇”這個鍋,真的該90后背嗎?

  在我看來,很多國産劇不過是主婦們做家務時有一搭沒一搭的消遣,或者小商品市場的攤主們聊天做生意打發時間的背景聲。

  一些編劇和文化人,對部分國産影視劇審美上突破底線的着急和不滿,我也能理解。但他們不能被資本言稱“迎合90后”這樣的说法左右。影視劇作為大衆化的娛樂消費行業,並不是哪一種“后”可以輕易左右的。近距離了解年輕人,感受他們的現實和精神需求,或許是創造出既不腦殘、又被普遍認同的影視劇的起點吧。

  趙建飛

  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教授,1978年生。

  教育經歷:浙江大學中文系本科、浙江大學美學碩士、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戲曲學博士,主持有鄉愁文化創意工作室。重點關注方向:影視文化研究;戲劇及影視創作研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