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國醫療劇頻出錯,因在醫院取景難?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23:11   中國新聞網

  正午陽光出品的《外科風雲》雖然在前不久播完了,但關於醫療行業劇的問題探討卻沒有平息。縱觀內地電視劇市場,行業劇似乎始終是弱項,其中質量良莠不齊的醫療題材尤為容易觸碰觀衆的敏感神經。例如,《愛的婦産科》、《産科男醫生》曾被指是“披着醫療劇外衣的狗血言情劇”,趙寶剛執導的《青年醫生》也未避免首輪開播就為劇中出現的專業性問題致歉,即便是《心術》、《外科風雲》等評價較好的劇,在播出時也多次被觀衆挑出專業性錯誤。

  究竟為何醫療劇一直在頻頻“試錯”?新京報記者通過對醫療劇導演、編劇和顧問的採訪,發現一方面或是因為劇組難免有“掛羊頭賣狗肉”的投機心理,相較深究其專業性,不如草率地將醫療劇作為外衣,實質將醫院作為主角談情说愛的場所來得更有噱頭;另一方面,盡管一些劇組盡量把控每一個創作細節,但醫學題材對每一個環節的要求都很高,“編劇難、道具難、拍攝細節難”似乎已成為圍困醫療劇且難以逾越的三座大山。我們將通過模擬醫生治療的一系列流程,來剖析醫療劇為什麼拍不好的原因。

  1 首診

  拍攝醫療劇的一大關鍵在於劇本是否嚴謹精良,這就像患者第一次去醫院看病,首診正確的話既不會延誤病情(開拍順利),也能快速地予以治療(方向正確)。

  寫劇本有時一句話打磨數小時

  “醫療劇劇本創作對編劇有極高的要求,他們需要了解一個科室的全部運作流程,並且寫明每一個手術動作細節。”

  “劇本難”首先就是製作者面臨的第一座大山。這也是想要拍攝醫療劇的導演很多,但真正敢於接拍的人卻很少的原因。

  鄭曉龍在時隔3年后再度操刀醫療劇《急診科醫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此次《急診科醫生》的原著《人命關天》的作者,正是其執導的第一部醫療劇《永不放棄》的作者點點。“點點是在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醫療系畢業后,進入醫院從事多年臨床和行政工作,對醫療體系非常了解,所以首先我覺得專業性一定特彆強。”鄭曉龍向記者透露。

  寫一部好的醫療劇本,首先要求編劇的醫療知識必須過硬。曾創作了《到愛的距離》、《長大》、《外科風雲》等多部醫療劇的朱朱就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並在美國就讀臨床流行病專業;而非醫學專業人士的《産科醫生》編劇張作民,也曾在當地一家三甲醫院做過兩年手術室的工人,看過了無數的手術。

  張作民表示,醫療劇劇本創作對編劇有極高的要求,他們需要了解一個科室的全部運作流程,並且寫明每一個手術動作細節。在寫《産科醫生》小说時,張作民几乎把西單圖書大廈所有陳列的産科書都買了,包括手術學,查房實錄,疑難病例分析;而網絡資料他也打印了一百多萬字。張作民對這些資料集中看了一年,但在下筆時也會為了寫診斷或手術中的一句話打磨幾個小時。

  “當時我結識了很多産科大夫,我每寫一章,就會發給産科的朋友看,他們也提了不少修改意見。”而《産科醫生》小说中的三十多個病例也都全部來源於醫學專著中的真實病例,“包括用什麼藥,什麼劑量,對白中醫生用的‘行話’,比如‘切除子宮’叫做‘拿子宮’,把‘無痛分娩’叫做‘上無痛’,這些我都要了解。”

  寫好劇本的第二點,就是要時刻了解最新的醫學進展。

  《産科醫生》這部小说和劇本,張作民整整創作了五年,“如果说在醫院工作過或者是學過醫就可以寫醫療劇,這個是完全不對的。比如以前在手術室洗手是用刷子刷指甲縫、手指,但上個月我去三甲醫院手術室,他們洗手方式已經變成消毒凝膠。所以我們還是要在醫院中考察,也需要了解真實的醫療案例,才能夠與時俱進,不犯可笑的專業錯誤。”張作民坦言。

  2 會診

  無論是拍攝地點的選擇,還是道具、演員的配置,醫療行業劇都擁有一套難度繫數極高的特殊法則。這就像不同科室會診疑難雜症,必須所有部門合作、各盡所能,才能拿出最佳“診斷方案”。

  拍攝地點、道具使用、演員配置有特殊法則

  如果说演員演技過硬就可以演好戲,這條定律或許不適用於醫療劇的拍攝。

  A 拍攝場景

  醫院實拍受限多

  目前醫療劇的拍攝場景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在真實的醫院全程進行拍攝,另一種是在醫院部分取景,其余大部分場景則在搭建的攝影棚中完成。

  《外科風雲》選擇了北京郊區的北京大學國際醫院進行取景。該院距離市中心較遠,周邊居住人群不密集。近日,當記者早晨10點來到該醫院時發現,與劇中不同的是,來醫院就醫的人數並不多,劇情涉及的胸外科,候診區只有三四位患者排隊;急診室也因人少而並不喧鬧。這樣的環境無疑是比較適宜電視劇拍攝的。

  據該劇醫療顧問、北大國際醫院胸外科的副主任醫師韓志義透露,《外科風雲》在北大國際醫院拍攝了近三個月,“醫院為了不打攪病人休息,為劇組安排了手術室拍攝。”《外科風雲》導演李雪曾表示,為了不幹擾醫院的正常秩序,劇組在手術室拍的十天中有九天,手術室的門是不能打開的,“所有跟手術室門、走廊有關的鏡頭我都要記清楚,在不到八個小時的時間內拍完。進手術室的人數嚴格限定在18個人,多一個人都不行。所以你們看到手術室裏的護士,除了一個是跟組演員外,都是我們服裝組化妝組的小姑娘,那些手術助手、麻醉醫師也是我的執行導演和副導演。”

  正是由於在醫院取景難,在《急診科醫生》的拍攝中,導演鄭曉龍則選擇小部分內容在醫院取景,另外搭了一個一比一的急診室。但有些場景,例如搶救室、手術室都沒辦法搭建,“因為我們根本拿不到那種手術的器械,比如無影燈。但還好醫院還是非常支持我們的,手術室空下來我們就抓緊進去拍,我們拍完人家都還要重新全部消毒。”

  B 道具

  連無影燈都需專門調整

  除拍攝場景外,醫療劇對道具也有極高的要求。鄭曉龍表示,《急診科醫生》的所有道具都是真實的專業器械。其中一部分是醫院闲置,其他是劇組自購,“手術床、鑷子都是真器械。如果將來我們不再用這些器械了,我們可能會贈送給其他醫院。”

  《外科風雲》的器械則是醫院提供的,護士會按照劇本,幫助劇組調試儀器。但韓志義表示,醫療劇的儀器非常難調試,因為醫療儀器是根據實際檢測的病人指標來示波,醫院不可能允許劇組在病人急救時拍攝,“所以在沒有病人的情況下,調出一個房顫、二連率確實有困難。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后期做了特效,盡量做到真實還原病症。”

  除了調試的困難,醫療道具有時也會和拍攝道具衝突,例如手術室無影燈特定的擺放角度,會與拍攝鏡頭燈光産生反光效應。韓志義透露,《外科風雲》拍攝時選擇了追求藝術效果,所以調改了無影燈的角度,以保證拍攝打光,因此劇中呈現的與真實的手術室有一定差距;而《急診科醫生》則選擇特地在手術室無影燈上放置了攝影燈,“我們還是希望無影燈是專業角度,但爭取拍攝出來的感覺還是打光后手術室的樣子。”鄭曉龍表示。

  C 演員

  第一次摸胎盤嚇暈了

  如果说演員演技過硬就可以演好戲,這條定律或許不適用於醫療劇的拍攝。醫療劇除了對演員的自身專業有要求以外,在開拍前會要求演員去醫院體驗生活,並且需要演員對晦澀的醫療詞彙倒背如流。

  據悉在《産科醫生》開拍前,主演們均到大醫院的産科進行了2-3天的生活體驗。張作民表示,體驗生活根本學不到醫療知識,所以演員主要是去醫院感受氛圍,“劇中有一場戲是檢查胎盤,他們到醫院就第一次摸了胎盤。當時他們都嚇死了,聽说有些演員暈倒了,因為上面都是血。”鄭曉龍也透露,在《急診科醫生》拍攝前,他並不會要求演員馬上背誦台詞,更重要的是在醫院感受醫生的工作狀態后去深度理解。

  3 治療

  除了在醫院取景、配備專業的醫療器械以外,為保證專業性,邀請專業醫生作為醫療顧問也是拍攝醫療劇時一道必要工序。他們對於拍攝所起的作用,就像醫生治療患者一樣,指出“病灶”所在並予以“治療”。

  “導演導戲,顧問卻在‘導’導演”

  “《産科醫生》拍攝中我也問過醫療顧問‘劇組給你們多少錢’,他说沒有錢,都是醫院派來的,晚上還要上夜班,只能白天來看一下。”

  “在拍攝《外科風雲》的兩個月前,正午陽光就先找到了我。”韓志義告訴記者,此次他擔當了《外科風雲》的醫療顧問,主要負責《外科風雲》的手術戲部分。“我會先看劇本。比如場景需要什麼設備,我們去協調;手術室哪兒是無菌區,我們提前劃分;燈光怎麼擺,手術器械、甚至垃圾桶的擺放位置,都需要我們演示。”韓志義表示,為了保證每一個近景的真實,他也為這部劇擔當了“手替”的工作,“裏面一些近景的打結、下刀、牽引,演員不可能馬上學會,所以手部特寫是我們來做的。”

  無獨有偶,《急診科醫生》在籌拍前,鄭曉龍也邀請了協和醫院的急診科主治醫生、醫學博士作為醫療顧問,“當時協和醫院專門派了專業醫生和護士團隊全程駐組,甚至有些地方他們直接參與了拍攝。”鄭曉龍笑稱,拍攝醫療劇,“我們導演在導戲,但顧問卻是在‘導’我們導演。”

  但《産科醫生》的編劇張作民也透露,很多醫療劇提到的“醫療顧問”也有水分。真正的醫生非常忙,三個月全程駐組几乎不可能。“《産科醫生》拍攝中我也問過醫療顧問‘劇組給你們多少錢’,他说沒有錢,都是醫院派來的,晚上還要上夜班,只能白天來看一下。”因此相較請醫療顧問,《産科醫生》選擇邀請護士做群衆演員來參與拍攝。《産科醫生》手術室的部分,几乎每一位器械護士都是真正的護士,他們在拍攝時就如同平時上手術台工作,既當群演,同時監督並保證了拍攝的專業性。

  4

  術后觀察

  患者做完手術,需要術后觀察,而醫療劇拍出來,獲得的反饋和出現的問題也都需要好好總結。

  不專業就沒人相信你的故事

  “你要是不專業,觀衆不相信你的專業性,也就不相信你的人物故事,本身這樣的劇就會有問題。”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拍攝的醫療劇至少有15部,2017年就至少有三部醫療劇播出。醫療題材似乎始終站在行業劇的大風口。但即便如此,何時能夠做出一部專業如美劇《實習醫生格蕾》的劇,似乎仍是未解之題。微博“丁香園”曾調查了2012名醫生。其中雖然有94%的人看過醫療劇,但85.8%的醫生都在看醫療劇時發現過錯誤。由此看來,醫療劇即便把控每一個環節,但似乎都很難做到專業,這也令諸多創作者聞醫療劇色變。

  1 定位不清

  張作民表示,很多人拍不好醫療劇,或與其對劇的定位不清有關。在他看來,目前業內可分為醫療劇和醫生劇兩種。醫生劇即主人公的職業是醫生,拍攝場景是醫院,反映的是醫生個人命運。醫療劇是以醫療事件為主綫的電視劇。張作民認為,目前國內的醫療劇最大的詬病就是過分體現個人的恩怨情仇,而非通過真實病例表現人性關懷,在編劇結構上就有問題,“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劇真相查明了、仇報了以后,故事就結束,但《實習醫生格蕾》演了不少年。”

  2 跟不上需求

  李雪則曾在採訪中透露,他認為目前國內觀衆的審美水平提升也很快,但國內整個電視劇行業的工業化程度還不夠,醫療劇在技術、製作能力上達不到標準。“像《黑色警報》搭的場景,我們編劇朱朱看了都说這真的是美國真實醫院的樣子。但我搭不起,只能用實景,這是現實,所有影視同行心知肚明,這不是想拍就能拍到的東西。”

  3 道具不到位

  張作民表示,想做沒有專業詬病的醫療劇,對製作團隊每一環要求都極高。例如《産科醫生》拍攝時,原本應該是麻醉師说的台詞,卻變成主演,即主刀大夫的台詞,這是導演或演員的臨時變動;張作民也要求刪了很多生命監測儀的鏡頭,因為病人血壓應當異常時,監測儀上的數字卻顯示正常。“有資料顯示美劇每一集的投入到了500萬美元,但我們現在最貴也就是在二三百萬人民幣。”

  對於醫療劇的前景,也有一些創作者表示樂觀。鄭曉龍表示,他拍攝醫療劇就不擔心被觀衆糾錯。“同樣一個病,不同醫生處理方式不一樣,只要在專業正確範疇內,這種糾錯我們就不太在乎。拍醫療劇,專業性就必須嚴格做到。你要是不專業,觀衆不相信你的專業性,也就不相信你的人物故事,本身這樣的劇就會有問題。”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