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國産電視劇越來越“長” 你們用幾倍“快進”?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1日 23:59   中國新聞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國産電視劇越來越“長”了,從20集到40集,再到五六十集。當我們耐着性子看完76集《甄嬛傳》、96集《武媚娘傳奇》后,去年又迎來74集《那年花開月正圓》、67集《楚喬傳》,就連主演太忙無暇拍攝只能靠“摳圖”的《孤芳不自賞》也有62集。75集《九州·海上牧雲記》播到今年剛收官,目測接下來還有90集《如懿傳》,《贏天下》估計也是8字頭……現在想想,當年五六十集的《花千骨》、《古劍奇譚》竟能算得上“良心劇”了。揚子晚報記者採訪衆多業內人士了解到,劇集“注水”給行業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可估量。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張楠

  網上用2倍速度播放,不影響劇情

  據粗略統計,目前市場中的大劇一般都在80集左右,尤其常見於這兩年興起的“大女主”題材。瑪麗蘇感情戲加上“神助攻”上位,登上權力巔峰,多賣二三十集不在話下。有人说,世面上几乎找不到不注水的國産劇,不是次要人物的戲份突出,就是加入不必要的空鏡頭、自然場景拖長時間。不少人無奈中途棄劇,甚至不看國産劇。還記得嗎,爆款劇《人民的名義》播出時,就曾遭遇觀衆抗議,為何劇中一個次要支線人物黃毛的戲份那麼多?有網友神總結,為啥大家喜歡在視頻網站追劇呢?因為網站有1.5倍甚至2倍速度播放功能,不少劇快進看,一點也不影響對劇情的理解。

  剛剛收官的《九州·海上牧雲記》,憑藉史詩大片拍攝手法引發原著粉驚艷的同時,也因為劇中注水現象嚴重被詬病,它恰好展現了國産劇這兩年來愈演愈烈的“頑疾”:不斷回憶閃回,生怕觀衆忘記前情,節奏太慢、重覆劇情,竟拖出75集。還有觀衆認為,劇中配角的戲份甚至超過主角,這是不是主角檔期不夠,配角硬來湊?

  播出平台為何對長劇趨之若鶩?

  話说咱們也曾經追過不少長壽劇,韓劇《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美劇《成長的煩惱》等,以及《我愛我家》、《家有兒女》等國産系列。但相比而言,如今的國産劇“長”得讓人難以忍受。那麼,這股長劇風從何而起呢?

  衆所周知,廣電總局對各大衛視每年的古裝劇播出集數有一定限額。但即使“吃不下”那麼多大劇,衛視平台對大體量的長劇還是趨之若鶩。為何播出平台對長劇這麼“偏愛”?“觀衆對長劇的黏性更高,現在的社交媒體對收視和話題的引導需要時間來發酵。30集左右的作品半個月播完,就算口碑好,沒等到口碑和話題起來,劇集就結束了。”

  《那年花開月正圓》播出時,就發酵出很多話題。比如專情吳聘少爺領盒飯哭死了多少網友,讓何潤東也迎來事業第二春。因此,長劇更容易取得好的播出效果是事實,更好的播出效果意味着更高的廣告收入。更不用说,有衛視為了拉長集數,在每集前后插播長達十分鐘的上集回顧和下集預告,導致觀衆連續兩天看到的內容竟然有高達三分之一是重覆的。

  明星片酬拉高成本,劇集注水為的是錢

  一部劇要人為拉長,畢竟是違背創作規律的。知名編劇李瀟就表示,其實編劇更希望創作短劇,明明20集就能講清楚的故事,非要做成30集,那就必須加入一些不必要的支線和矛盾衝突,那故事的精彩深度肯定會減分。《海上牧雲記》導演曹盾透露,創作會受到來自資方壓力的影響。那為何製作方會“委屈”拍長劇呢?

  這跟明星片酬近年來不斷飆高不無關係。明星片酬在近30年內漲幅超過5000倍,單部劇片酬最高的超過一億元,這大幅抬高一部大劇的製作成本。因此片方常常選擇把集數剪得多一些,多剪出一集就多賣一集的錢,以此來減輕經濟上的壓力。業內人士認為,隨着演員的片酬如坐上火箭般飛漲陷入畸形狀態,注水增加集數,無疑是稀釋成本的有效辦法。“當整個産業的所有鏈條都淪為給演員打工后,即使是優質片方也不得不採取這樣的方式。”也有業內人士透露,《歡樂頌2》就曾為在劇中植入衆多廣告商而拉長劇集。

  負面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大劇搶手,價格飆高,令衛視的購劇壓力驟增。但觀衆的審美疲勞也是擺在那兒的危機,一旦收視不盡如人意,就需要承擔極大的損失。在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胡智鋒看來,電視劇太長會打破産業格局的平衡,一旦單部電視劇集數過長,勢必造成對其他劇的嚴重“擠壓”:“只有少數電視劇能夠在少數的媒體播出,那也意味着闲置的、上不了平台的電視劇越來越多,造成各方面資源的壟斷。”因此,適當壓縮電視劇的篇幅,有利於促進電視劇行業的整體繁榮。

  建議

  能不能看觀衆反應 邊播邊拍呢?

  至於如何遏制“長劇”,業內人士提到參考美劇的做法。美劇會有試播集,播出方會根據收視數據和觀衆評論隨時調整播出,如果情況糟糕,劇作會直接下架,劇組就沒機會再拍后續的戲,這迫使主創從第一集開始必須拿出乾貨,注水劇不會活到第二季。

  但對於一次性購買和播出的國産劇來说,記者也發現,之前曾有過有電視劇因收視太差遭遇“腰斬”,但當業內存在收視數據造假,這個問題就淪為“個別”現象了。目前業內人士的共識是,注水戲太多,不是某一個環節的問題,必須從全局來考慮,需要制播雙方協商解決。要改變目前電視劇的收購模式和播出方式,還要放眼長遠。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異軍突起的網劇生産向精品拓展,短小精悍,卻跳脫套路,成為觀衆的新寵。去年,劇情緊湊的《白夜追兇》等成為爆款,也為業內人士探討創作規律、迎合觀衆的內心需求提供新思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